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阿凡达:水之道

阿凡达:水之道

上映:
2022-12-16
片长:
190分钟
更新:
2023-01-30 10:02:52
状态:
正片
豆瓣:8.0分
简介:

影片设定在《阿凡达》的剧情落幕十余年后,讲述了萨利一家(杰克、奈蒂莉和孩子们)的故事:危机未曾消散,一家人拼尽全力彼此守护、奋力求生,并历经艰险磨难。  杰克和奈蒂莉组建了家庭,他们的孩子也逐渐成长,为这个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然而危机未曾消散,萨利一家拼尽全力彼此守护、奋力求生,最终来到潘多拉星球临海的岛礁族寻求庇护。岛礁族首领特诺瓦里与罗娜尔为萨利一家提供了庇护所,这个部族的成员都是天生的潜水好手,也和海洋中的各种生物建立了密切联系。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红牛1
量子1

剧情简介

《阿凡达:水之道》电影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詹姆斯·卡梅隆编剧,萨姆·沃辛顿,佐伊·索尔达娜,西格妮主演的动作,科幻,惊悚,冒险,电影。 该片讲述了:影片设定在《阿凡达》的剧情落幕十余年后,讲述了萨利一家(杰克、奈蒂莉和孩子们)的故事:危机未曾消散,一家人拼尽全力彼此守护、奋力求生,并历经艰险磨难。  杰克和奈蒂莉组建了家庭,他们的孩子也逐渐成长,为这个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然而危机未曾消散,萨利一家拼尽全力彼此守护、奋力求生,最终来到潘多拉星球临海的岛礁族寻求庇护。岛礁族首领特诺瓦里与罗娜尔为萨利一家提供了庇护所,这个部族的成员都是天生的潜水好手,也和海洋中的各种生物建立了密切联系。

《阿凡达:水之道》别名:阿凡达2,阿凡达2:水之道,Avatar2。 又名:Avatar: The Way of Water,该片于2022-12-16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美国。该片时长共190分钟,语言对白英语,最新状态正片。该片评分8.0分,评分人数4195人。

阿凡达:水之道

主演明星

演员
萨姆·沃辛顿
萨姆·沃辛顿
演员
佐伊·索尔达娜
佐伊·索尔达娜
演员
希·庞德
希·庞德
演员
乔尔·托贝克
乔尔·托贝克
演员,歌手
凯特·温丝莱特
凯特·温丝莱特
演员
吉奥瓦尼·瑞比西
吉奥瓦尼·瑞比西
导演,演员
布伦丹·考威尔
布伦丹·考威尔

长影评

《阿凡达:水之道》- 水之道全剧透解析

前情提要:

杰克· 苏利(Jake Sully)是一名美国海军军人(US Marine),因伤瘫痪退役。杰克得知兄弟汤姆 · 苏利(Tom Sully)意外死亡后,前往被人类称为潘多拉(Pandora)的星球接替亡兄完成任务。在资源开发管理总署 (Resources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 RDA)的基地, 杰克认识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Dr. Grace Augustine)后,得知亡兄是混合生物“化身”/阿凡达(Avatar) 的人类操作员。 被称为化身/阿凡达的特殊生物,源自潘多拉的高等智慧生命纳美人 (Na'vi) , 阿凡达是一种人工培育的基因工程生物,通过意识传输,能够将人类的意识连接到阿凡达,从而人类能够操控阿凡达的身体。

杰克与军方达成合作,上校迈尔斯·夸里奇(Colonel Miles Quaritch)是杰克的领导,杰克接受上校计划并听命于军方完成任务。杰克要利用化身,成为纳美人并融入当地部落,奥马地卡雅(Omaticaya)部落,最终目的是让部落领袖和全部族人让出土地。 杰克在执行任务期间遇到部落领袖埃图康(Eytukan)和女祭司莫特(Moat)的女儿纳提莉(Neytiri),杰克与纳提莉认识后,莫特让纳提莉引领杰克认识潘多拉星球与了解纳美人,学会生存和与自然共存。

期间杰克与纳提莉相爱,并认识到人类的丑恶与潘多拉的美,阻止了一片声音树(Tree of Voices, Utral Aymokriyä)被推倒,而RDA公司及军方为了尽快得到土地下的丰富矿藏与稀有金属。命令上校对纳提莉的部落发动军事行动,驱赶过程中, 视为 “家园树”(Hometree)的参天大树克鲁卓(Kelutral)倒下,埃图康意外死亡,杰克意识到人类的恶行,会毁灭纳美一族甚至整个潘多拉星,选择帮助潘多拉和纳美人。杰克征服了巨型猛兽托鲁克(Toruk)成为一名托鲁克骑士/魅影骑士(Toruk Macto),最终杰克作为一名领袖,联合潘多拉星的不同部落,部落团结共同对抗地球驻扎在潘多拉的军队。

在哈利路亚山,人类军队与纳美人展开殊死一战, 纳美人要守护灵魂圣树(Tree of Souls, Vitraya Ramunong),不被人类靠近或是轰炸破坏。最终经过惨烈的战争,纳美人在杰克的带领下,在潘多拉众多生物的帮助下,击退人类军队。而上校在轰炸机群被破坏后,恼羞成怒骑上装甲,欲亲手报复杰克,顺利找到杰克所在的移动实验室,纳提莉与猛兽萨诺塔(thanator) 赶到解救杰克,纳提莉在上校杀掉杰克之际,将上校射死。

最终贪婪的RDA公司与溃不成军的剩余人类撤出潘多拉星,仅少数人类留下。而杰克在格蕾丝的意识转移失败后,杰克在圣树下成功完成意识转移,放弃人类身体,杰克成为一名真正的纳美人。杰克的人生从这一刻才真正开始……

项目开发:早于2006年,第一部制作期间,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就准备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的规划,继第一部讲叙丛林部落的故事,第二部与第三部则向上及向下拓展潘多拉星球,分别讲述天空部落和海洋部落的故事,丛林系统及热带雨林延伸至不同的地区,带出整个星球的另外两大系统,天空及其生态系统,海洋及其生态系统。三个系统,与地球的陆、空、海对应。

2009年圣诞假期12月18日,《阿凡达》上映,随后的一年内,票房不断攀升并成功打破《泰坦尼克号/铁达尼号》(Titanic)的世界票房纪录,而全权负责电影投资制作宣传发行的福斯影业,与卡梅隆确认两部续集的制作。卡梅隆最初的计划是打造一个类似黑帮电影《教父》三部曲(The Godfather Trilogy)的史诗式家族故事(Family Saga),称为“阿凡达三部曲”(Avatar Trilogy)。

对标《教父》 柯里昂家族(Corleone Family)三代人,唐·维托·柯里昂(Don Vito Corleone)、唐·迈克·柯里昂(Don Micheal Corleone)、唐·文森特·柯里昂(Don Vincent Corleone)黑手党头目继承,成为“唐·柯里昂、柯里昂阁下”(Don Corleone)的设计用到《阿凡达》系列,另外两名主角,分别是杰克已故的哥哥,及杰克的其中一个儿子。第二部,空的故事(sky story),是杰克与哥哥的平行双线叙事,讲述两代阿凡达、两兄弟的故事。第三部,海的故事(water story),是杰克与儿子交接权力的故事,父与子的故事。(由于规划大变,两部续集有非常大的变化,又拓展成四部续集,及后再提。)

《指环王》、维塔数字的影响和参与:

《教父》系列由著名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自编自导,改编自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的同名小说,普佐也参与了电影的编剧,科波拉与普佐共同打造的《教父》系列,与导演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编剧弗兰·威尔士(Fran Walsh)夫妇打造的《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是电影历史上名列前茅的史诗三部曲,继《教父》及《指环王》后,卡梅隆有意打造科幻史诗三部曲的后两部分。而后两部分的制作及拍摄,有意参考《指环王》“背靠背靠背”(back to back to back)的制片方式,《指环王》三部曲是将J. R. R. 托尔金(J. R. R. Tolkien)的同名小说分拆为护戒使者(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双塔奇谋(The Two Towers)、王者归来(The Return of the King)三部分一同拍摄,连续后制并连续三年上映。

《指环王》三部曲在新西兰完成制作,而《阿》后两部分,与《阿》不同,主体会在新西兰完成,而原本在第一部承担一半拍摄所使用的休斯飞机(Hughes Aircraft)片场,则不再使用,这个片场由巨大的停机坪及机场改建而成,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拍摄场地之一,主要负责《阿》的全部动作捕捉拍摄,因不符合制作续集要求和动作捕捉要求而弃用。

卡梅隆和联合制片人乔恩·兰道(John Landau)计划在新西兰(New Zealand)先打造更大的动作捕捉片场,新西兰的首都惠林顿(Wellington)预计会是未来十年(2010年至2020年)全球最大的制片场地。而卡梅隆与完成《指环王》《阿凡达》制作的维塔数码(Weta Digital)展开更紧密的合作,维塔将为《阿》后两部分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包括角色设计、视觉效果设计、场景设计等等。

《阿》后两部分,都会在新西兰完成主体拍摄外,而其中第二部外景拍摄的部分,卡梅隆考虑的是有历史意义的“破冰行动”,中美艺术建交,决定在某国取景,打破某国与美国在艺术创作上的禁忌与限制,是好莱坞第一个这样“大吃螃蟹”的项目,又是全球最大投资艺术项目,并有意在某国完成至少四分之一的实景拍摄,将动作捕捉拍摄带到某国,在实景中实验真人与动捕一同拍摄的最新技术,组建协助剧组拍摄的中方团队,部分大型的造景会由中美联合建设,以降低制片费用和造景成本。

注意第一部的标志性漂浮山场景设计,哈利路亚山(Hallelujah Mountain),灵感就来自某国张家界的武陵源,而山体的设计,参考了某国名山之一的黄山(Mout Huangshan)以及湖南省内的山脉等世界各地的高山及山体。第二部承接第一部,参考更多的某国地理,拓展哈利路亚山之上及更多的悬浮山脉,并带出天空部落及悬浮山部落,以及更多栖息在悬浮山的生物。卡梅隆更有意选用某国演员,扮演电影中出现的悬浮部落纳美人以及人类角色。

续集开发:

第二部原本的故事,与现在《水之道》的故事有非常大的差别,最初的设计是“天空与宇宙”(Sky and Space),杰克是一条故事线,“天空与高地”(Sky High),杰克的哥哥汤姆是另一条故事线,“宇宙与潘多拉”(Space to Pandora)。故事分别按照杰克从地面前往外太空,及汤姆从外太空到地面的两个相反的方向推进,强调轮回(Samsara)与因果报应(Karma)。

杰克与汤姆沿用第一部设计,是一对孪生的双胞胎兄弟。电影剧本有意体现作为双胞胎的完全相同的二人,共用一套阿凡达身体,却完全不同命运的故事,类似柯里昂父子维托与迈克有血缘关系,两代人,同是柯里昂姓氏,却成为完全不同的教父的平行故事。

《教父2》在父子间,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跨度(20世纪初与20世纪中)切换,这样独特的剧本设计,在1974年电影上映前未出现过,《教父2》是电影历史上第一部使用平行双线叙事、大跨度时间切换的电影。《教父2》开始于1958年,迈克的时间是《教父》1954年的五年后,从1958年至1959年元旦后,而维托的时间是《教父》54年前的1901年开始,1901年,1912年,1914年,1917年,最后在1920年结束。卡梅隆有意在剧本创作及结构上进一步突破,《阿2》两故事线有十多年的时间间隔,两条故事线的时间跨度也长达十多年,分别开始后在二十年间至十年间前后切换,“汇合”结束。

杰克在《阿》2154年至五年后的2158年,摧毁RDA的太空基地,并回到地面,抵挡新一波入侵的战斗过程;另一开始,汤姆在《阿》2154年的十年前的2145年,RDA公司的太空部队入侵潘多拉星的五年大计划,最后汤姆死于《阿》2148年,同一年RDA招募杰克替代汤姆,经过休眠的星际旅行后,杰克在2154年到达潘多拉星。 《阿2》与《教父2》类似,有两个不同的时代,强调周而复始的宿命感,但《教父2》强调的是悲剧宿命,《阿2》则是前后对比,强调汤姆的悲剧宿命,而杰克则是下一轮打破宿命的英雄,汤姆与杰克用同一具化身身体,却从入侵者变成抵抗者,汤姆死亡,杰克重生。

(最早写于上世纪的剧本,设定是5年,而项目早期的规划中,从地球到潘多拉的一次太空旅行更改时间,缩短为只需要五个星期/35天,一星期准备加速三星期休眠一星期减速,但电影制作时更改了设计,改为六年多,2500天左右,其中需要休眠近2100日,数字暗示“21世纪”,光是加速至光速70%和减速共需要近1年的时间,所以时间设计是不能对上电影的,另一个较大的调整是汤姆的背景,他在早期设计是去了潘多拉,随后因为知道RDA机密而被杀害,RDA员工告知杰克的汤姆死亡方式,因为抢劫而被杀,相当于是欺骗杰克。)

而这个设计与《教父2》整体对应,父亲维托是上一代“美国梦”,离开意大利西西里,逃亡美国,经过个人奋斗,在纽约和故乡西西里,杀死两名教父努奇(Fanucci)及弗朗西斯科·奇奇奥(Don Francesco Ciccio),成为新一代教父,“美国梦成真”。在维托死后,儿子迈克是下一代“美国梦”,但是“美国梦破碎”,艰苦坚守,遭遇刺杀,杀死背叛自己和家族的兄弟,二哥弗雷多(Fredo),父亲曾经的合作伙伴海门·罗斯(Hyman Roth),远离妻子凯·亚当斯(Kay Adams),成为新一代的教父。

而《阿2》结构上,与《教父2》类似,在主线故事的基础上,在关键时间点插入过去的故事片段, 《教父2》维托的片段与迈克的主线形成对比,《阿2》则是汤姆的回闪片段与杰克的主线形成对比。

两兄弟共用一套身体,一套身体两个人的意识,在两种意识前后切换推进故事,这种意识跳跃的意识流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科幻电影,此前从未出现过。而卡梅隆参考的,是最早出现的意识流电影,著名导演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的代表作《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电影中主角阿萨克(Issac)的意识在现实与梦境不断切换的设计,在《阿》就使用过,杰克化身时,就相当于杰克在做梦,做“白日梦”(daydream),杰克与自己的化身双线推进故事。

中美合作:

搞笑的是,2012年,当卡梅隆和乔恩将准备的《阿2》剧本及《阿3》的故事大纲带到某国寻找与中合作机会时,卡梅隆是直接询问时任某国电影集团公司 ( Film Group Corporation, CFGC) 董事长韩三平:“如何才能将《阿凡达2》变成中美合拍?”

随后却是大败而归,最后卡梅隆只能将《阿2》的剧本完全放弃,重新创作全新的故事。原因是某国认为《阿2》故事中,涉及大量的战争剧情,有极高的政治风险,与某国“和平友好”的国际形象不符,而拒绝《阿2》在某国内的任何实景拍摄,而卡梅隆经过长时间与某国电影集团周旋后,但卡梅隆坚持中美合拍,甚至增加了《阿4》项目作为谈判筹码,《阿4》是三部曲的前传,某国电影集团也有意准备投资,最后还是“某国特殊原因”,谈判完全失败,卡梅隆放弃与某国合作的一切可能,决定重写剧本。

而卡梅隆和乔恩有这样在某国“吃螃蟹”想法,源自著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及制片人杰瑞米·托马斯(Jeremy Thomas) “首吃螃蟹” ,在80年代与某国合作拍摄《末 代 皇 帝》(The Last Emperor),某国政府全力支持东西方合作,某国政府对《末 代 皇 帝》的内容,没有任何的限制,并全力援助电影拍摄,时任文化部副部长英若诚甚至直接参与电影的拍摄工作,担任电影中方顾问和扮演重要角色监狱长,而某国政府也允许剧组在紫禁城 (the Forbidden City)及故宫博物馆(the Palace Museum)内拍摄,甚至同意使用某国军队作为演员参与拍摄,是过去从未允许的。

而卡梅隆与乔恩想要的是,远比贝托鲁奇少得多,只是要求在某国的湖南省、广西、桂林等拍摄电影,主要是拍摄山水自然景色和根据真实的地理和自然环境、生态设计潘多拉,包括石山和山洞、礁石等,也不需要在某国首都北京等重要城市进行拍摄,拍摄城市景观或某国人现代生活的环境,也不涉及任何某国历史人物或政治人物,但某国及国有企业还是不同意。

而卡梅隆与乔恩在过去三年都为《阿2》所做努力,全部作废,从2013年中全部重来。而此时距离福斯影业要求的2014年圣诞假期上映《阿2》,剩下不到1000天。卡梅隆向福斯要求调整档期,将《阿2》《阿3》两部后移一年。

第二部开发:

2012年下半年重写剧本《阿2》时,卡梅隆加入了新编剧,在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推荐下,与其合作过世界之战(War of the Worlds)的编剧乔什·弗莱德曼(Josh Friedman)加入《阿2》,由于《阿2》原本有大量需要在某国取景的设计,以及两兄弟的意识切换,全部弃用,改为加入部分《阿3》的故事大纲。

剧本大改后,到2013年变成了战争电影(war film),分成了三个部分:第一幕聚焦杰克与纳提莉夫妇的新生活,带领丛林部落重建家园,杰克与纳提莉有了孩子并领养人类孩子,而杰克遭遇了成为部落领袖的危险与挑战。RDA的太空飞船,创业之星再次来到潘多拉。

第二幕丛林部落遇到天空部落及悬浮部落的求救,RDA再次入侵潘多拉,三个部落的战士们联手前往太空,换上了真空服(vac suit),人类与潘多拉展开太空大战,最后太空基地摧毁。

第三幕RDA增援部队赶到,将天空部落及悬浮部落的家园彻底摧毁后,类似《阿》部落联盟展开最终决战,联手击败增援部队。

结局引出《阿3》,杰克与纳提莉孕育的第三个孩子出生,同时发现一个由自然诞生的纳美孩子,五个孩子象征新时代到来,而人类所做的一切是为了隐藏的人类反击基地做准备,一个更大的RDA军事基地即将完成。

第三部开发:

由于《阿2》剧本重写,影响到《阿3》,卡梅隆与乔恩决定再加入了两名新编剧,在前福斯影业董事长汤姆·罗斯曼(Tom Rothman)的推荐下,从《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剧组挖人,里克·杰法(Rick Jaffa)与阿曼达·斯尔沃(Amanda Silver)编剧夫妇加入《阿2》《阿3》,负责辅助卡梅隆编写《阿3》剧本。

而杰法与斯尔沃夫妇与福斯影业签订了 《猩球》三部曲(the Planet of the Apes Trilogy)的编剧和制片合同,还有 《猩球崛起》两部续集需要制作,以及斯皮尔伯格监制的《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在2012年上半年完成《猩球黎明》(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及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完成《侏罗纪世界》编剧后,二人在2013年中才开始编写《阿3》剧本。

《阿3》定位是家族故事(family film),第一幕承接《阿2》发生在2158年之后,杰克与娜塔莉结为夫妇后养育了五个孩子的故事,其中三个孩子是娜塔莉所生,两个长子和次子,一个小女孩,另外两个孩子比较特殊,承接《阿2》结尾,一个是自然而生长大后的纳美女孩,她的生长速度是正常纳美人的两倍,另一个是人类留下在《阿2》 开头被杰克发现的人类男孩,长大后的孩子与杰克的长子年纪相当。

时间再跳到8年后, 在部落找到新家园树安定数年后,RDA卷土重来,时隔15年再次登陆潘多拉,带来更多的雇佣军队和宇宙殖民者,大举建设。杰克决定将部落转移到安全的哈利路亚山及阿拉姆山。

反转《阿》的设定,RDA经过多年的实验,完成了人类强化工程(human enhancement),人类能够稳定大批量化身,变成“化身军队”(avatar army),化身士兵(avatar soilder)为RDA效命,以迈尔斯上校为首的人类,虽然已在《阿》死亡,但以化身士兵的形态再次出现,而迈尔斯有意向杰克与纳提莉复仇,并绑架纳孩子用于威胁杰克。杰克的家庭遭遇化身士兵和RDA军队入侵后,决定放弃部落原有的丛林往海洋方向逃亡。 故事结构开始变化,在杰克和迈尔斯之间切换,双线叙事。

第二幕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人类男孩被化身部队抢走后,杰克一家人离开奥马地卡雅部落,卸任部落领袖,前往海岸及礁石部落(the reef clan),美卡伊那部落(Metkayina),部落首领托诺瓦利(Tonowari) 和祭司罗娜(Ronal)夫妇救助了他们。

在两个部落互相接纳,适应新生活后,在部落的帮助下学习新的水生活,即教学“水之道”(teach and learn the Way of Water),孩子们也学会了礁石部落的生活方式,互交为朋友,和海洋生物成为朋友,化身军队及人类军队再次进犯,搜捕杰克,两部落被烧杀抢掠。在孩子们在水中游玩及后解救海洋生物时,被迈尔斯找到,因为RDA的掠夺与一种珍贵的海洋生物有关,父母们却没有发现迈尔斯赶来。

第二幕的下部分,是击退一次迈尔斯和海军的进攻,RDA新派遣的一名女将军弗兰西斯·阿德莫(General Frances Admore)发动的海上掠夺,将珍贵的海洋生物图鲲(Tulkun)杀死,获取图鲲的一种昂贵物质,迈尔斯欲图摧毁一个又一个部落的家园,最后一举毁灭杰克,他们先赶到了两部落的孩子们的位置。

杰克夫妇与托诺瓦利夫妇知道孩子们有危险,但他们救孩子心切而且要守护部落的未来,决定抵挡一次进攻,并救回孩子们,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纳美人取得了胜利,军队毫无招架之力而惨败,也造成了大量纳美人死亡。摧毁了一个水陆两用的移动基地和绑架孩子们的化身军队。但杰克痛失长子,迈尔斯按照命令,带走了最独特的一个女孩,奇莉。而怀孕的罗娜在水中生下孩子,这个孩子象征着纳美人没有放弃希望。

第三幕是奥马地卡雅部落与美卡伊那部落共同计划反击,RDA驻扎的基地,位于丛林与海洋之间的一片海岸,称为“桥头”(Bridgehead,源自军事术语桥头堡,指部队在敌人占领的区域之内,夺取该区域而建立的军事据点)。由RDA建造的基地造型非常独特,有全面环绕的坚固防御墙,易守难攻,而内部有上百万的人类,并堆放有大量的军事设备和武器。

杰克和托诺瓦利只有“水之道”(the Way of Water)这一条进攻路线,能够杀入桥头,也就是绑架孩子们的船从桥头出发的出海口,这个位置没有防御墙。杰克和娜塔莉以及剩余的奥马地卡雅族人,向美卡伊那部落学习水上战斗,以及与水中生物共同作战后,两个部队从海上发动突袭桥头。

而杰克通过长老会联系了整个潘多拉所有的部落,人类抢走了一个纳美女孩,这个女孩是“神的化身”(The Tulku of God),即传说中潘多拉的伊娃之女(The Child of Eywa),她一旦死亡,整个潘多拉的家园树、声音树、灵魂圣树将会跟着死亡,一切的生命都会死亡,最后导致整个潘多拉毁灭。

所有的部落共同为两个部落的潜入打掩护,将桥头内的军事力量分割,减轻海上注意力,使得守备最薄弱的海口大门被海洋生物攻破。纳美人遭遇非常顽强的抵抗,在损伤惨重的情况下,杰克与托诺瓦利及纳美战士们负责干掉看守奇莉的迈尔斯和化身军队,而纳提莉和罗娜则是乘机潜入,找回奇莉。关键时刻,托诺瓦利壮烈牺牲,与化身军队同归于尽,并换来了桥头的严重破坏,人类的指挥中心被攻破。最后杰克再次杀死迈尔斯的化身,而整个桥头被海洋生物和巨大的海啸摧毁。

结局连接《阿4》,由自然而生的纳美女孩奇莉(Kiri)身上的秘密解开,她拥有自然的力量,能够连接水中的两种圣树,声音树(Utral Aymokriyä,Utraya Mokri)和灵魂树(Vitraya Ramunong),召唤海洋生物和运用海水,她是“关键之中的关键”(the key of the key)。

Kiri的名字意思,“关键之人”( the keyer),key与ki同音,而名字的后半ri出自声音的纳美语 mokri 及种子的纳美语 rina(而圣树种子 atokirina 的意思是“树灵”wood sprite,树的灵魂,atoki是伟大、大树、圣树意思,rina除了是种子,又是灵魂、精神的意思,声音树 Utral Aymokriyä,剧本中叫声树 Utraya Mokri,vitraya utraya utral都是树的意思),提示她是大自然灵魂/潘多拉灵魂而生的人,一个“灵魂人物”,而kiri一词源自毛利语“树皮”,对应英语 bark。奇莉是一种从无出现过的“转世化身”(Tulku),是“伊娃的化身”(Eywa Tulku)。

而另外两个孩子的身份秘密,也在结尾揭晓,杰克收养的人类男孩,实际是迈尔斯上校的孩子,小迈尔斯·夸里奇(Miles Quaritch Jr.) ,而杰克的次子洛亚(Lo'ak),是传说中的转世者(Tulku),“图尔库骑士”(Tulku Rider)。

(由于规划大变,《阿3》的大部分剧情及人物设计,在改编后都前移到了《水之道》,及后再提。变化的原因是福斯被迪士尼收购,迪士尼后在疫情期间对卡梅隆的团队创作的故事、电影制作、投资进行了干预,而现在的《水之道》不能算是卡梅隆的导演剪辑版,而是迪士尼的院线版。其中第一幕的剧情差别较导演剪辑版大。)

《沙丘》对《阿凡达》的影响:

创作期间,由于卡梅隆及乔恩与某国谈判时,又新加入了《阿4》,这个连剧本都没有,只是谈判筹码的项目,在杰法与斯尔沃夫妇加入后,正式启动。受到著名科幻作家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的科幻小说《沙丘》六部曲(Dune Haxelogy)启发,整个《阿凡达》系列重新规划。

出版于1965年的首部《沙丘》及《沙丘》系列以厄崔迪家族(House Atreides)的三代人为主要角色,这个家族史诗式故事,对无数的科幻电影及创作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影响“特别大”的就是启发卡梅隆投入电影行业的《星球大战》(Star Wars),上映于1977年由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编导的《星球大战:第四集-新希望》( Star Wars:Episode IV - A New Hope),当年22岁的卡车司机卡梅隆和朋友去了看这部电影,虽然卢卡斯被视为有“大幅借鉴”《沙丘》的嫌疑,但卡梅隆因星战从此爱上电影,甚至自己花钱自学电影和特效制作,开始制作科幻短片,后来他进入电影行业,从美工、模型师数年间一路晋升到导演。

类似《沙丘》系列分为不同的时代, 保罗·厄崔迪(Paul Atreides)时代《沙丘》(Dune)《沙丘救世主》(Dune Messiah),与保罗之子雷托·厄崔迪(Leto Atreides) 时代《沙丘之子》(Children of Dune)《沙丘神帝》(God Emperor of Dune),以及雷托·厄崔迪死后时代《沙丘异端》(Heretics of Dune)《沙丘圣殿》(Chapterhouse: Dune)。

而从1965年开始,首部出版后的20年间,赫伯特尽了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六部作品的创作中,至赫伯特去世的1986年前一年,1985年最后一部出版,赫伯特的《沙丘》六部曲构建了“沙丘宇宙”(Dune Universe),一个格局宏大的千年史诗,而且有着扎实的沙丘生态学(Dune ecology)作为支撑。

生态学:

宇宙生态学启发了卡梅隆,在《泰坦尼克号》后,卡梅隆并没有急于制作《阿凡达》(同时间还暂时放弃改编很喜欢的日本漫画《统梦》),而是花了多年的时间,研究生态学和生态系统,像赫伯特一样,设计星球生态学(planet ecology),将整个潘多拉宇宙通过无数的细节构建起来,小到神经信号,大至整个星球的意识乃至整个阿尔法半人马座,都在数年间一点点丰富起来,这种科学生态研究、世界构建(world-building)先于剧本创作方式,也是赫伯特创作沙丘的方式,对中东历史、经济、种族、生态、文明、政治、资源、宗教等全方面的深入,经过六年时间,赫伯特在研究的同时,将一个反救世主/反弥赛亚的故事逐渐完善,而他早已计划好,在续作中批判救世主,不断颠覆救世主的故事。

这种自反故事的创作方式,也启发了卡梅隆,人从来不是所谓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世界”(the World)。所有的角色,人乃至一切生物的一生,不过是活在一个世界里,最后死亡。所以卡梅隆从《阿凡达》后,借鉴《沙丘》的创作方式,创造世界(world creating),而其他编剧,则负责帮助他写人物角色。

第四部及第五部开发:

分别对标,《阿》对标《沙丘》,《阿2》《阿3》对标《沙丘》至《沙丘救世主》,《阿4》对标《沙丘之子》。而在《阿4》立项后,卡梅隆与乔恩决定再加入了新编剧,肖恩·萨莱诺(Shane Salerno)负责协助卡梅隆编写杰克之子(Children of Jake)的故事。

杰克与娜塔莉的孩子,洛亚与奇莉(Lo‘ak and Kiri),名字对应“锁”(lock)及“钥匙”(key),发音类似“锁匙”,是一对主角,相当于《沙丘》保罗与契尼(Chani)所生的孪生双胞胎,雷托·厄崔迪(Leto Atreides)及加尼玛·厄崔迪(Ghanima Atreides) ,是《沙丘之子》及《沙丘神帝》的双主角。(及后再提《阿》系列与《沙丘》系列的更多联系。)

项目更改和改档期:

而在编写《阿4》的过程中,卡梅隆又决定做出重大更改,将原本的三部曲(trilogy)变四部曲(tetralogy)后,又再拓展为五部曲(pentalogy),将原本的前传《阿4》分拆为两部分,增加《阿5》项目,以杰克的子女在潘多拉星的神伊娃(Eywa)帮助下,首尾呼应,在危机时刻团结整个潘多拉星的一切生命,最终击败RDA及人类作为结束。而福斯影业由于投资整个五部曲,则拥有《阿5》以后的最优先开发权。

经过这轮重大调整后,电影的档期需要重定,《阿2》从2015年延后一年至2016年12月圣诞假期上映,《阿3》也是延期一年,从原本的2016年圣诞假期改到2017年圣诞假期。而《阿4》《阿5》则暂未确定,预计在2018年和2019年或2020年上映。而最初《阿2》计划是2014年上映,《阿3》2015年上映。

迪士尼收购福斯:

由于规划大变,之后福斯新闻董事长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性丑闻爆发、21世纪福克斯集团解体被迪士尼收购、全球疫情爆发并持续传播、新西兰无限期停工、维塔受到疫情重创被收购等原因,灾难一直不断,《阿2》《阿3》又不断延期,《阿2》足足延期了7年,在2022年12月圣诞假期前上映,而《阿2》与《阿3》改为隔多一年,《阿3》延期8年,在2024年12月圣诞假期上映,而《阿4》《阿5》的延误则更为严重,《阿4》延期9年,暂定在2026年12月圣诞假期上映,《阿5》延期年10年,暂定在2028年12月圣诞假期上映。

而迪士尼经过一年的谈判,在2018年至2019年使用一年时间完成了对福斯的收购,收购后四部曲暂时未受到迪士尼影业的干预,卡梅隆和乔恩仍拥有完全的创作主导权,制片剪辑权也没有失去。但电影的发行权及优先开发权,则在迪士尼手上,而到了疫情期间,迪士尼作为发行方又夺过了不少的创作权、剪辑权。而《阿4》《阿5》的全部投资来自迪士尼,取代福斯,意味着系列的未来在迪士尼这个传媒霸主的手上,卡梅隆和他的制片公司完全不是对手。

搞笑的是,福斯的动画《辛普森一家》早早就“预言”了福斯会被迪士尼收购,但收购的不是“20世纪福斯”(20th Century Fox),而是更名后的“21世纪福斯”(21st Century Fox)。

第四部:

《阿4》《阿5》的故事进一步拓展,是一个整体的两部分,定位是世界战争电影(world-war film)。前半部分是关于转世者(tulku the reincarnator)及整个转世系统(tulku system),以及人类转世(human tulku)的过程,最初的人类了解到这套系统,如何打造化身,连接人类与化身,讲述RDA及汤姆打造化身并成功化身。

而《阿4》的另一部分剧情, 相当于《阿》的前传(Prequel of Avatar),解释灵魂树及魅影的由来,纳美人的诞生,并会解释奥马地卡雅部落由来,及最早的奥马地卡雅人的故事。(《阿4》的部分剧情及历史设计,又改编成了马戏团表演《阿凡达前传》,及后再提。)

最初卡梅隆的设计,这个故事是格蕾丝博士与RDA的三十年前的故事,讲述人类探索潘多拉,他们如何前往潘多拉,人类与纳美人从交流到关系紧张、直至恶化,完全断绝来往的故事,人类与纳美人互相仇恨的根本原因,以及纳提莉姐姐斯维尼死亡这一人类杀纳美人的关键导火索。

由于《阿2》剧本弃用,原本《阿2》的双主角汤姆与杰克的切换结构,变成《阿4》的结构,类似《阿3》杰克和迈尔斯的切换结构,《阿4》变成了格蕾丝博士与她的转世奇莉(Kiri)是双主角,由同一演员扮演,两条故事线横跨数十年,前后切换,但两线的结局都是大悲剧,格蕾丝开设的纳美人学校关闭,格蕾丝化身因为斯维尼死亡而被驱逐,而RDA为了矿场在潘多拉大举破坏,并增加军事部队驻扎潘多拉,驱赶并杀害更多的纳美人,迈尔斯上校成为了军事上的最高领导人,只有杀戮这一条路,能够让人类留在潘多拉。

而多年后,格蕾丝的转世化身奇莉,也是目睹和经历悲剧,《阿3》孩子们长大为成人,而同时间,地球已毫无生存可能,RDA倾尽全力入侵潘多拉,只有殖民潘多拉这一条路。人类殖民者全数登陆潘多拉,争取生存空间,与纳美人展开世界大战。但对比绝望必须生存的人类,纳美人推举了杰克之子洛亚,视他为除了奇莉之外的另一个救世主,传说中的转世者,带领纳美人开启守护潘多拉的战争,但洛亚失败了,纳美人彻底输掉了战争,人类留在了潘多拉。

《阿4》最后会揭晓仇恨的根本原因,通过纳美人前往地球的方式来揭晓,也是断绝来往的原因,RDA与人类绑架了纳美人带回地球,为制造化身对他们进行实验,影射现实中臭名昭著的奴隶买卖。而故事最后的结局如轮回,纳美人再次被人类当作奴隶。

第五部:

后半部分是解答五部曲的终极问题,相当于著名的人生三问题(the three question of life),什么是伊娃?(what is Eywa?),伊娃是从哪里来的(where is Eywa from?),以及终极问题,伊娃的未来是什么?(what is the future of Eywa?)。

在《阿4》输掉世界战争后,重要的灵魂树已死亡了其中的两棵,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一棵,而世界战争还在持续,人类为了得到潘多拉,必须毁灭最后一棵树。

类似《魔戒》的双线故事结构,一线由阿拉贡、甘道夫等人集结军队力量,组建盟军,暂时守住洛汗首都和刚铎首都,并为弗罗多和山姆二人前往末日火山摧毁魔戒争取时间,一线是弗罗多和山姆二人经历千难万阻,在咕噜的引导下到达魔山,最终魔戒在熔岩中与咕噜一同毁灭,索伦随魔戒而亡,兽人大军随索伦而亡。

《阿5》主线是奇莉为了拯救潘多拉,在伊娃的引导下,前往深海,即潘多拉的最深处,寻找自己的母亲。类似数千年前奥马地卡亚部落和泰卡米部落的三个年轻族人,为了拯救即将被自然灾害毁灭的灵魂树,三人在伊娃的引导下出发冒险,认识了不同部落并从他们获得前进的工具,最终找到了图鲁克(Toruk),其中的一人成为了救世主,即第一任魅影骑士,号召不同部落共同抗灾救树。

而奇莉和部落祖先一样,听从了伊娃,在其他族人尽其所守护最后圣树免受人类摧毁之际,最终找到伊娃,就是她自己,随后她接纳了人类,人类也停止了对纳美人的杀戮。而奇莉即伊娃,最后会前往地球,拯救人类的家园,将圣树,即生命之树(The Tree of Eywa)种在地球,恢复地球生态。(这个结局就是卡梅隆对于现实人类未来的思考答案,无论人类如何互相伤害、发动战争杀死人类,所有的疾病、破坏、污染,但最终还是地球的极少一部分,人类之于整个地球只是一点点“有生命的尘埃” life dust,地球对人类及一切生物,有极其强大的包容性,适者终生存。)

伊娃与树:

“伊娃”是纳美人普遍信仰所信奉的神,创造并控制着整个潘多拉的生命,而卡梅隆设计这个贯穿五部电影的重要概念,源自《圣 经》(The Bible)。

eywa一词由ey wa两部分组成,ey是英文词伊芙(eve)及拉丁语夏娃(eva)的变体,是《旧约·创世纪》中,神创造的第一个女人的名字,名字的意思是“生物”(living)、活物(living creature),wa是源自希伯来语 hawa,意思是“生命”(life)、“活着”(to live),hawa也是词根,意思是“活着的”(alive)、“生命的”(vital),如希伯来语“生物”(hawwah, hawwāh), hawwāh 就是“生命之母”(mother of life)、“生命之源”(source of life)的意思,haw wah的回文体结构,组成的回文词,如汉娜(hannah, hanah)、伊芙(eve),都是“生”的意思,回文体有生生不息之意。而ey与wa的连接yw,则源自闪米特语hyw,也是生活的、生命的意思。

由三种不同的、代表生的词eve-hyw-hawwah组合而成,对应宗教的“圣三一”(Trinity)又称为“三位一体”或“神圣的三一”(The Sacred Trinity),所以eywa的意思,就是“生三一(Trinity of Life)”、“生神”(the living god)或“圣母”(godmother)。而潘多拉星一切生命中,最重要的母树(The Seed Bearer),就相当于“生命树”(Tree of Life),源自《古兰经》中的“永恒树”(Tree of Immortality)卡巴拉树(Tree of Cabala, 又写作Kabala Kabbalah Qabalah),希伯来语 עץ החיים ,拉丁语 Etz haChayim, 又译名为“永生树”、“倒生树”。

圣树及其设计、创作思路:

而卡梅隆的设计,原本有三种圣树,分别在三部曲出现,第一种树在《阿》就出现过了,纳美人最后部落联盟,守护的“丛林圣树”,生长在丛林之中,如同一棵白柳大树。而《阿2》原本设计好了出现第二种树,属于天空部落与悬浮部落的“天空圣树”,生长在悬浮岩石的最上方,一棵白色的树干、紫白色树叶像羽毛一样轻盈的白色石生树。而《阿3》则出现第三种树,属于礁石部落的“海洋圣树”,生在深海之中,一棵与天空对应的、树干和树根发出海洋蓝光、树叶发出神圣紫光的水生树。

三圣树(Three Tree)和守护圣树的设计,参考的是《指环王》及前传《精灵宝钻》(The Silmarillion)提及的位于维林诺(Valinor) 的双圣树(Two Tree), 金树劳瑞林(Laurelin)和银树特佩里安(Telperion)以及圣树的后代。若看过衍生流媒体剧《力量之戒》(The Rings of Power),剧中的维林诺双圣树(Two Tree of Valinor)就是发出明亮的光,故事进入双圣树纪元(Age of Two Tree),对应原著中,圣树为维林诺创造光明,而生活在蒙福之地阿门洲的精灵三族凡雅、诺多以及泰勒瑞因此生生不息。直至到天选之子米尔寇堕落成恶魔,魔苟斯(Morgoth)摧毁了双圣树,黑暗笼罩了整个阿门洲。而电影《王者归来》,出现了由种植圣树种子而长出的白树,位于刚铎的首都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的最上方,宫殿前的刚铎白树(White Tree of Gondor),这棵白树的枯荣,对应人类的命运与刚铎王国的兴衰,在故事中有着重大的象征含义。最后米那斯提力斯守卫战胜利,魔戒摧毁,成功守护了白树,枯萎的白树生出新枝叶,象征中土大陆重获光明,光明战胜黑暗。

(由于规划大变,海洋圣树随《水之道》提前出现,及后再提。)

剧本弃用:

2014年,经过一年的调整及剧本准备后,卡梅隆又做出了一个更大的决定,将《阿2》花费一年时间重写好的剧本完全放弃,暂时放弃“空的故事”,而专注在“海的故事”。原因是与某国谈判后,已完全偏离了卡梅隆自己的最初想法,无论是太空战争或是再一次的入侵反击战争,经过多次重写和调整剧本后,变化太大,变得千疮百孔。卡梅隆决定将进度及剧本质量优于《阿2》的《阿3》拓展成两部分,而取代《阿2》,《阿3》的后续会增加太空的部分。而《阿4》则弃用了一部分的剧情,主要是格蕾丝博士与汤姆的部分,后再分成两部分。(及后以A/A1 A2 A3 A4 A5简称正式项目名。而《阿2》《阿3》《阿4》《阿5》则是未成形或剧本方向未确定前的名。)

定名及含义:

A2定名为《水之道》(The Way of Water),源自剧情中部落从“水之道”进攻桥头。A3定名为《神生树/育种者》(The Seed Bearer),源自奇莉是自然而生,一个奇迹的诞生,是母树(seed bearer)和丛林孕育的奇迹生命。A4定名为《转世者/转世骑士》(The Tulkun Rider),源自剧情中,洛亚将成为一名骑士,是一名传说英雄的转世者。A5定名为《寻神旅/寻找伊娃》(The Quest for Eywa),源自潘多拉星最重要的伊娃。

而这四部电影的名字,还有另一层含义,“水之道”是礁石部落的生活方式,又是RDA被击败的关键词。“育种者”是指桥头这个殖民新起点,孕育整个殖民计划,纳美人必须将这个祸害源头铲除,以绝后患。“转世者”,指人类,汤姆和格蕾丝这样最初成为化身的人,他们的生命以“转世”的方式继续存在,而人类再次到潘多拉,获得“转世”、改变人类命运的机会。

“寻神旅”,则是对应现实中人类的宗教信仰问题,也是《沙丘》的核心,所谓的宗教(religion),源自于对神的追寻概念,而信仰(faith),则源自于对神的幻想概念、想象概念。宗教是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历史现象,世界三大宗教,都起源于亚洲,神的源头和宗教的起源及政治宗教的巨大影响,赫伯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而数十年后,到卡梅隆给出自己的答案。

衍生漫画和改编、分拆:

原本的《阿2》分拆成了两部分,不再是制作电影,而是改为衍生漫画。《阿2》的上部分,命名为《未来阴影》(The Next Shadow)分成三个章节。 《未来阴影》 讲述部落内部发生了阴谋,族人挑战杰克的领导地位,而阴谋愈演愈烈,足以令部落解体,而作为部落领袖的杰克,却无法从内部解决部落的问题。

第一章,在A的两周后,2154年9月,杰克返回了战场,发现了森林正在快速吞噬杰克的尸体,这个设计有点像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出现了自然吃人的奇观,铺垫自然生人的剧情出现在续集。杰克从人类永久性变成纳美人后,因为手部被植物划伤流血,首次感觉到自己的人类灵魂在不同的身体之内,提示杰克的灵魂并没有变成阿凡达的形态。

纳提莉前往奥兰基骑马部落(Olangi the Horse Clan)援助他们恢复,而杰克留在原地,指挥奥马地卡雅部落(Omaticaya)快速重建家园。 诺姆(Norm)在人类基地内恢复地狱门基地(Hell's Gate), 族人卡安尼(Ka'ani)去基地时,遇到机械继续作业,卡安尼与凯瑟琳·哈尔(Katherine Hale)为首的人类发生冲突后,被要求停战。

哈尔要维持一部分没有撤出潘多拉星的人类的正常生活,杰克调停了人类与纳美人的矛盾。注意前作的人类基地,地狱门现在被奥马地卡雅部落使用。

一对部落父子在讨论杰克成为首领(Eyk'tan)的问题,父亲阿苏(Artsut)要求儿子阿瓦(Arvok)振作起来,儿子就是苏泰(Tsu'tey)的兄弟,父亲就苏泰之父,父亲现在只剩一个儿子,要求他挑战杰克,抢回部落。阿苏的母亲阿泰奥(Ateyo)准备了带毒匕首,让阿苏代父亲去刺杀杰克。

第二章,阿苏没有成功刺杀了杰克,在“第一滴血”决斗中阿苏将匕首扔向杰克,杰克被匕尖刺伤中毒晕倒,他的父母趁机夺权,欲图成为部落新领袖和新祭司,遭到部落其他族人的质疑,阿瓦逃亡,女祭司莫特为杰克发动反击战和对部落的巨大贡献争辩,而此时杰克并未死亡。

哈尔与其他人类讨论生存问题,随后赶到争辩的现场,却被部落抵制,所有人远离杰克后,阿瓦和阿苏父子继续谋划阴谋,父亲保护儿子。

莫特在尽她所能维持杰克的生命。杰克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杰克的意识与整个自然互联,幻化回人形,处于一片火海及森林废土中,幻境中出现各种死者的幻象,包括杰克的哥哥汤姆和苏泰,声音和幻象不断指责杰克……

第三章,杰克看见苏泰的巨大幻象后跌入火海,落至移动实验室上方。而与此同时,哈尔正在寻找解毒草药……杰克在幻境中见到迈尔斯的巨大幻象,最后杰克见到前领袖埃图康。

注意这些死者们的出现及他们的意识与杰克相连,都是在前作中彻底死亡的,但是与杰克有交集的。这个特殊的幻象之旅,提示潘多拉整个星球,实际上是一个超级巨大的有机生命体,有无数意识组成了星球的主意识,伊娃。

伊娃就是《阿5》(后来的A5)的主角,主线故事就是“寻找伊娃”(Find Eywa), 伊娃是整个五部曲最重要的角色。注意铺垫,A2也会出现两趟幻象之旅,一趟的奇莉见到格蕾丝,另一趟是杰克和纳提莉见到死亡的儿子内特亚。

野心勃勃的阿苏与阿泰奥夫妇与卡安尼发生冲突时,杰克恢复了呼吸,杰克生还而阴谋告破。

第四章,杰克战胜了噩梦般的幻象,战胜的心魔转变为灵魂对话,杰克与埃图康、苏泰的对话,让杰克重生。杰克自己化身巨人,将自己从火焰中举起来象征杰克已完全接受了纳美人的身份。与此同时莫特制作了解药,而幻象还在持续,苏泰了解自己的兄弟和父亲,认为二人要受到惩罚,但杰克在此时服用了解药苏醒过来。

阿苏与阿泰奥夫妇无法相信,而儿子阿瓦猜到是伊娃救了杰克,杰克没有惩罚阿瓦,而阿苏夫妇则主动承认了阴谋,莫特同意了杰克的惩罚,流放了阿苏一家三人,前往曼克瓦部落(Mangkwan Clan),而阿瓦选择离开父母。注意这个从未提及过的部落,是A4的一个线索,与主线故事杰克之子成为骑士(Rider)有关。

《未来阴影》结束于杰克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尸体,而纳提莉也看见了尸体,随着埋葬尸体,部落内乱结束。纳提莉返回后十分担心杰克,但此时杰克已接受了现在的自己。

衍生漫画《兄弟》:

在《未来阴影》之前,卡梅隆又将一部分的故事,分拆为另一个短故事《兄弟》(Brothers),主要是补充A1的部分内容和和结尾。以及原本《阿2》的部分弃用剧情,整合到一起,杰克怀念并回忆已去世的兄弟,哥哥汤姆。

而另一部分是A1的内容拓展,从杰克接触狮鹰翼兽(leonopteryx,意思是“鹰翼飞行狮子”),到他与称为“魅影”(Toruk)的巨型狮鹰翼兽(Great Leonopteryx) 产生紧密意识连接,到最后杰克征服巨兽,成为“魅影骑士”(Toruk Macto)。

注意杰克成为魅影骑士,在A1是完全省略的,直接跳到杰克骑魅影返回部落。而这部分最初有制作视觉预览及设计分镜,并拍摄了部分的动作捕捉素材,但卡梅隆考虑A1的时长,要压缩在150分钟/2小时30分钟内,而在A1初步剪辑时,决定放弃制作这个段落,而到了《阿2》《阿3》项目开发时,又将这部分改编成衍生漫画。

而这个短故事是一个重要铺垫和续集线索,与A4的主角之一,杰克的次子洛亚(Lo'ak)有紧密关系。 在A1杰克成为“最后的魅影骑士(Rider of the Last Shadow),杰克相当于是一名龙骑士(Dragon Knight)或骑龙者(Dragon Rider),是洛亚的精神向往,成为一名骑士。

原本设计在《阿3》故事大纲的内容,提前到A2出现,铺垫洛亚有意成为骑士。而在A4的关键时刻中,洛亚成为了“化身骑士”(Tulkun Macto)。

化身与转世:

“化身”(tulkun)一词,源自宗教词“活 佛”(tulku,the Living Budda,其他的拼写trulku tülku ),对应藏语 སྤྲུལ་སྐུ་,梵语 nirmanakaya,罗马语 sprul sku,是卡梅隆在准备故事时,接触到某国独特的宗教,藏 传 佛 教(Tibet Buddhism)而加入的重要概念,也是A1故事的核心概念“化身”(avatar)的来源之一,与“朱巴”(zhuba)、“祖古”(tulkus,又译作“图库斯”)的意思相通,都是“转世”(incarnation)的意思。注意A1结局及最后一幕,就是一个宗教气氛浓厚的设计,杰克成功地完成了转世的过程,成为了“化身”、“转世者”。

图鲲:

洛亚的人物设计,他就是“祖古骑士”(the First Rider of Tulkun, the Tulkun Rider)的转世化身。在剧本的开发过程中,卡梅隆去掉了宗教含义,而将转世、化身(tulku)一词与“鲲”(kun)合并成纳美语“化身”(tulkun)这个虚构词。

而需要注意的是,“鲲”或“鲲鹏”(kun peng,指鲲变换的另一种形态“鹏”,一种大鸟)这种生物,并不存在,是传说中某国北方的大海里,一种体积非常巨大的鱼。鲲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大鱼”(big fish),传说中鲲的体积长达数千里。

卡梅隆原本的计划,是与某国合作拍摄《阿2》后再合作《阿3》,所以提前了解某国的宗教、神话、传说、文学作品等,将幻想的生物进行视觉化和生物设计,其中就有鲲及鹏。而《阿3》的主要生物设计都与海洋有关,规划大变后《阿3》变成了A2,也沿用了大部分的设计。

其中A2的关键场景,洛亚解救受伤的鲲以及与鲲同游,和其他孩子解救被猎杀的图鲲,经过调整后,鲲的设计更接近现实中的巨鲸(whale)以及蓝鲸(blue whale),为了方便观众更好理解洛亚的人物设计,经过简化后,洛亚是一名与鲸鱼同游的“鲸骑士”、“骑鲸者”(whale rider),与父亲杰克的“龙骑士”、“骑龙者”身份对应。

骑士、骑沙虫及灵感来源:

而《阿4》受到《沙丘》系列启发,将《沙丘》系列中,标志性的沙虫(sandworm)以及骑沙虫(ride sandworm)的设计用到重新规划的A4,设计纳美人与巨大生物之间的接触、与巨大生物产生连接和驾驭超级巨大生物移动及战斗。

若看过2021《沙丘》,电影改编自原著小说,第三幕就改编了主角保罗及母亲杰西卡被沙虫追赶及面对巨大生物沙虫的标志性一幕。而电影结尾,保罗和杰西卡看见了沙虫骑士(sandworm rider)正在骑巨大沙虫,巨大的沙虫横穿沙海(sandsea),扬起沙尘。

保罗与洛亚:

《沙丘》的第一二三章,全部都有沙虫,故事是不断拉近保罗与沙虫的关系,两种体型差距巨大的生物,最终以保罗驾驭沙虫、保罗与沙虫共同战斗作为结尾。A2至A4也是这种设计思路,让洛亚不断了解鲲并熟悉鲲,在A4的关键时刻,像A1的杰克一样,成为部落的救世主(messiah),而洛亚是要像父亲征服“魅影”一样,凭自己的勇气和能力征服巨型图尔鲲(Great Tulkun)。

保罗在《沙丘》中就是一名不断成长的救世主,在第二章的结尾完成了转化,变成传说中的李桑·阿尔-盖布(Lisan Al-Gaib),姐妹会的育种计划结果,魁萨茨·哈德拉克(Kwisatz Haderach),第三章保罗驾驭巨大的沙虫军团(sandworm legion),带领弗雷曼人(Fremen)反击哈克南人(Harkonnen)。

有意思的是,《沙丘》和《沙丘救世主》正在从小说改编成电影,以《沙丘》第一章与第二章改编成的《沙丘:第一部分》(Dune:Part One)已在2021年上映,而2023年将上映《沙丘:第二部分》(Dune:Part Two),可以对比两个系列的成长主角,保罗与洛亚。

衍生漫画《高空之地》:

《阿2》改编的衍生漫画的下部分,命名为《高空之地》(The High Ground),分成三卷,保留了大部分《阿2》的剧本、台词、分镜 。 《高空之地》讲述了A1后至2168年的的故事,承接《未来阴影》。第一卷,纳提莉与杰克组建家庭,部落再次安定下来,但是RDA的星际舰队再次来到阿尔法半人马座星系(Alpha Centauri system),并在潘多拉的外太空,由一名女将军快速建设太空基地,计划夺回地狱门。部落在短暂的和平后,数年后危机再次到来,杰克与族人解决了先遣部队,而杰克与纳提莉正在养育他们的孩子,为了孩子和潘多拉星的安全,杰克决定再次团结纳美人,将部落安置在哈利路亚山。

注意这个时间,杰克与纳提莉有三个亲生孩子,长子内特亚(Neteyam),次子洛亚(Lo'ak),小女图蒂蕾(Tuktirey),两个收养孩子,养子“蜘蛛”(Spider)以及养女奇莉(Kiri)。而女将军下令杀死杰克,视他为一个人类叛徒。但对于纳美人而言,他是一个救世主,不能死亡。在救世主杰克的带领下大举进攻,上太空摧毁创业之星(Venture Star),使得飞船不能再送人类来到潘多拉。

而杰克发现纳美人比人类更擅长在无重力下战斗,有极强的身体素质。而纳提莉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星球,称为“伊娃的脸”(The Face of Eywa)。第一次战斗后,杰克见到了内特亚,他不允许参与战斗。各个部落的领袖齐聚灵魂圣树下,组成战事会(war council),现在杰克不是魅影骑士,要求其他部落帮助他进攻,但一名长老会代表耶亚特里(Yeyatley)认为杰克是人类,质疑他用天人(人类)的方式(the way of sky people)击败人类,如使用枪支,纳美人不耻这类武器。

莫特为杰克说话,认为他是伊娃选中的人(The Chosen of Ewya,相当于不同宗教中的救世主概念),而长老会成员同时是一名部落领袖兼祭司的萨努姆(Sänume),对纳美人的未来进行占卜,所有的未来都是黑暗的。长老会与 战事会得出最后决定,不攻击人类。只有A1曾帮助过杰克的部落领袖阿威(Akwey)和他的奥兰基骑马部落(Olangi the Horse Clan)再帮助杰克。(由于卡梅隆将悬浮部落和天空部落和他们的首领留到A3、A4、A5,所以原本是《阿2》要登场的重要援助部落,改成了A1登场过的。)

与此同时,孩子们正在A1附近的森林,看见了人类的残骸、击落的战机、被人类杀害的生物剩余的白骨,而蜘蛛和纳美孩子们弄倒一架天蝎战机从高处跌落,吓跑了他们的六脚马,图蒂蕾和洛亚挂在树上,奇莉拉住洛亚,洛亚认为是奇莉使用了能力救了他们的命,不然就摔死了,但奇莉不以为然。

蜘蛛试图联系纳提莉,而六脚马已跑回了杰克身边。杰克和诺姆一起行动找孩子,内特亚也参与了搜救,杰克和纳提莉找到了战机,孩子们已离开,奇莉跌落受伤。当孩子们被找到后,纳提莉对蜘蛛很生气。而蜘蛛和纳提莉有时是对立的,互相认为对方的人杀害了自己的亲人,一家人返回地狱门。

而女将军发出通告,宣称人类回夺回地狱门,留在地狱门的人类展开了讨论,蜘蛛的人类养父母,认为他们不是战士,选择投降,而一天后女将军就会进攻。(注意这名女将军也是A2的主要反派阿德莫)

第二卷,杰克在联系各部落的族人无果后,只有一个部落响应杰克,杰克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和海军陆战队的作战经验,展开了针对人类的强化训练以及太空作战的训练,让许久未与人类战斗的纳美人迅速转变成太空战士,换上称为“真空服”(vac suit)的太空战斗服,而杰克也允许了自己的长子内特亚参与太空战斗。

注意故事中,卡梅隆留了一个某国人角色,叫Mingxia,是一名运输机驾驶员,甚至能驾驶瓦尔基里,在杰克一家被追杀的时候,Ming帮助杰克逃亡至哈利路亚山,RDA的人使用了新的机动平台骨甲(Skel)来追杀,Ming驾驶淘气二号(Rogue Two)来救人,注意在A1淘气一号(Rogue One)是楚蒂驾驶的,Ming又在驾驶瓦尔基里带杰克逃亡至海上,直至瓦尔基里引擎损坏,最后Ming和杰克一家人被赶到海上的诺姆救走。

杰克将部落安置在地狱门内,关闭地狱门以确保他们的安全,而地狱门在A1原本是按照战区级别(war zone)来警戒的,所以纳美人进不去。

承接《未来阴影》,杰克的部落之前就一直在看守地狱门和留在潘多拉的人类一同和谐生活,这部分人类和蜘蛛一样是被RDA抛弃的,主动选择留在地狱门,其中有蜘蛛的人类养父母但现在他们动摇了,不信任杰克。杰克与留在地狱门的人类诺姆、麦克斯等科学家、工人一同建设和改造基地,变成纳美人工业化和军事化的场地,现在太空战争打响,需要大量的太空装备。但纳美人并不会使用枪支,他们还是用着弓箭对付人类,使得杰克非常担忧,刀箭完全不是枪炮的对手。

而与此同时,时间已到,太空基地计划的入侵计划启动,安排军队大举入侵,女将军势必要夺下地狱门。 杰克利用扣留人类留下的武器装备改造成对付人类的重要工具, 纳美人先下手为强,决定前往太空,将太空基地内的人类打个措手不及。

但这正正中了陷阱,当杰克与纳美人在太空外对抗入侵时,杰克带领士兵们顺利地只用弓箭就攻下了,但太空基地派遣了另一支部队,女将军算计了杰克,大部队的实力仍留存,更多的人类战士随航天飞机快速入侵,而他们的目的是夺回地狱门,而杰克的亲人和族人们都在地狱门,而杰克则在太空陷入苦战。

第三章,杰克担忧的还是发生了,人类军队已回到地狱门前,攻打基地,按计划攻破地狱门,而杰克的孩子们与族人则是被人类军队重重包围。而更可怕的是,蜘蛛的养夫妇向女将军投诚,将地狱门打开,军队顺利进入,而孩子们以及留在地狱门的人类都没有足够的抵抗武器,杰克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摧毁太空基地,返回地狱门,而部落里只有纳提莉领导着抵抗入侵。

所幸的是,杰克及时赶回,而且关键时刻,魅影再次出现,杰克再次成为魅影骑士,纳美人看到了希望,并与占领了地狱门的人类军队激战,而长老会也从莫特得知了地狱门爆发战争,一旦失守将危及整个星球,如同萨努姆的占卜结果,人类将站稳脚跟,黑暗世界将侵袭潘多拉。长老会与战事会的所有部落领袖同意,立刻支援杰克和奥马地卡亚部落及阿威的奥兰基部落,他们承担了大部分的伤亡,已独木难支。

而伊娃再次听到了纳美人的心声,这次伊娃不是为了守护圣树,而是为了守护纳美人,这些坚定的、守护家园的战士们,在地狱门献出生命,陷入与人类无穷无尽的战争。伊娃又让大量的生物去支援,最终将人类全部击退,军队士兵被重创大溃败,野心勃勃的女将军被纳提莉射死,杰克与纳提莉重聚,一家人平安团聚。

杰克再一次成功守护了家园和潘多拉星,解救了家人与部落,经过这一次太空战役及反击战,地狱门再次守住了,但人类仍在计划着下一波的攻势,在海岸建设了桥头,一个全新的基地。

线索及提示:

《高空之地》 的结局引出了多个《水之道》的剧情线索,人类正在打造桥头基地;蜘蛛见到了自己的同类恐怖的一面,但他认为自己既不属于纳美人,也不属于人类,更与自己家族的其他孩子不同,只能认为自己是异类,纳美人类(Navi Human)。

而蜘蛛还意识到纳美人必须杀害及伤害人类,才能守护家园,令他陷入身份矛盾之中;杰克中计被引出了家园,无法保护家族和族人,人类会再次利用这个弱点,击垮杰克,彻底摧毁纳美人的家园;人类发现纳美人的关键弱点,无法接受家园被入侵者摧毁或失去孩子,和A1丛林部落失去居住地类似,意味着完全摧毁家园,对他们会造成沉重打击;现在杰克是纳美人首领,并且完全被纳美人同化,也就是拥有了纳美人的全部弱点,杀死首领也会打击他们。

迪士尼与主题公园:

由于《阿2》《阿3》的规划大改,早于12年前,卡梅隆与乔恩就计划用阿凡达三部曲与迪士尼的合作主题园区(Theme Park),阿凡达园区(Avatar Park)位于迪士尼乐园,原名叫“阿凡达世界”(Avatar World),后改为“潘多拉:阿凡达的世界”(Pandora — the World of Avatar),名字来自A1电影花絮及艺术设定集,创造潘多拉:阿凡达的世界(The Making of Pandora: The World of Avatar)。

园区开发:

园区内有根据《阿2》与《阿3》的场景设计及视觉效果设计所建设的大型实景,包括《阿2》已设计好的悬浮山区,莫阿拉山谷 (Valley of Mo'ara) 、重建的奥马地卡雅部落、少部分人类驾驶装甲(utility suit)帮助纳美人重建,奥马地卡雅族人在《阿2》重新生活的场景。由于《阿2》原计划是2015年上映,而园区则是2016年圣诞假期前完成并开放,所以电影与园区是联动的。

但由于规划大改,A2迟迟没有上映,园区的建设倒是按着时间和计划推进,仅延期半年至2017年暑期正式开放,这一年的圣诞假期,原本是《阿3》上映,搞笑的是,园区开放后的7年,A2上映,开放的9年后,A3上映,与迪士尼的原计划相差甚远。。这个园区总造价4亿美元,而完工的时间飙升至5亿美元,因为迪士尼追加了在全球不同的迪士尼乐园加建造阿凡达园区,5亿美元相当于两部电影A2和A3的制作费用之和。

而一些在《阿2》出现,但A2没有出现的重要场景,则是有所调整,主要是天空部落与悬浮部落,这一部分的纳美人分别生活在悬浮山顶及悬浮岩石之间,都没有在园区出现。经过重新规划后,人类军队再次出现在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以及人类入侵潘多拉的内容,则是作为A2、A3的补充内容。

若看过A2,会发现杰克一家和奥马地卡亚部落住在高空营地(High Camp)悬浮山石洞(floating cave),就与《高空之地》的部分设计相似,也与园区的巨大的悬浮山石相似。

衍生内容及电影联系:

注意这个园区是有“衍生故事”的,与《阿2》和伊娃有关,在《阿1》之后,丛林自动修复,将人类的军事载具和装备全部吞噬,消灭了敌对者的一切,而对友好的人类、潘多拉的游客则是开放态度。

伊娃欢迎游客前往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和潘多拉,而“潘多拉航空”(Pandora Flight)会为游客介绍,游客可以体验潘多拉的特殊地理、生活环境和独特生物,甚至可以与系列中标志性的蝠虹兽/女妖翼兽(banshee)互动,控制并骑上它,体验化身杰克和纳提莉骑兽飞行。

注意A2纳提莉作战时,还是骑蝠魟兽,而杰克的坐骑变成了礁石部落的滑翅鱼,孩子们的坐骑变成了伊鲁。蝠魟兽也承担着长途飞行的重任,让杰克一家从丛林离开一路飞到礁石部落。

《阿2》的开头原本有族人们骑兽飞行,《阿2》剧本弃用后,被《阿3》采用,最后变成了A2第一幕夜间飞行和飞行作战、跨洋飞行的场景。而莫阿拉山谷则是一部分奥马地卡雅族人生活的区域,与原本的《阿2》剧情对应。

而卡梅隆甚至想好了与电影联动,伊娃会为到来的人类制造氧气,这个山谷的大气组成,与地球类似,人类不需要佩戴氧气装置,就能正常呼吸,伊娃的特性是会了解一切生命的需要。而奥马地卡雅族人在家园被摧毁后,则重建家园,搭建新的茅草屋和帐篷。

新的家园内,生活恢复正常,族人们制造了他们日常需要的编制衣物和装饰品,新的家园还有日与夜两种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而莫阿拉山谷设计,就是一个与A1剧情相反的伊甸园,人类和纳美人和平友好共处。而这个新打造的伊甸园,原本会在《阿2》中摧毁,这个设计也沿用到《水之道》,第一幕最后,杰克与族人最终失去了重建的家园。

《教父》系列的影响、参考、对比:

A1到A2之间,设计了多年时间间隔,到十五年后,与《教父》《教父2》之间的五年时间间隔,都是五倍。有意思的是,卡梅隆留了一个方便记忆的“时间彩蛋”。《教父》开始于1945年,结束于十年后的1954年,《教父2》开始于1958年,而A1发生在2154年的5月至8月,结束于杰克的生日2154年的8月24日,这个生日日期是卡梅隆生日8月16日的一周/7天后,而卡梅隆本人就是1954年出生的,相隔正好都是两个世纪/200年。

《教父2》故事中,柯里昂家族有两次的大变化。第一次,维托从意大利西西里岛屿,跨过大西洋,前往美国纽约,在纽约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维托与妻子养育了五个孩子。这个组建家庭及养育孩子的设计,被卡梅隆“沿用”,因为卡梅隆自己是五个孩子的父亲,杰克和纳提莉也是组建家庭养育了五个孩子。

长子内特亚,对应长子桑尼·柯里昂(Sonny Corleone) ;小女图蒂蕾,对应小女康妮尼·柯里昂(Connie Corleone) ;养子蜘蛛,对应养子汤姆·哈根(Tom Hagen) ,而蜘蛛与内特亚的性格是掉换的,蜘蛛更接近性格开朗的桑尼,而内特亚接近沉稳内敛的汤姆·哈根。而比较特殊的两个孩子,次子洛亚和养女奇莉,洛亚相当于结合了性格懦弱的次子弗雷多·柯里昂(Fredo Corleone) 及最终成为新一代教父的三子迈克·柯里昂(Micheal Corleone) 。而奇莉最为特殊,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设计是与洛亚对应,相当于女性版教父,“转性的迈克·柯里昂”。

水环境及定居:

而第二次,迈克与柯里昂家族从原本的纽约,跨过大半个美国,从东往西转移到了内瓦达州(Nevada)的太浩湖(Lake Tahoe,其他译名塔霍湖、大荷湖),家面朝开阔的大淡水湖。迈克与凯组建了家庭,并养育了一子一女。而《教父2》结束于又一次的黑帮战争,背叛迈克和家族的二哥弗雷多死于湖上,被迈克下令阿尔·奈里(Al Neri)枪决。

而卡梅隆原本的设计,参考《教父2》的定居于湖与湖边家族别墅,设计《阿3》的故事发生在海水环境,礁石部落以海为家,迈克在《教父2》的后半部分,从未离开过太浩湖或是离开家门,所以礁石部落也是离不开海洋和部落的海洋及海岸领地,洛亚随族人从丛林离开前往海岸,与生活在海洋上的女孩相识相爱,经过丛林部落与礁石部落再次取得战争的胜利后,洛亚与女孩在《阿4》组建家庭。

规划经过调整后,前移到A2,洛亚与女孩斯蕾亚(Tsireya)相识,在A2最后相爱,结为恋人。洛亚与斯蕾亚二人的感情发展,类似迈克与凯,迈克经过《教父》一番考验后,除掉纽约五大家族首领(Five Head)以及莫格林(Moe Green),在《教父2》与凯组建家庭。

剧本与院线版、导演剪辑版对比:

由于电影剧本不是由卡梅隆一人写成,而是由多名编剧共同完成,加上迪士尼的干预和要求控制时长,使得一部分的剧情与剧本是对不上的,但整体差别大的只有第一幕,尤其是RDA回到潘多拉前的一段。会按照卡梅隆的创作思路,结合A1及后续作品铺垫,以及衍生作品,如改编漫画、舞台剧、游戏等等作为补充。

开场及首尾呼应:

和A1类似,在片头的30秒结束后,切到潘多拉的丛林,云雾缭绕,像是航拍和自然实景的画面,全部都是维塔制作的。一个有意思的彩蛋,由于卡梅隆非常喜欢李安改编的《少年拍的奇幻漂流》,电影的开场也是大量以假乱真的画面,在动物园里出现各种各样的动物,都是特效制作。A2开始出现潘多拉星球不同的美丽自然景色,令观众快速想起,十三年前美丽的星球,现在变成了杰克的家园,杰克的画外音,杰克开始讲自己的故事,注意系列的每一部电影都是这样的结构。

画外音:

注意杰克的画外音,是首尾呼应,电影以画外音开开始,以画外音结束。画外音结束,故事也跟着结束了,A2的最后一幕也是杰克长时间闭眼后,睁开眼睛,切到黑幕。

剧情删减:杰克苏醒与葬礼及悼念

注意院线版接下来,可能会让观众摸不着头脑,纳提莉拿着一串珠子在唱歌,而且不断在唱。由于迪士尼高层在看过粗剪版后,对卡梅隆原本的首尾呼应设计和电影以葬礼开场不满,要求删减,也就变得有点跳跃。

按照剧本的意思,纳提莉是拿着一串称为“歌绳”(songcord)的祭祀用品,在为杰克的尸体做葬礼,而A2最后是内特亚的葬礼,两个葬礼的前后呼应,父亲是葬于丛林,儿子是葬于海洋。

两次葬礼的区别是,纳提莉先用的奥马地卡亚的歌绳,她成为礁石部落的人后,使用了美卡伊那的歌声,这条歌绳属于礁石部落的部落首领托诺瓦利和祭司罗娜。歌绳会在纳美人死亡时使用,但纳提莉破例给杰克他的人类身体使用,也是悼念大量在A1最后战争中死亡的丛林纳美人和各种生物。A2最后歌词则是悼念在海洋大战中死亡的海洋纳美人和被人类屠杀的大量图鲲。

由于院线版删减了杰克的部分,也就没有了前后对比,更像是为内特亚等孩子的出生唱歌。但卡梅隆的设计是参考《教父》,老教父的葬礼,接上康妮孩子的出生,迈克成为了孩子的教父,同是成为了纽约最大的黑帮教父。而A2也是这样的设计,杰克原来身体的葬礼,接上自己孩子们的出生,杰克成为了孩子们的父亲,同时成为部落的领袖。

《阿2》的开始原本与A1的最后一刻对接,由于原本的《阿2》变成了两部漫画《未来阴影》和《高空之地》,《阿2》原设计的开始就是杰克在灵魂树下,成功转移灵魂,意识从原本的身体完全转移到化身的身体后。杰克的睁开眼的一刻,A1结束,A2开始,族人庆祝杰克完成转移。

注意纳美人的辫子全部与细树根相连,所有人的意识通过地面汇聚到更粗的树根,树根从细到粗,发出更明亮的青色光,辫子末端的连接发出绿色光,纳美人的身体是蓝色。青色由绿与蓝相加而成,从蓝变青再到标题出现绿色,绿色不断增加,绿色是生命的象征,杰克在所有人的帮助下,成功转世,一个新生命诞生。

接下来就是与杰克有关的新生命诞生,五个孩子,三个与杰克有直接关系,一个来自于死敌迈尔斯,一个来自于挚友格蕾丝。

虽然A1与A2的上映时间,相隔了足足13年(2009年与2022年),但电影时间是无缝对接的。剧组在2017年拍摄A2第一幕的时候,所有的细节确保与A1结尾完全一致,要达到的效果,就是让观众无法察觉,两部电影存在10年的拍摄时间间隔,A1是2007年4月开始拍摄的,而A2是2017年8月开始拍摄的。

无缝连接:

剧组要避免的,是《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与《回到未来2》 (Back to the Future Part II) 的情况,导演泽米斯基及监制斯皮尔伯格想要两部电影尾首“无缝连接”,但实际出来的效果不佳,原因是扮演珍妮佛的女演员,由第一部的克劳迪娅·韦尔斯(因为演员个人家庭原因息影),换成第二部的伊丽莎白·苏。《回2》即使是尽可能地还原前作结尾,将每个细节都还原一致,但换演员的问题,还是会被观众立刻发现,也就没有“无缝”(seamless)的感觉。

标题及名字意思:

注意前作A1在正片结束后,切到黑幕,随后是标题出现,提示杰克完成了整个过程。五部曲的标题“阿凡达”(AVATAR)源自印度的宗教词,梵语 अवतार ,对应的拉丁语及英语就是 avatar,由两部分组成,前半 अव是“到”(ava)的意思,表示离开、下到、向下、往下、下至,指“从一个地方,下到另一个地方”,相当于英语 down。后半 तार是“穿”(tar)的意思,表示穿过、穿越、横穿,相当于英语 cross。这个词的意思是“神化凡”,指神在人间的化身,或“神下凡”,从天上下到凡人之间,神化作生物,用人或兽甚至兽人的身体出现在人间。

毗湿奴与化身:

在印度宗教中, अवतार是毗湿奴派(वैष्णव धर्म , Vaisnava dharma, Vaishnavism)的独有宗教词,因为在宗教中,这个词就是主神毗湿奴(Vishnu)的代名词, अवतार等同于 वैष्णव。 毗湿奴是印度三相神(又称为三联神)之一,另外的两主神是梵天(ब्रह्मा, Brahmā, Brahma)与湿婆(शिव, Śiva, Shiva )。三合一神(the Hindu triad, 相当于三位一体) ,梵天是创造之神,湿婆是毁灭之神,而毗湿奴则是平衡两神,维护创造与毁灭之间的平衡,是守护之神。

而电影avatar的意思,就取自毗湿奴化身下凡救世。化身也是毗湿奴最重要的特点,与毗湿奴有关的化身下凡神话,称为阿哇陀那神话(अवतारना, avatarana),又译作“阿瓦塔那”、“阿瓦达拉那”,意思是“下降到地上”。电影的中文译名《天神下凡》、《阿凡达》、《化身》就取自于此,虽然没有完全满足信达雅的要求,但将原有的意思准确翻译了。

毗湿奴的不同化身:

毗湿奴派的主要信仰,就是崇拜毗湿奴和十大化身(Dasa Avataara),又称为“神化身”(Dasavatharam)的十化身中,有兽与人以及“兽人”的三种不同化身:兽类,鱼摩蹉(मत्स्य, Matsya)、龟俱利摩(कुर्म, Kurma)、猪筏罗诃(वराह, Varaha)、马迦尔吉(कल्कि, Kalki );人类,持斧罗摩/婆罗娑罗摩(परशुराम, Parashurama)、侏儒筏摩那(वामन, Vamana)、黑天奎师那(कृष्ण, Krishna)、罗摩占陀罗(राम, Rama, Ramacandra)、悉达多·乔达摩(सिद्धार्थ गौतम, Gotama Siddhattha)也就是佛祖(Budda),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शाक्यमुनि, Sakyamuni);兽人,人身狮那罗辛哈(नृसिंह, Nrusimha, Narasimha, Narasi)。

删减剧情:为自己林葬

电影设计更为简单,去掉了宗教含义和神话故事,就是“化身”,人的意识连接到另一具身体,操控这具身体并用这具身体感知一切,而且这具身体非常特殊,由一根精神连接的辫子,能够与不同的生物进行连接,感知生物一切。而人与化身身体一旦断开连接,人的意识回到人的身体。但到A1结尾,意思变成了“转世”(tulkun),杰克的意识转移到了化身后,不再回到人的身体。

与毗湿奴反复化身不同,杰克在A2开始后,就只有一个身体,而原来的人类身体已在《未来阴影》结尾完成了埋葬,A2开头沿用这个结局。

首尾呼应、对比:

注意这种埋葬在树根旁的方式,在A1就出现过,一闪而过。杰克与部落送葬了一名老人,遗体侧躺,呈低头屈膝的跪姿。不同的是,杰克的遗体被泥土覆盖和植物根部缠绕。

这个姿势在A2最后也会出现,内特亚的姿势与之相反。意味着埃图康、杰克、内特亚的身体都是这样的姿势安息,埃图康和内特亚都回到伊娃。

化身故事:

古印度的《薄伽梵往世书》(Bhāgavata Purāṇa, Bhagavata Purana)就是以十化身为毗湿奴创作故事,主要描述了其中的十次下凡、十个主要化身故事,还有一些化身短故事穿插,共12篇章,主体由诗篇构成,也有对话散文。

全书虽然是民间传说故事合集,但在所有的印度《往世书》中,是流传最广的。《薄伽梵往世书》共出现了22种不同的化身,由于毗湿奴的化身故事广为人知,故事又引非常吸引人,是印度最为知名的故事。卡梅隆早于上世纪的90年代初,就有计划创作并拍摄“西方的化身故事”,也《阿凡达》五部曲的前身,讲述一个地球人在外星,化身外星人,能与一切外星生命交流,与同族的女性相爱,拯救这个外星世界和外星种族的故事,最后主角成为类似毗湿奴化身的大英雄。

故事及灵感:

到了90年代中,1994年卡梅隆终于将这个想法写成了80页的背景说明和剧本大纲,到1995年卡梅隆不再创作,是一个受《沙丘》及《星球大战》启发而创作的故事。而剧本大纲中,纳提莉的原型女主角与A1差别较大。人物造型设计更接近卡梅隆的母亲雪莉·卡梅隆(Shirley Cameron)梦到一个浅蓝色皮肤的年轻外星女子,长着金色长发。而卡梅隆的将这个蓝色外星人与毗湿奴相结合,也就有了纳美人独特的纳美蓝色(navi blue)皮肤。

蓝色皮肤:

在神话传说中,毗湿奴被描述为拥有“无穷无限深蓝色”(infinite blue)的皮肤,这种现实中并不存在的颜色,并没有难到剧组,在选取皮肤颜色的时候,一是参考了阿兹特克古籍(Aztec Codices)古代玛雅人祭祀羽蛇风神库库坎(Kukulkan),又称为奎策夸托(Quetzalcoatl)时,所用的玛雅蓝(Maya blue)。祭祀的时候,人作为祭品,会涂上主要由靛青植物叶子提炼,加入坡缕石、蒙脱石而成蓝色染料。若看过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的《启示》(Apocalypto),电影准确还原了这种人造颜料。

主角豹爪(Panther Caw)及其他的人祭品被全身涂抹蓝色,覆盖了除了面部以外整个身体。随后人祭品被押送上祭祀高台,挖出心脏祭祀神明。而完成献祭的人会被砍掉头部,扔下高台。注意这是电影改编,增加戏剧性,刚好到豹爪被挖去心脏前停止,与历史有较大区别。

真实的情况是“流血献祭”(blood sacrifice),砍掉蓝色祭品的头部和手脚流出鲜血,用鲜血而不是心脏祭祀神明,祈求神明让太阳升起。而另一种是雨水祭(rain sacrifice),祈求神明降雨,少男少女作为祭品涂上不容易变色和脱离的蓝色涂料后,祭品会被扔入称为“圣井”的喀斯特祭祀水井(karstic wells)之中。由于玛雅人相信,祭品是献给生活在水下宫殿的雨神恰克(Chaac),恰克是农业的守护神,只有死亡能进入恰克的神域,而蓝色是死亡的象征,这种永远不变的蓝色涂料,含义是永恒生命(eternal life),进入水下世界“塔罗肯”(Tlālōcān),也就是灵魂安息之地。

而纳美人的皮肤,是由不同的蓝色组合而成,皮肤有蓝色变化,除了玛雅蓝外,剧组另外还参考了两种古代的蓝色,一种被称为地球上最昂贵的蓝色,群青色(Ultramarine blue, Lapis blue)不仅鲜艳而且一度十分珍贵,原料是从阿富汗的矿坑中挖取的青金石(lazurite, Lapis lazuli),其中少于1%杂质的青金才能认定为青金石,杂质越少而且体积越大,价格越高,纯蓝色的青金石价格甚至远高于黄金价格。

另一种是最早出现的人造蓝色,埃及蓝(Egyptian blue),早于公元前二十六世纪,埃及人无法获取极其稀少的青金石,而试图通过人造青金色,化学合成这样颜色的颜料,就称为“人造青金石”(hsbd-iryt, artificial lapis lazuli)。

埃及蓝是埃及人发明的第一种人工颜料,主要成分是硅酸钙铜,原材料是沙,即硅砂、石英,孔雀石一类的铜化合物以及石灰,但制作的工艺早已失传,制作的时候需要加入草碱或碱性物质使原料混合,经过高温加热烧制而成,而埃及蓝的稳定性极高,即使是5000年后的现代,这种天空原色般的人造蓝色,仍保持自然而鲜艳,给人一种舒服而安全的感觉。

注意A2的第二幕开始会出现另外一种颜色的纳美人,海洋纳美人,及后再提。颜色设计与丛林纳美人不同,是更接近海洋的颜色。

时代设定和地球背景:

从A1后,潘多拉进入新时代,这个新时代称为“大悲时代”(The Time of Great Sorrow)。这个时代名称,参考现实中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称为“大萧条时代”(The Time of Great Depression),也称为“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

现实中,有一派的经济学家认为,第二次大萧条会发生,如诺贝尔经济学得主、自由经济学派的保罗·R·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多次警告过,大萧条会重现,而现在由于逆全球化(reverse globalization),全球经济正快速下行,新的大萧条可能发生在21世纪的30年代出现,持续至40年代。

A1地球背景,是第三次的大萧条(The Third Great Depression),每个世纪都发生了一次,使得贫富悬殊不断加剧,如RDA这种的组织,因为采收和买卖难得金而富可敌国,但22世纪的地球仍有大量的贫困人口,是21世纪的数倍之多。

伴侣、配对、夫妻:

杰克与纳提莉结为夫妻,接上A1二人结合(muntxa si),确立了终生配对(mate for life)的关系后,A2正式成为一对夫妇。

注意纳美人选择伴侣的方式,男性是在通过部落成人仪式(clan’s rite)后,部落首领带领全体族人承认了他的身份,允许成人男性自由选择,注意女性是没有选择权的,而纳提莉原本的配对者是苏泰,但杰克与纳提莉相爱了,纳提莉选择了杰克。

在A1的背景设计中,还有更早的一段配对,要与苏泰配对的,原本是纳提莉的姐姐斯维尼(Sylwanin)。由于姐姐死亡(在A1格蕾丝就提及过斯维尼的死亡往事),纳提莉被父母要求,她替代斯维尼,与苏泰完成配对。

所以A1纳提莉一开始就抵触与苏泰配对的关系,她没有选择权,又是替代者。爱上杰克是主动选择跳出来,摆脱这段“父母包办婚姻”。

仪式与连接、A1删减:

二人在神圣的“声音之树”(Tree of Voices)之下结合,是一个结合仪式(mating ritual),因为纳美人成为终生伴侣,要在伊娃的面前结合。伊娃见证了所有纳美人的结合,杰克也不例外。

有意思的是,A1这一段,在最初上映时却没有放入正片中,因为A1的电影评级是特别辅导级(PG-13),13岁以下的儿童,不适宜观看,所以福斯要求剪掉了这段。

而电影火爆,红遍全球后,福斯要求制作A1加长版(Avatar Extended),再次重映,目的是突破全球票房的最高纪录,福斯寄望A1加长版能够助力,成为电影历史上,第一部达到全球票房30亿美元的电影,打开重要关口。这段作为A1公映版的内容延长的段落,完整展示了纳美人的从心灵到肉体的结合,心灵结合(tsaheylu)是二人将神经系统通过精神辫(queues)相连,二人的产生意识连接(tsaheylu, the bond)后,才是肉体上的“连接”,二人能互相感受对方的身体和精神。

婚后生活:

在A1产生了足以持续一生的情感连接后,A2接上,二人经过多次的繁殖后代的性活动,在数年间有了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还领养了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共五个孩子。而卡梅隆原本三部曲设计,第一部的分线是二人的爱情故事(love),第二部的分线是二人的婚姻故事(marriage),而第三部的分线才是二人的家庭及孩子们故事(family and kids)。

由于卡梅隆放弃《阿2》剧本,所以A2的开始,变成了快速掠过二人的婚后,精简带过《高空之地》及简单提及二人在《高空之地》前领养战争孤儿,纳美孩子奇莉和人类孩子蜘蛛,接到养育孩子们的生活,带出重要的角色转世设计。

怀孕与生育:

纳提莉的人物设计有所调整,原本《阿2》会讲述纳提莉怀孕和在怀孕的情况下作战,最后纳提莉在战争胜利后,顺利生下了孩子。

这个怀孕和生育的剧情设计让给了A2礁石部落的罗娜,在第二幕开始罗娜未怀有孩子,而第二至第三幕,罗娜怀孕但她要为家园而战,作为女战士,与丈夫托诺瓦尼共同作战,罗娜冒险怀胎参与战斗。

A3罗娜在海洋上生孩子,一个水上诞生的纳美孩子,这个孩子相当于与她成为姐妹的一只图鲲,图鲲的转世(Tulkun Tulku),而罗娜的情况比《阿2》原剧本纳提莉的情况要困难,礁石部落遭遇灭顶之灾和种 族 大 屠 杀,罗娜在失去家园和族人的情况下,坚持作战。

罗娜选角:

有意思的是,这个极其坚强的女性角色罗娜,由凭借《朗读者》(The Reader)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扮演,而观众更为熟知的,是卡梅隆与温斯莱特合作《泰坦尼克号》,当时22岁的温斯莱特扮演罗丝·迪威特·布克特(Rose DeWitt Bukater),而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转世:

注意A2五个孩子与A1的角色们对应关系,A2生者与A1死者对应,长子内特亚·苏利(Neteyam Sully),对应纳提莉的父亲埃图康的转世(Eytukan tulku),最早出生的孩子,是未来成为部落领袖并继任杰克的重要孩子。

内特亚:

长大后的内特亚由年轻演员杰米·福雷特斯(Jamie Flatters)扮演,长相结合了杰克与埃图康纳提莉父女的特征。

注意细节,内特亚和普通的纳美人一样,长有四根手指和四根脚趾,而主要的四个纳美孩子,卡梅隆用了“四与五”做区别,次子和养女都是五根手指和五根脚趾。

内特亚和杰克的类似,经过了蝠魟兽的测试,内特亚拥有属于自己的坐骑,能够与族人们一同狩猎,但杰克不允许他战斗。

注意A2开始时,内特亚并未完成接在测试后的成人仪式,而在A2故事中,一年后他成人,就在随后的海洋战争中死亡,他被迈尔斯射杀。

死亡设计参考了《教父》第二幕的标志性一幕,柯里昂家族的长子桑尼,死于黑帮战争,被敌对的黑帮埋伏刺杀和乱枪扫射,也是整个《教父》系列中,死亡最为惨烈和残忍的。

导演科波拉的用意,是用桑尼之死(Death of Sonny),触发迈克并促使迈克成长为教父。A2设计同理,用长子之死触发次子洛亚及其他的孩子成长。

洛亚的生死:

A2的时间长度,就是内特亚短暂的一生,从他出生到死亡,正好是电影开始至结束。从他的出生仪式开始,到他的死亡仪式、葬礼完成。

电影最开始,是杰克与纳提莉迎来第一个孩子,杰克是部落首领(clan leader),纳提莉是首领夫人,而内特亚是首领之子,莫特是首领之子的外祖母。当内特亚出生后,杰克将他捧起,所有人手拉手,围绕孩子形成圆圈,孩子沐浴阳光,所有人注视着这个孩子。

这个举孩子的设计,类似两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的开场,伴随着开场曲《生生不息》(Circle of Life),狒狒拉菲奇将母狮生下的未来狮子王带到巨石之上,小辛巴举高,沐浴从天空投下的一道白光。这个设计是让观众注意到,孩子是未来的领袖。

洛亚:

次子洛亚·苏利(Lo’ak Sully),对应被杰克视为兄弟的苏泰的转世(Tsu'tey tulku),埃图康和苏泰在A1先后死亡,埃图康在克鲁卓倒下和军队进犯时,被木头插穿身体而亡,而苏泰则是在奥特亚莫克力附近中弹,跌落丛林,最后被杰克用匕首结束生命。

所以次子洛亚是杰克潜意识中,接替内特亚和自己而产生的孩子,对应杰克自己接替了埃图康和苏泰的命运,苏泰原本是埃图康的接任者,未来领袖(future leader)。但苏泰死亡,杰克继承了苏泰的遗志,守护部落和族人们。

次子特征及名字由来:

长大后的洛亚由年轻演员布里坦·道尔顿(Britain Dalton)扮演,最明显的特征是,面前有用头发编织的两条流苏(Tzitzit),与苏泰的头发流苏相反,苏泰在左,洛亚在右,洛亚发型与苏泰相似。

洛亚的名字源于纳美语lo’akur,这个词在《兄弟》提及过,指传说中第一个魅影骑士佩戴的神符(amulet),一个神圣的护身符,相当于埃及的生命符号安卡(Anka, crux ansata)或基督宗教信仰的标志十字架(cross, crux),作为神的伊娃,保佑骑士永生平安,赐予骑士无穷力量。

五指与五趾:

注意洛亚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拥有五根手指脚趾(five fingers toes)纳美人,过去的纳美人从未出现过胎生五指人,设计参考了某国传统文化及民间迷信,将多一根指、趾(或两根指、趾)的多指小孩(polydactyly)视为是佛祖或是菩萨出现的征兆。电影里,洛亚被认为是异形、怪胎(freak)。

而佛像及菩萨塑像,尤其是西藏地区的藏 传 佛 教,密宗的佛像是多头多臂,主要是三头六臂,面部藏有威严,而不露愤怒的神圣形象。这个关键设计,暗示洛亚和另一五指人奇莉,都是“神化身”。

遗传及特征、对比:

洛亚继承了父亲的五指和五趾特征,是三个亲生孩子中,唯一的五指人。杰克在孩子出生时就注意到这个特征。

和父亲类似,食指和中指较长,无名指和尾指较短。而脚趾与纳美人有所区别,更接近人类的五脚趾,大拇趾最长最大,二趾,三趾,次小趾一个比一个小,末趾最小。

对比人类,纳美人相当于没有大拇趾与三趾间的二趾,在二趾的位置,是一个空缺。手指设计同理,也是没有拇指与中指间的食指,有一个更明显的空缺。注意A1纳提莉最初出现时,画面中央就是纳提莉只有四手指的手,做了一个明显的对比。

洛亚与水之道:

洛亚出生后,一家人在河水边,注意细节,出生后的洛亚和奇莉一样,都是五手指五脚趾。但与两个下水的兄妹同父亲戏水不同的是,此时洛亚未下水中,提示他在第二幕会是与水有关的重要角色,是电影中侧重表现学习“水之道”(The Way of Water)的孩子,他的水性比其他孩子要差,但成长进步最大,很快就追上天赋异禀的奇莉。

洛亚面相设计及参考:

洛亚的面形设计,结合了苏泰,下半脸和苏泰一样尖削,呈现一个V字形,有清晰的面部轮廓直线,上半脸尤其是眼部设计则是参考《教父》系列迈克的扮演者阿尔·帕西诺(Al Pacino)的年轻样貌,眼睛偏大而且眼皮较厚,长而密的眼睫毛。

眉毛与基因遗传:

难以察觉的是,洛亚拥有与杰克化身类似的人类眉毛(human eyebrows),注意A1设计,卡梅隆就用了浅眉毛(faint eyebrows)来区分原生纳美人(native navi)与RDA所打造的化身纳美人(avatar navi)。

所有从实验中培育出来的化身,都是有两道眉毛的,眉毛深色,与纳美人的没有眉毛不同,纳美人的眼睛上,一般只有深色皮肤形成的眉形,这个区分设计,就叫“浅眉”。

眉毛提示化身是用纳美人基因及人类基因混合改造而成的,观众可以通过这个最明显的特征,去区分原生与化身外,从A2开始,出现有眉毛的原生纳美孩子,只有两个,洛亚与奇莉,洛亚遗传了杰克和汤姆共用的化身身体基因,而奇莉遗传了格蕾丝的,这两个也是最特殊的。

注意迈尔斯及所有的重组士兵,都是有这样的眉毛的,加上人类的发型,使得他们更像是人类,而不是纳美人,有特别诡异的“混种感”(bastard,hybrid)。

救世主参考及身份变化、人物设计:

到了A4,洛亚的真实身份才会揭晓,他是传说中的“转世者”,又称为“再生者”(reincarnation),是传说中灭世灾难发生时,拯救一切的救世主。

这个人物的重大设计,与《沙丘》系列对应,在《沙丘》及续作《沙丘救世主》中,主角保罗被视为是弗雷曼人的救世主,推翻了哈克南人的统治,但到了《沙丘之子》和《沙丘神帝》,主角变成了保罗之子雷托二世,而雷托才是超越保罗的真正的救世主,保罗虽然带领全人类走向“金色通道”(Golden Path),但雷托成为了神帝(God Emperor),为宇宙带来长久的和平,没有战争。

而从A1到A5,贯穿五部曲的就是人类与纳美人的战争,战争和和平交替出现,但战争会在结束后又再爆发,所以洛亚(Lo’ak)的名字就提示,他是一个“秘密之人”,名字发音与《圣经》中的诺亚(Noah)几乎相同。

诺亚在上帝要毁灭所有人和海陆空所有的生物前,造方舟带着选中新一代的人和动物在大洪水和灭世灾难后,重建理想世界,洛克相当于诺亚,是为潘多拉带来永久和平的关键,另一关键是奇莉。

蜘蛛:

长大后的蜘蛛,由年轻演员杰克·坎皮恩(Jack Champion)扮演,在《高空之地》提及蜘蛛的出生,出生于A1的2154年,他的生母帕斯·索科洛(Paz Socorro)是一名飞行员,与楚蒂类似,驾驶型号AT-99武装飞机,天蝎战机(Scorpion),帕斯在A1战争中死亡,留下刚出生的男婴,一个战争孤儿(war orphans)。

蜘蛛背景及由来:

同年8月,由于人类逐步撤离潘多拉,遗弃在地狱门的婴儿被杰克发现并领养,因为婴儿太小,无法长时间太空休眠,或经历长距离的宇宙旅程,返回地球,杰克决定将婴儿留在潘多拉抚养成人。

杰克给了婴儿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名字,蜘蛛(Spider),源自杰克的故乡地球的一种生物,以及一个年轻的超级英雄,蜘蛛侠(Spider-man),蜘蛛是极少数留在潘多拉的人类,而出生不久的婴儿蜘蛛,是最小的一个。

蜘蛛侠:

有意思的是,若了解导演卡梅隆,他职业生涯最为遗憾的项目,无疑是没有拍成《蜘蛛侠》,所以名字蜘蛛,就是卡梅隆对蜘蛛侠的念想。蜘蛛侠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他能够在如钢铁丛林(iron jungle)般的城市建筑之间自由穿梭,所以蜘蛛这名字,是希望孩子像纳美人般,能在潘多拉自由穿梭。

漫画改编:

早于上世纪的80年代末,卡梅隆就看到了漫画改编电影的商业潜力,而与此同时,漫画公司如漫威漫画(Marvel)也在积极地推销漫画改编权,将改编权卖给好莱坞。而到1990年,卡梅隆正在制作《终结者:审判日》(The Terminator:Judgment Day)时,说服了制片公司之一的卡洛克影业(Carolco Pictures),将漫威最知名的超级英雄蜘蛛侠及同名漫画《蜘蛛侠》的改编权及时买下,卡梅隆有意在完成《审判日》后,与卡洛亚影业继续合作《蜘蛛侠》,蜘蛛侠是卡梅隆最喜欢的超级英雄。

开发及放弃:

可惜的是,项目进度糟糕,卡梅隆转而与环球影业及福斯影业合作制作《真实的谎言》(True Lies),拍这个项目就是为了给卡洛克影业“备钱”拍《蜘蛛侠》,而经过五年的时间,到1994年卡梅隆放弃了《蜘蛛侠》这个心心念念的项目,与另一制片人,而米纳罕·戈兰(Menahem Golan)及他的制片公司完全闹翻。而卡梅隆很早就选中了男主角,蜘蛛侠彼得·帕克(Peter Parker)的扮演者,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

卡梅隆的《蜘蛛侠》早有故事大纲,原计划在《真实的谎言》完成后制作,将大纲进一步优化成剧本,甚至向漫威漫画的老板、蜘蛛侠的创作者斯坦·李(Stan Lee)征求改编意见,斯坦·李建议让时任漫威娱乐的首席执行官的阿维·阿拉德(Avi Arad)参与制作。

而斯坦·李十分满意改编的电影故事,但戈兰却不满意,原因是戈兰认为一部青少年电影(teenage film),卡梅隆改编过于暴力,有大量的设计是殴打、制服犯罪者,会对青少年观众造成不良的影响。

虽然卡梅隆离开《蜘蛛侠》项目,里奥也没有扮演蜘蛛侠,但二人在《泰坦尼克号》还是合作了,而电影在1997年上映之后全球火爆,里奥成了全球万人迷。搞笑的是,前一年1996年,卡洛克影业却因为雷尼·哈林(Renny Harlin)导演的《割喉岛》(Cutthroat Island)票房严重失利,破产倒闭了。

而更搞笑的是,蜘蛛侠的命运在多年后也是一路坎坷,收购卡洛克影业的米高梅影业(MGM)又因为吴宇森导演的《风语者》(Windtalkers)等电影严重失利而宣布破产,而蜘蛛侠的改编权三度易手,最后到了收购米高梅的索尼哥伦比亚影业。

而经过十年波折,《蜘蛛侠》电影终于起死回生,哥伦比亚有意将卡梅隆与里奥召回,并开出天价的片酬,但2000年后,卡梅隆已投入到A1的创作中,而里奥也无意在缺少卡梅隆导演的情况下主演电影。而所幸的是,蜘蛛侠的扮演者最后选中了里奥的好友,托比·马奎尔(Tobey Maguire),而导演职位也落到了同样喜爱蜘蛛侠漫画的山姆·雷米(Sam Raimi),而电影的执行制片人,还是阿维·阿拉德。这个铁三角组合在2001年至2007年完成了《蜘蛛侠》三部曲,全球共收获近25亿美元的票房。

可惜的是,由于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加上2007年的编剧大罢工持续影响,三部曲后的《蜘蛛侠4》因为各种不利因素叠加,并没有拍摄,铁三角就此解散。

蜘蛛命名及由来:

蜘蛛是第一个出生在潘多拉的人类,按照母亲姓氏命名,男婴名字是迈尔斯·索科洛(Miles Socorro),按照父亲姓氏,名字是迈尔斯·夸里奇(Miles Quaritch)。

他的生父虽然在《高空之地》没有明说,只是提及帕斯与男性发生性活动,而怀孕生下蜘蛛。但在《高空之地》蜘蛛与奇莉看见了杰克多年前的录像,提及了“迈尔斯”这个名字,在A1中杰克虽然为格蕾丝工作,但杰克同时给RDA及上校等人汇报情报,让蜘蛛意识到,自己的母亲是按照父亲的名字,来命名孩子,小迈尔斯(Miles Junior)。

注意院线版没有提及蜘蛛母亲,她是怎么死亡的,与迈尔斯是何时发生性,只是在蜘蛛与迈尔斯见面是简单提及,一笔带过。

身份矛盾:

卡梅隆设计这个特殊的人类孩子,是与A1的杰克形成对比,是A2杰克的反面角色。与A1杰克类似,蜘蛛是一个从小厌恶人类身份的孩子,更认同自己是一个纳美人,但他本质还是人类。

而A2里蜘蛛会不断在人类身份和纳美人身份间变换和选择,是卡梅隆在A2唯一一个重点设计的人类角色。他与父亲的关系非常复杂,类似李安的《双子杀手》的主角亨利和克隆体小亨利。

蜘蛛一开始厌恶迈尔斯,逐渐将迈尔斯当成自己的父亲,当迈尔斯征服了蝠魟兽时,甚至为他感到高兴。蜘蛛并不恨他,甚至充当迈尔斯的翻译,最后因为迈尔斯救了蜘蛛一明,蜘蛛又救了迈尔斯一命。

比较可惜的是,迪士尼要求删减这个角色,使得院线版里蜘蛛是“反复变换”、“跳跃”的断裂感,实际是删减过多,将蜘蛛剪辑成了迈尔斯一边的工具角色,实际卡梅隆有为蜘蛛设计身份认知的角色曲线。

而身体残疾的杰克在A1也是不断认同自己的纳美人身份,到最后他抛弃了自己原有残疾身体,完全放弃人类身份。

养父子:

A2杰克早已抛弃了人类的身体多年,而纳提莉对杰克养父子的态度,却是完全不同。

A2杰克是人类灵魂,纳美人身体,纳提莉在A1短暂接受了人类杰克,只接受杰克但她还是对人类杀死自己的父亲埃图康及纳美人耿耿于怀,无法接受蜘蛛,认为蜘蛛是摧毁潘多拉的人类的后代。注意A2最后,纳提莉就是因为自己长子死亡,而用蜘蛛作为人质,威胁迈尔斯放走奇莉。

纳提莉的直觉是非常准确的,迈尔斯的父亲上校就带领军队差点炸毁了圣树,纳提莉在A1最后亲手射死了他的父亲,一个战争狂人死亡,结束了这场毁灭家园的疯狂战争。而杰克也无法完全说服纳提莉,认同自己的领养决定,让纳提莉将蜘蛛视作一家人。这一段在院线版里删减成一两句话,“他是恶魔的后代”,将杰克与纳提莉的分歧一笔带过,导致A2最后纳提莉与迈尔斯的人质交换,缺少纳提莉的行为逻辑。

苏利先生和苏利夫人:

《高空之地》的设计延续至A2,蜘蛛没有叫杰克和纳提莉为自己的父母,而是“苏利先生”(Mr.Sully)与“苏利夫人”(Mrs.Sully),意味着他不认同他们。注意迈尔斯在A2多次叫纳提莉“苏利夫人”,就是《高空之地》已有的设计。

而这样的不认同态度,延续到杰克与纳提莉的长子内特姆,内特姆是长子还被视为是未来首领,魅影骑士之子(The Son of Turok Macto),受部落拥戴,而蜘蛛自己因为人类身体而被歧视和抵触,所以形成了心理落差,蜘蛛不认同内特姆是自己的兄弟。

转变:

长子之死,内特亚死亡对苏利家族(Sully Family)产生了沉重的打击,蜘蛛发生了转变,认同了他的牺牲,替代他再次成为苏利家族成员。蜘蛛最后也接受了自己的异常矛盾身份,自己的养母纳提莉杀死了自己的生父迈尔斯,养母还用自己作为人质,蜘蛛选择像养父杰克一样转变,不再简单地认同自己是人类或是纳美人,和纳提莉和解,称呼她为母亲,称呼杰克为父亲。

可惜的是,由于院线版删减,蜘蛛变成从未对纳提莉说过“苏利夫人”,只有迈尔斯说过多次,前后对比也就没有了。

图蒂蕾:

小女图蒂蕾·苏利(Tuktirey Sully)由小演员崔尼蒂·布利斯(Trinity Bliss)扮演,对应纳提莉姐姐斯维尼的转世(Silwanin tulku),是家族中最小的孩子。小名“图克”(Tuk),名字纪念她的爷爷埃图康(Eytukan)。

图蒂蕾名字含义:

图蒂蕾的名字由女性(tuke)与生命(tirey)两个词组成,名字设计与她在A2的关键剧情有关,母亲纳提莉在船难中,找回了这个被绑架的女孩,并带着孩子逃出生天,躲避水灾和船难。

斯维尼与图蒂蕾:

图蒂蕾出生于2161年,距离A1的8年后,也与养子蜘蛛相差8岁,也比家族长子和次子要小。

图蒂蕾与养女奇莉的关系更好,两女孩比男孩们的关系更特殊,图蒂蕾与奇莉有一层的“转世关系”,注意图蒂蕾的人物形象,A1格蕾丝博士向杰克提及斯维尼时,杰克拿起一张合照,出现年轻的斯维尼,图蒂蕾与照片上的斯维尼非常相似,尤其是眼神。斯维尼死于A2的两年前2152年,方便记忆,正好是图蒂蕾出生的10年前。

生命轮回:

在纳美文化中,与地球不同的是,纳美人有非常明显的“生命轮回”(circle of life)意识,与转世的概念类似。在A1中,纳提莉为了救杰克,杀死了三只蝰蛇狼(viperwolf),后来杰克发现,在相同的一片丛林,又出现了三只小蝰蛇狼。这种意识源自伊娃,伊娃控制着一切生命,万物的灵魂(the spirits of animals)。A1杰克提到了,纳提莉告诉过他,这些灵魂是一种“流动的能量”(the flow of energy)。

还有一个轮回小彩蛋,孩子们的玩具里,有一只孔雀鹿(Hexapede)的小模型,注意A1杰克就射中了一只孔雀鹿,随后杰克结束了它的生命,杰克成为了合格的猎人。A2这只孔雀鹿“转世”为孩子们的玩具,提示它为杰克一家的延续做出的重要贡献,杰克若不成为猎人,不杀这只猎物,就没有后续的完成成人仪式等的未来。

孩子与轮回:

在A2,这就全部验证在了纳提莉身上,死去了五个人,父亲埃图康、战友苏泰、死敌迈尔斯上校、姐姐斯维尼、老师格蕾丝,又因为伊娃“全部回来”(all back),成了五个孩子,长子内特亚、次子洛亚、养子蜘蛛迈尔斯、小女图蒂蕾、养女奇莉。

随着最后一个孩子图蒂蕾出生,杰克一家有八口人,纳提莉的母亲莫特,杰克与纳提莉夫妇。五个孩子从大到小,最大的是蜘蛛,生于2154年,然后是奇莉,生于2155年,随后是内特亚和洛亚,最小的是刚出生的图蒂蕾,生于2161年。

家庭变化:

第一幕一家八口,蜘蛛被重组部队抢走以及莫特留下照顾部落后,第二幕变成一家六口,第三幕内特亚死亡,但蜘蛛回归,一家剩下还是六口。

奇莉:

最特殊的一个孩子,奇莉。长大的奇莉由前作扮演格蕾丝博士的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扮演,在A1曾作为纳提莉老师的格蕾丝被迈尔斯上校射中腹部,最后在圣树下伤重死亡,而迈尔斯上校还下令发射导弹,将纳提莉部落的家园树克鲁卓击倒。

而奇莉被视为格蕾丝与克鲁卓的转世(Grace and Kelutral tulku)。这个孩子最初在2154年8月被发现,在化身的腹中,杰克决定将格蕾丝的化身放回羊水箱,接入人造脐带延续生命,后由诺姆和马克思照顾化身。

奇莉与蜘蛛类似,也是没有在生的父母,杰克与纳提莉收养了她,将她视为战争孤儿。注意她独特的孕育和出生方式,在格蕾丝没有意识的化身身体中,自然分娩(natural birth)而生出来的孩子,另一层意思,由“自然而生”(born natural)。

《高空之地》前的背景设定,提到奇莉并不是战争孤儿,奇莉的“生父”(biological father)是克鲁卓,“生母”(biological mother)是格蕾丝·奥古斯汀,在A1克鲁卓和格蕾丝的意识躯体/意识身体(conscious body)都死亡了,但两者的意识回到了伊娃。

注意院线版删减了格蕾丝的化身是如何从圣树回到羊水箱,只是一句话、一个场景就带过了。

格蕾丝与圣母:

而格蕾丝死亡隔年,伊娃“生”奇莉(Eywa Conceived Kiri),生育有浓厚的宗教意味,参考耶稣的生母,圣母玛丽(Holy Mother Mary)圣灵感孕(Immaculate Conception),安娜(Anna)的女儿,处女玛丽·麦当娜(Vigin Mary Madonna)受到圣神(Holy God)的感召而自然怀孕。

注意“格蕾丝”(Grace)这个名字,就是圣母玛丽众多名称中的的其中一个,格蕾丝女王(the Queen of Grace),意思是受到神恩宠的圣神女人。

所以格蕾丝的意思,就是恩宠、眷顾、神佑,而玛丽的母亲,耶稣的外祖母,圣安娜(Saint Anna),名字源自希伯来语汉娜(Hannah),也是恩宠、恩典的意思,母女的名字同意。

宗教原型及圣子出生:

而A1格蕾丝的死亡方式和A2奇莉的出生方式,就是参考《圣经新约》和《古兰经》,《新约》玛丽接收天使加百利的信息,受到神的恩宠,在神的感召之下,身为处女的玛丽,为“神化身”的耶稣(Jesus Christ)孕育生命,在丈夫约瑟(Jose)的祖先大卫(David)曾经生活的伯利恒(Bethlehem),生下圣子/神之子(the Son of God)。

《古兰经》先知宰凯里雅(Zakariyya)抚养和真主安拉(Allah)给予给养的贞洁处女麦尔彦(Maryam),在成年之后,安拉的天使化成人,为麦尔彦送子,麦尔彦因此有怀孕,在枣椰树(date palm)下生下尔萨(Isa)。

由于这部分人物涉及涉及到敏感的宗教信仰问题,迪士尼要求删减,卡梅隆的设计,明显是一套女性版、纳美人版的“三位一体”(Trinity),所以院线版少了这些宗教的暗示设计。

格蕾丝与奇莉:

奇莉长大后,她的性格独特,与另外四个孩子完全不同,能够猛兽成为朋友,也能够与植物成为朋友,能够与一切生命亲近,聆听它们和大自然。而这个最奇怪的孩子,性格与格蕾丝出奇的一致。

在A1中,格蕾丝是对潘多拉最了解的人类,而A2作为格蕾丝转世的奇莉,对自然的一切亲近,甚至圣树种子都会接近她。而她具有类似克鲁卓连接所有家园树及整个丛林的能力,能够连接万物。

注意院线版并未提及,她是如何获得自己的蝠魟兽坐骑,以及她如何与蝠魟兽这样的猛兽成为朋友。两个孩子,洛亚和奇莉获得蝠魟兽的,都被删减了。

伊娃化身:

到了A5,奇莉的真实身份才会揭晓,她是传说中的“伊娃化身”(Eywa tulku),又称为“伊娃的孩子”(Child of Eywa),是传说中灭世灾难发生时,伊娃会以纳美人、神以人的形态出现,拯救一切。

注意A1中研究多年的格蕾丝,认为整个森林是伊娃,所有的树都是一个个的神经单元,而到了A5这个观点会被推翻,实际上整个星球都是伊娃,无论是任何生命,或是一滴水、一阵风,都只是伊娃的一部分。

所有的家园树和灵魂树、圣树连接植物,组成了伊娃的“主意识”,而其余的一切组成了伊娃的“潜意识”,伊娃需要的时候,会通过万物控制一切,伊娃包含万事万物(everything)。注意在A2第三幕,奇莉就展示了这样的控制能力,能够控制海洋里像海葵的无脊椎动物,以及会发光的软体生物。

潘多拉:

人类称呼纳美人所在的星球,叫“潘多拉”(Pandora),是取自希腊神话。

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按照自己形象造人,而智慧女神雅典娜为人注入灵魂,共同创造了人类。普罗米修斯又为人类盗取火种,主神宙斯(Zeus)命令火神赫菲斯托(Hephaestus)惩罚盗火的普罗米修斯,但火神却同情普罗米修斯,用黏土做成送给人类的第一个女人潘多拉,雅典娜为她打扮穿戴,爱与美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为她添上令人狂热的香味激素,赫尔墨斯(Hermes)传授她语言。而人类开始繁衍,从此生生不息。

而纳美人称呼自己的星球叫Eyweveng,就是“伊娃的孩子”(Eywa’eveng)缩写,孩子(eveng)这个纳美词,与其他的词非常不同,是参考所有、一切、万事万物(everything)这个英语词设计的。注意在A2首尾,纳提莉的唱颂词里,就出现了这个词。

天赋女孩与魔盒、灾难:

Pandora一词,源于希腊语Πανδώρα,Παν就是所有、一切(all, everything)的意思,而δώρα是礼物、礼品(gift)的意思,又是天赋(gifted)的意思。潘多拉是希腊众神送给人类的礼物,,一个“天赋女人”,而她的另一个名字,安妮斯朵拉(Anesidora),也是相近的意思,送礼物的女人。

而奇莉的人物设计,就是伊娃送给纳美人的一个“天赋女孩”(gift girl)。注意第二幕罗娜就发现并注意到了她的天赋,第三幕,奇莉两次使用了天赋,一次是拯救罗娜的长子和另一礁石孩子。

星球取名与著名的潘多拉魔盒(Pandora’s box)有关,宙斯给潘多拉一个密封的陶罐(或一个盒子),里面装满了灾难、瘟疫、祸害、厄运、痛苦等等所有的坏恶,宙斯让潘多将盒子送给她的丈夫、普罗米修斯的兄弟埃庇米修斯(Epimetheus),但潘多拉自己提前打开看了一眼,使得里面的一切几乎都释放了,祸害人类,潘多拉再关闭为时已晚,只剩下雅典娜为了挽救人类的希望(hope)没有释放。

RDA及人类发现了这个星球,觊觎星球内的矿藏和稀有金属,为这个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与痛苦。而A2他们又重蹈覆辙,觊觎海洋生物,猎杀图鲲,获取图鲲体内稀有又昂贵的分泌物。

而贪婪的人类又自食恶果,得不到一切,又不断付出惨痛代价想要得到一切,而潘多拉的名字,就是警示,欲望带来灾难(desire and disaster),人类因为欲望造成灾难,最后导致自我毁灭(self-destruction)。

主角星球:

奇莉这个人物及潘多拉星球与伊娃的重大设计,与《沙丘》系列对应,在六部曲中,并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主角,而真正的主角,就是一个沙漠星球,厄拉科斯(Arrakis),后改名拉科斯(Rakis),原住民称其母星为沙丘(Dune)。

所有的争斗都是围绕这个拥有美琅脂香料(The Spice Melange)的沙漠世界展开,这种全宇宙最重要的资源,是沙虫的排泄物,沙虫破坏环境乃至整个星球沙漠化而产生的香料,香料与沙虫就是作者赫伯特对于现实资源的政治思考,人类对资源(主要是黄金与石油等自然资源及毒 品、违禁品等原材料资源)的欲望,从中获取利益,塑造如今的政治和世界格局。

《阿凡达》五部曲,真正的主角,如同参考的《沙丘》,就是一个星球。

与厄拉科斯这个干旱而没有生机、生存恶劣的沙漠星球完全相反,潘多拉是一个充满生机、物种丰富的星球。厄拉科斯对应现实中的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地区,而香料即为石油。而潘多拉就对应现实中的整个地球,难得金就是所有地球资源的暗喻。

《沙丘》香料及分泌物:

注意A2人类从图鲲体内获得的液体状分泌物,分泌物原型就是《沙丘》沙虫的分泌物,价格极其昂贵,能够“延年益寿”的香料。

而作者赫伯特的灵感来源,也是A2图鲲和图鲲分泌物的原型,鲸鱼与它的分泌物,某国的四大名香之一,龙涎香(Ambra Grisea,Ambergris),又称为龙腹香。卡梅隆参考某国的医学历史而重点设计的这种物质,是有历史依据的。

历史上,最早发现和使用龙涎香的就是某国。历史资料记载,早至汉代生活在海边的某国人,会在海岸附近及海水里发现黑、灰、白色的鲸鱼排泄物,经过干燥、晾晒后,原本的臭味会散掉,而发出清香。

注意A2的图鲲分泌物,呈现金黄色,就是龙涎香的颜色,灰白色只是排泄物表面的一层。而《沙丘》沙虫分泌物,也是这种相似的金黄色,若看过2021《沙丘》,电影就准确还原了小说对沙虫分泌物的描述,像金子般的细尘。电影的第一幕就是香料细尘在沙丘上飘过。

龙涎香由来及形成:

龙涎香是一种蜡状物质,动物香料,高级香料中价格堪比黄金,龙涎香本质是抹香鲸(physeter macrocephalus)的结石(calculus),它们以软体动物、鱼类和浮游动物为食,会捕食体型巨大的乌贼,但乌贼的喙骨(coracoid)抹香鲸是难以消化的,坚硬的骨头会刺激抹香鲸的肠道产生油脂和分泌物,再经过肠道内酸腐蚀和肠道微生物分解,经过复杂的变化,成为了一颗巨大的结石,最后和鲸鱼的排泄物一同排除体外,龙涎香算不上是粪便,但它的表面会沾有粪便,所以刚捡到时,会散发浓烈的臭味。

注意A2就参考了抹香鲸的肠道会产生油脂,而设计了一种腺体的分泌物,所以液体状的分泌物,像是花生油及树脂,具有粘稠的性质。而颜色则参考琥珀蜡石状的龙涎香,被光照亮呈现自然的琥珀色(Amber Color)。

美琅脂:

MELANGE,“香料精华”,是厄拉科斯独有的作物。香料主要以其抗衰作用闻名于世。当小量食用时,会轻度成瘾,如果一个标准体重七十千克的人每天摄入两克以上,就会重度成瘾。穆阿迪布称香料是自己预见能力的关键所在。公会宇航员也有类似的陈述。香料在帝国市场的价格非常昂贵,10克能卖到62万宇宙索。(贯穿《阿凡达》系列的各种稀有物的灵感来源。)

射箭及呼应:

A2与A1类似,纳提莉登场都有一个瞄准射击的动作,注意对比,动作一致,而切到中景出现区别,原本A1纳提莉瘦长的身体,A2腹部隆起,胸部丰满。

A1纳提莉是被落在箭头的种子妨碍,而A2纳提莉是被腹部隆起影响了拉弓,纳提莉拉弓时弓碰到腹部,为保护胎儿所以调整了动作。注意纳提莉的动作调整,从A1的弓箭与地面垂直,到A2变成了倾斜拉弓。

A1纳提莉拉弓瞄准射击的登场与她的最后一击前后呼应,同样的动作,纳提莉没有犹豫,从瞄准杰克,到瞄准杰克的敌人迈尔斯上校,关键时刻纳提莉的动作和神情完全不同。而A2的关键时刻,同样有这样的设计,纳提莉再次拿起弓箭,由于内特亚死亡,神情完全不同,不断射击敌人。

射箭与传承:

母亲的射猎动作,传承给了儿子,注意杰克父子的练习瞄准和射箭,与A1标志性的一幕对应。A1纳提莉有一个抬手,调整杰克持箭手的小动作,而A2杰克也有抬手,调整儿子,与A1纳提莉突然感到二人亲密,切到夜景不同,A2儿子松手放箭,父子联手完成了一次射击。

注意这个射箭场景,是前后呼应,会在A2最后以灵魂树幻境的方式再出现,没有父亲的帮助,内特亚自己能射箭了,命中目标,而杰克也拿起弓箭射箭了,父母与孩子以这种方式团聚后,电影结束。

家与吊床:

由于部落失去家园树,原本在家园树上休息和睡眠,发生了变化,注意A1与A2的区别,以及细节铺垫。A2杰克一家在一个大吊架床,抱住一起,在A1就有铺垫,注意A1杰克进入吊床的时候,下方有一个家庭也在准备睡觉,睡在一个大吊架床上。但A1的是水平圆形,由家园树藤加上豆茎树编织而成,而A2的床位置有所不同,结构和材料也不同。

吊床(hammock)对应的纳美语是尼维(nivi),一个人睡的单人吊床(single person hammock),称为斯诺尼维(snonivi),更大的家庭,会使用家庭吊床(family hammock),称为斯维尼维(swaynivi)。

一张好的吊床需要数月的制作,用称为“天空树”(sky tree)的豆茎树(beanstalk tree)做原料,十分耐用,一般能使用二十年。由于杰克是部落领袖,一家人的吊床是由部落所有人一同完成的,这张大床足以作为杰克的家。

需要注意的是,纳美人原本是以家园树为家,是群居的,睡觉也是一同睡在家园树,现在家园树没了,还是睡在地面之上,树干之间。与树同居,生活习惯没有本质改变,认为树是他们的家(Tree is Home)。由于奥马地卡亚部落没有了家园树,杰克一家的吊床只有用豆茎树来制作。

注意及后杰克一家去到礁石部落,他们一家住在礁石部落的吊床上,都是吊床,设计不同但思路相通,都是巨大而非常结实、耐用的编织物。使用的材料相同,都是家园树藤编织而成。若仔细观察,能发现在石山上的豆茎树,被做成了连接不同的的家的一条条编织的小路,质量非常好,注意图蒂蕾有一个在小路上跳跃的动作,提示豆茎树的弹性也很好。

其他角色删减:

除了杰克拥有家庭,在A2继承格蕾丝遗志的诺姆·斯贝曼博士(Doctor Norm Spellman),也组建了自己的纳美人家庭和收养人类孩子。

注意A1最后,虽然诺姆的化身手臂被子弹击中,但只是受到的轻伤,而诺姆成为了潘多拉星唯一的一个留存化身的人类,同时使用人类身体和化身身体。而与其他纳美人不同的是,他化身仍保留人类的习惯,穿人类款式的衣服和鞋子。

对比杰克,因为纳提莉对人类的敌对态度,杰克只领养了一个孩子蜘蛛,而诺姆领养了其余留在潘多拉的二十九个孩子,在地狱门内抚养这些孩子们长大。这些孩子们在年幼时,在诺姆的引导下,与纳美人交好。长大后,也是与纳美人和平共处。

注意院线版删减了诺姆领养孩子的剧情,使得院线版只有一个弃婴蜘蛛的感觉,实际上卡梅隆拍摄了其他弃婴被领养、诺姆组建家庭、领养,纳美孩子与人类孩子交好的素材,但院线版只有蜘蛛一个人,显得蜘蛛的人物设计很奇怪,更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会与杰克一家生活,而其他的弃婴都不见了。

蜘蛛人物设计:

蜘蛛是最特殊的一个,他有两个领养家庭,长大后的蜘蛛,夜间在地狱门内跟着人类家庭活动,学习人类的生活方式,日间相反,跟着杰克与纳美人一同活动,学习纳美人的生活方式,在杰克的照顾下,蜘蛛就像是少年泰山(teenage tarzan),能够在丛林甚至悬浮山上自由活动。

在剧本的早期开发中,蜘蛛的名字并不是迈尔斯,而是哈维尔(Javier),人物设计是一个类似泰山般的野人,将丛林视作自己的家,后来剧本才加入了蜘蛛有人类的家庭领养,让人物设计和背景更为合理。但院线版又将人类的家庭领养删减了,删减后只剩一幕,还是小孩的蜘蛛,在生物实验室内玩。

注意细节,为了让观众联想到泰山,蜘蛛的服装设计非常简单,和迪士尼动画《泰山》只有围一块棕色布的思路相通,围个同款或是穿一条棕色短裤,上身赤裸。蜘蛛和泰山都是棕色长头发,头发非常浓密。和纳美人发型类似,蜘蛛的头发也是编成粗条的多辫子状,而纳美人会分得更细致,头两侧还会编织细长的小辫子并套上发饰。

呼应A1的小彩蛋,蜘蛛从生物实验室的大门跑了出去,与A1杰克推开大门跑出去相似,随后诺姆和工作人员也跑出追赶杰克。

剧情删减:洛亚攀爬测试

到了洛亚测试的一天,除了年纪太小的图蒂蕾无法爬上哈利路亚山,孩子们都去了爬山,蜘蛛也一同去了,而且蜘蛛是领头的人,相当于A1的苏泰,苏泰带领杰克等人通过巨大的藤蔓上山。注意A1与A2的区别和相似之处,有不少相似的镜头设计,提示过去和现在爬的是相同的路线,但时间经过了多年,植物变得粗壮许多,而石山和藤蔓是不断移动的,所以路线有所变化。

这座山,称为“真理山”(Mountain Truth, Mountain of Truth),纳美语Mons Veritatis,是哈利路亚山中最大的一座山,山峰高达2660米,由大量的绿植覆盖着,而孩子们在行走的是非常粗壮、不断延伸至另一座山的树根,这条路称为Ayawa Ikran,意思是伊克兰之路(The Way of Ikan)Ayawa就是英语道路、方向(way)的意思,《阿3》剧本最早就命名为Ayawa Pay,就是“水之路”(The Way of Water)的意思。过了这条路,就是蝠魟兽测试的地点,从地面到最终目的地的过程,又称为雷石之路(Iknimaya, way of thundering stone)。这条路是测试的一部分,要先爬过路一次,才能受试。

注意院线版只删剩下了孩子们上藤蔓的一幕,而且是后移到迈尔斯和重组部队来到哈利路亚山的时间,也就是一年之后。

剧情删减:洛亚的蝠魟兽测试

到达蝠魟兽所在巢穴(rookery, mountain banshee rookery)后,和A1苏泰让杰克第一个测试一样,洛亚也是第一个测试,蝠魟兽是群居动物,洛亚要发现试图攻击他的一只。

洛亚如果通过测试,成功制服一只蝠魟兽,就会成为塔伦纽(taronyu),就是部落的猎人(hunter)。A2和A1类似,A1纳提莉飞来帮助杰克,而A2杰克和纳提莉都飞来了帮助洛亚,一家人为他加油打气的一幕,与A1苏泰众人打气类似。

这里原设计是前后对比,与之后蜘蛛带领迈尔斯和重组部队来到同一个巢穴挑战蝠魟兽形成对比。但院线版删减了,也就没有了洛亚和迈尔斯的前后对比,洛亚挑战失败,迈尔斯挑战成功,而且都有跌落悬崖的一幕,但结果不同。

蝠魟兽与猎人:

A1与A2细节及名称由来,杰克、洛亚和部落的人,以及重组部队,抓的是高山蝠魟兽(mountain banshee),而A1电影设定,实际是有两种不同的蝠魟兽,另一种是森林蝠魟兽(forest banshee),体型更小。

注意在A1最后,其中一个响应杰克号召的部落一闪而过,克昆南部落(Kekunan Clan),跟随杰克和魅影在海上飞行。这个部落是最早抓到蝠魟兽的,而历史上第一个抓到的,并成为第一位伊克兰骑士/蝠魟兽骑士(The Ikran Rider, The First Banshee Rider),就是塔伦纽(Taronyu),这个传奇的纳美人,名字就成了猎人、猎手的意思。

这个部落非常特殊,从小就学习骑蝠魟兽飞行,拥有异于常人的快反应,性格异常沉着冷静,而且勇敢能够挑战猛兽,更会为其他部落提供一个人,称为蝠魟兽猎手(The Banshee Catcher),拥有高超的技术,教育并指导其他部落,一切关于蝠魟兽的知识和骑行技巧。

注意A2第二幕,重组部队也学习了克昆南,了解蝠魟兽的知识和骑行技巧,迈尔斯等人因此成功征服了蝠魟兽。由于院线版删减,也就没有了对比。注意他们的不同,洛亚是成为猎人,而迈尔斯等人只是将蝠魟兽作为自己的坐骑,蝠魟兽相当于军队使用马匹,战马(war-horse, battle steed),或者说带翅膀的、能飞行的马,军用飞马(Military Pegasus)。

飞行教育:

A2与A1对应,A1纳提莉教杰克飞行的技巧,而A2杰克让孩子体验飞行的感觉,就来自于克昆南。

这个部落以高超的飞行技巧和骑蝠魟兽为傲,其他部落从蝠魟兽猎手学习了技巧后,会教育同部落的人精进,提升飞行技巧。

而杰克让洛亚体验迎风飞行和不断转弯,就是他在A1学习到,又传授给孩子。注意这三个孩子长大后,都拥有了自己的蝠魟兽,独自骑蝠魟兽跟在杰克和纳提莉身后,前往礁石部落。

注意对比,A2第二幕当蜘蛛看迈尔斯在挑战蝠魟兽时候,这对父子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蜘蛛取笑并数落迈尔斯。

两种蝠魟兽及特征:

A1最后有个细节,两种不同的蝠魟兽在伊娃的号召下前往哈利路亚山,一部分是从高山方向飞下,另一部分是从水平方向飞近,提示两种不同。

两种蝠魟兽区别只是生活区域不同,克昆南抓到的会生活在悬崖峭壁,有石头的地方。而奥马地卡亚抓到的则生活在家园树上,与克昆南不同的是,奥马地卡亚会捕捉最凶猛的、下颚呈现红色的蝠魟兽,以证明自己的勇敢,所以杰克、纳提莉、苏泰,以及斯维尼的蝠魟兽,下颚都是血红色的。而A2重组部队抓到的,也全都是下颚呈现血红色。

蝠魟兽皮肤和花纹:

巢穴里的蝠魟兽有非常复杂的皮肤和花纹,而且颜色非常鲜艳又丰富,大多数是如A1杰克、纳提莉、苏泰坐骑的绿色、青色、蓝色,青绿蓝(grue)为主,也有紫色、黄色、褐色等,而颜色花纹更是无一重样。

而有意思的洛亚面对的,是一只火红色的蝠魟兽。注意颜色提示,这是一只非常独特的、异常凶猛的蝠魟兽,是魅影的后代(toruk‘eveng)。魅影后代有着深红色的下颚,身体有比魅影更多的黑色。注意A2第二幕,迈尔斯挑战的也是这一只。

A1克昆南部落首领的坐骑是紫色的下颚,带有紫色皮肤花纹,提示它们是最强大的,和魅影的紫色下颚和紫色头冠颜色相同,紫色是强大的颜色,与声音树、灵魂树的紫光对应,代表强大的伊娃。

魅影:

在A1最后,魅影离开了杰克,飞往高空,A2并未提到魅影,及后杰克和纳提莉争吵时,纳提莉会大喊“TORUK MACTO!”这个名字,但失去魅影的杰克早已不是A1的魅影骑士。

由于《阿2》剧本弃用,原本的剧情设计,是接上A1,魅影飞到悬浮部落所在阿拉姆山,位于哈利路亚山上方,所以A1魅影是从上方高速而下,袭击杰克和纳提莉和他们的坐骑,而A1最后魅影飞回高处,前后呼应。

而魅影不只有一只,而是有整个狮鹰翼兽族群,A1设定蝠魟兽与狮鹰翼兽亲缘的物种(类似马与骡、狮与狮虎),狮鹰翼兽与悬浮部落生活在同一高空山区,少与低空有来往,但狮鹰翼兽会捕食低空的蝠魟兽。

鹰翼狮王:

部分涉及到高空纳美人和高空生物,原本会在《阿2》交代,狮鹰翼兽(leonopteryx)是一种天空顶级捕猎者(aerial apex predator),而它们的全名和真正的种族是leonopteryx rex,意思是“鹰翼狮子王/鹰翼狮王”(winged lion king),名字是不同语种的虚构组合,leon是希腊语,意思是狮子(lion),pteryx也是希腊语,翼、翅膀(wing),rex是拉丁语,王(king)。

鹰翼狮王设计:

这个词及生物设计灵感,来自于格里芬(Griffin),又称为狮鹫,《沙丘》敌对家族哈克南(House Harkonnen),其家徽就是一只狮鹰翼兽,有鹰的头部、利爪、翅膀,狮子的身体、后腿和尾巴,古埃及视鹰为鸟类之王、天空之王,狮为兽类之王、陆地之王,狮鹫是两者结合的“王中王者”。A1与A1出现的高山蝠魟兽和丛林蝠魟兽,就相当于是它们的“缩小版”,而A2第二幕出现的海洋蝠魟兽,就相当于是它们的“迷你版”。

鹰翼狮王除了会捕食蝠魟兽,还会捕食称为美杜莎(medusa)的一种像大型水母的浮游生物,类似圣树种子会到处飘飞的轻盈生物。而鹰翼狮王有时还会飞到地面捕食,所以被奥马地卡雅部落见到,视为从天而降的神明。

魅影骑士与《托鲁克》:

这个最独特的物种,由于《阿2》剧本弃用,故事的一部分和背景及设定,还改编写成了马戏团表演,前传《托鲁克》(Toruk),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从2014年中,就着手了前传的开发,到同年底经过漫长的准备和排演,在2015年10月28日首演《托鲁克—首次飞翔》(Toruk-The First Flight),开始了数年的全球多国巡演。

剧情主要发生在三千年前,圣树面对自然危机地震、火山爆发、地表岩浆的威胁,部落两名无惧的少年,出生于公元前852年的拉鲁(Ralu)与恩图(Entu)在成人之前,受到祭司的启示,预言一个纯洁的灵魂会挺身而出,二人决定拯救部落,解决圣树危机。

注意《托鲁克》的故事,与A5是对应关系,是卡梅隆留一个重要线索,最早的故事与最后的故事对比、呼应。虽然不同,一个是马戏团表演,一个是电影,但故事内核是相同的,都是拯救圣树,而A1至A5都会有圣树出现,《托鲁克》相当于补充了圣树历史和保护圣树的传统由来。

二人从部落知道,寻找托鲁克(The Quest of Toruk),传说中的神明能够帮助他们,二人与另一新朋友,泰卡米部落的特斯亚(Tsyal)一同冒险,三人前往哈利路亚山以及更高的山上,寻找统治天空的捕猎者。

过程中他们途径了四个部落,泰卡米(Tawkami),阿努瑞(Anurai),提潘尼(Tipani)及克昆南(Kekunan),也就是A1中出现的其他部落,每个部落得知了圣树危机,三人都从他们得到了重要工具和物品,包括阿特拉斯甲虫盾牌(Atlas Beetle shield)、镇静种子(Tranquil Seed)、能召唤托鲁克的音骨(Musical Bone)等,帮助三人前进,而伊娃也在暗中帮助三人,引导他们寻找隐藏的托鲁克。

公元前837年,最终恩图成为了英雄,第一个魅影骑士(The First Toruk Macto),驾驭巨型狮鹰翼兽,成为了预言之中的命运拯救者/救世者,召集了不同部落,共同联手,抵抗自然灾害,及时拯救了圣树,免被熔岩冲击或烧毁,预言成真,恩图成为了部落领袖。

注意A2至A4洛亚也是这样的人物设计和角色成长曲线,与少年恩图成长为英雄恩图类似,但成为的是另一种传说骑士。由于院线版删减,也就没有了他无法成为魅影骑士的铺垫,但观众还是能在第二幕和第三幕意识到他,他将成为预言之中的命运拯救者/救世者,图鲲骑士。

魅影骑士历史:

注意在A1,纳提莉就向杰克提到过她的爷爷的爷爷(grandfather’s grandfather)是一名魅影骑士,是第五个魅影骑士,他是两名前部落领袖卡姆(Kamun)的爷爷,埃图康的太爷爷,埃图康是卡姆的儿子(Kamun’itan),他们和纳提莉、斯维尼以及A2的孩子们,都是恩图的后人,而A1杰克是第六个魅影骑士。

剧情删减及对比:挑战失败

能够征服狮鹰翼兽的人,就是魅影骑士。但现在,和A1杰克成功制服蝠魟兽不同,洛亚对抗强大的魅影后代毫无优势,洛亚用了父亲的招式试图连接,在接近成功连接的一刻,洛亚被甩到了悬崖,恐怖的一幕出现,洛亚跌落悬崖消失不见……与A1杰克被甩下悬崖,但杰克抓住藤蔓不同,洛亚跌落到更深处,杰克和纳提莉往下寻找,所幸的是,发现洛亚落在一处石头上,并无大碍。

注意院线版是没有前后对比的,第二幕蜘蛛提到,迈尔斯没有使用捆绑辫子封住蝠魟兽的嘴,但迈尔斯是直接拳击蝠魟兽,及后迈尔斯也是跌落悬崖和云雾中消失不见,但不久后迈尔斯征服了蝠魟兽,完成了连接,又飞回到巢穴的高度,被迈尔斯和重组部队看见,随后重组部队其他成语逐个挑战,都获得了蝠魟兽。

删减对比:

第一幕这段制服蝠魟兽失败的剧情设计,与第二幕及第三幕形成对比,第二幕奇莉拥有与一切生物亲近的能力,无需制服海洋生物伊鲁(ilu),伊鲁就会靠近她,而洛亚骑伊鲁却是一番波折。而第二幕杰克为了学习水之道,完成礁石部落的成人仪式,征服了凶猛的游翅兽(skimwing)游翅兽成为自己的坐骑。而迈尔斯上校以及其他重组士兵,会抢到他们的蝠魟兽作为他们的坐骑,形成多次对比。但删减洛亚后,就只剩下第二幕奇莉、重组部队、杰克之间的对比。

而《高空之地》甚至有一个细节,奇莉能够和凶猛的蝠魟兽成为朋友,蝠魟兽变得温顺,意味着她不用测试,从小就获得了蝠魟兽。她是整个奥马地卡亚部落中,最小年纪获得蝠魟兽的人。这个特殊的能力最初在她接触斯维尼的蝠魟兽时发现。(院线版并未提及这个人物细节和天性。)

洛亚与图鲲:

洛亚自己前后对比,经过历练后,获得了坐骑伊鲁,还解救了一只图鲲(tulkun),与它亲密同游,这只图鲲在A2差点牺牲了自己,将自己翻到捕鲸船上,大搞破坏,最后它又救了杰克和洛亚父子二人。

经过A3洛亚与礁石部落交好,与图鲲结成了永久精神连接,成为了战士。到A4成年洛亚在人类再次登陆潘多拉,战争灾难降临潘多拉时,洛亚挺身而出,征服传说中的海洋之王,巨型图鲲(Great Tulkun),成为传说转世者(The Legnedary Tulku),图鲲骑士。

对比漫画:

《高空之地》洛亚则是在失败后,吸取教训再一次测试,成功将一只蝠魟兽制服,但不是火红的魅影后代。A2院线版则删减了奇莉、洛亚与它们的蝠魟兽的背景,也就没有解释为何礁石部落的一只伊鲁会游近奇莉,另一只伊鲁会对洛亚生气然后游走,因为奇莉和洛亚的天性不同。

漫画里洛亚认为自己和哥哥内特亚已是成人,两兄弟的年纪分别是15岁和16岁,能够帮助父亲,准备战争,穿上真空服(vac suit),相当于纳美人穿的太空服,对抗天空人(the sky people),即人类再次到来,发动入侵战争。而电影则是洛亚怂恿哥哥内特亚两人一起去拿武器,随后直升机攻击,导弹在二人附近发生爆炸,差害死哥哥。

而漫画从这个时间开始,也就是2162年,杰克开始不断警惕,人类再回潘多拉,“他们会回来”(they will be back)。但电影里是没有杰克警惕的心理设计,被省略了。

主角背景及心理:

A2杰克与《高空之地》杰克基本一致,都是警惕人类,因为杰克原本是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US marine),只是因为身体残疾而退役,深知对付人类的军队和枪炮,不能只用弓箭,而纳美人的军事是远远落后的。

所以A2的第一场动作戏设计,就是杰克带领部落士兵去抢夺人类武器,但这个铺垫在院线版是没有的,剧本和《高空之地》都有用画外音来说明,杰克要抢夺人类武器,增加纳美人的军事实力。

未来地球背景:

另一原因是,杰克从出生就在地球生活,22世纪的地球已无法生存。A1的背景设定,22世纪50年代的地球,地球人口超过200亿,已是20世纪的四倍,21世纪的三倍,而人口还在不断增长。

经过20世纪的工业化和21世纪的现代化建设,地球过度开发,消耗大量的自然资源,而人类在不断破坏一切,包括测试和使用核武器(电影政治和军事背景设定是全球各个国家逐渐拥有核武器,演变成核 恐 怖 主 义)、核能工业(包括核技术发电、核能引擎、核废料加工等)、工业和垃圾污染(包括倾倒工业有毒废料和堆积大量的垃圾污染海洋、土地、大气,焚烧垃圾而破坏臭氧层)、物种灭绝(包括海洋过度捕捞、砍伐森林植物等)、传播污染(包括核辐射扩散、病毒和全球流行性传染病、塑料等微小颗粒、有毒化学物质)等。

RDA成立及殖民:

总而言之,电影虚构的地球背景,是现实中21世纪及之前时间,人类历史上造成的各种破坏综合到一起,使得21世纪后半至22世纪的地球无法生存,而成立非政府组织RDA,RDA不断壮大,展开了宇宙殖民(space colony),将一部分的人类迁移到地球的天然卫星月球,从21世纪中(约现实人类登月的一世纪/100年后),RDA对月球进行殖民改造(moon colony and terraform),变成适合人类移民地,以缓解地球人口过剩,并在全宇宙寻找合适的星球进行殖民,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星球。

而A2及原本的《阿2》和《高空之地》,都是承接A1,地球继续破坏和加速恶化,RDA与人类卷土重来,返回潘多拉。A2至A5,人类目的一直不变,就是在殖民,对潘多拉殖民化(Pandora Colonization)。

删减剧情:长老会

从A1至A2的15年,奥马地卡雅部落虽然由杰克领导,但祭司莫特作为长老会(circle of elders)的成员,有更大的权力,长老会主要由不同部落位高权重的老人组成,权力超过每一个部落首领。

重大决定,会影响到所有纳美人的,就交由长老会权衡,满足所有部落利益后再决定。而奥马地卡雅部落最重要的决定,就是找到新家园树(new hometree),让部落长期定居。莫特经过占卜选中了一棵树,长老会同意定居,新树成了新家园。

注意院线版是没有提及莫特的身份变化的,她只有很少的出现时间,甚至在内特亚的葬礼上,她也没有出现。由于迪士尼高层干预了剪辑,认为很多铺垫没有必要出现,但卡梅隆和编剧们都规划好了,莫特和长老只能留到A3再登场,长老会的角色都非常重要,决定着桥头和人类的去留问题,及后再提。

领袖与祭司:

一般情况下,祭司(Tsahìk),即精神领袖(spiritual leader)是女性,部落领袖(Olo'eyktan)是男性,是部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部落领袖最高,精神领袖次之,通常会结为夫妇,使得部落更加有凝聚力,而夫妇二人的长子,一般就是未来的部落领袖,而长子在成人后,可以选择自己的配对伴侣,祭司就会教育这名年轻女子,接替自己成为新的祭司。另一种情况,是纳提莉和斯维尼的情况,领袖家族没有儿子,祭司的女儿会被教育成为祭司,与部落中最优秀的男人结合。

但也有特殊的情况,由同一纳美人担领袖任,生活在丛林的提潘尼部落,领袖由萨努姆(Sänume)一人担任。A1背景设定,莫特能够帮助格蕾丝试图转移意识,让杰克成功转世,就是向萨努姆学习而来的技巧,纳美语sänume的意思就是教育(teach)、指导(instruction),莫特聚部落所有人的意识,帮助杰克穿过“伊娃之眼”(The Eyes of Eywa)。

三代人葬礼:

由于奥马地卡亚部落的情况特殊,原本继任埃图康和莫特的,是斯维尼和苏泰,但二人死亡了,接替斯维尼的是妹妹纳提莉,纳提莉要到莫特死后才成为祭司。

而接替苏泰的是杰克,杰克在《未来阴影》经过阿瓦的挑战后,保持了十多年的部落领导地位。

所以从A1后,杰克穿上了类似埃图康的红色披风和裆布,注意并不是同一套,A1的删减剧情,埃图康是身披红色套装葬在圣树下,接在A1的《未来阴影》将这一剧情改编,重新再用,妻子莫特和女儿纳提莉送葬了埃图康,纳提莉将一圣树种子放在他身上,与A1纳提莉给一去世的纳美老人放种子类似。

注意这个姿势,A2最后礁石部落和杰克一家为内特亚举行葬礼,杰克和纳提莉送葬内特亚也是这个姿势,身体弯曲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双手交叉,区别是画面构图和环境不同不同,注意颜色,身边都有黄色的元素,埃图康身边是大大小小的黄花,而内特亚身边是一片黄色的珊瑚。

(注意黄色是生命的象征,及后再提。)

战羽蕨:

注意杰克和埃图康的红色披风,来自于战羽蕨(Eyaye),在A1和A2到处都有这种蕨类植物,日间在格蕾丝和诺姆研究时,身旁就有多棵战羽蕨,而杰克看到还有更巨大的,到了夜间战羽蕨会发出生物荧光。

战羽蕨因为巨大的面积和很高的识别度,被纳美人当成是夜间的路标,引申出来的意思就是“领导”(leading)、“领路”(lead the way),纳美人会摘下叶子制作成路标,入夜后发光的路标帮助他们记起回家的路。

注意在A2第一幕最后,杰克交出了这件红色披风,意味着杰克卸任,披风给了新当选的奥马地卡亚部落领袖戴上。

叶片和配色:

红色披风的制作,需要用到战羽蕨的嫩叶,这种植物原本是较为罕见的火红色叶片,而且是红中带绿的红绿双色,叶片正背面分别是红与绿,是一对对比色,有补色关系。若了解过古驰(Gucci)最经典的配色方案,战羽蕨就是这样的红绿主配,搭黄棕二色,思路相通。长大后红色叶片会变态发育,才变成更常见的绿色叶片,红色的叶杆。而纳美人还会用红叶制作成头饰和装饰家园树,用于祭司伊娃等仪式活动。

家族命名和权力物件:

杰克头戴象征最高权力的椭圆石璧,则是埃图康的家族物件,属于特斯卡哈家族(Tskaha)。随后椭圆石璧也给了新部落领袖,注意他是埃图康的兄弟的一个儿子。

注意纳提莉的全名和家族名称,是Neytiri te Tskaha Mo'at'ite,意思是“特斯卡哈家族的纳提莉 莫特之女”(Neytiri of Tskaha Daughter of Mo’at),纳美人的名字命名方式和全名结构比较特殊,是名字加介词(类似中文“的”,英语of或法语de)加家族名字加父亲或母亲的名字,父母名接后缀之子、的儿子(’itan)或之女、的女儿(’ite)。

而纳提莉的父亲埃图康全名,是Eytukan te Tskaha Kamun'itan,意思是“特斯卡哈家族的埃图康 卡姆之子”(Eytukan of Tskaha Son of Kamun)。注意所有的领袖都有头戴家族物件,材料有所不同,如石、骨、角等坚硬物质,而A2罗娜的家族物件是一片椭圆贝壳亮片,继承自她的父亲。

通过这个明显的物件,观众能从部落中,迅速认出,哪个角色是部落的最高权力者,通常他们来自源远的名门望族,在部落中长时间处于核心位置。而权力最高的两个人,一般身带红色或穿红色等鲜艳颜色的装饰配件。

删减剧情:新家园庆祝

在新家园下,杰克一家人围成一个圈,手牵手庆祝,结束了多年的流离失所终于安家。但对于新家园,杰克忧心忡忡,认为RDA与人类一定会回到潘多拉、再次入侵丛林。但部落其他人意见不同,认为人类不会再回到潘多拉,显然纳美人低估了人类。

院线版删减了奥马地卡亚找到新家园和定居新家园树,而直接跳到了RDA重返潘多拉,部落又移居哈利路亚山的雷石洞穴(thundering stone cave)内。另一前后对比,内特亚出生时,部落所有人以杰克一家围成一个圈,这种围圆圈的动作,是表示和庆祝家庭好事,当孩子出生时,及到新家园时,都会围圈庆祝。

注意院线版是完全没有提及新家园树的,而部落所有人在圣树、家园树内部庆祝,都是删减了,直接跳到了杰克和纳提莉找到新家后的一段夜间飞行。所以院线版会显得时间跳跃特别大,但又没有了连贯性。这段庆祝只是一闪而过,原本的设计是与RDA重返形成对比,部落好不容易定居下来,又要搬家了,生机勃勃的丛林与瞬间毁灭的丛林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

夜间飞行:

杰克和纳提莉夜间约会(night date),纳提莉将图蒂蕾送上吊床后,二人出发。注意潘多拉星,与地球的时间不同,地球是一天24小时,而潘多拉是一天26小时,相当于日间12小时和夜间12小时各加约1小时。而纳美人的睡眠时间比人类更长,有8至9小时左右,而另外的18小时,都是醒着的,所以内特亚和洛亚还不需要睡觉。

拍摄与录影:

在A1夜间,由于杰克每一天都要记录,按格蕾斯的要求,拍摄录影日记,所以观众会看见杰克不断对着镜头讲话。在杰克的化身睡着后,杰克的意识会回到人类身体,所以每天杰克都是在深夜录影,大约是从21点半后开始拍。

心里话、画外音设计:

而从A2开始,杰克没有记录了,但电影还是有大量的旁白和画外音,相当于杰克的“心里话”(inside word),这种用大量旁白叙事的方式,可以对画面内容进行随时补充,让观众通过主角的即时讲解,更好理解故事。在A1,这些话是杰克对着镜头讲的。

而A2则是杰克对着伊娃讲的,伊娃能听到一切的。A1杰克有一段关键剧情,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部通过声音之树(Tree of Voices)灵魂圣树讲给伊娃听,而最后伊娃是听到了杰克,让大量的生物帮助纳美人击退人类。所以杰克的心里话,是人与神的话,伊娃相当神,一直保持沉默,但杰克就像是一个信仰坚定不移的人,向至高无上的神袒露一切。而电影观众就相当于伊娃,能听到杰克全部的话。

山间飞行:

二人在哈利路亚山(Hallelujah Mountains)夜间骑飞行,前后呼应,在A1中,杰克在纳提莉的帮助下,成功通过了蝠魟兽的测试,杰克捕获了属于自己的坐骑,随后二人和苏泰以及另外两名获得坐骑的族人在日间一同飞行。而A2的飞行也呼应了A1二人在飞行时的互动。

注意二人的第一次飞行互动,暗示了互相吸引,杰克往娜塔莉的方向靠,而纳提莉回击,往杰克的方向靠。这个互动在A2又出现了一次,与A1类似,二人展开了一连串高难度飞行,也没有魅影出现“搅局”,此时杰克已征服了魅影。而A2第一幕开始的飞行又铺垫了第一幕最后的飞行,由于RDA与人类再次进犯、重组部落劫持蜘蛛,杰克只能带领家人离开丛林,往海岸方向逃亡飞行(escape fly),到达礁石部落,第二幕开始。

蝠魟兽:

族人们骑行的蝠魟兽(banshee),名字取自爱尔兰传说中的死亡女神,一种女妖精,预告死亡的报丧女妖,又称为狺女,爱尔兰盖尔语 bean sidhe, 纳美语 ikran。电影选中这个独特的名字,是因为报丧女妖非常恐怖的尖锐哭叫声,而蝠魟兽就有类似的独特叫声。

所有作为坐骑的蝠魟兽,都有突出血红色下颚,这个设计源自报丧女妖的特征,因为死亡而哭丧,眼睛红肿充血,血红眼睛的女妖被人认为是不祥征兆,而蝠魟兽的红下颚,思路相通,让人对这种生物感到危险,而纳美人会通过抚摸蝠魟兽的红下颚来表示亲密。

坐骑变化及铺垫:

注意A1与A2纳提莉的坐骑变化,由于纳提莉原本的蝠魟兽瑟斯(Seyzey)被驾驶装甲的人类士兵莱尔(Lyle)射杀,所以A2开始,纳提莉换了另一只蝠魟兽,这只蝠魟兽在《未来阴影》《高空之地》出现过,原本是纳提莉姐姐斯维尼的坐骑,身上有黄色的皮肤花纹。

注意这只蝠魟兽对纳提莉转变的铺垫,A2由于内特亚死亡,纳提莉变得愤怒,将自己的怒火释放出来,大开杀戒。注意卡梅隆的轮回设计,类似十多年前姐姐斯维尼因为RDA摧毁森林而感到愤怒,斯维尼再次仇恨人类,也是将自己的怒火释放出来,焚烧了一架巨大的推土机(Bulldozor, RDA Robotic Dozer),就是A1里推倒一片声音树的同一型号推土机。A2纳提莉最后,如同姐姐斯维尼,也出现了愤怒、烈火、至亲死亡这三个重要元素。

剧本变化:

更早的《阿2》剧本中,这段飞行设计是另一种安排,二人往更高的位置飞行,目的引出生活在哈利路亚山之上的两种纳美人,在山中部的悬浮部落(the float clan),阿拉姆部落(Ayram),以及山顶部的天空部落(the sky clam),泰卡米部落(Tawkami),意思是“天空先知”(sky seer)。

注意A2人类和RDA回来后,奥马地卡亚部落就住在这两个部落的附近,但A2并未提及其他的部落,或他们以山、石为家的特点,被杰克参考。

而杰克选择将家园搬到山上,在《高空之地》是有所提及的,因为这里的岩石非常坚硬,能够抵挡人类的武器攻击,堪比一个个的堡垒(fortress),而A2里杰克提到“家就是我们的堡垒”(family is our fortress),这句话原来就是来自于悬浮部落,他们的家及拉姆山,能够阻挡人类军队进攻至下方的哈利路亚山。

泰卡米部落:

A1背景设定,纳美人在战斗时,身体和额头画上色彩鲜艳的V形(V-shape),就是向泰卡米部落学习的,这个部落非常特殊,生活在称为“天国岩石”(Iknimaya)的悬浮岩石之上,iknimaya意思是雷石(thundering stone),取自悬浮石块或是山体碰撞时,发出打雷般的可怕响声。

泰卡米部落他们的成人仪式也与地面的有所不同,会在成人后在额头和身上画上大大的V形,而奥马地卡亚画的是大量的曲线,而且他们会制作属于每个成人的骑士面罩(rider’s mask),也就是A1骑士们佩戴的一种像护目镜的配件。而更为特殊的是,两片像树脂玻璃般的镜片,会由部落的长老们亲手为成人者制作。

注意无论是A1还是A2都没有提及这个配件和泰卡米部落的关系,但注意A2的细节变化,一年后内特亚也带着这样的骑士面罩。

由于《阿2》剧本弃用,这个部落此前只有在衍生游戏《潘多拉崛起》(Pandora Rising)和游戏《阿凡达:游戏》(Avatar: The Game)中,作为克昆南部落的邻居出现过,但这个设计是沿用《托鲁克》的,按时间这个部落最早在《托鲁克》出现过,注意帮助拉鲁和恩图的的特斯亚(Tsyal),就来自泰卡米部落,数千年之前,他们还在地面生活,后来移居到了阿拉姆山之上,所以背景设定上是有变化的。

天:

注意纳美语taw就是天、天空的意思,tute是人(person)的意思,但tawtute不是指生活在天上的“天空人”(skyperson),而是“从天而降”(from sky)的地球人类(human),而na’vi一词与tute对应,tute是个体单数名词,na’vi是集合名词,是人们、人群(people)的意思,tute又指男性个人(male person, man),衍生词tuté是女性个人(female person, woman)。

为了更好让观众区分和记忆,从A2开始,人类或与人类相关的人,会被纳美人称为“恶魔”(demon),尤其是迈尔斯上校这种重组人,纳提莉就叫他恶魔,这样简单好记的概念。不再称为天人,但天人还是会提到,如杰克的画外音就会叫人类做天人。

前作片尾铺垫:

除了蝠魟兽生活在悬浮的巨大山体间,纳美人和更多的生物也能够生活在悬浮山,只是A1“按下不表”,注意A1的片尾演职员表,当出现两名主演的名字,男主角萨姆·沃辛顿(Sam Worthington)、女主角佐伊·索尔达娜(Zoe Saldana)的时候,画面正好是山体的最高位置。

整个演职员表除了是回顾森林和山体,还是提示《阿2》的“故事结构”(story structure),从地面丛林开始,高度不断提升,前往更高的位置,悬浮山和外太空,又不断降低高度,回到地面与丛林,一个A字形结构。

阿拉姆山与悬浮山体、难得金:

与生活在地面和丛林的纳美人不同,在A1出现的哈利路亚山,只是整个山体的“冰山一角”,大部分的山体都隐藏在云雾之上,而《阿2》原本的故事,就是争夺整个悬浮山脉,阿拉姆山(Ayram Alusìng),纳美语ayram是悬浮(floating)的意思,alusìng是群山、山脉(mountains)的意思。

阿拉姆山由大量的悬浮石山体组成,而蕴藏在石山中的珍稀矿石,含有一种天然的超导矿石,难得金(Unobtnium)。难得金是常温超导体,且拥有丰富矿藏的阿拉姆山,有非常特殊的磁场,相当于大量的磁石互相排斥,所以形成了独特的漂浮群山奇景。电影设计这种特殊的而昂贵的金属,目的是警惕世人,人类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无情摧毁产生自然资源的地球。

原型及现实影响:

搞笑的是,由于A1非常火爆,哈利路亚山的原型之一,位于某国湖北省张家界的世界自然遗产,武陵源风景名胜区也跟着电影而出名,其中的袁家界景区以及奇峰山石更是闻名全球。

更为荒诞的是,奇峰之中,最为知名的南天一柱,乾坤柱,跟风更名为“哈利路亚山”,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卖出更多门票,甚至以“阿凡达取景地”、“阿凡达之旅”为噱头吸引游客,门票收入连带其他景区收入,区甚至城市的经济都被跟风更名带动了。美其名曰,“世界自然遗产”,非“崇洋媚外”。

利益矛盾:

注意A1的设计,RDA与部落间的主要矛盾,就是家园树范围下200公里内的地下矿区,而人类此前并没有发现因为信号干扰而隐藏的悬浮矿区,只关注到地下矿区。原本《阿2》的矛盾设计,延续A1的,当人类发现更大的利益,而有利可图时,就会派遣掠夺者,再次进犯潘多拉,将原本的丛林战场,往悬浮山上延伸,至外太空,爆发了太空大战,《阿2》最后大战,回到地面,纳美人守护了天空并再次保住了土地。

注意A2沿用了《阿2》的特殊设计,会再一次提到,悬浮矿区有信号干扰,RDA的女将军派军队试图进入,这里住着大量的蝠魟兽已学会了像纳美人一样守护家园,会攻击人类的飞行器,RDA根本无法进攻或接近到圣树所在的最中心位置,悬浮矿区固若金汤。

规划变化及颜色参考、设计:

《阿2》规划大变后,《水之道》设计思路有所调整,但本质不变,依旧是派遣掠夺者和拓展战场,往丛林以外延伸至海洋,爆发海洋大战,最后纳美人守护了海洋、海洋生物和后代们。

由于A2改为拍摄海与水,也就不需要去到某国实地考察而取景,或拍摄山与石,只是派遣了剧组成员取参考素材,主要夜间的自然环境,为杰克和纳提莉夜间飞过哈利路亚山这一段做参考。卡梅隆要求重点参考现实中黄山的美丽夜景和夜间色彩,潘多拉的天空是根据黄山,设计成蓝中带紫的靛青色调,而飞行中的二人肤色略有调整,微调成靛青色。

这种调色参考了现实中被称为“青黑”(livid)的夜间山石、山体色彩,近处的山石呈现黑中见绿,而更远处的山石则因为云雾散射,呈现黑中见蓝、黑中见紫,这些颜色都属于青黑色(cyan black)的范围,即黑中见到绿、蓝、青、紫这些冷色。

回来:

二人在夜间享受时光,纳提莉让杰克不要再担心,而过去的15年,杰克从未放下过顾虑,“人类会回来”(Humans Will Be Back)。正是因为杰克原是人类,所以了解人类。没有真正的和平,世无定事(Nothing Last Forever)。杰克和纳提莉继续夜间约会,在爱人身边,杰克的心态有所放松。

“会回来”(Will Be Back)这个经典概念,来自卡梅隆1984年的《终结者》,由阿诺·施瓦辛格扮演的终结者机器人T-800讲出,在追踪到莎拉所在的警局时,警卫不让T-800进入,T-800向他说了这个经典之中的经典台词:“我会回来”(I’ll Be Back),然后一辆车撞穿了警局的门,将警卫撞死。

续集《审判日》也讲了这句台词,特警们攻入大堂释放催泪弹,T-800让莎拉母子戴着防毒面具等着,说到:“待这里,我会回来”(Stay Here,I’ll Be Back),然后出去制服特警们。而《终结者》系列每部续作都会出现这句话,搞笑的是,在2019年《黑暗命运》(Dark Fate),T-800却说了“我不会回来”(I Won’t Be Back)。这个系列因为这部票房严重失利,而没有再制作续集电影,派拉蒙影业雪藏了后续项目,阿诺也真的“不会回来”。

删减剧情:人类家庭及夜间生活

切到人类的夜间生活,蜘蛛的人类收养父母,麦科斯克(McCosker)一家四口出现。在《未来阴影》中,麦科斯克就出现过,他是凯瑟琳·哈尔的上司,一个一闪而过的小角色。麦科斯克在地狱门收养了蜘蛛,蜘蛛夜间住在麦科斯克家中,在地狱门内活动,而日间则与杰克一家生活,在丛林活动,所以蜘蛛相当于延续A1杰克,拥有双重生活(double life),蜘蛛比杰克拥有更少的夜间活动时间,人类收养父母不允许他夜间待在地狱门以外,更不能过夜,要求他返回地狱门。

《未来阴影》提及了麦科斯克为何留在潘多拉没有返回地球,他的大儿子当时年纪太小,刚出生无法长时间太空旅行,所以麦科斯克夫妇改变了对纳美人的态度,选择在潘多拉定居,而大儿子出生后,杰克将婴儿蜘蛛托付给麦科斯克照顾,而夫妇还有一个小儿子出生。

切到诺姆博士,诺姆接替去世的格蕾斯,也成为了一名与潘多拉原住民交好的善良人类,在A1后至A2,诺姆博士收养的29个孩子,虽然全部是战争孤儿,但健康成长,而诺姆在地狱门内,为孩子们建立了学校,经过15年时间,部分的孩子已长为成人,诺姆和孩子们在一起。

人类婴儿:

电影设定,除了像蜘蛛这样的婴儿无法搭乘太空飞船外,年龄太小的孩子也是不能上船,原因是他们的身体太小,无法低温休眠(cryosleep),这项技术相当于将人的体温降低到极限,减少水和食物的消耗,但身体能长时间保持原状。但是低温休眠的副作用也特别的明显,人体因为缺少新陈代谢,而会出现极度虚弱的状态,年龄太小的身体甚至无法恢复。

而另一原因是长时间太空旅途,宇宙辐射射线会影响人体,导致新陈代谢系统损伤甚至破坏,类似核辐射,吸收了足够的辐射后,人体从低温状态无法复原至常温。虽然太空飞船的保护仓能够抵挡大部分的辐射,但是长时间的在外太空,辐射累积还会患上急性的放射疾病。

卷土重来:

诺姆和杰克及纳提莉一同注意到了天上的异象,杰克15年以来的噩梦终于成真,人类回来了!

注意院线版是没有诺姆和地狱门内的人类视觉,只集中在杰克和纳提莉观察到。

夜晚的天空中,出现一颗明亮的星,星变成光点,随后光点越变越大,从星星般的大小,逐渐变大成一个航具,一艘巨大的太空飞船,星星的数量也变多了,意味着更多的太空飞船。时隔15年后RDA与ISV再次出现在潘多拉的外太空。注意A1杰克随太空飞船来到潘多拉后,RDA就没有再派过飞船到潘多拉。这还是同一艘飞船ISV,全名是星际级货运航母(Interstellar Vehicle)创业之星(Ventura Star)

接上《未来阴影》杰克的判断,RDA的创业之星需要六年多的时间,杰克前往潘多拉的那一趟耗费了足足6年9个月/81月,从潘多拉返回地球,假设人类经过数年的准备,卷土重来,又经过六年多的时间,相同的时间从地球再次出发,抵达潘多拉,整个过程花费了十多年时间,最少是13年6个月左右。所以在A1的14年后,即从2166年开始,杰克开始不断焦虑,人类一定会回来,在某一天回来,而现在就是这一天。

距离和宇宙航行:

电影虚构的潘多拉,相当于一个“理想地球”(ideal Earth),所在的阿尔法半人马座恒星系统是真实存在的,距离地球约4.3光年,一光年为9,460730472580800米,潘多拉距离地球是4.4光年,约为406780亿公里。

电影设定,22世纪的人类得益于核科学发展,核工业技术成熟,足以支撑万亿公里级别的宇宙航行,将太空交通设备加速到接近光速,从而大幅缩短超长距离的太空旅程需要的时间,人类只需要10年就可以到达潘多拉,而22世纪中,到达潘多拉的时间缩减,也就是A1杰克从地球到潘多拉所用的时间。

ISV:

A1里编号601-09的ISV是往返地球与潘多拉唯一的货运载具。而这架载具因为体积巨大,是无法进入潘多拉大气层的,只有瓦尔基里航天飞船(Valkyrie Shuttle),能够来往潘多拉的外太空与地面。

ISV从地球所在的太阳系,飞往阿尔法半人马座星系,需要花22周约160天左右的时间,以1.5G加速度不断加速,到达最高速度21万公里,但即使是这样的速度,仍需要5年半以上,才能到潘多拉所在的星系,而加速与减速的时间是几乎相同的,也要花22周,而休眠的人类就用这段时间来恢复身体,最后ISV进入了潘多拉的轨道,环绕飞行。

注意A2与A1的对比,ISV不但进入了大气层,还降到了地面上。

ISV全长1646米,最宽的是头部发动机散热器结构,宽330米,四个球形燃料容器,高218米,尾部的光子帆最大展开超过200米。而驱动ISV的引擎也非常巨大,引擎有双反物质和核聚变两种动力,是混合动力引擎。主要通过物质与反物质碰撞后,产生巨大的能量来推动体积巨大的ISV,加速至每秒21万公里,意味着,只需要短短了2秒钟,ISV的最高速度就能从地球到达月球。

注意杰克和纳提莉看到的ISV是完成了减速过程,减速产生了大量的热,所以散热板变得通红,而A1没有看见燃料喷射,因为ISV已在轨道上,绕着潘多拉。A2“一步到位”,RDA为快速殖民打扫殖民地,落到地面用大量的燃料喷射火焰,将潘多拉的森林瞬间烧光。

注意前后对比,在A1两架瓦尔基里的其中一架,被杰克炸毁引擎随后坠机爆炸,所以剩余的人类是用另一架瓦尔基里返回创业之星。而A2卷土重来的RDA带着更多的创业之星、瓦尔基里,瓦尔基里装载在飞船的中部,瓦尔基里会从固定架上分离,调整方向后,向潘多拉的地面快速降落。

ISV结构与设定,瓦尔基里原型及设定:

ISV虽然船体庞大,结构非常复杂,但是剧组是严格按照太空飞船航空理论来设计的,分为五个系统,动力系统、运输系统、居住休眠系统和货运系统,以及将四个系统相连的支架系统。驱动船体的动力系统非常巨大,主要是散热器和燃料容器占了大部分。为确保双反物质引擎的所产生的辐射不影响人体,动力区与人类所在的居住休眠区相隔了足足一千米,分别在支架的头尾。

虽然ISV的造型是这个“头重脚轻”、中间又细又长的奇怪样子,但是ISV和瓦尔基里都是准确而科学的设计,而瓦尔基里的设计更是参考了现实中美国委派洛克希德·马丁空间系统公司(Lockheed Martin Space Systems Company,LMT)开发的一艘代号X-33的航天器,名字就叫“创业之星”(Venture Star)。但电影是将创业之星这个名字给了ISV,而瓦尔基里是装载在ISV上的跨大气层飞行器(trans-atmospheric vehicles,TAV)。

现在ISV的装载程度,接近满载,ISV的最大装载量是350吨。A1的时候,ISV只是使用了最大装载的五分至一,只运了60吨左右的货物。

而现在装满了,足足十艘ISV,二十艘的瓦尔基里,而里面是装满了人、建筑材料、各种设备,意味着有至少十倍的人会来到潘多拉,要容纳他们,需要建设一个比地狱门至少大十倍的军事基地,也就是A2至A3的桥头(Bridgehead)。在A1最后,一艘瓦尔基里送走了除了孩子们外几乎全部的人类,而现在是十倍奉还。

阿德莫:

继迈尔斯后,又一个战争狂人来到潘多拉指挥。从这里开始平行叙事,RDA与纳美人之间不断切换。

RDA的新领导女将军弗兰西斯·阿德莫(General Frances Admore)登场,由埃迪·法可 (Edie Falco)扮演,Ardmore名字发音类似海军上将(admiral)。

在最早的《阿2》剧本中,将军这个角色不是女性,而是男性,卡梅隆考虑的是与他合作过两部《终结者》的施瓦辛格来扮演。由于《阿2》剧本弃用,卡梅隆增加了女性反派角色的比重,将主要反派从男改女,使得两个主要反派,化身迈尔斯(Miles Avatar)和女将军阿德莫(General Admore),是一男一女,而不全是男性。

注意院线版是删减了ISV上的军队,留他们到桥头在出现,阿德莫的登场移后约15分钟。相当于将重组迈尔斯和阿德莫的登场顺序,前后互换了。

删减剧情:骨甲

女将军现在她配有两名男性副指挥,阿德莫走上甲板,询问一名队长,“骨骼”(Skel)准备如何,下属对答全部就绪,只差扣动扳机。

这里的问答是铺垫A2出现的两种不同的装甲,一种是A1的AMP装甲升级版MK7,另一种是“骨甲”(Skel),属于机动平台(Mobile Plateform),全称是RDA骨骼装甲(RDA Skel-Suit),一种比AMP体积和重量要小很多的装甲,相比4米高的AMP,高度少1米左右的机械外骨骼(exoskeleton)。

注意这个铺垫,一年后女将军就一直是熟练地穿着骨甲在活动,甚至能拿着咖啡杯喝咖啡,但院线版是没有ISV上这个问答铺垫的,女将军她登场就穿了骨甲,随后与迈尔斯见面。一个小彩蛋,她像A1迈尔斯操作AMP练习拳击动作,打了几拳。

骨甲设定及铺垫:

骨甲属于超轻型的移动操作台,但是机动性不输AMP,高度3米,相当于一个成年纳美人,这个装甲牺牲了防御性和携带重型武器,配备的武器更少,但是速度和敏捷性提高了,在对付纳美人时更有优势,是RDA在A1吸收战败经验后,专门设计用来对付纳美人的,设计参考了纳美人的身体结构。

骨甲的四肢长度与纳美人相当,臂展5米,腿长2.5米,一名人类战士进入骨甲后,能用机械足行走,而AMP巨大的身体并不能快速行走,尤其是地形复杂的丛林,但骨甲能轻松胜任。而机械臂的灵活程度,堪比纳美人,手臂能爬树,搬运较重的物件。而骨甲一般标准配有步枪、机关枪、手枪以及匕首四种武器,还能加装喷火器(flamethrower)。

注意女将军与骨甲是铺垫A3的骨甲军团(Skel Legion),他们暂时未登场,相当于原来A1的步兵全部换成了骨甲兵,就像女将军一样,所有士兵能够自由地使用骨甲,这也是为什么女将军要问下属这个问题,他们已完成训练。

删减剧情:女将军讲话

阿德莫扬言要为人类的生存,夺回潘多拉这个“月球”(Moon),注意潘多拉只是一颗卫星,它真正的名字是Eywa’eveng,这是颗非常独特的可居住卫星(habitable moon),它的状态接近人类过去未严重破坏前的地球。

潘多拉的行星:

潘多拉环绕着一颗行星,行星的名字也很有意思,是根据希腊神话中会吞食人类的独眼巨人的名字命名的,叫“波吕斐摩斯”(∏ολύφημος,Polyphemus),而行星的大气中,有取之不尽的氢气,类似太阳系的木星,氢气的含量高达90%。电影设定,瓦尔基里飞行虽然要消耗的大量的燃料,但是瓦尔基里号可以前往波吕斐摩斯,收集氢气作为燃料,无需创业之星从地球携带大量氢气燃料到潘多拉,而瓦尔基里可以在创世之星、潘多拉、波吕斐摩斯三者之间循环来往,将大量的地球物资卸载到潘多拉的地狱门基地。

桥头原型和设计:

现在女将军的野心十足,是造一个巨大的、坚固的环形基地,所以将潘多拉的土地烧得一干二净。

在这个位置建立的基地,将作为RDA驻潘多拉的新总部(new headquarter)。有意思而巧合的是,卡梅隆和剧组在设计A2军事基地时,撞正了另一个设计,现实中地球上市值最高的企业,苹果公司(Apple)正在设计他们的新总部苹果园区(Apple Park),由苹果公司的旗舰设计师乔纳森·艾夫(Jonathan Ive)和高科技派设计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艾夫监督施工,耗时8年完成。

这个超巨大的圆形建筑,采取未来主义设计(futurism design),外观非常简洁,就像是一艘登陆在地球的外星飞船。而极其讽刺的是,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宣传新总部是“最环保”的建筑,并没提及,在建设前将数十万平方米的土地毁掉,推倒大量的树木。

后来苹果公司迫于库比蒂诺市政府的要求,恢复了新总部周边的大量绿植,并承诺在新总部内也复原原有土地上数量相当的绿植,种植上万棵植物。这个“绿色”又“环保”建设过程,给了同期创作电影的卡梅隆“很多灵感”,所以卡梅隆设计了一个极其讽刺的剧情,刚登陆潘多拉的RDA,又开始了疯狂破坏大量土地和烧毁的绿植,像苹果毁掉库比蒂诺的土地一样,毁掉潘多拉,再在焦土之上建设一个巨大环形基地。

有意思的是,电影设定,这些从丛林变成光秃土地的区域,称为“杀区”,意思就是杀绝潘多拉的一切生命。

面积及建设工程灵感:

电影设定,在海岸线RDA选取了一个接近纽约长滩(Long Beach)大小的区域,作为选定建设地址,区域面积为170平方公里。

需要注意的是,桥头的建设时间非常长,横跨A2至A3两部电影,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A2这里“只是开头”(the beginning),人类从零开始,这样的建设效率和建筑规模,卡梅隆的灵感来自某国的建筑奇迹,三峡工程(the Three Gorges Rroject),某国建设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建筑,三峡大坝(Three Gorges Dam)。

卡梅隆认为未来的人类建设速度和规模,就像如今的某国建设一样,能够将土地大改造,快速而超大规模的城市基建,载入世界纪录的桥梁建设。各种的某国建筑奇迹,是不断加快的施工效率,才有这些奇迹般的建筑出现。

而高效快速建设纪录不断被自己国家再打破,这一点给卡梅隆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奥运会及世博会等项目的建设,令全世界为之震惊。有意思的是,卡梅隆曾在2012年《泰坦尼克号》重映时提过,拍摄续集就像是造三峡大坝,拍四部续集,相当于造了四个三峡大坝,是个非常非常浩大的工程项目。

而A2和A3要设计的最复杂的模型,无疑就是桥头,这个巨大模型有数以万计的细节,维塔专门组建了一个城市设计团队,满足卡梅隆的要求。

桥头设计及杀区设计:

桥头是一个直径9.6公里,覆盖一半陆地一半海港的圆形区域。这是对应A3的两个战场,一半在陆地,一半在海洋。

有海陆共六道门,陆地上有三道不同方向的大门,海上有两道门,都是可以关闭的,而还有一道特殊的门,称为河门(River gate),是A3杰克攻入桥头的“水之道”,这个门是没有关闭的,但有重兵把守。

桥头之外的陆地区域,称为“杀区”(Kill Zone),直径达到16公里的一个扇形区域,宽3.2公里,这个区域内寸草不生,视野开阔便于监视,若发现任何纳美生物进入杀区,自动式武器就会启动,格杀勿论,杀区相当于桥头的保护带。

在《阿3》剧本中,杀区最早称为“杀戮战场”(Kill Field),取自现实中柬埔寨的“死亡地带”(the Killing Fields)又称为“杀戮之地”,指琼邑克的杀人场(the Killing Fields of Choeung Ek)。而A3的最终大战,就是发生在杀区至桥头的一场疯狂杀戮,为了支援杰克,其他部落的战士们要从陆地围攻,从杀区推进至桥头的防御墙,桥头称为“城墙”(City Wall)的防御墙长达30公里,其中近60%是陆地防御墙(landwall),40%是海洋防御墙(seawall)。

A3纳美人一定要攻下桥头的原因是,一旦桥头完成,这里将成为RDA全面殖民的起点,更多的地球人将会来到潘多拉,与RDA一同殖民潘多拉。纳美人将会迅速失去他们的家园,因为人类会复制这样的成功模式,建立无数牢不可破的殖民基地,将更多的土地变成杀区和焦土,再建设防御墙和内部。

历史原型及名称由来:

电影这样设计,有现实和历史依据,是对应美洲殖民史和西班牙政治。

哥伦布在15世纪末,1492年10月12日抵美洲巴哈马群岛的瓜纳哈尼岛(Guannahani),但两个月后哥伦布的船圣玛丽亚号不幸触礁,哥伦布和39名船员建立了美洲土地上第一个临时殖民地,以耶稣的生日命名为纳维达德(La Navidad)。

这个殖民地纳维达德堡除了纪念圣诞,还是追悼触礁船难和悼念遇难的不幸船员,而哥伦布将岛根据耶稣的救世主身份,命名为圣萨尔瓦多(San Salvador),意思是“神圣救世主”。

不久之后,原住民将这个殖民地铲平,将西班牙人杀光,哥伦布又在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建立了美洲第一个真正殖民地,以西班牙的王后伊莎贝拉·卡托利卡一世(Isabel I la Católica)命名的伊莎贝拉堡,而伊莎贝拉一世正是哥伦布的资助人。

殖民地所在的是加拉帕戈斯群岛最大的一个,就叫伊莎贝拉岛(Isabela Island)。从纳维达德堡和伊莎贝拉堡开始,美洲的血腥掠夺殖民历史开始了。

注意电影纳美人(Na’vi)就源自这个词Navidad,意思是每年的12月25日圣诞日,相当于葡萄牙语Natal,意大利语Natale,意思是“诞生”、“耶稣生日”,而衍生词,圣诞日的前一夜晚,即每年的12月24日平安夜(Christmas Eve),圣诞夜的德语 Weihnachten,意思是“神圣夜”(dem Heiligen Abend)。

注意从A1开始,卡梅隆就要求福斯影业将圣诞假期的前一周,12月16日至18日定为电影的上映日期,而A2至A5都是圣诞前一周上映,迪士尼收购福斯后,这个要求也不能改变。(由于这个系列一直霸占这圣诞档期,其他的电影发行商都不敢靠近定日期。)

AMP:

放火烧山,烧光植物后,AMP部队登陆,注意这个部队在A1就出现过,称为“装甲部队”(Suit Team)。

AMP是强化机动平台/增强移动平台(Amplified Mobile Platform)的首字母缩写,AMP也是一种机械外骨骼,要比细长的Skel大得多,观感厚重。

电影设定AMP是日本企业三菱重工(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受美国军方维托,研制的一种军用外骨骼,最早是21世纪中出现,随后的数十年内,因为地球爆发战争和对付极端环保恐怖分子而不断投入使用。

RDA早于2050年购买并将AMP交给安保队伍使用。而从21世纪80年代,RDA将AMP带到上了创业之星等ISV,后来AMP出现在潘多拉,纳美人看见了这些装甲,称呼AMP为tìran yokx, 意思是“行走盾牌”(walk shield)。

部队命名方式:

一个有意思的命名细节,A1迈尔斯上校叫装甲队做suit team,为了观众方便记忆,A2所有的部队都是这样命名的,重组队(recom team)、潜艇队(sub team)、蟹队(crab team),包括《高空之地》的骨甲队(skel team),源自现实中的著名的美国海军特战队,“海豹队”(seal team)。

AMP升级及其设定:

AMP高度为4.205米,宽2.83米,臂展超过6米,单机重量为1700公斤,在A1这些AMP都是日间出现,现在夜间将顶部的射灯打开了。

由于机动性极强,即使是一个世纪后,AMP仍然没有过时,对付纳美人,相当于对付新石器时代(neolithic)的人类,光出现就足以震慑他们,在A1中,AMP有两种不同的用途,大部分时间是辅助RDA施工并保护施工设备免受纳美人破坏,负责驱赶作业过程中阻拦的纳美人,通常情况下,不会直接开枪。而最后决战中,AMP与人类士兵组成了混合部队,一同往圣树方向推进,一同射击纳美人。

A2也是组成装甲部队,一排AMP推进驱赶土地上的一切生物,但现在的情况与十多年前不同了,更多的AMP,更少的步行士兵,注意细节,步兵还穿上了隔热服。AMP通过热成像仪能够检测到前方,若出现纳美人就格杀勿论。

注意型号更迭,在A1出现的是MK6(Mark-6),A2出现的是迭代升级型号MK7(Mark-7),这些全新的AMP与A1中使用超过数十年的AMP不同,全部都没有使用的痕迹,而A1的AMP是处处见磨损和漆面脱落,而使用的武器也是痕迹斑斑。主要原因电影设定是潘多拉的大气有一定的腐蚀性,长期在外工作的AMP,自然免不了老化。

AMP装备:

和MK6类似,MK7双手持30毫米后坐式自动火炮,型号GAU-90,每分钟能够连射250发的子弹,可以装配穿甲弹、燃烧弹、高爆弹等不同种类的弹药。注意细节,由于弹药带长,AMP留有一个肩部顺带器,将弹药带从身后引到火炮的装弹入口。由于GAU-90长2.19米,重量达100.7公斤,发射子弹时,即使是AMP也有明显的后坐力,士兵必须双手持枪,右手持柄,左手握住枪管下钢结构部件。

空气折射:

注意空气的变化,当闸门打开AMP出现时,出现了类似A1瓦尔基里开下坡门时候的折射现象,由于人类呼吸的气体与潘多拉的大气组成不同,潘多拉二氧化碳的浓度很高,使得两种气体混合的时候,浓度高的的气体进入了低浓度的空间,就会不断改变这个空间的折射,浓度越大,折射率越高,所以开门的时候,都会出现这样明显的折射现象,而随后气体混合越多,折射效果则越不明显。

注意这种折射现象多次出现过,最明显的一次是迈尔斯驾驶AMP砸破了移动实验室的玻璃,出现非常明显的折射,就像是画面上加了一层水波纹特效。

轮回:

注意A1的最后各种消失的、死亡的,A2又再出现了,就像噩梦成真一样,逐一发生。

A1杰克送走创业之星和人类,A2创业之星和人类又回来了;A1让人类乘坐瓦尔基里离开潘多拉,A2瓦尔基里又返回了;A1杰克和纳提莉击败了上校,A2女将军带着化身迈尔斯回来;A1军队被全部击败,A2军队十倍回来;A1杰克和潘多拉赢下战争,A2没有战争就先输掉了,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A1人类撤出地狱门基地,A2人类由开始造新基地桥头;A1锤头雷兽毁掉了一批AMP,杀死人类士兵,现在全新的AMP又全部坐满了士兵;A1人类不再破坏丛林,A2放火烧山烧树;A1各种丛林生物击退人类,A2将大量的生物全部烧死……

A1和A2有明显的轮回(Samsāra)设计,是卡梅隆让观众快速熟悉,虽然时隔十多年,但是一切从未变过,只要观众足够细心,能发现所有的细节都能在十多年后全部接上。

而这样的轮回设计,在作品之前及片中也前前后后多次出现。如A1最后,纳提莉目睹锤头雷兽群和蝰蛇狼群,向人类发动攻击,帮助纳提莉一同进攻,A2现在纳提莉目睹了他们被烧死了,而杰克只能将纳提莉抱紧。

删减剧情:分析殖民

杰克用耳机和在地狱门的诺姆联系,分析RDA的行动。派十艘ISV加二十艘瓦尔基里,而A1纳美人集结了数万人和无数生物,才勉强战胜了一艘瓦尔基里和迈尔斯上校的整个军队。

现在杰克与潘多拉没有时间了,ISV释放出全部的瓦尔基里、AMP登录舱、推土机,降落到潘多拉的地面,而对于不了解人类的纳美人,最初只是当ISV是一颗陨石,而瓦尔基里被视为是一颗流星划落,只是多了数颗流星而已。但现在情况已不同。

杰克像纳美人说话,将潘多拉以外的太空,称为“黑暗世界”(The Black World),他们并没有宇宙交通或是太空航行的概念,但杰克和诺姆等人类意识到,RDA回来了。而RDA的回归,来势汹汹,殖民规模是前所未有之大。

当杰克讲出“黑暗世界到来”(The Black World is coming)的时候,切到黑幕,随后跳到一年之后。注意院线版是没有这一小段,而是杰克看见焚烧的丛林,就切到黑幕了。随后字幕出现,“一年后”(One Year )。

物极必反:

时间就像车轮一样,转动循环,而最可怕的,无疑是A1最后一幕,人类“转世”变成了纳美人。

A1杰克的反面,被纳美人杀死的人类,迈尔斯上校,就像投胎转世一样,变成了效命人类的纳美人,化身迈尔斯。从角色到剧情,卡梅隆都用了轮回概念,纳提莉的孩子,RDA的卷土重来,上校变化身,强调“物极必反”这种的东方思维,杰克一家人和部落,及整个潘多拉,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从这个转折点开始,现在一切往反方向发展。

醒来对比:

与A1杰克醒来类似,A2用迈尔斯的醒来做对比,视线也是从模糊变清晰,但迈尔斯看的还有其他的重组士兵,并对自己的身体变化感到迷惑和惊讶。和杰克类似,迈尔斯的头上也贴着检测脑部活动的贴片,穿着也是和杰克、诺姆类似,都是一件简单的便服。

搞笑的是,迈尔斯醒来和杰克类似,也是变得一片混乱,迈尔斯还殴打了莱尔等人,直到重组士兵将他控制住。

除了迈尔斯,原本装甲部队的领队,莱尔·温弗利特下士(Corporal Lyle Wainfleet)也变成了重组化身,莱尔跟迈尔斯一同行动,莱尔是迈尔斯最忠实的部下,所以重组士兵里,第一个讲自己名字的是莱尔。

注意在A1最后锤头雷兽将莱尔驾驶的AMP撞翻,莱尔被锤头雷兽一脚踩死,而A1莱尔最早设计的死法有所不同,他是被纳提莉的死神兽/萨诺塔(thanator)活活咬死,但A1后期剪辑时,这个死亡设计无法让电影通过评级,评为特别辅导级,所以改为锤头雷兽踩坏AMP的中景,也没有被踩死莱尔的特写镜头。

化身莱尔由A1同一演员马特·杰拉德(Matt Gerald)扮演,他在A2至A5会连续扮演同一角色。注意细节,莱尔是个光头的士兵,所以他的化身也是没有头发的,但他的后脑还是有一根精神辫。和杰克等纳美人类似,从A2开始,迈尔斯、莱尔等化身士兵也能够使用精神辫与其他生物连接,而他们甚至拥有自己的蝠魟兽,能够自由飞行。

二人对比:

注意A2用了和A1相似的色调、道具、剧情、场景进行对比,来强调轮回的概念,发生在A1杰克身上的事前,会又在A2迈尔斯身上再发生一次。

前后对比,强调他们的本质不同,即使二人都拥有了相似的纳美人身体,但他们的内在还是人类,而他们都是军人,并获得了新的生命,对待新生命的方式完全不同,杰克选择了融入和守护潘多拉,而迈尔斯选择了相反的道路,排斥和掠夺潘多拉,像军人一样完成任务。

纳美人、化身、重组皮肤:

注意面部和身体设计和细节,迈尔斯等重组化身,皮肤有类似老虎皮毛和皮肤的虎纹(tiger stripe),电影设定,纳美人的条纹纳美语叫pil,意思是皮肤条纹、面部条纹,这个词来自拉丁语柱(pila)及衍生词pilaster,,意思是半露柱,因为这一种柱上有连续长条形的凹凸面,而纳美人的皮肤则有连续的深浅条纹变化,与之对应,都是连续条纹变化。

皮肤设计和特征:

所有的重组化身和十多年前化身及原住民纳美人一样,都是有这样深浅条纹,但无一相同,面部的条纹较为细短,身体的条纹较为粗长。

这样的皮肤设计参考了现实中的虎、斑马、豹等哺乳类动物,与虎相似的条纹花脸(stripe face),主要是增加威严感,尤其是额头,有猛兽的感觉,迈尔斯的面部设计,就是像一只虎王(tiger king),使得观众能从一众的重组化身中认出他的领导地位。现实中这类有条纹皮肤和条纹皮毛的动物,其黑色素分泌比较独特,因为体内含有酪氨酸(tyrosine)而形成了黑色素细胞(melanophore),皮肤部分变成黑色,毛囊也因为酪氨酸使得毛发角蛋白(air keratin)色素加深,从黑色皮肤上长出黑色的毛。

电影里的皮肤则是更独特,不是黑色素细胞而是蓝色素细胞,而现实中哺乳类动物几乎都没有蓝色素,而卡梅隆是从濒危动物和印度宗教中获得灵感,参考的是一种很罕有的蓝虎(blue tiger),由于变异,原本的白色皮毛变成了灰蓝色,在20世纪不同国家的历史记载中,有人见过蓝虎。但21世纪至今,并未发现过这样的蓝虎,只有发现深黑色条纹的黑蓝虎,黑色条纹变多变粗但也无发现变蓝的情况。而重组化身相比十多年前的化身,设计就加入了少量灰色,使得他们的皮肤有蓝中发灰(grey blue)的感觉。

变色原理:

生物学家认为这一类动物的皮毛变色与环境有关,它们分泌更多的酪氨酸,促进黑色素的形成,使得它们能够隐藏在环境之中,而虎、豹一类捕食动物因为皮毛变黑更难被发现,而增加了它们的隐蔽性和捕猎成功率。

电影根据现实中的酪氨酸和黑色素形成原理,设计了类似的纳美皮肤变化,生活在海洋的纳美人,他们适应了环境,能够分泌绿色素(chlorophyll),使得他们原本的蓝色皮肤呈现美丽的青色,这种青色来自潘多拉海洋,是日间无云时的颜色。

面部及眼部设计:

注意面部细节,重组和化身及纳美人一样,有着特别明显的大山根,而且鼻梁偏低,整个鼻子的形状就像是虎鼻,丰饱满又凸起,鼻尖是带粉红色。而且眼睛和虎眼类似,是黄色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但注意颜色变化,迈尔斯和重组不是一直都是黄色的,这个设计和A1相通,也是现实中虎眼的变化,日间的黄色比较明显,而夜间和背光时,黄色变淡,是一种黄绿色的效果,瞳孔有一圈绿色,夜间瞳孔会放大,变得较宽能进入更多的光。

比较明显的是侧光的时候,纳美人受光的一只眼睛是黄色,而阴影面的另一眼睛是黄绿色,越靠近瞳孔,绿色越明显。后期制作时,维塔为了实现这种变色的效果,将场景的虚拟光线方向和眼球做了绑定,计算不同进光的眼球变化,也就做出了这种遇光变色的微细效果,让特效角色的眼睛更加有神。

接下来也是与A1形成对比,迈尔斯快速熟悉着他的重组身体,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对这具只有6岁多身体的感到兴奋,注意A1的杰克是残疾人,下肢瘫痪,背景设定他是在18岁服兵役,在服役期间脊椎受伤,导致了永久性的下肢瘫痪,只能用轮椅行动。而A1杰克化身后,则是兴奋地奔跑,他相当于重生了(reborn),获得了一对新腿和恢复正常下肢。

而迈尔斯在A1死的时候是五十多岁,A2现在回到了他身体的最佳时间,而且是比人类身体更强壮的重组身体。

迈尔斯的情况完全相反,他意识到自己死亡复活(resurrect from dead),通过录像和其他人看见了十多年前的自己,作为指挥官,在生物实验室录下战前留言,解释了自己如何保存数字大脑、转移基因(transfer DNA)和化身敌人。迈尔斯称呼自己为“以敌人形态回来”(back in the form of enemy)。这句话也用到了卡梅隆《终结者》系列的标志性概念,“回来”(back)。

注意细节,迈尔斯现在戴的狗牌(dogtag)是为重组士兵特质的,称为重组身份牌(recom i.d. tag),这个小道具提示了迈尔斯的身份和本质从未变过,就是一名军人,只有军人才会戴狗牌。而上面刻的不是国家的名字,而是RDA三个字母。

Recombinant

注意重组(Recombinat)用了缩写名,前五个字母来命名他们的化身和项目,就叫重组化身(recom)和重组计划(recom program),名字的命名方式与变成(recome)只有一字母之差,也是回(re)与来(come)的组成,提示他们是死而复生之外,还能不断复生,将人类的意识和记忆注入到人类与纳美人基因混合而成的化身中,而化身与重组公司的数据库连通着,一旦化身士兵在战斗时死亡,只需要从数据库再输入新化身中,这些重组化身就相当于“永生者”(eternal)。

前作铺垫:

注意卡梅隆在A1就铺垫了迈尔斯上校会成为重组,在杰克和迈尔斯第一次见面时,迈尔斯讲到自己是当兵经历,提到“我自己曾经是个侦察兵”(I was first recon myself)。

recon是侦察(reconnaissance)的首五个字母,是侦察兵的非正式叫法,侦察兵(scout)属于常规部队中的特殊兵种,作战时是先锋,也称为“侦察先锋”(first recon),负责深入敌后,侦察敌情(reconnoitre)、侦察敌军的军事目标位置等重要工作。他们还要随机应变,抓捕敌人作为俘虏、检查道路安全、观察敌军活动、统计敌军人数等的工作。A1的recon与A2的recom发音几乎相同。

大脑备份:

注意他们是怎么样复活的,与A1的杰克形成对比,在A1最后大战前,迈尔斯和战士们将自己的意识传输到数据库内进行备份,而使用的就是A1生命实验室的连接室(Link Up, Link Room),这套连接系统有一个隐藏的功能,在背景设定提过,称为驾驶员(driver)的人类,除了能将自己的意识连接到化身,还能无意识连接(unconscious link),扫描大脑后,进行大脑备份(Brainstored)。

这项技术在22世纪已经非常成熟了,整个过程会将大脑完整“复制”一次,就像是一台电脑将一个操作系统和全部数据进行保存备份,然后存储在一个安全可靠、不会损害的硬盘或是云端硬盘中,长期保存。

一个彩蛋,迈尔斯叫了塞弗里奇过来解释,而他在A2只有这一幕,暂时不登场,及后A3他才会再登场。塞弗里奇提到所有的备份都会送回到地球。

注意A1一个一闪而过的动作,就提示了这种技术,已经非常的成熟,连接室的操纵台能看见杰克在精神连接装置(Psionic Link Unit, psionic原本是心灵异能/灵能、幽灵的意思)内的大脑扫描,麦克斯则将大脑的同步率实时更新图转移到透明平板上,继续观察大脑同步,随后他走近杰克的化身,同时间两边观察,一边观察大脑的连接情况,一边看化身。A1称这个过程叫“相位同步”/同相(phase lock),随着同相不断提升,杰克与化身的大脑就像是量子纠缠,形成了关联。

迈尔斯上校等人也是如此,利用同相相关的技术,不过将整个大脑连接到了创业之星的数据库,注意在22世纪,人类的太空技术和数据存储技术,已远超了21世纪。

设计调整:传输存储改为晶体存储。

《阿3》的剧本设计,原本是用网络传输存到ISV的晶体,后来简化,变成A2塞弗里奇拿着晶体,给迈尔斯解释,相当于给观众做了更简单的解释,也照顾到更年轻的观众理解电影。

电影设定,现21世纪20年代,将地面的数据发送到位于外太空的人造卫星上,由于技术限制,只能达到100千兆字节每秒(100 GigabytePer Second, 100Gbps),而这个传输速率和每秒传输量远远达不到短时间备份整个大脑的要求。

电影根据现有的科技水平和发展前景,进行了理想化的设计和科学幻想,实现了所谓的无线超远距离的大数据传输(Wireles Long-range Megadata Transmission)。人类,以成人为标准,大脑的重量约为1.4公斤,有860亿的神经元细胞,早期的科学研究认为多达上千亿,而实际的数量少了大约是140亿至160亿。

塞弗里奇手上的像是玻璃一样的载体,是有两个现实原型的。一个是美军的机密项目,被维基解密公布,用于保存国家领导人、科学家、艺术家等重要人类的意识,备份他们的大脑留给军队研究,但这项技术非常难,没有多少进展。但A2出现的存储技术,玻璃存储倒是现在实现了,需要用到玻璃硬盘(glass disk),由纯石英玻璃加工而成,玻璃硬盘能保存数据上千年,若保存妥当,能数千年不坏。

电影出现的大容量玻璃硬盘,暂未实现,现在的存储量仍比较小。2019年11月,微软公司(Microsoft)代号Silica的项目(Project Silica)将1978年的电影《超人》(Superman)存储在只有杯垫大小的一片石英玻璃内。体积为75*75*2毫米的玻璃薄片,能够安全地存储75.6GB 数据,相当于1*1*2毫米能存储约1GB。石英玻璃有很多特性耐高温又耐磨,关键是能防水,而且无需用高功耗的方式保存和维护硬盘。

大脑存储:

人体由于体格和体质不同,身体全部的细胞数量是不断动态变化的,因为细胞会不断地死亡和更新,人类的细胞更新周期相差也比较大,低至120天,最高达200天以上。但神经元细胞则较为特殊,数量变化不大,电影是假设22世纪的人类与21世纪的人类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在细胞数量基本上没什么变化的情况下,而进行每个神经元的扫描,一个神经元有大约8000个的链接,电影用的这个平均数来科学幻想,也就是860亿乘上8000链接,人脑的总链接量,是688万亿。

这意味着,整个大脑的存储容量和结构,是非常之大的,相当于需要准备一个76亿至78亿太字节(Terabyte, TB)的硬盘,才能将所有神经元细胞所构成的脑神经系统完完整整地保存下来,制作一个数字大脑(digital brain)。而A1的化身与A2的重组,其实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将整个人脑神经系统与纳美人脑神经系统连在一起。而迈尔斯上校等人是完成了大脑数字化(brain digitalization),和A1活人的大脑连接相比,甚至更加稳定。因为连接的时候,还有可能被他人中断,如A1迈尔斯就中断过杰克等人的连接,导致化身瞬间失去意识,驾驶员还会意识不清晰而昏倒。

而现实中,暂时是没有这项技术的,除了埃隆·马斯克曾宣称过自己将脑部数据上传到云端,为自己的科技公司神经连接(Neuralink)做过宣传、募集企业资金外,暂时是一片空白,前景不明。因为人类尚未完全了解自己的大脑,到底是怎么样形成百万亿的链接,而链接是如何同时传输这么多的电信号,以及电信号传递的电化学反应。

注意台词彩蛋,迈尔斯最后提到,“海军陆战队不能被击败”(Marines can’t be defeated),出自第26任美国国防部长,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曾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军转型司令部最高司令的詹姆斯·诺曼·“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他还有另一句名言,“海军陆战队不知怎么拼写‘击败’一词”(Marines don’t know how to spell the word ‘defeat’. )。而A2最后杰克击败了迈尔斯,而他们两人都是海军陆战队。

磁悬浮列车:

杰克指挥奥马地卡亚部落的地面部队炸掉一段列车轨道,导致磁悬浮列车脱轨并发生爆炸。注意RDA就是用磁悬浮交通系统在地球获取巨大的利益的。地球背景设定,RDA建立了遍布全世界的高速磁悬浮列车系统,注意A1杰克出现的下一个镜头,杰克头上就是这个列车系统,短短十秒就有四台列车,从四个不同的经过,可以清晰看见列车的数量之多和速度之快。

这种悬浮列车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大量的物资和人运输到数百乃至数千公里外,如一趟从跨过太平洋或是整个亚洲的列车,只需要不到1小时,意味着在全球部署这样的列车系统和轨道网络能节省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垄断交通会产生巨大的利润。

但这种磁悬浮轨道和列车都需要超导材料,而且是非常大量的拥有超导性能的金属原材料,若要扩展轨道网络,RDA为了巨大的利益会耗费难以想象的人力物力在太阳系外寻找超导金属。

而RDA在潘多拉就找到了拥有天然超导星性的金属矿,难得金矿。注意最大的超导矿就是哈利路亚山,超导矿石还拥有抗磁性,即使在超高强度的人造磁场内,难得金的超导性也不会变化。所有难得金成为了最佳的磁悬浮列车原材料,而人类已经将轨道铺到了潘多拉的土地上。

箭穿玻璃:

注意纳提莉一箭就射穿了战机玻璃,而卡梅隆是“故意”这样设计的,A1苏泰也是用弓箭射中移动的战机,箭头穿过玻璃直插驾驶员的身体。

比较搞笑的是,由于箭穿玻璃“太突兀”,以至于观众们对箭头能射穿玻璃议论纷纷,这个剧情“太离谱”,部分观众吐槽,一个世纪以后的玻璃质量糟糕,比一世纪前能挡子弹的防弹玻璃还差。

石箭头:

设定是有解释的,只是电影没有提及过。既然观众能接受1公斤的石头卖4000万,另一种石头,就算不解释,石头能射穿防弹玻璃,也不是很难接受,甚至不去在意,因为这只是电影(just a movie)。

武器设定,纳美人使用的,是一种类似火山岩石的坚硬石头箭头,设计灵感是古代玛雅人使用的黑曜石(Obsidian),这种石头产自美洲的北部及中部,是墨西哥的国石,源自火山熔岩,二氧化硅岩浆冷却后形成的天然宝石。玛雅人会将坚硬的黑曜石打磨成锋利的矛头,绑在木杖顶端,称为长矛(Nab Te)。

电影思路相通,在箭上安上石头箭头,堪比蓝宝石,约为摩氏9度,比普通玻璃摩氏6度和复合型防弹玻璃的摩氏7度都要高。

因果报应:

杰克带领部落抢劫了列车上的武器,他只有两分钟在RDA的增援战机来到前,将武器抢走,杰克看见了两个儿子擅离职守,原本负责侦察巡视工作,却来到地面拿武器。注意洛亚和内特亚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责任,没有人在空中发现敌军,地上所有人都成了易受攻击者(sitting duck),注意卡梅隆从A2开始,加入了东方哲学,因果报应(karma),部落抢到了武器,但付出了惨重代价。

一架天蝎战机(scorpion gunship)作为增援赶到,就像过去十多年前那场最惨烈的大战,天蝎战机群在A1数次发射导弹攻击纳美人,死伤惨重。现在A2死亡将降临到杰克的两儿子身上。

而更为惨烈的是,导弹就在两儿子身边爆炸,而短短的时间,三枚导弹就将潘多拉的美丽土地,变成废土和烈火焚烧,最后一名战士将战机击落。注意细节,内特亚差点被导弹击中死亡,巨大的爆炸将他炸飞,而杰克出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A1埃图康就是死在这样的爆炸中。

父亲与孩子:

杰克不顾一切跑向孩子,来到内特亚身边,将孩子抬起带离战场。注意杰克身份的变化,过去在A1他未成为父亲,没有父亲和亲情的牵挂。

但A2成为父母养育孩子后,他的行为和价值观都变了,不再是无畏的战士,而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即使内特亚成为了战士、参与战斗,但他还是杰克的孩子。

卡梅隆这样设计,就是让观众意识到主角的变化,战斗对杰克来说,就没有孩子重要,孩子活着比一切更重要。从这里开始,埋下一个线索,到第三幕内特亚死亡,对杰克产生沉重打击,再次产生了本质变化,他只有一个选择,成为无畏的战士,守护孩子,到A3死守礁石部落和所有纳美人的家园。

安行及军事承包:

迈尔斯为重组部队交代任务,猎杀纳威领导人,“Toruk Macto”,杰克·苏利。

注意RDA与军方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背景设定,退伍的军人主要是美军,会在RDA的承包商安全行动(Security Operations, SecOps,简称“安行”)继续做着原本军人的工作,RDA在桥头会专门留一个核心区域给安行。而现在重组部队相当于是安行的秘密特种部队。

因为安行比其他的承包商要特殊,他们承担着更多的“秘密工作”(secret operation),如A1最后,迈尔斯上校就从RDA驻潘多拉的主管塞弗里奇手上直接夺权,全军出击攻打圣树。

在A1的删减片段,有更详细的夺权过程,塞弗里奇试图解雇安行的人,但他被迈尔斯威胁,塞弗里奇已手无实权,不要妨碍他备军,迈尔斯成为了RDA在潘多拉临时任命的最高领导者。

黑水雇佣兵:

事实上,这个承包商也是RDA所拥有的,只是为了免去法律责任而剥离出来的,一个用于规避的挡箭牌,影射的毫无疑问是现实中的雇佣兵团,雇佣兵为钱效命。

电影影射的,是与美国有深厚关系的黑水公司(BlackWater),原名为美国黑水(BlackWater USA) ,后更名为黑水国际(BlackWater Worldwide ),由美军退役特种兵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创立,一度是美国最大的私人安保企业,后走向国际化。

有意思的是,自从A1上映后,2010年开始民众注意到这间刽子手公司,而黑水也很快因为雇佣兵射死平民而变得臭名昭著,尤其是维基公开了伊拉克地区的军事外包证据和黑水雇佣兵的杀人丑闻后,黑水名声大跌而进行了换壳操作,引入了所谓的新投资者接管公司,并与中东国家签署新的合约,美其名曰“国家安保”。

但更名也好换投资、新合作也罢,都是掩人耳目,以确保黑水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能够正常进行。

卡梅隆按照黑水等雇佣兵企业的发展,主要是走向国际化、扩大规模和增加雇佣人数,又设计了一个新登场的科技公司重组(Recombinant),重组就是影射黑水等企业雇佣战争所在地的本地人,成为雇佣兵,对自己国家的军队作战和对人民下杀手。

而A2最直观表现这一点,无疑就是迈尔斯等军人们变成了化身,与杰克、格蕾丝、诺姆等化身并无本质不同,都来自于纳美人与人类结合的基因工程,但迈尔斯等人会对纳美人痛下杀手,他们被纳美人及纳美生物杀死过,所以更有仇恨和充满报复感。尤其是迈尔斯,他有意手刃杰克,为自己报仇。

这样的人物设计,也不难看出,就是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中东地区的雇佣策略,以金钱利益和政治分歧来吸引中东人投靠和信任西方,经过军事化训练后,又立刻投入中东战场,“自己人打自己人”、“自己人杀自己人”的情况,至今仍有发生,而从中获利的,也就是RDA所代表的大资本。(这也是为什么卡梅隆在2010年至2012年一直寻求与某国合作《阿2》《阿3》两个项目,考虑的是某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国际形象良好,过去深受殖民所害,不会走西方的殖民发展道路。)

生物实验室:

奇莉、蜘蛛、洛亚来到生命实验室(The Bio-Lab),即A1中培养化身的重要部门,主要由格蕾丝的科研团队组成,现在这个团队由诺姆和麦克斯带队,团队离开了地狱门,将生命实验室搬到了高空营地,注意四台连接装置都搬到了高空营地。在A1的删减片段,出现了三名化身。除了杰克、诺姆和格蕾丝,还有三名的化身匹配人,但由于时长都删减,所以这里出现四个装置,是呼应A1的删减片段,由原来的三名演员扮演。

A1设定,团队除了为培养化身做最后的准备外,还负责研究星球的生态系统,各种生物,以及采集动植物的标本,分析神经系统等等。这个部门也会辅助RDA的殖民工业,如开采矿物,分析矿石成分、土壤、地质运动等,但不参与采矿行动只是技术辅助。

由于A1与A2项目相隔了非常久,A1是2006开始设计场景,2006年至2007年搭建,2007年拍摄。而10年后2015年,A2的前期制作和场景设计才迟迟开始,到2016年才搭建场景,2017年拍摄,生命实验室是重新设计了。

化身计划:

如同A1杰克和诺姆进入实验室,奇莉进入后也是被化身计划巨大的化身培养罐及化身吸引。这段奇莉爬到罐上见化身和见“母亲”(mom)格蕾丝的剧情,是埋一个A4的重要线索,A4的一部分剧情,是揭晓整个化身计划的历史、目的和隐藏秘密。

化身计划(Avatar Program)开始于A2的四十多年前,A1背景设定,计划启动于22世纪30年代,这个计划类似科幻小说及同名改编电影《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系列及续作《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系列,因基基因(Ingen Genetics)和百先基因(Biosyn Genetics)复活恐龙方式,从琥珀化石中提取蚊子里的恐龙血液,得到零碎的恐龙基因,经过基因工程及转基因技术,加入如青蛙等不同生物的基因,编辑、拼接完整的恐龙基因再导入子宫中,发育成胚胎。

RDA完成整个化身计划要更为复杂,最先从纳美人身上提取基因,光这一步就非常困难。2120年,A1的三十年前,作为人类最顶尖的科学家,生物学家格蕾丝经验丰富并受人尊敬,而且她对潘多拉充满渴望,登上RDA的太空飞船,意味着格蕾丝和杰克一样,经过五年多的时间才来到阿尔法半人马座,格蕾丝是2124年登陆潘多拉,从此格蕾丝留在了这个星球。而两年后的2126年,杰克和汤姆双胞胎出生。

(由于增加了A4和A5两个项目,部分A1的背景和时间线有所更改,原来设定格蕾丝是2124年出发,2129年到达潘多拉,后改为前移五年。这样能留足够的时间在A4讲述格蕾丝、RDA的故事。)

化身造价:

RDA说服了格蕾丝去主动接触纳美人取得他们的基因,而整个阴谋是隐藏的,格蕾丝获得充足的科研预算,但她并不知全情,RDA研究纳美人基因的真实目的。RDA送珍贵的基因回地球,这又经过了五六年的时间,2145年在全球的基因库进行匹配,而选中了杰克的哥哥,18岁的天才科学家汤姆·苏利。在地球上的基因实验室,花费重金,大约是每个50亿美元(5 billion,电影设定由于通货膨胀,22世纪中的1美元,相当于21世纪初的0.74美元,化身造价约为37亿美元),打造了混合基因胚胎,将纳美人和地球人的基因剪辑到一起的胚胎。

设计灵感:

这个复杂的育种计划,设计灵感是《沙丘》系列宗教组织姐妹会(Sisterhood)贝尼·杰瑟里特(Bene Jesserit )长达九十多代人的育种计划和终极育种目标,打造出一个可控的、受姐妹会控制的救世主,一个男性贝尼·杰瑟里特。

Bene Jesserit是虚构的生造词,意思是“美好的完成之人”,名字源自圣经中,神对以色列人的亲密称,呼耶书仑之子(jeshurun),bene与sserit都是拉丁语,bene意是好与善、sserit完成与成就。RDA打造的化身,就相当于《沙丘》的混育种(hybird),杰克相当于保罗,是一个“错误的救世主”(the wrong savior, the wrong one)。

原本为RDA效命的杰克,和保罗类似,在前往一个星球后,选择了原住民们的一边,并被原住民接纳,成为他们眼中的救世主,而杰克与保罗的角色曲线,甚至说《阿凡达》系列与《沙丘》系列的故事结构和人物设计,是“高度相似”,反派杀害主角的精神导师(格蕾丝)或是导致至亲之人(雷托)死亡,迅速毁掉了主角暂时的家园,使得主角被迫离开,快速成长,主角经过历练后,成为了英雄,团结原住民以及星球上的生物,反击了反派们,并向一个主要的反派复仇成功,主角获得胜利,反派们败走离开。

保罗与原住民契尼收获爱情,并组建家庭,杰克与原住民纳提莉也是收获爱情,并组建家庭,他们都失去了长子,而长子死后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大有作为。而A4至A5主角的子女们仍在继续对抗命运,重复他们前人的命运,不断遭遇各种反派的挑战再击败他们,也就是父亲的命运重现,前主角与现主角的命运,要么无法不变,要么改变却是徒劳,但都无法摆脱成为救世主的宿命。

育种:

这个胚胎随匹配他的人类,一同前往潘多拉,而又五年多的时间,在人类休眠同时,重金打造的快速培养罐,将胚胎快速培养成人,原本需要十五年至十六年才能从胚胎长成成人,只需要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成人。这也是为什么A2的开始是杰克与纳提莉花了十多年时间养五个孩子,目的是与快速培养的化身士兵形成对比。

化身经过基因改造,严格按照时间来成长,当这个化身随培养罐到达潘多拉地面时,这个身体已长大了纳美人身体的最佳时间,体能体质达到最高。电影设定,RDA的基因研究,利用了纳威人快速成长的特点,使得化身分泌更多的成长激素,大幅压缩了一个化身长成的时间。

即使看过A1的观众,几乎都被剧情设计误导了,以为化身是在潘多拉培养的,等待杰克到来,实际是化身与杰克一同到达潘多拉。注意A1杰克从斜坡下机时,经过了一个巨大的快速培养罐,里面装的就是化身,而杰克见到化身所在的,是拆除了保护装置的、透明的羊水箱(Amnio tank)。

注意A1一闪而过的一幕,杰克看见工作人员们正在拆卸保护装置,这个是诺姆化身的羊水箱。杰克被吸引过去,随后杰克见到了麦克斯·派提尔博士(Doctor Max Pitel)。

格蕾丝与化身:

A2现在奇莉看见的羊水箱,用来维护着格蕾丝的化身身体,注意这个身体没有了意识,就像是睡着了,没有意识的化身相当于一个植物人,但化身也没有脑死亡(brain death),只能靠着羊水箱培养化身的人造脐带(artificial umbilical cord)来维持生命。

注意A2调整了格蕾丝化身的面部,由于一部分看过A1的观众,觉得格蕾丝化身长得不像演员韦佛,甚至觉得像男演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或是一只猫,A2调整后更接近韦佛的面部。

羊水箱:

电影设定,这个羊水箱是便携式的、可移动的,能够重复使用的培育设备,注意A1化身转移到羊水箱外,就进行了清洗工作,为培养下一个化身胚胎做准备。它比一个成年纳美人身体要略大的圆柱体形,长385.82厘米,直径是150厘米,能够装入6350升的培养液。

费用:

A1两个化身随整架创业之星飞船抵达潘多拉,电影设定一趟花费了上百亿美元。背景设定,一克的反物质的价格依旧非常昂贵,虽然从21世纪开始不断降价,在21世纪初一克高达百万亿美元,但22世纪中制造的一克反物质仍需要花费万亿美金,也就是从百兆“降价”至兆。

育种目的:

像汤姆、杰克、诺姆这样的“化身匹配人”(avatar matcher),只需要经过短时间的恢复,人类就能与化身连接。而RDA的最终目的,是将化身军事化(avatar militarization),大规模打造化身战士,而这些战士拥有几乎无穷的寿命,当他们的身体被破坏了,就会再造新的身体,将原来的意识转移到新身体。

这就是为什么A1开始,要选中杰克做汤姆的替代者,因为杰克除了是双胞胎,更重要的是一名军人,军人会服从命令,他是安插在部落的军事间谍(military spy)。而A2则开始出现许多的化身军人(avatar armyman)甚至化身女军人(avatar armywoman),这个特殊的化身部队,就是杰克在A2至A3的主要反派,而杰克的头号反派,就是迈尔斯·夸里奇的化身。

而从A4开始,A3的多年后,RDA整个化身军工业已完成,降低成本制造大量的化身,组建强大的化身军团(avatar legion),而A4会从两条时间线,分别讲述化身的前身与化身的后代。汤姆在多年前参与化身科研项目,发现这个军事秘密,最后被灭口,而汤姆的侄子、杰克之子,化身后代洛亚,会阻止化身军团和RDA入侵潘多拉。

《沙丘》及化身灵感:

化身军工和化身战士的设计,灵感大部分来自《沙丘》标志性的角色之一,邓肯·艾达荷(Ducan Idaho),一个贯穿六部曲的强大战士,是厄崔迪家族最强的战士。

在《沙丘》邓肯惨死于萨多卡手下,而十二年后,《沙丘救世主》邓肯通过特雷拉克斯人(Tleilax)的克隆技术,提取了邓肯尸体的基因,通过培养箱培养成人,这个复活的邓肯,称为“死灵”(Ghola)海特(Hayt),保有尸体的记忆,但是死灵被谋反团体利用,派去刺杀保罗,目的是推翻保罗的统治。若看过2021《沙丘》,由杰森·莫玛(Jason Momoa)扮演的邓肯会在《沙丘救世主》以死灵再登场。

灵感另一部分,来自《沙丘救世主》的高科技团体,贝尼·特雷拉克斯(Bene Tleilax),成员中称为“面舞者”(face dancer,又称为“变脸者”)的赛特(Scytale)杀死弗雷曼人利奇娜(Lichna),面舞者使用高科技更改容貌,变换身形,以弗雷曼人的假象接近保罗,后来导致了保罗在派军队抓捕谋反者时失明。

A2相当于将特雷拉克斯人的两种科技结合到一起,将化身军工进一步改进,意识传输技术比A1更先进,能够将人类意识完整输入到人类与纳美人基因混合而成身体,而且不会有断开连接的问题,变成拥有人类意识、纳美人身体的士兵,化身通过克隆技术和再输入,就算身体死亡,也能够让士兵不断更换身体。这与A1最后杰克的意识完全转换的转世过程类似,卡梅隆这样设计是形成对比,同一技术用于不同的目的,结果完全不同。

删减剧情:杰克录像

在生物实验室内,打开了电脑观看录像,看见了杰克在A1的录像,蜘蛛发现自己的养父杰克曾是人类,和自己类似,身材对比纳美人是又矮又小的,而是都是粉红色皮肤。注意院线版是直接从格蕾丝开始的,A2没有出现过杰克的录像画面,精简了杰克的录影。

奇莉看着早于杰克的录像,全是格蕾丝对着镜头说话。奇莉此时意识到,这个粉红色皮肤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但她早已去世,而奇莉未意识到的是,她就是格蕾丝的转世。及后奇莉与灵魂树连接,与格蕾丝相见,但她还是无法知道,谁是她的父亲。

注意卡梅隆的细节处理,每一次奇莉开口说话,她的声音不像是一个14岁、15岁的年轻女孩,而是50岁以上的女人,格蕾丝原来的声音。观众可能会觉得她的声音设计太出戏,但这是一个伏笔,暂时让观众有个印象,她与所有人不同,藏有秘密。

连接:

格蕾丝讲到自己发现的,整个潘多拉有一个系统反应,可能是有“智慧”(intelligence),这个星球是一个有反应和有意识的生命星球,整个星球都有认知反应(cognitive response)。这与A1格蕾丝带着诺姆看生物电信号的扫描图时,提到的信号传导(signal transduction)接上,电信号传向不同的植物,和植物的根部互相连接,而伊娃通过土地和植物互联,所有的植物互联互通,就像是一个覆盖整个星球的物联网(global internet of things, GIOT),这里是提示伊娃的强大(mighty),能连接一切(connect everything)。

生父:

诺亚问奇莉和蜘蛛:“你认为谁让她怀孕”(who do you think knocked her up?),意思有点贬义,knock up原本是唤醒、叫醒(wake up)的意思,还有筋疲力尽的意思,这里的意思是俚语怀孕(get pregnant),表示男女双方不知道的情况下怀孕,而这也是蜘蛛母亲的怀孕的情况,父亲不知道当爹了,而奇莉的情况是不知道父亲是谁。

蜘蛛觉得是录像中的诺姆,奇莉很生气说到,你们不值得活着(don’t deserve to live),扬言要自杀。

蜘蛛说到“有时候知道谁当你爹反而不好”(sometime it’s not great to know who your father is. )注意knock与know发音接近,纳提莉在A1杀死了迈尔斯上校,将他“干掉”(knock out)。洛亚和奇莉一起看着蜘蛛,他们都知道他生父是谁。随后洛亚和奇莉都意识到蜘蛛不是另一个迈尔斯。

这两句关键的对答,还有另一层含义,听起来像“你认为谁关住她”(lock her up),而格蕾丝的化身在羊水箱内,而关住格蕾丝的,就是伊娃,将她放入奇莉体内。而great father是慈父、伟大的父亲的意思,神是伟大的父亲(the God is the great father.)。

移动连接室:

注意镜头设计和空间,格蕾丝和杰克都在镜头前,他们的环境是位于26号站(Site 26)的移动连接室(Mobile Link Up),在A1格蕾丝曾要求杰克对着镜头记录每一天,就对着这个镜头讲话。而A2格蕾丝的录像是拓展电影背景设定,人类在潘多拉星的不同位置,都安装了这种可移动的科研站,能够通过天线联系地狱门,科研站一般会安置在隐蔽的位置,给科研人员和工作人员使用,相当于一个迷你的生物实验室。

搞笑的是,蜘蛛认为诺姆是奇莉的父亲,因为诺姆和格蕾丝经常在一起。原因是诺姆和格蕾丝共用一个摄像机,而杰克用一个摄像机。诺姆和格蕾丝都是生物学博士,在一起做实验。

科研站的外观朴素,类似集装箱,在底部装有液压支柱抬离地面,一般有至少两个箱形空间,用伸缩式的通道连接。这些科研站十分坚固,但玻璃窗是最脆弱的,A1最后上校就打破了玻璃,试图找到连接中的杰克。而科研站内配备齐全,有配电和储蓄了可供人类呼吸的紧急呼吸装置。

呼吸口罩和呼吸面罩:

注意细节,奇莉和洛亚进入人类生活、工作的区域,戴上了呼吸口罩,拿上呼吸瓶,一种专门设计给纳美人用的呼吸装置,随后奇莉摘下口罩,只需要时不时地吸一口。说明内部空气是可以供纳美人呼吸。

由于潘多拉星球的大气充满有毒气体,人类是无法直接呼吸的,必须佩戴过滤面罩(exopack)接过滤才能呼吸,也就是蜘蛛一直在佩戴的装置,由一个全透明的高强度聚合物面罩,连接一根呼吸管,腰部挂一个过滤有毒空气的装置,配有可调整的流量阀门,根据呼吸量自行调整,这个过滤器还要定时更换。

而纳美人也是能呼吸人类的空气。人类的活动空间,会按照地球的大气组成配气,主要由78氮气,21%氧气组成,呼出的二氧化碳占到0.03%。而潘多拉的大气组成主要也是26%氧气,但二氧化碳很高,高达18%,还有5.5%以上的稀有气体、1%以上的氯气,少量的甲烷和氨气。纳美人的呼吸频率比人类要低,所以在人类活动的空间,像奇莉就是一两分钟就从口罩吸气,呼吸瓶内装的是二氧化碳,就是补充这部分需要的。

和人类相反,如果纳美人不吸入这部分二氧化碳,就会出现类似缺氧症(oxygen deficit, anoxia)的缺二氧化碳症(carbon dioxide deficit),头昏乏力,严重缺二氧化碳,还会窒息死亡。

剧情删减:

注意A1最后,纳提莉见到了杰克原来的面目和身体,但纳提莉还是爱上杰克。而相反的是,A2蜘蛛是和杰克一样的人类,但纳提莉就是讨厌蜘蛛,所以蜘蛛除了叫“苏利先生”(Mr Sully)和“苏利夫人”(Mrs Sully),还会对其他孩子说“你父母”(your parents)、“你父亲”(your dad)和“你母亲”(your mom)这样有区分的叫法,但奇莉纠正了蜘蛛,她和母亲纳提莉都爱蜘蛛。

对奇莉而言,蜘蛛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兄弟,但与内特亚、洛亚、图蒂蕾这三个亲生的孩子并无区别。而对蜘蛛而言,一切是相反的,纳美人与人类是死敌,人类是纳美人杀手(Na'vi Killers)。奇莉指出了蜘蛛的问题,没有理解自己的位置,而他们的父亲杰克,原本是人类,又是军人,但他选择背叛人类,认清现实,站在正确的一边。

注意细节,奇莉和蜘蛛都是因为战争而成为孤儿,二人产生了一种独特的连结,孤儿之间更能互相理解。奇莉称呼蜘蛛为“猴孩”(monkey boy),一个有点搞笑的名字,具有猴子特征的人,原是贬义词,指吵闹、具有攻击性和令人讨厌的男孩,而奇莉这里的意思是,蜘蛛还年轻,不成熟。

院线版从奇莉的话“你不是他”(you are not him)就切到迈尔斯。而这段原本更长,有三个孩子围绕蜘蛛身份和生父的一段对话。但院线版删减后,影响到蜘蛛及后的身份不断变化,无法让观众很好理解,为什么他会不断变换身份,因为他未选择,要继续成为人类,还是像杰克一样,转变成纳美人。

建设桥头:

过去的一年,桥头快速建设。电影设定22世纪,建筑业已进入了全新的时代,称为“快速打印时代”(QuickPrint Era),取代效率低下的人工建设和工厂预制构件,全部交由3D打印和机械来完成。

在现场施工,取代费时间的从工厂至施工地的运输过程,用原材料逐层打印出来,构造成件就能立刻使用。而可以26小时不间断施工的自动化机械人,也完全取代了21世纪的任何一种工人。RDA只需要安排工程师和监督员们,监督机械施工,这个部门称为“建造部”(construction devision, con-dev)。注意柱子上和地面像大蜘蛛一样的机械,长有六只机械爪,两只焊接臂,称为重型六脚机械(hexbot heavy)。注意女将军提到,这些机械效率很高,六天就能建成一个建筑。

打印技术:

注意女将军带迈尔斯和莱尔来到打印厂。电影背景设定,人类在21世纪逐渐将3D打印技术(3D Printing, 3DP)拓展至生物领域和更多的其他领域。这项早在1986年诞生的技术,被卡梅隆十分看好,所以电影设计了不少与3DP有关的剧情和细节,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A1至A5所有的武器和军备都是3DP制造(影射美国国防部的核心技术)。

另一个细节,RDA在桥头内建设了3DP载具和武器制造厂,是最早完成的施工项目,意味着军队需要武器和军备,打印即可使用(影射美国的现代备战计划,在战场前速造兵工厂)。

打印技术发展:

A1背景设定,电影涉及的主要是工业领域,最早实验的是汽车制造业,实现了全自动的汽车打印。接下来是RDA所在的两个重要行业,交通运输业,包括打印桥梁、隧道、车站、管道、列车等(A1有一闪而过的细节,RDA的列车从杰克头顶多次经过),大幅提升了建筑和施工效率。采矿业,各种矿山挖掘设备。

后来打印计算拓展到了军事和武器制造业,将军用设备和武器打印出来,而AMP就是三菱重工用3DP造出来的。

重组部队及设定:

迈尔斯等人来到桥头,这些新一代的化身全部配有纳美人身材的武器和装备,身穿迷彩绿色军服。

由迈尔斯上校为首的重组士兵,组成了重组部队(Recom Team),由于《阿2》剧本弃用,原本RDA安排的是骨甲部队(Skel Team)去刺杀杰克,这个任务落到了重组部队头上,而骨架部队则是辅助,所以A2出现了骨架士兵与重组士兵共同战斗的情况,将《阿2》《阿3》的士兵设计放一起,都是为了对付杰克。

在A3的早期剧本中,这个部队叫“重组小队”(the Recom Squad),成员们叫“重组人”(recoms),类似DC漫画和电影的“自杀小队”(the Suicide Squad),是一个由化身士兵组成的,执行特殊任务的敢死队。搞笑的是,A2女将军称呼重组部队,为“蓝色部队”(blue team)。

重组部队的造价非常昂贵,每个士兵价值50亿美元,这个价格与杰克、诺姆的相当,而更早的格蕾丝等人的化身,价格甚至更昂贵。

但相对于1公斤2000万美元的难得金,只需要卖250公斤的钱就能换一个士兵。组一支这样的重组士兵队伍,需要花费500亿以上,这价格还是值得的,光娜塔莉原来的家园树下,就有价值上数千亿美元的难得金,而整个潘多拉有相当多的家园树,总价值超过十万亿美元,所以RDA是一定会为了难得金在潘多拉殖民。

名字设计:

除了领导人迈尔斯,还有10名成员,而他们的名字都很有意思,偏贬义:莱尔(Lyle),与说谎者(liar)、说谎(lie)类似,普拉格(Prager)与掠夺者(preyer)类似, 曼斯克(Mansk)与拉丁语鬼怪、幽灵(masca)类似,西恩·费斯克(Sean Fike)与“看起来假”(seen fake)类似,迪那斯克(Zdinarsk)则是希伯来语复仇(dina)与危险(risk)。而除此自外,卡梅隆还设计了一个独特的亚裔重组士兵角色,张(Zhang),发音与脏(zang)类似。

这些重组士兵的名字设计,和A1夸里奇(Quaritch)、塞弗里奇(Selfridge)类似,用了自私(selfish)与胯下(crotch)发音类似的一类贬义词,来提示他们是主角的对立面。

选角:

这个部队中,迈尔斯、莱尔和西恩等人都是A1在丛林中死亡,都是由A1的同一演员扮演,剩下的是新选角,由不同族裔的演员扮演,其中两个角色沃克(Walker)和迪那斯克由女演员扮演,卡梅隆这样选角设计也是支持多元化选角。(注意他在A1就是实行了多元化选角的策略,比好莱坞一众电影厂商的政治正确要早得多,女主角由非裔演员佐伊·索尔达娜扮演,当时选中她卡梅隆还与福斯高层发生过选角冲突,因为佐伊这样的非裔女性没有任何的票房号召力,认为她难以承担这部福斯影业有史以来最昂贵的电影,但卡梅隆还是保住了她。)

工作与经验:

注意他们全部死在A1最后,过去多年一直在潘多拉工作,为RDA效命,在A2复活的是最顶尖的11个人,看中的是他们的工作和战斗经验,虽然他们输给了纳美人这些原住民,但是现在他们和纳美人相当,和杰克相当。

呼吸:

注意迈尔斯等人都带着呼吸口罩,和奇莉等人类似,他们在人类活动的内部空间也是需要每一两分钟就补充一次化碳,所以他们的腰上,都会挂一个二氧化碳瓶,这个呼吸设备称为大气适应系统(Atmos Adaptation System)。到下机和及后在自然环境时,他们会将面罩摘下。

雇佣兵报酬:

电影设定的安行会给退役军人们非常好的报酬,让他们按钱办事。“复活”继续为RDA和安行效命的化身士兵,他们的报酬也远在退役军人之上。

现实中,一名雇佣兵价格相差非常之大,与他们的作战经验以及原服役的军队挂钩,最少的可能只有150美元的月薪,而训练有素的则高达上千美元月薪,若是国家战争爆发,所有的雇佣兵价格会水涨船高,去到平时的数倍,月薪会上万美元,而顶尖的雇佣兵价值更高,战斗能力更强,能执行特殊任务,如刺 杀 政 要、颠 覆 政 权、推 倒 执 政 党、盗 取 国 家 机 密、瘫 痪 政 府等关键的工作,月薪会到达十万美元以上,完成任务后还会获得丰厚的奖励报酬。

注意女将军给迈尔斯讲解的杰克和他的种种抢掠,杰克就相当于现实中的阻碍美国在中东地区获取利益的中东领袖,会将美国的设备毁掉,或抢走给自己人用。

剧情删减:实验室资料

现在RDA最高层交给迈尔斯和重组部队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小任务,去取回一直放在圣树附近的生物实验室资料,另一个是大任务,杀死杰克。注意院线版只提到了大任务,没有提到小任务,也就无法解释,为什么重组部队会先去到生物实验室,在那里一无所获,变得像是剧情工具。

小任务,注意A1格蕾丝从原本位于地狱门内的生物实验室,打包带走了几乎所有与化身有关的研究资料,收藏在一间移动的实验室内,后来迈尔斯带队前往哈利路亚山,拘捕了杰克、格蕾丝、诺姆,但疏忽大意没有将这间生物实验室搬回地狱门。

再后来楚蒂劫狱,趁机带走了三人,这间生物实验室被杰克藏在了深山之中,离圣树只有数百米距离。由于楚蒂在A1提到过,圣树附近有最强的电磁漩涡(the Flux Vortex),没有人类能够追踪到,所以杰克就按照楚蒂提议,将实验室藏着,没有动过。而A1人类反派中,只有迈尔斯知道,这间实验室的位置,因为这就是他死亡的位置。

大任务,注意卡梅隆对现实的批判和影射,刺 杀 最 高 领 导 人。而对A2,及原《阿2》《阿3》剧本创作有最大影响的,是2011年5月1日的美军成功刺杀本·拉丹(bin Laden),前基地组织领袖,原名乌萨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丹(أسامة بن لادن , Osama bin Mohammed bin Awad bin Laden )被22名美国海豹第六特种部队(SEAL Team SIX, ST6)士兵包围住宅,士兵闯入了他的房间将他击毙。

猎杀:

早于本·拉丹死亡前,2010年卡梅隆曾经从奥斯卡最佳编剧马克·鲍尔(Mark Boal)拿到过一个美国政府和军方计划杀死拉登的剧本,标题只有一个时间,《0:30》,他在读过剧本后,觉得应该将这个政治寓言很强的故事拍成电影,美国一定会杀拉登,只是时间未到,但卡梅隆手头上有《铳梦》和《阿2》,虽然鲍尔剧本很吸引,尤其是故事中的女主角中情局探员玛雅(Maya)是真有其人,剧本中的原型探员和团队,正在根据线索寻找拉登,并为政府策划着杀拉登的执行方案,美国的政府和军方高层,甚至能看到直播杀人的全过程,听到现场杀死拉登的枪声。

而这是具有复制性的,能够杀死几乎任何一个中东领导人,甚至全球的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特种部队能够在12小时内击毙目标,但卡梅隆无法再接第三个项目,他要先制作《铳梦》同时制作《阿2》,加上《阿3》,《0:30》要排最后,拉登早就死了(被其他厂商争抢拍同一题材)。

有意思的是,这个项目又回到了鲍尔的搭档,曾凭借《拆弹部队》(Hurt Locker)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的毕格罗手上,而毕格罗不仅是卡梅隆的第三任前妻,还在奥斯卡上击败了卡梅隆和A1。

而不到一年后,卡梅隆的预感成真,在毕格罗和鲍尔拍摄电影的时候,拉登就击毙了,而鲍尔因此还要改写一遍,主要是更改结局,以更加符合最后拉登的死亡情况,以及过程中海豹士兵的战斗过程,这部电影就是2012年上映的《猎杀本·拉登》(Dark Thirty Zero,源自军事术语0 dark 30,指暗夜时分)。

而同年拉登之死对卡梅隆产生了启发,设计一个类似海豹六队或是刺杀最高领导人的部队,对付杰克,绑架杰克孩子,一定很有意思。这就是骨甲部队和重组部队的灵感来源,虚构的特种部队,听命于RDA最高层,为刺杀杰克而生,甚至Skel Team一词就是从Seal Team来的,他们的缩写都是“ST”。

进入目的地:

注意A1当圣树遇到了危险,杰克在圣树附近召集了数万名纳美战士保护圣树,现在反过来,圣树保护着人,蝠魟兽还认识到了人类的军事载具,若是人类或载具靠近,下场就是A1最后大战,蝠魟兽围攻并击落人类和载具。这里有很强的磁场但是对纳美人没有影响,而磁场干扰使得RDA无法通过仪器准确地找到藏在石山中的纳美人。

注意A1飞入哈利路亚山后,电子仪器开始受到干扰无法正常显示,地面的信号干扰比天空更明显,而石山的信号干扰比丛林更明显,也就有了A2重组部队先搭乘直升机前往哈利路亚山附近,再徒步深入目的地,重组用纳美人的身体潜行,躲过上方的检查。注意此时杰克、纳提莉、内特亚三人一直在飞行巡视,却错过了重组部队,埋下祸根。

纹身:

注意细节,迈尔斯的手臂上,有类似海豹六队标志的纹身,一只飞翔中的老鹰,展开翅膀,鹰嘴张开,姿势几乎一致,只是没有下方的手枪、三叉戟和固定锚。由于迈尔斯穿的不是特种部队的作战标准服装,而是剧组特意设计的战术背心(tactical vest,又称作战背心),这个纹身相当于一个标志,海豹突击队会在右臂贴上战士的名字,加粗大写,而左臂贴上SEAL分队的标志,用来快速确认身份和队伍。

而重组部队的服装和装备设计,参考了ST6,是SEAL当中最强的部队,也是装备最先进的特种部队,ST6属于实战经验最为丰富,作战次数最多,他们也被称为“王牌部队”。

徽章:

注意迈尔斯的胸前,有一个显眼的重组部队徽章,中间写着“我们会践踏你们”、“我们会踩在你们身上”(we will tread on you)。设计灵感来源于“我们会踩在不平等之上”(we will tread where there is inequality),一个平权标语和旗面,结合了更早的一个标语和另一面黄旗,加兹登旗(Gadsden Flag),“不要践踏我”(Don’t Tread on Me)。

这个小细节对应了现实中,一部分美军士兵在服兵役期间,崇尚白人至上主义、白人优越主义(White Supremacy),将美国国旗,联邦旗(俗称union jack)换成加兹登旗,又俗称为“大蛇旗”,象征美国中的白人是全球霸主。但最早的时候,早于1775年,这面黄旗就诞生了,是海军在独立战争中的标语,响尾蛇代表美国精神和反击,美国建国前是英国的殖民地,这句话象征了美国人在独立战争中会像响尾蛇被踩后,立刻做出反击。徽章提示,现在就是RDA和迈尔斯反击潘多拉和纳美人的时刻。

装备及对比:

注意电影与现实的区别,所有人配备了作战背心、迷彩服、护膝、作战鞋,但迈尔斯等人并没有戴战术头盔,而莱尔、沃克及张带了战术护目镜、战术手套、快拔枪套、战术电台等的标准装备。

而重组部队戴着的战术电台,是一个剧组特别设计电台项圈,灵感来源于上世纪一战时使用,到二战是大规模使用的一个迷你的电台,体积只有一个纳美人手指面。注意A1杰克、纳提莉苏泰等人戴着脖子上,也是戴着同款的战术电台和耳机进行交流,而现实中的原本配套使用的有线耳机也改成了无线耳机。作为区分,杰克一边用的无线耳机,戴左耳,迈尔斯和重组一边用有线耳机,戴右耳。

他们的战术背心和腰带上还有很多的配件,包括小射灯、匕首、剪刀、打火机、备用弹夹、催泪弹、信号弹、急救医药包等等。

同一个位置:

注意AMP倒下的姿势,A2与A1完全一致。化身上校带着重组部队回到了同一片的丛林,同一个位置,也就是他被纳提莉射死的位置,巨大的AMP现在已被绿植覆盖,原本身体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堆白骨。

注意A1有一个设计上的小错误,和设定矛盾,为了增加戏剧性,设计了AMP在迈尔斯死后单膝跪下,往一侧倒在地上。而电影设定,如果AMP的操作者死亡,会开启自动稳定模式,因为操作者的下肢只是辅助计算运动,停止运动时,AMP是保持站立。

头骨:

上校走进了AMP,拿起了自己“墓地”上的头骨,若看过莎士比亚的《王子复仇记》,《哈姆雷特》(Hamlet),主角王子哈姆雷特对着宫廷小丑约里克(Yoric)头骨的场景,就发生在一个墓地,两名掘墓人在讨论奥菲利亚的死亡,她选择自杀,而哈姆雷特在对着头骨思考死亡的本质,对自己的命运做出选择。

而哈姆雷特选择了死亡,但实质上是新生,他的死无疑是一个悲剧,但也是解脱。而现在的上校根本就超越死亡的概念,身体能够再造,再输入意识,他和杰克以及所有的化身、重组士兵,是超越生死的存在。上校也就将头骨捏碎了,而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复仇。

骨骼对比:

化身捏碎头骨,就像人捏碎鸡蛋壳一样简单。注意对比,纳美人和化身的骨骼系统,都拥有非常独特的钙化结构,而角蛋白形成的纤维束支架,就像碳纤维一样坚固。虽然人骨和纳美人骨都是由钙质和磷质组成,但因为结构不同,排列整齐,使得纳美人和化身都不容易出现骨头受伤的情况,而骨折更是极少发生。

碎头骨:

重组迈尔斯能轻松捏碎头骨,也是卡梅隆的自我调侃,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在《终结者》系列中,卡梅隆导演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开场,都出现碎头骨的一幕,第一部是T1的履带压碎了一堆头骨,第二部是一只金属脚掌,一脚踩碎头骨,金属骨架的机械人登场,拉开一场人与机械的战争。这个经典的设计,是对应一个新时代,人工智能觉醒,完全超越人类。天网认为人类灭亡,才能拯救地球,视为地球最大威胁的人类被天网开启的世界大战所消灭。

飞行巡视:

部落搬到哈利路亚山后,迎来了一段较为安全的日子,但孩子们不能去太远或离开部落的范围。由于洛亚被禁飞,四个孩子只能步行活动。

而杰克、纳提莉以及内特亚则是在哈利路亚山不断飞行巡视,观察是否有RDA的人靠近部落或是哈利路亚山。在A1最后,这里发生了纳美人与人类大决战,能看见一架瓦尔基里坠机爆炸所形成的巨大爆炸坑。院线版精简了一家三口的飞行巡视,直到洛亚在旁晚联系他们时才出现,实际上他们白天都在巡视。

长子内特亚在RDA卷土重来后,参与了保护部落的工作,杰克承认了他是一名战士。而过去的15年,杰克与纳提莉夫妇一直是不需要再次成为战士(warrior),他们放下了战士身份,只是将孩子们养大的父母(parents)。直到一年前RDA的到来,让他们恢复了战士身份。

植物及生态学:

注意植物细节,图蒂蕾在路上伸手去玩的一株小植物,与A1纳提莉带杰克回部落时经过的一株紫色发光巨型植物,是同一种,称为多刺鞭(spiny whips)。从A1后,卡梅隆拓展了整个星球的植物,乃至整个星球的自然历史设计,更符合他心目中的生态学,像《沙丘》系列标志性的沙虫和厄拉科斯一样,无比细致地将沙虫的生命史塑造出来,而沙虫的历史又影响着整个星球的历史,二者是命运共同体,厄拉科斯从绿意冉然因为沙虫的出现变成荒漠,又再变成了重新恢复的绿色星球,由于人造香料的出现,厄拉科斯最终摆脱了沙虫和香料破坏星球的命运。

卡梅隆希望通过无数的细节,使得世界观更统一,将一种植物从幼苗再到长成至死亡的全过程都设计了一遍,但主要是一些关键的植物,因为维塔的生物设计部门也不能将成百上千种植物都设计一遍。

多刺鞭:

图蒂蕾会认识这种植物,原因是多刺鞭是纳美人的食物之一,这种植物非常独特,它没有种子、果实,虽然长得像一朵巨大的兰花,但它没有花瓣或是花蕊。注意会动的蓝色小鞭是多刺鞭的幼芽,长大后就是A1的形态,变态发育,芽变成非常粗壮,纳美人就会摘来食用,而多刺鞭就是靠这部分营养丰富的组织来繁殖。

爆种树:

图蒂蕾身后的另一种奇特的生物,在A1也出现过,在杰克三人刚踏入丛林时一闪而过,称为爆种树(Episoth),名字取自英语词集、插曲(episode),又称为“分集树”,纳美语pxorna’,分集树的结构很有意思,它是一串串的椭圆形果实,每一个椭圆形的组织上有多根长枝,枝头上是它的紫色种子。而分集树的繁殖方式也很有趣,果实成熟后,内部会产生气体爆炸,将种子推出去。而pxorna’的意思,就是“种子爆炸”(exploding seed),种子由于有一定的粘性,会附着在其他的植物上,更有一定的机会附着在动物身上,而带到更远的地方,在粘性物质消失后,开始发芽。这种植物由于种子非常多,播种方式很特殊,被纳美人视为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繁育力。

但搞笑的是,人类科学家却将这种植物称为“松饼奶油柱子树”(cream pancake tree),因为它像是人类吃的早餐松饼一样,松饼用黄油煎熟后会膨胀,上餐时会将松饼往上一件件叠起来,涂上奶油或糖浆再食用。

植物设计:

而卡梅隆特意设计这个植物,是与电影的剧情一前一后对应,以及三部曲大结构的首尾呼应,原本A1的结尾,有一幕是杰克有了孩子,妻子纳提莉怀孕,称为“新生命”(New Life)。

虽然已完成场景设计和动捕拍摄,但这一幕最后被卡梅隆剪掉了,也没有完成制作,打算是留给《阿2》再提纳提莉怀孕生子。而《阿3》原本的结局,是与A1对应,洛亚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来自礁石部落的妻子怀孕,和A1的结局纳提莉怀孕对应。父子二人都是在距离出生地很远的地方,有了后代,与爆种树的远距离繁殖方式对应,也就是“播种/育种”(seed bearer),这个概念最后变成了A3的标题《育种者》(The Seed Bearer)。

扇蜥蜴:

注意A1中最奇特的生物,在A2又出现了,奇莉拍打了一片巨大的叶片,数只扇蜥蜴(Fan Lizard)飞起。若看过A1的观众,会发现杰克和纳提莉在玩这些扇蜥蜴这一幕,就是源自卡梅隆的梦,梦境生物变成了电影中的生物,卡梅隆曾梦到过蜥蜴像直升机叶片一样旋转飞行,这个梦境生物对卡梅隆非常深刻,所以电影就设计了这种独一无二的蜥蜴。

它们大部分时间会趴在植物叶片上面一动不动,在夜间会发出暗紫色的微弱光点,而一旦感觉到危险,它们就会突然起飞。背上的突出结构和收起的薄膜,就像是一把合起的扇子,突然打开成一个330度的扇面,发出黄光,身体不断地旋转,靠着这一层薄膜所产生的升力来飞行,逃至高处远离危险。而奇莉就像杰克和纳提莉一样,很喜欢这种小蜥蜴,纳美人会将它们当成是小玩具,故意打扰它们,让他们全部飞起来,看它们发光旋转。

种子原型及生物灵感:

注意奇莉在睡觉的时候,种子飘到了奇莉身上,在A1种子第一次出现,是飘到了纳提莉的箭头上,阻止了一次杀生。而奇莉的角色设计,就是用种子做提示,最后在A5奇莉就是阻止人类与纳美人的自相残杀的关键,阻止一切的可怕杀生。这个独特的植物种子,外观像一只半透明水母,设计灵感来自卡梅隆潜水是发现的一种深海水母。

而作为深海潜水的狂热者,卡梅隆有无数次深海寻探,过程中发现了的深海生物,也成为了不少潘多拉生物设计的灵感来源,而另有一部分则来自于卡梅隆做过的一些奇怪的梦,在梦中出现的超现实生物。

而卡梅隆将自己对深海的热爱,写成了A1的格蕾丝博士,格蕾丝相当于卡梅隆自己的“化身”,一个深爱探索自然的人。而到了A2这样热爱自然的天性,被奇莉完美继承了。

种子与孩子:

电影设定,种子会靠近灵魂特别纯洁的身体,而杰克化身前,这具身体就从未使用过,相当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所以大量的种子聚集在杰克身上,但化身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灵魂(spirit),只有人的意识联通到化身。

而当纳提莉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误以为这是伊娃的迹象(a sign from Eywa),相当于是一个神迹(manifestation),但电影设定,其实是另一个意思,伊娃认为,化身是人类与纳美人结合的奇迹,这是人的奇迹(human’s miracle)。

而A2奇莉才是伊娃的神迹,将格蕾丝和克鲁卓结合变成了人,她和养父杰克一样,是从未出现过的,伊娃在接触了杰克和格蕾丝以及诺姆等化身后,开始接受了这个新的人种,他们既是人类又是纳美人。而A2设计了这个打破自然与人界限的混种孩子,奇莉既是人类格蕾丝的后代,又是自然植物克鲁卓的后代,她相当于是一个“树孩”(tree child)。

痕迹与残骸:

注意环境细节,孩子们经过了不少倒塌的树木,树干粗大。孩子们在上面行走,这些都是A1战斗后的痕迹,迈尔斯上校下令天蝎战机群,到丛林轰炸抵抗的纳美人,导弹击中了树木,导致巨大的树干倒下,十多年后绿植又覆盖了这些大树干。更仔细观察,会发现跌落在森林中的各种人类痕迹,包括被蝠魟兽群击落的天蝎战机,也被绿植覆盖,所以孩子们路过一架挂在空中的战机残骸。

这样设计,是让观众快速察觉,虽然十多年过去,但一切是连贯的,潘多拉和人类都付出了惨痛代价,才迎来和平,整个森林仍有人类的点点痕迹,提示人类对自然所造成的深远伤害,不会散去。

孩子们的关系比较有意思,洛亚和蜘蛛比较亲密,奇莉在外一般会照顾着最小的图蒂蕾,叫她做“图图”(Tuk-Tuk),图蒂蕾也很喜欢这个大姐,因为奇莉太特殊,她所做所说的,都令图蒂蕾十分惊讶,视她为老师和向导。

而剧组里奇莉的扮演者韦弗和图蒂蕾的扮演者,是整个剧中年龄差距最大的,韦弗生于1949年,而图蒂蕾的扮演者布利斯生于2009年,两人相差整整60岁,而拍摄A2时韦弗68岁,布利斯只有8岁,她是主要演员中最小的一个,相差两三代人,韦弗足够当布利斯的奶奶或外婆。

考虑到选角多元化,这个角色原本留给某国的小演员来扮演,而卡梅隆原本和某国合作的时候,虽然剧本还没有完成,就承诺了会在剧本中加入某国演员能够扮演的主要角色。可惜的是,中美合拍吹了,这个角色卡梅隆选中美籍演员,但布利斯是亚裔混血儿,她的中文名是Jo-Li,全名Trinity Jo-Li Bliss。

观察和警惕:

注意孩子们活动的区域,与现在重组部队来到的区域,实际是同一区域,重组部队乘坐直升机来到哈利路亚山外围,步行进入,所以孩子们发现了鞋留下的印。而警觉的孩子们随脚印发现了他们不熟悉的纳美人。这里看出和A1纳提莉遇到杰克类似,纳提莉甚至要射杀杰克,对于穿着人类服装、持有人类武器的纳美人,孩子们非常警惕。

注意前后对比,当重组部队进入丛林时,还遇到了数只蝰蛇狼,但他们没有警惕重组部队,因为它们只能识别皮肤的颜色,不能识别重组部队的真实身份,而孩子们是通过重组身上的人类穿着和装备,判断他们来自RDA。

前后对比,A1纳提莉和杰克的相遇,与现在孩子们遇到重组部队完全相反,洛亚和蜘蛛都带着弓箭,但是没对他们从未见过的纳美人,躲在暗处观察,这个习惯和A1纳提莉类似,在暗处和草丛中安静地观察着。

经验:

由于洛亚和蜘蛛没有经验,他们并未发现,自己已经被重组部队的其他成员包围,在近距离观察时,暴露了自己。孩子们只看到在明处的重组士兵,而没有察觉到在暗处保护明处的重组士兵。

而A1纳提莉则是更有经验,她躲在高处,从上往下观察杰克,不容易暴露自己,可以随时攻击杰克。注意及后A2纳提莉和杰克也是这样的隐藏方式,救回孩子们。

破窗:

注意孩子们看的方向,有个破窗的实验室,就是A1最后战斗的地方,迈尔斯用AMP砸坏了实验室的玻璃窗,这个窗破裂差点导致杰克窒息而亡,而孩子们现在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面前是差点杀死父母的仇人迈尔斯,以及导致家园树、声音树被摧毁,潘多拉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他们过去全部都是人类。

无线通讯:

杰克的家中,有一台卫星通信电话,展开有一个屏幕,还有一个子机和一个移动显示屏,折起后变成了一个箱子,这个设备称为卫星通讯便携箱(sat com case,satellite communication suitcase, SCS),能够视频通话,这个设备也提供多人的电台与耳机通讯功能,注意A1最后杰克和苏泰、纳提莉、诺姆、楚蒂等人就是通过这个卫星通讯箱实现加密交流的。

现在洛亚用耳机和电台联络了杰克三人,报告自己的位置,在“老小屋”(old shack),也就是A1移动实验室最后的位置,早已弃用,所以重组部队找不到任何信息。四个孩子不留在丛林内等待救援,立刻撤退,内特亚建议抄近路去老小屋。

黄色:

迈尔斯开始注意到AMP的有用信息,在保存的录像中,看见了自己过去和杰克、纳提莉的战斗及最后死亡。注意一个细节,迈尔斯不断注意到黄蓝二色相间的箭尾,提示是纳提莉杀死了他,注意迈尔斯及后就是用这种方法,认出纳提莉纳提莉从A1至A2的十多年,都是使用这种黄蓝箭尾的箭。

黄昏与日落:

杰克三人在赶去老小屋时,迈尔斯在看录像,注意时间现在是下午,即将到黄昏。注意A1纳提莉也是在下午到黄昏遇到杰克,而入夜后,出现第一场夜间战斗戏,杰克和纳提莉联手驱赶了蝰蛇狼,而A2现在是相似的位置和时间,出现一场夜间战斗戏,注意A2第三幕,最后的战斗也是在入夜后爆发。卡梅隆用了相同的日落画面,来提示黑暗的到来和战斗的开始。

一个有意思的彩蛋,潘多拉的日落,像是日蚀(solar eclipse),行星挡住了母恒星发出的光,使得行星的卫星潘多拉进入黑夜。注意这颗恒星是真实存在的,南门二A(Alpha Centauri AB),即阿尔法半人马座的三颗恒星中,最大的恒星。

南门二A质量是太阳的1.1倍,比太阳稍大一些;直径为170.7万公里,是太阳的1.23倍;表面温度约为5500℃,和太阳的表面温度基本上相同,亮度是太阳的1.5倍。电影中所有的日照光,都来自这颗与太阳相似的恒星,南门二A亮度高过太阳,所以A2里每当出现日落的一幕,都特别震撼,会将星球照成金黄色。

拉弓与射箭:

重组士兵包围了孩子,洛亚和蜘蛛才反应过来,拉弓对峙。注意细节,蜘蛛的拉弓手势,是反手拉弓,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反扣住弓弦,右手握弓。这种射击的方式,参考古埃及和印第安人,现实中6000年前的埃及人,弓箭是古埃及最有效的武器,这种手势更适合速射,因为作战时需要快速射击而形成的快拉动作,快速放箭,但这种手势不适用于长距离。而印地安人狩猎时,也会用类似的反手拉弓方式,不过是相反手,左手握弓,右手拉弓弦。

电影设定是这种姿势更适合背部肌肉发达的纳美人,因为纳美人有壮硕的背肌和肩肌,能够快速将弓拉满放箭,注意A1杰克就练好了这个姿势,这个姿势教授给了蜘蛛,现在蜘蛛的姿势和A1杰克一模一样。在A1上映后,这种射箭姿势,就称为“阿凡达式射箭”。

中指:

迈尔斯检查了孩子们的手指,洛亚用双手给迈尔斯竖起中指。有意思的是,竖中指手势与射箭有关,在英法百年战争末期,法军惨败后撤退,英军的弓箭手竖起右手的中指,法军曾扬言要斩断英军弓箭手的中指,但法军战败后,只有无尽的侮辱和中指。而现在洛亚认出这些重组士兵原来是人类,迈尔斯带领的人类军队输掉了A1的战争,所以洛亚竖中指侮辱迈尔斯。

竖起中指也演变成了侮辱他人的一种手势,在中东地区,如巴基斯坦、阿联酋等国,是不当的行为,冒犯阿拉伯的社会习俗,在公共场合竖中指,严重的情况会被驱逐出境。

疼痛:

注意动作细节,迈尔斯抓住洛亚及重组捉住孩子的时候,有种似曾相似(Deja Vu)的感觉,与A1杰克被AMP手臂捉住提起类似,抓住了纳美人头发下的精神辫,纳美人感觉到巨大的痛感,同样卑鄙的迈尔斯,都利用了这个弱点。

生物设定,这种疼痛感是重度疼痛,人类分娩的时候,痛感为10级,纳美人被用力抓住辫子至少在9级,辫子若是受到伤害,会达到10级。注意迈尔斯随后掏出一把匕首威胁洛亚说出杰克在哪里,注意他拿匕首的用意,并不是要杀奇莉,而是割断奇莉的精神辫,断掉会产生巨大的疼痛,迈尔斯知道纳美人的这个最明显的弱点,用来威胁孩子们。

另一细节,迈尔斯背后的张抓住了蜘蛛,由于纳美人的力量,接近人类的4倍,虽然身体看似瘦长,但全是都是结实的肌肉,肌肉线条十分清晰。张捉住蜘蛛的头发,也给蜘蛛带来了巨大的痛感。

Déjà blu:

注意另一细节,徽章的两侧Deja和Blu,组成的意思是,过去犯过错误的感觉。Déjà blu是既视感,法语déjà vu的其中一种,特指又经历过相似的错误,这个错误就是梦一样留在脑中。另一侧意思,一个文字游戏,Déjà是已经、已发生过的意思,blu与蓝色(blue)一字之差,现在的重组士兵们,都是“已经变成蓝色”(Déjà Blue)。

对倒:

现在重组的迈尔斯,相当于是迈尔斯上校的另一个“儿子”(son),继承了遗父的意志,要杀死杰克,这相当于上校有两个他从未见过的儿子,都是叫迈尔斯,而他们的身份和设计却是对倒的。

蜘蛛是他和帕斯的孩子,一个胎生出世的人类;重组是他和纳美人的“孩子”,一个培养出来的化身;蜘蛛由杰克抚养长大,在潘多拉生活,他因为杰克学会爱纳美人,而重组视杰克为杀死他和所有人类的叛徒,仇恨杰克和一切纳美人;蜘蛛不穿人类的衣服,也不穿鞋,身上还画上蓝色条纹,重组则是相反,穿军装和军靴;蜘蛛使用弓箭,重组使用枪支……这些对应的细节都是留给细心的观众去发现的。

其他对倒设计:

若看过杰法和斯尔沃夫妇编剧的《黎明之战》,这样的对倒设计,数年前就出现过,主角凯撒有关的两个相反主要角色,马尔科姆(Malcolm)和科巴(Koba),就是一面镜子所形成的两个相反角色,科巴曾作为实验对象被人类虐待而仇视人类,他是凯撒的一面,最后凯撒认清了科巴的真面目,他是“猿族中的非猿”(Not Ape),而处决了他。

相反的是马尔科姆,凯撒的另一面,虽然马尔科姆妻子死于猿流感,但是他与猿族产生了友谊,人类与猿族却是没有和平,更不可能共处。凯撒虽然信任马尔科姆,但不能信任人类,以至于一切的人类与猿类,都不能互相完全信任。因为这两个角色,凯撒付出惨痛代价并再次成熟。而杰法和斯尔沃夫妇负责A2编剧,这样的对倒创作方式也沿用到了蜘蛛迈尔斯和重组迈尔斯。

蜘蛛生母:

A2的15年前,A1时间之前,2154年的前一年2153年,人类的野心早已伸到潘多拉,深入丛林的矿区。同时期,蜘蛛的父母,迈尔斯上校和帕斯发生了性活动,帕斯怀上蜘蛛,但上校并不知道帕斯怀孕。

而杰克将蜘蛛当成是无父(fatherless)孩子,在地狱门,不只有蜘蛛一个这样的孤儿,但蜘蛛和这些留在潘多拉的孤儿,被杰克认为是“第一代真正的潘多拉人”(the first true pandoran humans),这些孤儿远比杰克受潘多拉影响。

2154年,帕斯怀孕10个月后生下蜘蛛,驾驶战机参与战斗,而帕斯最后死于被苏泰用弓箭射中,箭头穿过玻璃,直插帕斯的身体。注意在A1战争中,苏泰确实有射穿这一箭,导致一架天蝎战机失速坠落。

注意院线版并未提及蜘蛛的生母是如何死亡的,或是帕斯被苏泰射死,只有蜘蛛提到自己母亲的姓氏是索科洛(Socorro)。在衍生漫画《高空之地》有更明确的解释,漫画里帕斯死亡一幕的构图,与A1的一名战机飞行员的死亡完全一致,明确这名A1战机飞行员是帕斯。

父母对比及关系:

卡梅隆的设计,其实是一组对比,苏泰在空中射死了蜘蛛的母亲,帕斯,而纳提莉在丛林射死了蜘蛛的父亲,迈尔斯。两个人类的死亡方式完全一致,都是身体的同一位置,被箭射中,因箭头上的有毒物质而迅速死亡。

龙驱逐舰:

迈尔斯联系了女将军,她在C1龙驱逐舰(C-21 Dragon Assault Ship)上,赶往重组部队的位置。

龙驱逐舰长41.5米,宽31.7米,高9.22米,满载的最大航程为1100公里,由于体积巨大加上战甲厚重,飞行速度不算最快。有四套巨大的涡轮,能够垂直起降。注意A1还展示过它强大的运载能力,运载舱能够运载一队共12人的AMP部队和地面部队。

纳美人称它为 Kunsip apxa,意思是“大炮船”(large gunship)。

它全方位配有武器,包括36个MG62重机枪位、12个榴弹发射器、4门30毫米的航炮、2门203毫米的滑膛加农炮、1门105毫米的高压速射炮,能够实施空中攻击,以及空中防御,在A1摧毁家园树时就展示了它强大的攻击能力,而A1最后则展示它的防御能力,护送瓦尔基里推进到圣树的上空附近。

对比及换位:

有意思的是,注意龙驱逐舰视野宽阔的驾驶舱,就是A1迈尔斯的行动和作战指挥点,A2女将军阿德莫也是站着这个位置,指挥行动。A2用了与A1相似的拍摄方式、角度,来提示观众现在阿德莫取代了迈尔斯的位置,而迈尔斯变成了重组部队的队长。

铺垫:

注意卡梅隆的轮回设计,此前在打印兵工厂内,迈尔斯和阿德莫对话,二人的身边,一边在打印一架龙驱逐舰,另一边,他们的身后在造瓦尔基里。A2这个一闪而过的细节是铺垫A3,提示两架机型在A1都被杰克摧毁了,但到A3更多的龙驱逐舰和瓦尔基里会出现。

杰克发现四个孩子被绑架后,立刻在内特亚的带领下,找近路行动,内特亚想要为家人而战,而杰克不允许内特亚参与行动,而这是内特亚第一次这样要求,他认为自己像杰克一样,一个战士。

注意他们遇到的不是人类身体的士兵,而是换成了纳美人身体的重组士兵,这一点杰克没有料想到,敌人以纳美人形态回来(back in the form of na’vi)。

重组部队一边,并没有提高警惕,迈尔斯在观看录像,注意莱尔将迈尔斯的狗牌摘了下来。注意迈尔斯将头骨捏碎的一刻,阳光消失。

跟踪:

孩子们全部被绑架带走,奇莉祈求伊娃拯救他们,而很快得到回复,纳提莉和杰克正在偷偷跟着绑架孩子的重组部队,靠近他们。注意A1纳提莉也是这样暗中跟踪着杰克,纳提莉躲在树上,隐藏在高处和植物之中,现在A2也是如此。

蝰蛇狼叫声:

注意纳提莉像蝰蛇狼一样,发出数次狼叫,这是给孩子们暗号,让他们准备好逃跑。

射杀:

A1这一幕是纳提莉的登场亮相,卡梅隆并不急于让女主角露面,电影开始30分钟后才现身,而她没有射箭继续隐藏,但A2纳提莉为了救孩子们射出了一箭,箭头就像A1最后为了救杰克射死上校一样,正中目标,面露决心和杀意。

有意思的是,A1纳提莉亮相到瞄准杰克再收手,是维塔第一个完成的A1片段,耗时超过1年,而其他的片段都没有做好,但纳提莉这个片段给了卡梅隆和乔恩以及维塔所有人巨大的希望和信心,他们能在当年的圣诞假期前将A1做完。

搞笑的是,纳提莉一箭射中的重组,是A1第二个看见杰克推轮椅的人,西恩·费克(Sean Fike)

斧头及修改:

与此同时,杰克也发动攻击,一个有意思又搞笑的修改细节,原本杰克用一把斧头扔向敌人,效果类似《杀死比尔》里无名女主角新娘(The Birde)用斧头扔向日本黑道,斧头飞行,镜头一切过去,斧头直插头部,A2也是击中士兵头部,当场死亡。

这个扔斧设计源自于印地安战斧(tomahawk),又称为烟头斧,因为斧头长得像一根烟管。印第安战士会大力投掷而产生更强的破坏力和穿透力,能够破开敌人的头颅。而A2的动作设计,利用了纳美人发达的背部肌肉,能够准确而快速击中目标头部,斧头死死地插在头骨上。

但迪士尼要求删减,因为过分暴力无法取得电影分级,也就修改成了杰克用斧头暗杀一名重组士兵,用斧头的尖端刺死他。光线昏暗,无法让观众看清杰克是如何杀人的。

武器及子弹:

注意迈尔斯和重组部队使用的,主要是一种标准突击步枪,型号为Recom M69-AR,专门为重组部队及骨甲部队的高大身体而设计,使用的是特制子弹,型号为0226-LSAR,这种子弹在《高空之地》就出现过,也是用于攻击纳美人,称为连接骨甲突击弹(linkable skel assault round)。

0226-LSAR比一般的子弹初射速度要快,所以M69-AR配有特别长的枪管。子弹击中生物时,会碎裂成小碎片,造成严重的撕裂伤,而蓝色弹头的破坏力非常大,能轻松击穿锤头雷兽的坚硬皮肤。注意第三幕迈尔斯就是用这种特制子弹,射死了内特亚。

注意交战中对付内特亚的一种重火力的机枪,也是为重组和骨甲特制的,型号为Recom Hydra Machine Gun,注意这一类重组特制武器,都是以Recom作为开头。是一个三枪管轻机枪(Tri-Barreled Light Machine Gun),也是使用0226-LSAR,连射速度是M69-AR的三倍。强大的火力压制,让杰克父子只能逃跑。

牙齿:

A2奇莉像A1的纳提莉得到伊娃的呼应,类似A1结尾,一场由杰克和纳提莉领导的大战爆发,孩子们乘机逃跑,搞笑的是,逃跑时还将劫持的士兵咬了一口。有意思的生物设定,纳美人有非常锋利的牙齿和强大的咬合力,能够轻易咬碎树木和骨头,而且纳美小孩从小就这样厉害。所以卡梅隆用两个孩子重复咬人,来二次强调这个细节,纳美人的牙齿和骨头一样,非常厉害,纳美人的骨头就像是碳纤维一样结实。

Demon:

注意细节,迈尔斯上校称呼纳提莉为“苏利太太”,他的叫法和蜘蛛的叫法是一样的。而纳提莉也没有示弱,称呼他为“恶魔”(Demon),她需要杀他多少次,就杀他多少次(as many times as she needs to)。

重组部队所有士兵围攻杰克和纳提莉和孩子们,双方交火后重组部队压制着战场,迈尔斯试图派人瞄准暗杀纳提莉,但是被内特亚赶到射杀。

伤害孩子:

靠着榴弹的爆炸和掩护,重组部队逃跑了,而迈尔斯上校劫持着蜘蛛,将他作为人质,但注意他们是类似父子的关系,迈尔斯流露出了一丝关怀。

注意蜘蛛是被迈尔斯发射的榴弹所触发的爆炸从树上震下来,他并不想伤害孩子。注意这个很小的细节,在A2第三幕会接上,当纳提莉劫持了蜘蛛作为人质,威胁迈尔斯放过奇莉,迈尔斯就因为不想伤害孩子,而放过了奇莉。

榴弹发射器:

一个小彩蛋,若是熟悉卡梅隆的观众,《终结者2》T-800也使用过榴弹发射器(grenade launcher),型号为M79,M79式40mm榴弹发射器的榴弹爆炸,产生巨大破坏力能将一台警车瞬间炸毁焚烧,以及在关键时刻将T-1000炸成两半。

悬停与绳索:

山姆逊直升机和龙驱逐舰及时出现,救走重组部队,而他们抢走了蜘蛛,而杰克三人成功救回洛亚、奇莉、图蒂蕾三个孩子,杰克只能眼睁睁看着蜘蛛被劫走。龙驱逐舰这个绳索速上速下的设计,源自现实中配合ST6行动的UH-60黑鹰直升机(Black Hawk),ST6士兵在特殊的作战环境无法降落时,黑鹰就会这样低空悬停,放绳索让士兵最快速度上下。

黑鹰:

若看过雷德利·斯科特的《黑鹰坠落》(Black Hawk Down),电影就实打实地用真借来的直升机拍摄,准确还原了黑鹰在狭窄的索马里街道低空悬停,MH-60L这款直升机也是《猎杀本·拉登》中“沉默黑鹰”(Stealthy Black Hawk,没有公开代号,MH-X,实验代号为RUH-60)隐形直升机(stealth helicopter)的早期机型,取代MH-60A和一代机MH-60。

(《黑鹰坠落》的索马里战争是越战以后,美军最为惨烈的战斗。而更具有讽刺性和侮辱性的是,索马里人将美军尸体路上拖行,吸引平民围观,严重影响了美军的形象,直接影响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撤军索马里。)

直升机设计及原型:

A2出现的新一代山姆逊运输机(Samson),设计灵感来自于卡梅隆在读过《0:30》剧本中最后出现的“沉默黑鹰”,一架真实存在的、未公开的美军隐形机型,设计了“沉默山姆逊”(Stealthy Samson),早期剧本里,这架直升机就只称为“Stealthy”。

巧合的是,这架虚构的直升机和《猎杀本·拉登》剧组所制作的道具直升机,设计风格相似,剧组的设计思路是将黑鹰和具备隐身能力的RAH-66科曼奇武装直升机(Comanche,RAH-66 Attack helicopter)结合,设计了RUH-60,有着更长的机身,更硬朗的外观线条,更安静的螺旋桨和发动机组。能够装载十人以上的宽阔机舱,设计灵感来源于真实行动和《猎杀本·拉登》中,每架黑鹰装载了一队11名成员,两架黑鹰共22人,分两队一同行动。电影也还原了黑鹰的舱门设计,有着宽大的推拉式舱门,方便上下。迈尔斯等人能够通过宽大的舱门快速下机降落和上机撤退。

不同的是,机身设计与环境密切关系,由于沉默黑鹰是暗夜时分秘密行动,机身设计是全黑色哑光面,具有极高的隐蔽性。而A2考虑到哈利路亚山有大片丛林,而涂为军绿色,配有少量的淡绿色线条区块。

失去蜘蛛:

杰克一家六口团聚,这里距离刚战斗的位置不远,意味着他们未能完全脱离危险。而一家人失去了蜘蛛,孩子们都吓坏了,显得十分害怕。

内特亚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敌人和参与战斗,对付的竟然是和纳美人外观完全没有区别的重组士兵,他显然没有准备过,或预想过“自己人杀自己人”,他的第一场战斗以这样的方式失败告终,而他视蜘蛛为自己的亲兄弟,随后一家人返回了石山躲避。

黑幕:

注意电影中出现了数次的黑幕,是由于剪辑权不在卡梅隆手上导致的,若每次出现这样的切到黑幕(fade to black)的情况,就说明迪士尼调整了顺序。

按照导演剪辑版和剧本的剧情顺序,下一场是杰克一家飞回到高空营地,而院线版是插入了一小段蜘蛛被囚禁的片段,再切到高空营地和杰克的家。而院线版是时间的对不上的,蜘蛛随重组返回桥头要花的时间,远比杰克一家回高空营地多。

而蜘蛛被囚禁和审问,在剧本的位置是杰克一家飞往礁石部落的海上途中,才出现的。

吵架:

纳提莉和杰克争论的时候,注意细节,是从最小的孩子图蒂蕾偷看和孩子们偷听来拍摄的,这个很有意思的彩蛋,来自卡梅隆与前妻汉密尔顿争吵,二人的女儿约瑟芬躲着偷听两父母吵架,不幸的是,二人的性格特别特别特别火爆,而卡梅隆发现孩子偷听后,不再争吵,以免影响女儿。

纳提莉和杰克的争论,原本有足足三页剧本这么长,纳提莉对着杰克大喊“这是我们家”(THIS IS OUR HOME!),是A2最早拍摄的部分,从一个八岁大的女儿视角来拍摄,也是对应现实中约瑟芬在卡梅隆和汉密尔顿离婚前的真实经历。

汉密尔顿对卡梅隆无法平衡家庭和事业有很多怨言,最终要分开,孩子要无声地忍受父母争吵,并在父母婚姻破裂的情况下成长,卡梅隆对约瑟芬的童年也很后悔,自从她出生后,都在沉迷制作电影,算不上一个顾家和孩子的好男人。

迫害:

注意杰克看透了人类的阴谋,其实就是自己的过去,将十多年前的化身计划改进,将死去的士兵复活成纳美人,一旦他们混入了部落(harbour us,“混入我们”,一语双关,harbour harbor有建设海港、港口的意思,在我们的星球建海港,即桥头),后果将不堪设想。

现在迈尔斯上校以纳美人的身体卷土重来,带着重组部队来部落复仇,杀死杰克。

卡梅隆这样设计人物和剧情,对应了真实的美国历史,若了解过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不难看出,这就是批判麦卡锡所造成的恐慌情绪和无辜迫害,将美国自己视为敌对分子,并怀疑自己人中混有间谍,而迫害大量的、无辜的、被深度怀疑的清白者。

早于《终结者》及续集《审判日》,卡梅隆就用披着人皮的机械人T-800以及能化身任何人类的液态金属人T-1000,将这种恐慌情绪和被迫害情绪,发挥到淋漓尽致,一个隐藏真实身份的敌对者,化作熟悉的人类外观,混入人类,不断靠近主角,目标是杀死主角,未来的领袖,而真实身份令人恐惧的同时,其他人却完全不知情。

这种迫害领袖及最优秀的人,也是好莱坞的创作者反思麦卡锡时代及冷战会讲的故事,卡梅隆只是换成科幻元素和机械人来讲述。

奥本海默:

有意思的是,麦卡锡时代被迫害的最著名人士,“原子弹之父”尤利乌斯·罗伯特·奥本海默(Julius Robert Oppenheimer)被迫害的故事,由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自制自编自导,改编自《美国的普罗米修斯:J·罗伯特·奥本海默的胜与悲》(American Prometheus: The Triumph and Tragedy of J. Robert Oppenheimer)的电影《奥本海默》(Oppenheimer)已完成拍摄,将于2023年7月上映。

卓别林:

仅次于奥本海默的第二著名的被迫害者,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离开美国、前往欧洲,由于卓别林的政治观点倾向左派,而他自制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被视为含有极端而危险的政治观点,在麦卡锡时代,饱受攻击和迫害的卓别林,几乎放弃电影事业,离开好莱坞,在失去美国的居住权后定居瑞士日内瓦。

迫害对整个好莱坞的影响非常之大,一批的艺术家甚至登上了著名的“黑名单”(Blacklist),而好莱坞乃至整个美国影视行业,都与卓别林这批黑名单人士割席,长时间的封杀他们。直到1972年卓别林才返美接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时隔20年后,得以平反他在过去30年受到的各种抵制和迫害。

非常巧合的是,《奥本海默》的大反派角色,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主席、前美国商贸部长刘易斯·施特劳斯(Lewis Strauss)的扮演者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就主演过卓别林的传记片《卓别林》(Chaplin),电影还原了卓别林的生平故事和被迫害的可怕情况。

A3角色:

有意思的是,卡梅隆邀请了查理·卓别林的外孙女奥娜·卓别林 (Oona Chaplin)参演,但她的角色,部落新领袖瓦娜(Varang)暂时不会在A2登场,而是贯穿A3至A5的一名彪悍的女战士,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和充沛活力(就是卡梅隆过去电影中最典型的强悍女性、女英雄形象),帮助A3杰克和洛亚父子攻陷桥头,负责杀区战场,及A4至A5抵御RDA和人类的再一次入侵。

核爆炸及迫害关键人物:

杰克选择立刻离开,这和纳提莉发生了严重冲突。现在杰克的情况和卓别林、奥本海默类似,一个能够足以影响全体安危的关键人物,在A1后杰克成为了无人不知的大英雄,救世主,领导者。而历史上的奥本海默,就是这样的最关键人物,曼哈顿计划的领导者,集国家力量和最优秀的科研团队,帮助美国造出了第一个原子弹“三位一体”(Trinity),1945年7月16日,在新墨西哥州的索科罗县,托里尼提沙漠的霍尔纳达-德尔穆埃托(Jornada del Muerto),三位一体原子弹核反应试验成功。原子弹改变了二战的方向,最终使得美国取得二战胜利,但奥本海默却遭到了迫害,导致他长时间身败名裂。

有意思的是,诺兰已在《奥本海默》“还原”了这个历史性时刻,一枚原子弹从研制到爆炸的全过程。而巧合的是,A4也会出现核武器攻击场景,不过是用数字特效制作,而不是《奥本海默》的实拍制作方式。

更有意思又巧合的是,《奥本海默》使用的正好是30年前卡梅隆《审判日》的技术,卡梅隆和视觉总监,传奇特效大师斯坦·温斯顿(Stan Winston)设计了莎拉梦到核武器毁灭城市的标志性一幕。

由于《奥本海默》的视觉总监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提交的方案,由与诺兰长期合作的视觉工作室双重否定(Double Negative)制作的视觉测试效果,类似《沙丘》厄拉奇恩大屠杀的核爆炸场景以及筹备中《沙丘救世主》的核爆炸视觉设计方案,并不能让诺兰满意。

杰克逊从温斯顿工作室过去的项目中,找到了《审判日》的制作方案,使用微缩模型、微型火焰爆破、水蒸气及空气压缩技术,符合了诺兰的要求。温斯顿这个方案,也是科学家们誉为电影特效制作历史中,最真实的核爆毁灭场景,也是卡梅隆自己在《审判日》全片中最满意的一组镜头。

(荒诞的是,斯坦顿是从过去找到方案,二战时及冷战前期时的影像造假技术,二战纳粹德国、美国、苏联都在竞争研制原子弹,美国为欺骗他国研制进度领先,特意造假,用微缩模型等特效技术拍摄核反应、原子弹爆炸片段,并故意泄露了这些假的影像给两国,制造军事虚假优势。到了冷战期间,同样的技术,拍摄了氢弹爆炸片段,继续欺骗苏联。而美国真的都赶在苏联前研制出了原子弹和氢弹,而太空竞争也有类似的造假技术,也是制造太空军事虚假优势,美国也真的赶在苏联前登月,最后美国取得冷战胜利,苏联解体。)

禁用及使用核武器:

注意A1电影背景设定,RDA是不能使用核武器的,星际贸易管理局(Interplanetary Commerce Administration,ICA)立下了《国际太空资源开发公约》等的约束性协议,即使像RDA这样富可敌国的大企业,也不得拥有核武器、生化武器、纳米武器、强光子武器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受到严格的军事管制。

而RDA合作的安行也是不能拥有超过自卫性质的武器和安保队伍,而RDA早已不顾ICA的协议,在潘多拉滥用军事行动和军队。但到了A4这些协议甚至会被全部推翻,背景设定反转,RDA被ICA授权使用核武器攻击潘多拉,在A4最后为人类赢下战争。

和解:

而争吵最后以夫妻二人相拥结束,也是卡梅隆与自己的和解。爱孩子比电影更重要,与汉密尔顿离婚后,卡梅隆再婚,迎娶爱米斯,成为了他最稳定的一段婚姻,和爱米斯养育四个孩子的经历,也成为了A2家庭故事的最重要灵感,杰克与纳提莉夫妇,就是卡梅隆与爱米斯的“化身”。如果说A1是卡梅隆与爱米斯的爱情故事,那么A2就是他们的家庭和孩子们的故事。

就像美国猎杀拉登一样,RDA正在猎杀杰克,杰克像拉登一样只能带着家人躲藏、逃亡,而蜘蛛从小跟杰克长大,知道杰克一家的一切,包括住处、生活、部落、家人,而现在的上校和重组部队是一群疯子,居然将武器架在孩子身上,用匕首威胁洛亚,榴弹攻击孩子这样卑鄙至极的方式,来对待无辜的孩子们。

保护人民:

注意纳提莉认为要反击他们,身为部落前领袖的女儿,现领袖的夫人,身负重任,不能抛弃部落,要保护人民(protect The people),杰克的回答,这个世界保护所有人(this world protect The people),人民、人们(The people)的纳美语就是Na’vi。只有伊娃能保护他们,而杰克只是其中一个人,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危及整个部落,他们离开部落,就会让部落安全。

现实原型:

注意《高空之地》也是这样的剧情设计,骨架部队杀杰克瓦解部落,打击纳美人的希望,乃至整个潘多拉。杰克现在离奥马地卡亚部落越远,部落越安全,若是蜘蛛被逼问后,将军队带到这里,这个封闭的石山,将不是战斗,而是一场大屠杀。

这个恐怖的概念,就像是猎杀拉登的真实过程,ST6的22名成员分包围了拉登的住宅,封锁了出入口,而ST6就是瓮中捉鳖,入侵了住宅,检查每一个角落,遇到反击就格杀勿论,最后击毙拉登,而过程中,ST6还杀死了拉登的一个儿子,扎哈姆。

杰克已经能想象到,RDA和上校不会放过自己及纳提莉外,还会杀死孩子们,赶尽杀绝。杰克让纳提莉明白,他一无所有,只有保护这个家,无论他们去哪里,这个家是他们的堡垒(This Home is Our Fortress)。最后一句话感动了纳提莉,二人相拥。

弓:

注意细节,纳提莉拿起了一把弓,这把弓来自埃图康,而埃图康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保护人民”(protect The people),纳提莉从亡父手上接过这把弓,而从A1这个开始点,到A2纳提莉保存了这把弓十多年。有意思的是,随后杰克赶到父女身边,纳提莉大喊“离开这里!”(GET AWAY FROM HERE!),十多年后,这句话“成真”。

这把弓名叫仪式弓(The Ceremonial Bow),一般是部落领袖、长老举行仪式的时候才出现的,而从埃图康死后,纳提莉成为了练习祭司(Tsahìk in training),而这把弓成了纳提莉的武器,在A1射死迈尔斯上校后,她就不再使用,而是将弓挂起,到RDA卷土重来后,她又再重新使用。

注意及后礁石部落也会有一件袍,与之对应,称为仪式袍(The Ceremonial Cape),都是举行仪式时候,如成人仪式、葬礼仪式,部落领袖会用到的重要物件,在内特亚葬礼的时候,部落首领托诺瓦里就穿着仪式袍。

仪式弓及继承:

背景设定,这把弓非常有名,是生存、传统、传承的象征,在奥马地卡亚部落时代相传的,过去像埃图康这样的长老,举行任何仪式,都要用到它。弓用家园树的木头制成,而弦是生物内脏,装饰是的两片颜色鲜艳的树叶,握手有带子和绳子编织而成,还能固定多支箭,所以纳美人是不需要箭筒的。弓身的曲线非常美丽,是致敬六角马帮助他们狩猎。

这把弓原本由斯维尼继承,但她死后由妹妹继承,而像纳提莉这样的年轻继承人,需要足够的耐心,经过考验,从练习祭司成为祭司后,才能拥有它,所以纳提莉就一直没使用过它,因为莫特还是部落祭司。

注意前后呼应,当杰克一家到礁石部落再次安稳后,一家人受到了礁石部落的庇护,远离危险,这把弓就一直放在架子上,对应纳提莉的战士身份暂时放下。卡梅隆用了几乎一样的镜头设计,来对比纳提莉的前后变化,当她再一次拿起弓时,也是双手握弓,她切换为战士的身份,和礁石部落一同战斗,保护孩子们。

A1纳提莉也是用这个动作提示她的身份转变,埃图康死后,她从莫特的后备祭司,变成了练习祭司时,用了双手握弓这个象征成为继承者的动作,莫特和纳提莉母女成为了部落的临时领袖。

注意在A2的第三幕,这把弓被纳提莉在战斗时砸烂了,或者说,她的愤怒毁掉了这把弓。

另一前后对比,夫妇二人相拥,特写镜头设计也是一样的,但此时杰克所预想的噩梦成真了,家庭再次被毁,长子身亡。注意前后二人的两次相拥,提示他们身份转变,第一次相拥,二人从部落领袖转变为逃亡者,第二次相拥,二人从逃亡者转变为战士,他们成为了礁石部落的人。

部落首领:

部落首领(Olo'eyktan)是纳美人部落中最重要的成员,类似于印第安部落的酋长(Chieftain)。领袖与配偶一起管理部落,但奥马地卡亚的情况特殊,变成了原领袖的妻子祭司莫特和部落外人杰克的搭配,在杰克之前是短暂地由莫特与苏泰管理。

现在杰克卸下部落领袖交给塔森(Tarsem),他是特斯卡哈家族的人,原本在苏泰之后的候选人,现在取代了埃图康、苏泰、杰克。

注意轮回设计,塔森的形象和A1埃图康类似。

部落领袖在世时,会挑选一名后备取代者,带着他一同管理部落,让他向自己学习。而塔森就是杰克的后备,注意此前奥马地卡亚炸毁悬浮列车轨道时,负责带领地面部队发射导弹炸轨道的,就是塔森,而之后击落增援战机的,也是塔森。

职责及与祭司的关系:

祭司在精神上领导,而首领在肉体上领导,会组织狩猎、准备战争,管理纳美人与人类的关系。像A1之前,埃图康就允许了格蕾丝和部落来往,即使她未使用化身,也能够与部落接触,格蕾丝与奥马地卡亚的过去,在衍生漫画《适者生存或死亡》(Adapt or Die)提及过,埃图康和莫特为了治疗一种奇怪的病,向人类寻找帮助,因为领袖和祭司必须负担起责任,要理解、指导、团结部落外,还要帮助部落渡过难关。

现在杰克卸任,意味着塔森要帮助部落渡过难关,在失去魅影骑士后又失去杰克,提示A3奥马地卡亚部落将会遭遇更大的困难。注意杰克一家是永久性离开了奥马地卡亚,杰克一家骑蝠魟兽离开,加入了美卡伊那。

注意塔森的动作,他在杰克胸前划了一刀,象征杰克他的家庭脱离部落,第三幕纳提莉会在蜘蛛胸前划一刀,奇莉注意到蜘蛛被纳提莉划伤。

克昆南:

注意细节,背景提示了杰克和纳提莉曾在A1到过的最遥远的位置,位于海岸岩石之上丛林里的克昆南部落,这片丛林是他们的部落领地,他们的蝠魟兽生活在岩壁上,而克昆南会用蝠魟兽的抽象图形,作为他们的部落标志。现在接上A1的位置,杰克一家飞过海岸和克昆南,继续往前,从这里开始,第一幕结束,进入第二幕。而也是从这里开始,随着杰克一家离开,杰克将危险带离了整个丛林,但是与此同时,他将危险带到了海洋。

注意A1其中一个响应杰克号召的,就是克昆南部落,也是杰克短时间内能够找到的最遥远的部落,他们所有的战士骑蝠魟兽前往哈利路亚山,也就出现了A1标志性的一幕,伴随着霍纳雄壮的配乐,战士们骑蝠魟兽出战。

有意思的是,在2008年至2009年后期制作,维塔的海洋水特效制作只是起步,这个两个镜头,蝠魟兽飞过海浪、海浪拍打礁石的短短几秒,是A1全片最难做的镜头之一。

水特效:

从A2杰克一家飞过海岸后,电影开始出现各种的、大量的水特效,而有水的特效镜头,占到了全片3100多个镜头中接近1900个,平均每个镜头长度为4.2秒。

而A1有水的特效镜头非常之少,由于技术限制,只出现在克昆南应召、杰克被死神兽追杀跳落瀑布、训练六角马、蝠魟兽飞行四个主要片段,少量有水或带水环境、水背景的镜头,纳提莉将火把扔水中灭火、杰克从水中捡火把、二人跳过溪流、纳提莉喝露水、二人游泳的镜头,加起来A1全片只有不到40个,而A2的数量是A1的数十倍。

特效制作及费用:

比较搞笑的,维塔数字一开始还比较自信,他们相信,靠着所有员工能够制作A2和A3的全部镜头,赚取全部的特效费用,A2和A3一共大约是6000到6500个镜头,为完成这些镜头福斯会给到每个镜头2.5万至3万美元的价格,再加上前期和中期的制作费用,维塔能够从福斯获得至少1.5亿至2亿美元,这个价格是行业平均价格的数倍之多。但很显然的,维塔并没有吸取同行的教训,大型特效制作,能干垮一个企业。

R&H:

在2013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奥斯卡获得四个奖项时,为《派》后期特效制作的节奏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 Studio, R&H)同时间却倒闭了,由于特效工作量巨大,R&H要完成大量的生物特效和各种各样的海水特效,还要反复修改细节,最后因为资金缺口,R&H只能申请破产清算,而《派》的全球票房高达6.09亿美金。

而R&H是当时全球最大的影视特效和动画制作公司之一,在R&H破产之后的数年更是引发了一波收购潮、解散潮,导致整个行业竞争加剧之余,还影响到整个行业的结构,资本变得弱肉强食,趁机将特效制作企业当成击鼓传花的买卖生意,最终影响到全行业稳定。

而维塔位于行业的顶尖位置,暂时不受资本游戏影响。维塔是彼得·杰克逊、理查德·泰勒、吉米·塞尔柯克仨人为了制作电影《天堂造物》,又译名《罪孽天使》(Heavenly Creatures)在1993年共同创建的视觉效果工作室,一直以来没有财政压力。(《罪孽天使》还是温斯莱特的主演处女作,彼得逊凭本片获得了第51届威尼斯电影节银狮奖。)

漫威与DC:

但数年后,这样的灾难又在维塔重现,主要原因是特效项目太多太多了,维塔在2017年后,与迪士尼影业其下的漫威影业(Marvel Studios)续约,签订了10年的大合同,漫威影业2018年后,在原有大合同上又追加了流媒体剧的附加合同,意味着从2020年开始至2029年,漫威的第二个十年(Second Ten Years)几乎所有的电影和流媒体剧,都有维塔参与,维塔看中的是迪士尼全球第一大传媒娱乐综合企业的位置,迪士尼“财力雄厚”,光是漫威影业就能带来5至6亿美元的收入(约为每年3部电影,4部电视剧,十年共25至27部电影,40至50部电视剧),为此维塔还拓展了他们的流媒体项目制作规模,增加了员工。

而搞笑的是,漫威影业的竞争对手DC电影(DC Films),为了跟住漫威,也是与维塔合作电影和流媒体剧项目,如近期的《神奇女侠1984》、《扎克·施奈德的正义联盟》、《自口小队》、《和平使者》、《新蝙蝠侠》、《黑亚当》、《闪电侠》、《海王:失落王国》,而这两个巨头再加上其他项目,使得维塔的工作期拍得非常非常的满。

疫情、停工、延期:

灾难发生在2020年至2021年,由于2020年初全球疫情爆发,席卷全球影视产业和整个好莱坞,维塔一度因为新西兰疫情爆发而关闭了,而A2和A3的拍摄和制作也是连带受到影响,一度无限期暂停,而且迪士尼要求所有的影视项目,确保防疫安全,都不能复工。

这样一下子就停工了半年,从2020年3月中开始全面停工,至9月才随着新西兰疫情减轻,以及安全复工政策颁布而逐渐恢复,疫情让新西兰的旅游业受到重创外,更多的企业开始了远程办公、居家办公等应对策略,但对维塔这样的视觉效果服务商来说,却是灭顶之灾,大量的项目已停止了半年的制作,要追赶进度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这些项目原本就排得满,而且未来也有大量的项目要完成。而最惨的的,无疑是迪士尼给予厚望的A2和A3两部电影能够冲破全球票房30亿的历史大关。但到2020年9月,A2后期制作进度还远远没有赶起来,意味着2021年的圣诞假期前,仍无法完成制作,而迪士尼早于2020年7月就延迟了A2上映,延后一年至2022年圣诞假期前一周,而所幸的是这是A2的最后一次延期。

收购:

维塔的命运则要悲惨得多,停工半年部分员工流失,转行到“电子毒品”行业,游戏业,尤其是火爆的手机游戏,而经营压力巨大的维塔在2021年的11月,也投靠了电子毒品,卖身给手机游戏引擎工具Unity,全球领先的游戏运营平台、交互式实时3D内容创作为主要业务的Unity以16.25亿美元的“超低价”买到了维塔数字,改名维塔FX(WETA FX),而Unity获得了全部的维塔工程师们、三十年积累的专利技术和设计、原本用在电影制作的工具、插件、管道(pipelining)等,维塔将逐步过渡到游戏引擎开发,而杰克逊的视觉效果工作室,虽然保住了,但也大受影响。

而这又触发了骨牌效应,Unity收购维塔产生了一段三个月/100天的误工期,用于企业收购、人员调动、业务重组等,以至于好莱坞又出现数波的延期,维塔参与的项目延期又影响到其他电影定好的档期,而不断向后调整。最明显的是漫威影业和DC电影,深受影响,延期成了习惯。(而最惨的是漫威《疯狂多元宇宙》这样的项目,剧本受疫情影响没写好、导演受疫情影响没拍好,影业花重金将全片重制大规模补拍后,又要重做大量的镜头,修改特效细节。)

家园树:

注意在杰克一家身后,还能看见克昆南部落非常巨大的家园树。在A1中,出现过不同部落的家园树,形态略有不同,都是称为克鲁卓(Kelutral),也就是丛林家园树(jungle hometree),而这些参天大树被纳美人当成是群居而住的永久家园,视为他们的圣地之一,整个星球有数以百计的部落,居住在可永久居住的家园树,因为树的寿命非常之长。

树龄:

在《托鲁克》曾提到过,这些大树的寿命长达10000岁至20000岁,而奥马地卡亚部落原来的家园树,在恩图和拉鲁的时代,寿命就有7000岁了,而A1在《图鲁克》的3000年后,意味着树龄超过10000年,而提潘尼部落的家园树是所有部落中最老的,达到20000岁。

家园树设计:

这些大树长到150的高度一般就不会再向上生长,树的内部有天然形成的巨大空洞和凹陷的空间,就像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巨大帐篷,一棵家园树能够居住数十名的部落成员。而部落所有人会视这棵大树是一名长者(elder),一个守护巨人(colossus)般的存在。

家园树有着非常粗壮而发达的支撑根,支撑根的数量会随着树长大而不断变多,就像是柱子支撑构成的底座,支撑着整个结构,结构越大,支撑柱越多越结实。

家园树的根部一部分会暴露在空气之中,而纳美人就在支撑根的内部活动,而树根最中央的位置,会长出一段独特的弯曲树根,并通过根部延伸向上到树干,再到粗大的树枝和更细的分支的路线上落,如A1杰克和纳提莉就要攀爬近200米,才能到达瑟斯所在的位置,因为蝠魟兽生活在家园树最高的树顶。

RDA来到潘多拉前,这段时间潘多拉都是和平之地,没有一棵家园树被推倒或摧毁,而RDA时隔十多年后重回潘多拉,杰克和纳提莉和孩子们看了一眼克昆南的家园和家园树,想起A1的悲剧。现在杰克一家要寻找新的家园,新家园礁石部落会出现另外一种不同的家园树,海洋家园树(ocean hometree)。

原型:

两种家园树和《阿2》剧本中出现的天空家园树类似,都是参考现实中的红树林(mangrove)和美洲杉(sequoia)以及海岸红杉(costal redwood)而设计的,而A1最主要的参考,是位于美国的两个相邻的国家公园,国王峡谷国家公园(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和红杉树国家公园(Sequoia National Park, Redwood National Park),美洲杉,又称为巨杉(Giant Sequoia, Sequoiadendron giganteum)是全球现存最大的树。

巨杉中最大的命名为谢尔曼将军树(General Sherman)底部直径11米,估算重量为1385吨。

而红杉树则是现存最高的树,最高的命名为“亥伯龙”(Hyperion,希腊神话中的巨人),高达116米/379英尺,木材蓄积量约1080立方米,树龄估算2260岁。

植物设计及现实联系:

电影虚构的又高又大的家园树,相当于杉科植物(Taxodiaceae)中古老的一个属,北美红衫,一度濒临灭绝,这是A1至A5很有现实意义的植物设计,卡梅隆作为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用已灭绝或濒临灭绝的动植物,作为电影的重要参考,剧情设计和动植物设计匹配,A1上校炸掉了奥马地卡亚的家园树,A2就烧掉了美卡伊那和家园树附近的其他海岸家园,将其他部落的家园毁掉。

而系列会重复类似的巨大植物毁灭、家园毁灭设计,而这与现实中北美的巨衫和红衫被人类砍伐至几乎灭绝有密切关系。

从19世纪的1849年,首次发现巨衫后,人类发现这种树木很多的优点,树干粗大而且树质耐用坚硬,而且衫木内含有防虫防腐防菌的物质,单棵树的木材蓄积量达到600立方米,是非常优质而大量容易获得的木材原料,而且容易存储和切割,用来建造房屋,是绝佳的建筑材料。

有统计以来,整个19世纪下半至20世纪,人类砍伐了北美大部分的巨衫,这种原本遍布整个北美洲的植物,最后只剩下4%留存,大部分在现今的两个国家公园内,生长于加利福尼亚洲和俄勒冈州,也称为加州红衫 (California redwood ,California sequoia) 。

砍树:

极其讽刺的是,若是从美国地图上看北美红衫的分布,会发现它们被砍伐得几乎不剩,只剩下西海岸边上的一根断断续续的“细红线”(thin red line),北美红衫被过度砍伐,变成了珍稀物种。

而比北美红衫更少的,是巨衫,也就是A1克鲁卓的主要参考原型,树林面积更小,而当人类将这些树砍至濒危物种后,才意识到要去统计,哪个树是地球上的“最高树”(tallest tree)。而在亥伯龙之前,有两个“竞争对手”,塔斯马尼亚岛上桃金娘科的杏仁桉(Eucalyptus regnans),高达132米,北美西海岸松科的美西黄杉(Pseudotsuga menziesii)高达140米,但它们都被人类给砍倒了。

现实中颇有讽刺意味的最高树之争,能做出关键影响的,也只有人类。而A1上校就毫不犹豫地下令军队毁掉了克鲁卓,本质和砍掉杏仁桉、美西黄杉以及无数的红杉和巨杉,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棵该死的大树”(one big damn tree)。(还加入了讽刺911的意味,让全球观众感受到世贸中心倒塌时纽约民众的恐惧。)

魔幻时刻:

注意时间,杰克一家飞行时经过“魔幻时刻”(magic hour),在A1最后,纳美人也是在魔幻时刻赶走了人类,送他们上瓦尔基里,离开潘多拉回地球,而这天正好是杰克生日的那一天,8月24日。而现在杰克一家也是离开,魔幻时刻又出现了。在电影拍摄中,魔幻时刻指日出和日落的15分钟,是太阳折射角最小的时间。

前后对比: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颜色渐层非常的美丽丰富,而且光线自然柔和,这是灯光无法模拟的。虽然人类无法造出一个太阳,但是电影可以,A1最后的魔幻时刻,由于技术限制,没有将真人演员们很好地融入到特效制作的背景中,而A2比这一幕要进步很多,卡梅隆在监制《阿莉塔》时,就测试了维塔新一代的虚拟引擎,能够贴近现实中魔化时刻的光影及色彩效果。

黄金时刻与蓝色时刻:

若看过《阿莉塔》或近期《新蝙蝠侠》,出现的就是“黄金时刻”(golden hour),画面偏黄色和金色,整体是暖色调,因为日落时冷色光偏折,人眼也就看不见这些冷色,只剩下红、黄、橙等的暖色,画面的氛围感特别好,只有黄黑二色为主,远处是太阳光,近处是大片的阴影,明暗对比明显。

而A2这一幕是日出,从“蓝色时刻”(blue hour)逐渐变为黄金时刻,所以画面从天和海的冷色蓝色逐渐变暖变黄,太阳光也更柔和,明暗的过渡更自然,阴影保有更多的细节。

金蓝时刻:

若看过克洛伊·赵的《无 依 之 地》(Nomandland),最知名的一个长镜头就是日出的一幕,摄影师约书亚·詹姆斯·理查德斯(Joshua James Richards)就抓住了魔幻时刻中最美的一段,称为“金蓝时刻”(golden blue hour)的三分钟,和A2这幕类似,天空呈现淡蓝紫色至金黄色,虽然紫色和黄色是对比色,但自然光线过渡非常柔和,而整个画面也是粉蓝紫色调。

时间意义:

魔幻时刻一般会用于故事中的关键时间点,一段重要时间的结束点或开始点,通常日落是结束,日出是开始,主角向更困难的或新的方向前进,如蝙蝠侠就是要对付黑暗的哥谭、打击犯罪,看见了哥谭日落,黑暗将笼罩城市,而现在A2是相反的情况,日出,杰克一家迎来新希望。太阳也提示新一天的到来,杰克一家经过长途飞行,终于到了礁石部落。

地理:

将整个潘多拉星球放成平面图后,可以看出杰克一家相当于在有大面积海洋的半个星球那一面,来到礁石部落,位于海洋之中,周围没有岛屿或陆地。

潘多拉是一个结构与地球完全不同的星球,两大片的陆地,中间一边几乎全是海洋,另一边是一个大的陆地但有很多的岛屿,这一大片陆地是由于行星强大的潮汐能量以及潘多拉附近的两个卫星共同作用,而从一片大陆地分离出来的。

板块运动:

地理设定,潘多拉的地壳运动要比地球剧烈得多,使得地壳板块碎裂,所以中间的一片陆地形状是不规则的,再分成很多的小陆地、小岛屿、礁石。

注意杰克一家就是从中间大陆地的边缘离开,克昆南部落至美卡伊那部落之间都是海洋,中途除了夜间的时候遇到一些礁石,完全是没有陆地的。

而礁石部落所在的,就是从这块陆地分离出去的一块最远的陆地,经过海水冲刷和潮汐的作用,这里变成了一片非常美丽的岛屿,但这里远离RDA的桥头,相隔了小半个星球,迈尔斯上校难以短时间内找到杰克一家,礁石部落的仙人洞穴和哈利路亚山有很强的磁场,人类的科技无法追踪到,因此杰克一家安全了。

衍生地理:

而在电影的衍生游戏中,地理设计是没有这么多海洋的,更多的是陆地,这样是方便游戏玩家在不同的陆地区域探险,了解不同的部落,不用这个游戏地图作为A2的地理设定。

耶亚特里:

只需要注意最边上的耶亚特部落(YeyäTei),由于《阿2》剧本弃用,原本的一个重要角色,长老会代表,来自耶亚特的耶亚特里(Yeyatley)留到A3至A5再登场,由大卫·休里斯(David Thewlis)扮演。

耶亚特里将是A3杰克的对抗者,他和长老会不主张对RDA和桥头发动战争,双方力量悬殊,无谓牺牲(类似《指环王》的刚铎宰相,摄政王,迪耐瑟二世)。在长老会和战事会共同举行的会议中,耶亚特里主张放弃战斗,反对杰克用人类的方式,即战争击败人类,或是将纳美人变成士兵,出兵赶走人类。

天国岩石: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整个星球只有四个称为“天国岩石”(Iknimaya)的悬浮岩石山区,杰克在A1守护的哈利路亚山是其中的一个,而这四个山区是难得金最丰富的。

A1历史背景,为了守护哈利路亚山和其中最高的真理山,提潘尼部落(Tipani,就是那个部落领袖和祭司是同一个人的独特部落)在真理山的石头上,根据祭司占卜建设了一个村庄,用于守护山区,在2152年与RDA在此和真理山上爆发过战争,最后付出惨痛代价,将RDA和人类赶走。随后祭司预言,哈利路亚山将爆发更大的战争,也就是A1最后的大战。

海山区:

A2的第二幕出现的,是新设定的天国岩石,这个山区和半岛山区(peninsula)完全不一样,是一个海山区(seamount),悬浮山石是漂浮在海上的,体积和规模小于陆地的其他山区。

另外的山区是与不同的陆地相连的,位于不同部落之间,而A1就是杰克和纳提莉在山区附近,寻找其他部落共同守护哈利路亚山,达到数万人的规模,而这个是不与陆地相连的,也就没有其他的部落能够前来帮忙,只有礁石部落独自对抗,但海洋生物也会帮助礁石部落御敌。

这个区域的成人仪式也比较特殊,也与丛林完全不同,没有所谓的“伊克兰之路”或是蝠魟兽测试,而是驯服凶猛的海洋生物作为成人测试。而最为特殊的是,圣树不在海上或陆地上,而是在海下方的一个中空区域,是长在海底的一棵水中植物。

密克罗尼西亚:

从第二幕开始,故事深深受到现实中的西太平洋岛群的历史变迁、地理、文化、民族等影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一片位于太平洋中西部的群岛,一个奇特的岛国,密克罗尼西亚联邦(The 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早于十年前,卡梅隆一直不肯放弃与某国合作,《阿2》《阿3》中美合拍的前景在他看来,是潜力巨大的,未来的某国电影市场,必定会蓬勃发展,他并不想要受到阻力就放弃,错过千载难逢的历史性合作机会,必须要捉住。

卡梅隆想了很多的办法,仍无法绕过最大阻力“某国某部”,而想到了改变方向,用生活在海外的某国人作为《阿3》的关键角色和关键部落。灵感就是一群远离某国,生活在东南亚的某国人后代。

东南亚裔及选角:

全球华侨、华人总数约为6000万,其中东南亚华侨、华人就有约3400万,而像新加坡这样,某国以外唯一以华族人口占最多数的国家,给了卡梅隆很大的灵感,不必与某国合作,也不必在某国取景,而是与全球亚裔、全球华人合作,在他们生活的环境取景,或是更好的选择,所以卡梅隆往东南亚裔的方向,寻找合适的东南亚的华裔、亚裔演员。

杨紫琼:

但很可惜的是,由于《阿2》《阿3》谈判失败,最后只能保留极少数的华裔主要角色,除了张之外,另一个关键角色,女博士卡丽娜·莫谷(Dr Karina Mogue),由马来西亚籍著名华人女演员杨紫琼(Michelle Yeoh)扮演。卡梅隆原本打算让杨紫琼扮演《阿2》的Mingxia,由于《阿2》剧本弃用,卡梅隆不想错过与杨紫琼合作的机会,给了她另外一个女科学家角色,并专门为她修改了剧本。

有意思的是,卡梅隆选人看得很准,杨紫琼今年凭借《瞬息全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而大红,是颁奖季最佳女主角提名和获奖的热门,有望在明年获得第95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甚至获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女演员。

由于《阿3》剧本重写后,结构变化了很多,A2已没有卡里娜的出现空间,她将留到A3登场。这个角色和原来的Mingxia相当于某国人最好的、善良的一面,爱好和平,而且热爱潘多拉这样美丽的星球,源自于某国人热爱他们的家园和土地。

密克罗尼西亚人:

而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卡梅隆选定了目标,从东南亚各国中,选中密克罗尼西亚和密克罗尼西亚人(Micronesians)作为礁石部落的原型。

有意思的是,对于潜水狂热者的卡梅隆来说,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他在专研毕生爱好潜水时,偶然间接触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和人。

空及空中拍摄:

2012年,当时卡梅隆的计划,两部电影《阿2》《阿3》,拓展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阿2》是悬浮石山、高空,一路往上最高处的外太空,甚至潘多拉旁边其他的三颗卫星和它的恒星,外太空大战。计划要将动作捕捉带到某国的自然环境外,还会实打实地带着剧组和设备上到高空,拍摄一部分的素材,另外还要高空拍摄和模拟无重力的失重拍摄、高空速降拍摄、高空特技拍摄等,这部分称为“高空动捕”(high mo-cap,high attitude motion capture),剧本视觉化和制片的难度非常之大,但不是不可能完成。一部分最后变成了衍生漫画《高空之地》。

有意思的是,《阿2》很多被解决的难题和拍摄技巧,都被其他项目用去了,最明显的是《猩球崛起》的后两部曲《黎明之战》和《终极之战》,就是维塔原本为《阿2》开发的自然环境动捕及自然实景动捕技术。

而高空拍摄和无重力拍摄、高空速降、高空飞行拍摄等的技术,数年后用在了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主演的项目。

《碟中谍》系列和《木乃伊》的关键场景拍摄,都用到了这些高难度的新技术,如《木乃伊》的失重实拍,只是故事不需要动捕而是真人拍摄,使得难度又增加了,意味着只能是克鲁斯等演员要亲自完成拍摄。

更有挑战性的是,继《碟中谍6》实拍高空跳伞速降后,《碟中谍7》实拍了高空飞行技术,克鲁斯没有使用替身,绑上安全绳完成了全部特技动作和高难度表演。

有意思的是,《碟中谍5》的拍摄,还用到为《阿3》设计的水下长镜头拍摄方案,而克鲁斯成为了这种水下长镜头、高难度水下表演的第一人。注意A2水下3D实拍,主要是拍摄蜘蛛,就需要用到这种方案,但不需要演员长时间闭气来完成表演,剧组为蜘蛛的演员特制了可供水下呼吸的面罩,无需闭气。但动捕演员完成水下镜头,则是需要长时间闭气。

海及水下拍摄:

而《阿3》是礁石、大海,一路往下最深处的海底,海上大战、海岸大战,而为了设计潘多拉的海洋、水生物以及海底地理,卡梅隆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研究,和制片公司及维塔攻克水下拍摄和水下动捕,但他一直无放下爱好,将电影制作和潜水爱好结合。

2013年,经过充分的准备,卡梅隆决定挑战自己,下一趟地球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拍摄人类所能到达的地球最深处的素材。

由于两部电影《阿2》《阿3》还没拍摄,这吓坏了福斯的高层,万一卡梅隆死在了马里亚纳海沟,福斯将会错过发行两部续集,若包括《阿4》,则多达三部,损失数十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但这是卡梅隆多年以来的梦想之地,在1988拍摄《深渊》)(The Abyss)前,他自童年以来就产生了深海探险的想法,由于科技限制,他一直没有机会,而到了90年代,卡梅隆先完成的,是另一个想法,通过潜水器前往泰坦尼克号的沉船地点,观看巨大的残骸。

所幸的是,卡梅隆在2013年3月26日只去了三小时就回来了,虽然潜水器漏油了,但卡梅隆平安无事还创造历史,成为历史上第三个深入海沟内的人。

群岛与海域:

马里亚纳海沟就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旁边的关岛(Guam),而附近的帕劳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Palau)、瑙鲁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Nauru)、马绍尔群岛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美属威克岛(Wake Island)、吉尔伯特群岛(Gilbert Islands)都属于密克罗尼西亚的范围。“密克罗尼西亚”的意思,就是小岛群岛,这些群岛和所在的海域成为了《阿3》的重要参考。

深渊与A5:

注意卡梅隆去的是关岛海底里最深的一处海沟,称为挑战者深渊(Challenger Deep),而卡梅隆所乘坐的单人潜水器,就叫“深渊挑战者”(Deepsea Challenger),比较神奇的是,深渊挑战者在出发前进行了9次试验潜水,都没有出现问题,但卡梅隆潜水到挑战者深渊的时候,却出现了问题,潜水器的一侧漏油,这打乱了卡梅隆的计划,只能中断拍摄,而他还带上了3D摄像机拍摄,本希望能拍摄到一些海底生物,只能提前回到海面,卡梅隆原计划是深渊挑战者能坚持6小时,实际只有一半时间。

这段神奇的经历,最终启发了卡梅隆的续集制作,将A1后的规划推倒重来,并增加编写A5的剧本。一段期望多年的深海探险之旅,却什么神奇生物都没有发现到,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死一般的寂静,而A5就是根据卡梅隆自己的真实体验创作的,前往未知的深渊,探索不像是星球一部分的神奇旅程。

群岛国家: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这个国家很特殊,有607个大小不同岛屿组成,海洋面积远远大于岛屿的总面积,接近300万平方公里,岛屿陆地面积只有约700平方公里。

生活在岛屿的人,更有意思,他们的由来和历史,以及独特的岛屿文化、生活习俗给了卡梅隆很多灵感,这些密克罗尼西亚人就成A2远离陆地、以海为生的纳美人,他们选择了和丛林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同样都是为了一棵树而活,但活在海洋,周围全是海水,不见陆地,剩下的只有礁石和生在礁石上的的树林。

岛屿生活:

注意纳美人是以树为家的,他们就居住在海上的树根部分。这样独特的生活环境,就是现实中密克罗尼西亚人的环境,生活在满是树林的岛屿上,他们至少4000年前,就活在这些岛屿上,靠着手工打造的船只,在岛屿之间来往,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们一直保持着原住民的生活方式。

殖民历史:

到16世纪大航海,西班牙人来到这些岛屿,在随后的三个世纪将这些群岛占为殖民地。19世纪末年,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已被西班牙和普鲁士殖民过,普鲁士从西班牙接管了群岛。20世纪一战后,群岛又作为德国的殖民地,交给日本托管。

而二战后,美国靠原子弹轰炸日本本土,迫使日本投降,群岛又被美国长期占领,即使原住民试图立宪公投要求自治,也经过了数十年才有结果,美国的长期全面托管从1947年开始至1979年结束,联合国和美国设计了所谓的“宪法公投”,让他们获得“自治权”,到了1986年,这个国家才有内政和外交,但军事和国防仍掌握在美国的手上。

海洋霸主:

注意A2进犯海洋和礁石部落、猎杀图鲲的RDA海洋捕捞队,就是影射美国的这段历史,在二战后美国成为了太平洋上的海洋霸主,或是说新的殖民者,将整个太平洋纳入了自己的军事版图,属于美国的海洋面积越占越多,而至今为止,关岛近三分之一的面积,依旧是美军基地。

而关岛的军事位置相当重要,因为关岛距离台湾只有2300公里。以关岛为中心从俄罗斯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大半个太平洋海域,都覆盖在关岛基地的军事范围以内。

夺回:

A2设计了杰克夫妇和礁石部落经过惨烈的战斗后击退捕捞队和船只,从重组部队手上抢回孩子们,对应的是真实历史,密克罗尼西亚人在联合国夺回自己的国家,1990年底,联合国安理会终止了美国对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托管决议,国家不再是受到美国的管制,而拥有了国家主权,1991年,联合国正式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认定为成员国,美国托管时代结束。

海墙与湖坝:

注意海洋变化,杰克一家飞过了一段像防波堤(waterbreak)的巨大水生植物,植物像挡海墙(seawall)、堤坝(dam)一样挡住了海水和汹涌的海浪冲击,而另一边形成了一个个的分级水池,海水从上往下流入,溢过的海水经过分流不再具有破坏力,称为湖坝(lagoon dam),纳威语 paysmung,意思是“运水者”(water carrier)。

这个奇特的植物挡海墙和水池设计,灵感来源于前面提到的三峡大坝等大型人工蓄水库和大坝,建设三峡大坝是国家工程,为了保护下游大面积的平原,免受水灾破坏。

每年因为暴雨或特大暴雨而导致上游河水增多,河水经过汇聚形成洪水,在中下游出现汛期灾害,若不建设大坝,每年汛期将会出现不可预估的大洪水。一旦洪水形成堰塞湖并发生溃堤,溃堤使得数十万立方甚至数百万立方的水从缺口流出,会导致严重的土地破坏和经济损失,而且洪水长时间不会褪去,淹没了大量的土地和建筑物。

而耗时12年建设三峡大坝,通过蓄起的人工湖,阻止了大洪水及堰塞湖的发生,而下泄洪水还能用于发电,大坝配有水力发电建筑,由三个电站共同组成,分级利用水轮发电机组发电。A2设计的这一幕,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致敬了三峡工程,这个全球最大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大坝由三部分组成,泄洪坝、电站厂房挡水堤坝和左右库非溢流坝。

领地与肤色:

注意色彩提示,两边的水颜色同是蓝色,但汹涌的海水偏蓝,分级池和更远的海水偏青绿,提示杰克一家他们进入了礁石部落的领地,而这两种海水颜色的不同,又对应生活在海洋和丛林的纳美人肤色不同,铺垫礁石部落与杰克一家的肤色区别。

梯田:

对比概念设计图,湖坝的高度和规模都缩小了,而分级水池的数量也相应减少了。有意思的是,自然形成的分级水池也参考了某国历史悠久的梯田(terrace field),A2这些分级水池,就按照梯田的名字,命名为“海墙梯田”(seawall terrace),这些梯田水池是石质的,礁石人在水池里养殖。

某国早于秦汉就开始在山区和丘陵种植水稻,水稻种植需要水和蓄水田,意味着需要人工开挖水稻种植田。若是在宽阔的平原,在田地的一周堆砌泥土挡水,或是将土地压下形成大片的蓄水,即可注入大量的水而形成水塘。

但这种方式不适用于丘陵山地,而是用了不同的方式来构筑蓄水田,也就是将山体改造成分级的阶梯式种植地,将整个坡地分割成一级又一级,和一个又一个的小面积种植地,像楼梯一样,水从高处一层接一层地从上往下流,使得整个山坡能够储蓄大量的种植用水。

生物建筑学:

种子发芽成植株后,整片梯田就从一片片的水池,变成一片片绿意盎然的水稻田,这种将农业和水利工程结合的设计和土地改造,给了卡梅隆和剧组非常大的启发,要从生物建筑学去设计礁石部落的环境,他们生活在海洋之中,要利用自然和环境。

注意A1中就应用了生物建筑学(Biology Architecture, Bio-Architect),设计了家园树和纳美人以树为家,巨大的树根能阻挡体积较大的猛兽进入,中空结构的树身为内部的人提供了保护,人睡在内部悬挂的吊床也免受了闯入或路过的生物打扰,树成为了奥马地卡亚等部落的最佳居住地,而树身和树根又是天然而成的保护,又引申出对家园树的崇拜和尊敬。

A2则是将生态建筑学用到水利工程,树木生在岩石和沙地上,巨大的树根延伸到远处,,再露出海面形成大片的挡海墙,而树根牢牢地扎入沙地下的岩石之中。由于潘多拉的海水有腐蚀性,溶解了一部分的海底岩石,树根吸收养分后,生长得更加粗大,而树根又反过来覆盖了岩石,让岩石免受海水侵蚀。

就像是生长的石头形成的一片石山,树根牢牢地和海底岩石结合在一起,保护了树林免受海洋的冲击,树木能够自己保护自己外,还将这一片区域变成纳美人的生存空间,湖坝以内的水面远比湖坝以外的海水平静,这也就形成了两种不同颜色的海水环境。

海水与光:

注意海水是无色透明的,湖坝内外的水有这么明显的颜色差别,是因为水分子会吸收、反射、散射不同波长的光。波长从长到短,可见光有红、橙、黄、绿、青、蓝、紫,长波越长,越容易被水分子吸收,红光穿透力最强,最容易被吸收,而相反短波越短,越容易反射和散射,紫光穿透力最弱,最难被吸收。

海的颜色:

湖坝以外的海水呈现深蓝色,因为波长较短的蓝光和最短紫光遇到较纯净的海水分子,反射和散射了这部分蓝紫光。湖坝以内的海水呈现青绿色,注意越靠近沙土和岩石的海水,反射的绿光越多,靠近海沙绿光的吸收更弱,散射绿光和蓝光使得人眼看见的海水颜色“变浅”。

而卡梅隆在密克罗尼西亚的岛屿,就看到了这种颇为神奇又美丽的自然现象和颜色变化,就将这带到了潘多拉的岛屿和湖坝内。受到密克罗尼西亚的影响,卡梅隆让艺术总监、场景设计师迪伦·科尔(Dylan Cole)根据真实的自然,来设计美卡伊那的湖坝、沙滩、树林等。岛屿覆盖大片的植物呈现绿色,岛屿之下的沙地呈现浅青色,越靠近沙地越浅,而相反的是海水越多则越蓝,而且蓝色非常纯净。

感光:

而人眼所能见到的“七种颜色”,实际是光进入了眼睛,视网膜内的有两种的光感细胞/视细胞(visual cells),视杆细胞(rod cells)和视锥细胞(cone cells),视锥细胞有三种不同的感光细胞,能够感应不同波长的光,细胞的感光物质,又称为视紫蓝质(iodopsin)和视紫红质(rhodopsin)受到光刺激,经过光化学和电位变化,转为神经信号,传到大脑感知不同的光波。

而地球上日照充足的地区,这些地区的一部分人是无法分出绿色和蓝色的(这部分观众看A2的第二三幕会分不出蓝青绿),就是因为他们感光细胞对绿光和蓝光的感光几乎一样,转为相同的神经信号,传到大脑,就会认为蓝色和绿色两种颜色是一样的,没有区别,而这个地区的人也就有了“蓝绿”(grue,green-blue)的颜色概念。

航海及木船:

与某国不合作后,卡梅隆就一直在研究东南亚并重点研究密克罗尼西亚,将现实中这个独一无二的美丽岛国,变成潘多拉世界的一部分。密克罗尼西亚人之中有技术超高的航海者,他们靠着木船能够在群岛之间自由航行,给了卡梅隆很深的印象。

现实中密克罗尼西亚的加罗林人(Carolinian)是A2最主要的参考对象。加罗林人的人数非常之少,总人口连10万都没有,只有8万多人,基本上分布于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上加罗林群岛,属于南岛民族。早于4000年前,加罗林人从东南亚的菲律宾渡海,到达加罗林群岛。这意味着他们仅仅用木船就能在海上航行数百海里,到达他们要到的目的地。

而根据这个历史背景和人种特性设计了伊鲁和滑翅鱼这些帮助礁石部落的人移动和狩猎生物外,还设计了使用木舟来近距离移动。注意礁石人除了直接在海水中游动,骑伊鲁,更多的是使用双人木舟,配合木桨划水移动。

壳:

注意细节,礁石人会使用软体动物的的壳来制作工具和制作精美的装饰品。一名礁石人用类似螺的外壳制作的号角,吹响了螺号(conch,shell trumpet),又称为海螺贝壳号角(seashell horn)。

使用大的海螺,做成唇阵气鸣的吹奏乐器,灵感就来源于密克罗尼西亚的海洋生物,种类繁多,而海滩上的贝壳更是多到数不清,通常精美的贝壳会被捡走制作成装饰品、工艺品,与其他材料,如椰叶、龟甲、珊瑚加工成服装。

注意A2的最后,内特亚的葬礼,能看见很多用壳制作的光照工具,壳火把(shell torch)。

装饰:

密克罗尼西亚人会用贝壳来装饰自己,并且用大的贝壳片来遮盖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注意礁石部落的领袖和祭司和他们的长子,身上都有用贝壳制成装饰品,托诺瓦里身上戴着镶嵌贝壳的成人证明(iknimaya)和贝壳项链,手臂上有螺旋形的贝壳臂带(shell armband),长子也戴着类似父亲相同材质的臂章,而罗娜的胸前是大量的小贝壳,额头上有一片光彩夺目的贝壳薄璧(shell bi),相当于佩戴珍珠或是玉璧(jade bi),而玉璧还是显示身份和地位的重要标识,这些装饰设计与现实相通。

工具:

大而坚硬的贝壳,密克罗尼西亚人还会用贝壳制作成工具,取代石制的工具,如贝刀,贝斧头,贝锄头,贝类的壳能够磨制出锋利的边缘,更方便使用。

但A2里礁石人会用比贝壳更坚硬的、类似火山岩的石头作为武器,腰上就有石头制作的匕首,他们的长矛上也会绑上石头制造的锋利矛头。

钙与石:

注意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吹号人站着的树根,向着阳光的一面长着厚厚的树皮,一层保护壳就像是石头一样,提示树从沙土和海水中吸收养分后,树皮钙化,产生了模仿自然岩石的特性。

这种特殊的生物设计,灵感来源于卡梅隆在东南亚地区发现的动植物化石,由于碳酸盐和磷酸盐的含量高,沉积钙化后变成了碳酸钙和磷酸钙,而钙是动物骨骼的主要成分,化石能在地质条件良好的情况下,保存数百万年,被发现时依旧完整。

而这个发现应用到了电影,礁石部落的钙化树根(calcified root),潘多拉星球的二氧化碳含量高达18%,二氧化碳和海水中的金属离子形成了不同的碳酸盐,被树根吸收后,沉积在这些生长在海水的植物内,又从表皮析出,沙石中含有大量的钙,因为碳酸而溶解被植物吸收,也就形成了这样又厚又坚硬的树皮。

有意思的是,这与《沙丘》系列标志性的沙虫十分相似,沙虫也是长着像巨大岩石一样的坚硬外壳,若看过2021《沙丘》电影,就准确还原了小说中沙虫的外观,生物具有模仿自然的特性,保罗看见沙虫的外壳就像是一大片的岩石,沙虫现身时,就如同一座会移动的岩石山,从沙海中冒出来了。

航海及导航:

另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贝壳有很独特的标记用途,罗娜的胸前的网格装饰上有很多的小贝壳片和贝壳挂坠,对应了现实中的小贝壳会被密克罗尼西亚人用来制作航海图,称为“木棍图”(Stick chart)。

在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和附近马绍尔群岛,都有流传下来的航海图。而罗娜的身份是部落祭司,决定着部落的未来,相当于一名导航员(navigator)。她的服装设计,就是提示她的身份,航海图“穿身上”,来源于现实中航海者们使用了数千年的木棍图,有着植物编织而的网格和小贝壳,也是现实中木棍图的两种主要材料,编网格的细树枝和小如豆类的小贝壳。

靠着学习木棍图和星座图,密克罗尼西亚人就能在大海上识别方向,而不会迷失。而培训完成的航海者(paliuw, navigator),他们会将两图记在心中,像地图和指南一样,永远不会忘记着两个工具,航海者能在密克罗尼西亚海域的不同岛屿自由穿梭。

木棍图非常容易理解,贝壳是岛,直的木棍是海流,曲的木片则表示海流撞到岛屿后,反弹所产生的反射波。当航海者通过船体感应岛屿产生反射波,科学计算距离,就意味着前面不但岛屿,而且距离不远了。而老练的航海者会把自己掌握的航海知识和经历做成了木棍图,添加自己航行过的航线,传授给下一代。

虽然这些木棍图看似简陋,不像现代通过科学测量和绘制的航海图那样,能准确地描绘海底的地形,避免触礁和暗礁,但这些木棍图记载着无数频繁往返于海洋和群岛之间的航海者们的伟大智慧和地理知识。

以成为航海者为目标的年轻人,会跟着经验丰富的人学习,通过与年长的航海者一同航海,学习观察海浪和星空,如何使用条形定位、星座辨别方向和读懂航海图,掌握航海的基础知识。

跟随前辈,乘坐同一艘独木舟数次航行积累经验,重复完成航海实践训练。经过日复一日的练习,从太阳、月亮和星星、海浪和漩涡、海流和潮汐、云的变化和移动、风向和气流、鸟类飞行和海洋生物的动向等各种的环境中读取信息,变为己用。

航海师:

当他们学习完毕,能读取所有信息并掌握往返于不同群岛的方法后,最终他们要接受一次资格考试,取得航海师(master navigator)的身份,考试名为Pwo, The Pwo ceremony是一个神圣的启蒙仪式(initiation ritual),考试完成后,航海师会获得Palu的尊敬称号。

但即使是通过了考试,航海师还会继续精进自己,航海技术的学习不能停止,继续学习至终生。作为一名合资格的航海师,想要被认可,需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在过去,岛屿上的生活必须跟周围的岛屿不断交流才能维持。因此,航海师出海后不迷路、能安全地往返于群岛,这样的工作不仅仅是对船上的船员十分重要,也是对所有居住在岛屿上的岛民们生命安全负责的重要使命。

航海大师:

而启发和影响卡梅隆的,是最后的两名航海大师,密克罗尼西亚的航海大师,加罗林人莫·皮尤格 (Mau Piailug)。一部关于Pwo的纪录片《航海精神》(Spirits of the Voyage),是另一名航海大师Jesus Urupiy接受Pwo仪式。Mau Piailug和Jesus Urupiy都出生在同一个岛屿Satawals上。

Mau 最远的一次航海是1976年从夏威夷(Hawaii)航行2500海里/4630公里,抵达大溪地(Tahiti)。距离比美国本土的东西长度4500公里还要长一百多公里。这个惊人的记录和Mau的个人经历,成为了A2礁石部落的诞生背景,一群纳美人数千年前为了海洋圣树,航行数千海里,来到只有圣树的岛屿附近上生活,建立了他们的家园,并永久居住下来,没有再离开过。

超远距离:

而现在杰克一家,也是飞行上千海里,来到了海洋圣树附近的礁石部落,寻求庇护。这段难以想象的超远距离飞行,就是致敬传奇的航海大师Mau Piailug。

在2007年的时候,Mau还在出生地Satawal举行了时隔半个多世纪的Pwo仪式,选中了5名夏威夷原住民和11名夏威夷人当领航员,又在2008的时候,主持了最后一次的Pwo仪式,为一名新西兰毛利人赫克特·巴斯比(Hector Busby)举行。他的最长记录更为惊人,在2012年从新西兰出发航行5000海里,到达智利的拉帕努伊(Rapa Nui,就是那个立着一排排巨人石像的复活节岛)。

毛利人:

而有意思的是,Hector Busby的毛利人原住民身份,启发了卡梅隆选角和关注新西兰的部落文化,要选毛利人扮演部落领袖,就选中了新西兰毛利人后裔的男演员克利夫·柯蒂斯(Cliff Curtis,Clifford Vivian Devon Curtis)扮演托诺瓦里。

柯蒂斯是完美的人选,他在新西兰的罗托鲁瓦(rotorua)真正的部落从小长大,而且部落长老还传授过他毛利人的武术,称为mau rākau,也是这种武术使用的武器名字,卡梅隆根据毛利人的传统武器,设计了礁石部落所使用的独特武器。而托诺瓦里的面部则参考并致敬Mau,给人厚重、威而不怒的感觉。

战舞:

而柯蒂斯生活过的 Te Arawa和 Ngāti Hauiti部落,是卡梅隆的重要参考对象,注意A2礁石部落的舞蹈灵感,就来自于这两个新西兰部落及部落舞蹈,称为卡帕哈卡(kapa haka),更熟悉的名字是“战舞”(war dance)、“毛利战舞”(Mauri Haka),或简称哈卡舞、哈咔舞(Haka),在体育比赛等竞技比赛前,能看到新西兰的队伍大跳这种鼓舞团队士气、震慑对手的舞蹈。注意第三幕礁石人在图鲲被杀后,吐舌头,怒目瞪眼,就是跳战舞时的样子。

若看过《速度与激情》(Fast and Furious)的衍生电影《霍布斯与肖》(Hobbs and Shaw),电影中柯蒂斯扮演的角色就跳过战舞,“巨石”(The Rock) 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扮演的主角霍布斯返回家乡寻找帮助,在大战前与家人们大跳战舞、大声吼叫。

注意院线版将这一段超远距离的飞行精简了,从离开克昆南到美卡伊那只有2分钟,而剧本里一家飞行的时间外,还交代了桥头的不少剧情,女将军对重组部队捉不到杰克表示失望,工作人员在检查蜘蛛,蜘蛛受到女将军的亲自拷问后迈尔斯安慰了蜘蛛,迈尔斯与蜘蛛在桥头的参观等。

但院线版为了加快节奏,变得跳跃,就没有按剧本来剪辑,第二幕蜘蛛和迈尔斯父子的剧情,是对比杰克一家,都是适应新生活,但他们父子和重组部队的剧情很少,对比也就不明显,由于迪士尼干预,蜘蛛的剧情就与剧本差别较大,删减比较多。

蝠魟兽:

注意一家五口的五只蝠魟兽,完成了难以想象的超长途飞行,这些猛兽们原本是用于狩猎,在A1最后还与纳美人一同战斗。而比较特殊的是,奇莉的一只,它与奇莉是朋友关系,而其他的四只和他们的骑士都是被征服者与征服者的关系,相当于仆人和主人。

而奇莉和她的蝠魟兽有着很长久的友谊,在奇莉很小的时候,就在丛林成为了亲密朋友,她的坐骑与另外四只高山蝠魟兽(ikran)不同,是一只丛林蝠魟兽(ikranay),所以颜色也有所不同,身体偏蓝色,而高山蝠魟兽颜色有更鲜艳和更多的深色皮肤花纹。这两种蝠魟兽是近亲,体型有很大区别,一般高山蝠魟兽要比丛林蝠魟兽体型大,更壮硕,单翼长约7米,两翼完全展开约13.9米,但丛林蝠魟兽只有一半左右。而奇莉的坐骑和高山蝠魟兽们一同生活,它的体型能长到相同的大小。

一般情况下,丛林里的蝠魟兽并不会靠近纳美人,生活在丛林里有石头的地方,如山的悬崖露出石头的部分,或是山间的峡谷或是洞穴。但奇莉是个例外,在丛林里遇到蝠魟兽后,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主动去抚摸蝠魟兽的头部得到它的信任。而其他人要得到蝠魟兽,则十分困难,首先是要将蝠魟兽的大嘴封住以防咬人,因为蝠魟兽牙齿锋利又坚硬,堪比现实中的黑曜石。

骑士:

蝠魟兽骑士,称为Ikran Makto,成为骑士需要像历史上的第一人,用精神辫与蝠魟兽的精神辫连在一起。历史上第一个完成的,是克昆南的塔伦纽,他的蝠魟兽名叫Rotalyu,这个困难的连接过程,足足用了八天的时间,塔伦纽的连接,逐渐演变成了成人仪式,成人后就能够得到飞行的自由和空中狩猎的能力。

设计:

蝠魟兽这种神奇的生物,是A1生物设计中最复杂的,为了满足卡梅隆的要求,他想要类似毗湿奴的坐骑,大鹏金翅鸟(Garuda, The Great Golden-Winged Garuda Bird,又称为琼鸟、鹏鸟、迦楼罗)这样的不存在的神话生物(也就是印度尼西亚国徽上的生物)以及不同的神话中的大鸟、禽鸟生物,维塔的生物设计师们参考了大量的大型鸟类以及早已灭绝的多种古生物,选中了翼手龙(Pterosauria)作为参考的主要原型,再添加和替换生物设计和细节,使它就像是为飞行而生的真实生物。

而这又涉及到空气动力学,以及电影里星球的重力和大气设计,潘多拉的重力比地球小,而空气密度比地球高,意味生物飞行需要更壮硕的肌肉和更大的力量来挥动翅膀。而A2则充分展示了蝠魟兽的长距离飞行能力,它的翅膀非常的轻盈而有力,流线型的身体减少阻力,翅膀几乎不需要挥动,就能利用气流滑翔很远的距离。

迁徙与磁场:

而A1的生物和海陆空设定,还解释了为何蝠魟兽能够飞行这么远的距离,潘多拉的所有生物和地球类似,都是从海洋生物进化而来,一部分的海洋生物具有顺着洋流生物大迁徙的能力,而蝠魟兽则有类似鸟类大迁徙(migration of birds)的长距离飞行能力,能够顺着潘多拉的大气环流从陆地飞往海洋,而它们有着能够识别磁场的神经细胞,靠着潘多拉独特的双极磁场,不会迷失方向。

海洋蝠魟兽:

一闪而过的生物细节,退化的海洋蝠魟兽(marine banshee),纳美语 dorado verde,是所有已知的蝠魟兽中体积最小的,它们生活在树的坚硬树皮上,与丛林蝠魟兽及高山蝠魟兽非常相似,但它们的下颚不是向下的,而是向前的,而且更加锋利,提示了海洋蝠魟兽会用下颚来捕猎更小的海洋生物,因为牙齿不发达,尖锐的下颚能够刺住猎物,而它的尾巴比另外两种蝠魟兽要细小,但它适应了海洋和礁石环境,尾部长出了的尾鳍而不是尾羽。

而A2第二幕则会出现类似蝠魟兽的两种坐骑生物,都是水栖动物,伊鲁(Ilu)和滑翅鱼(skimwing)滑翅鱼比伊鲁更强大和凶悍,它既能在水中游,又能在天上飞,都长有三对一大两小的翅膀,但主要生活在水中。

聆听:

注意细节,最远处的奇莉和另外四人,虽然都是骑士,但只有奇莉关心她的蝠魟兽,从蝠魟兽下来后,奇莉没有往前行走,而是聆听朋友的声音。注意奇莉这个一闪而过的小动作,铺垫了她及后能够听见伊娃的声音(The Voice of Eywa)。

Marui:

注意背景,礁石部落的家和他们的村庄,都建设在树根内,在海水之上,这也是杰克一家日后住的。树根为了延伸至更远更深的地方,形成了一段美丽的弧线,再深深地插入沙土之中,而礁石人以树为家,将他们的哈默斯,家庭式吊床固定在树根上,再在吊床上挂一大块的称为“遮荫”(marui)的编织布料,上面有精细的花纹图案。

家:

这块布和吊床组成的空间,就是一个礁石家庭的家,称为“保护地”(marui),就是按照这块布来命名,这个词源自一个字母只差的毛利语maruia,意思是受保护的(sheltered)、遮荫的(shady),marui等同于他们的部落。而卡梅隆设计一张张的遮荫大布,就是视觉提示杰克一家需要的是避难所、庇护所、收容所(shelter),杰克需要为家庭,尤其是孩子们找到庇护之家(sheltered home)。

首领及祭司对比:

首领及祭司对比:

注意卡梅隆的角色设计,A2托诺瓦里夫妇就相当于是A1埃图康夫妇,在A1他们接纳了杰克,而现在也是类似的情况,但变成接纳了杰克一家。

托诺瓦里相当于海洋上的埃图康,是部落最核心的角色,他看守着整个部落,所以他一开始也是考虑部落的安危。类似A1埃图康,他从不能接受外人来到部落,到接受外人,部落领袖的妻子,祭司会决定是否将外人留在部落生活。

注意卡梅隆的镜头设计,与A1是对应关系,所以画面是有种镜像相反的感觉,但对比奥马地卡亚排斥像杰克这样被他们称为“梦游者”(dreamwalker)的化身,态度要和善很多。但注意细节,部落战士还是带着武器前来,他们只有在领袖和祭司同意后,才会放下戒备。

矛头:

这点细节与A1类似,部落战士持有长矛等武器,将外来者包围起来。而需要注意的是礁石人的矛头,呈现半透明的玻璃质感。设计参考了现实中古代玛雅人使用黑曜石(obisidian)作为匕首、箭头和矛头等武器及配件。

黑曜石:

黑曜石盛产于美洲,早于15000年前,人类进入美洲大陆,就会利用这种火山岩制作切割削的用具,而主要的用途是武器配件,将黑曜石敲碎后,断面呈现锋利的贝壳状断口,再不断敲碎出细石,形成连续的波浪线锋利刀口,而古达玛雅人发明了长矛(Nab Te,Unu’ukulil chi’iin tok tuunich),就是将黑曜石矛头绑在木杖的顶端,又称为黑曜石长矛(obisidian spear)。

武器设计:

另一个细节,托诺瓦里腰上的黑色匕首,也是参考古达玛雅人制造黑曜石匕首(obisidian blade)的过程,有着类似黑曜石的水晶质感,一种天然的有色玻璃。这种独特的火山岩形成过程还启发了琉璃工艺,将二氧化硅加热至高温再加工塑性。

而A2电影里的长矛(tukru)看似简单,但矛头设计结合了毛利人与玛雅人的两种武器,既是玛雅武器,具有刺、劈功能的石长矛,又是毛利武器,两端的石头相当于木棍(maurākau)加重加粗的头部,增加打击重量。

服装:

注意细节,一家人离开丛林时,杰克披上了一件皮质的防风披风,现在脱下了这件披风,提示他身份的转变。这件披风按照剧本要求设计,和A1杰克最初进入部落核心区域时的短袖衫是对应关系,所以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主角是个“外人”(outsider)。因为这件衣服的作用,就是提示了杰克虽然有着纳美人的身体和外观,但他的内在还是人类。这件人类穿的衣服,以及长裤,覆盖了杰克的大部分身体,与部落所有人的衣着,形成了强烈而明显的对比。

肤色:

而A2的设计思路类似,从视觉上也是最直观的方式,与部落所有人形成对比,这点就是肤色(skin color),注意杰克一家五口人都是蓝色,被青色的人所包围,显得他们格格不入。颜色较深的蓝色,成为视觉的关注点。

构图和色彩设计也很有意思,最中央是托诺瓦里,他的橙色披风非常鲜艳而显眼,他背后的一大片布是淡橙色。这样的就形成了两组颜色对比,最近的是杰克二人,蓝色,礁石人群,青色。鲜艳的颜色靠前,更淡的颜色靠远,加上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画面就有了空间感。

军装:

而重组士兵身穿的迷彩军服和战术背心,带着繁多的装备和人类武器,则是沿用A1的思路,用人类服装和军备,与原住民形成对比。但重组士兵出现时,观众看见更多的衣服、更少的皮肤,就能立刻识别他们,区分他们与原住民的不同。

家庭与学习:

在A1进入部落时,杰克因为衣着不同而被排斥,现在A2他抱着图蒂蕾,提示他身份的转变,从A1的学习者(learner),变成了一名父亲,抱孩子的动作强调了杰克是一直在保护家人。而A1与A2的构图也形成了对比,在A1杰克与部落保持着一段距离,而A2这段距离被杰克的家庭成员填补,拉近了他们与部落的距离。对比A1 杰克一个人的构图,家庭成员们占画面的空间更多,突显了家庭的存在感。

注意台词的对比,A1莫特问杰克,他来部落的原因,杰克回答“我来学习”(I come to learn),当A2这个问答再出现时,托诺瓦尼和莫特的决定类似,都是以“教我们的生活方式”(teach our ways)、“学习我们的生活方式”(learn our way)作为结束。而杰克与A1对比变得更主动,说出“我们会学你们的生活方式”(we will learn your way)。

教导外人:

A1这段对话结束后,领袖和祭司的女儿纳提莉负责教杰克,而A2与A1完全相同,都是领袖和祭司子女负责教主角这个外人。注意对比,A2变成了主角的多个子女接受多个的领袖和祭司的子女教导,而他们的态度和A1纳提莉和苏泰类似,从排斥到逐渐了解,并最后学会接受他们。

礁石孩子:

A2设计了礁石部落的三个孩子,两个男孩,次子安能(Aonung)和罗素(Rotxo),一个女孩,长女斯蕾亚(Tsireya),来教杰克的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A2还有一个隐藏的孩子设计,也就是罗娜腹中的孩子,两个部落各四个孩子,有着不同的角色成长曲线。

成人证明:

注意配件细节,长子内特亚戴着和杰克一样的腰带,称为战斗腰带(battleband),是奥马地卡亚部落的成人证明(iknimaya)。而对面前的安能,他并未成人,注意他没有佩戴身后成年礁石男子们的X形(X-shpaed)的成人证明,成人证明左边一侧有不同装饰和花纹。前后对比,奥马地卡亚和提潘尼都是V形的,在接受蝠魟兽测试时,会在额头上画上橙黄色的V形,而成人证明是一个倒V形/A字形。

注意A1杰克完成了蝠魟兽测试和成人仪式后,被部落所有人接纳,下一幕杰克就戴上了这个腰带,注意从这个时间后,杰克就一直戴着这个腰带,从未脱下过,腰带相当于一个高级身份证(senior certification),佩戴者意味着已是一名优秀的蝠魟兽骑士、出色的猎人、勇敢的战士。A2第二幕开始,出现与A1的形成对比的另一种Iknimaya,杰克再次接受成人仪式,但这次是礁石部落的仪式。

Iknimaya这个词在A1有多层意思,雷石之路(the way of thundering stone)、天国阶梯/天国岩石/(stairway of heaven)、成人测试(rite of passage, the rite of passage for young Na’vi)。A2出现的Iknimaya,只保留了最后的一层。

人物关系:

托诺瓦里的长子,手臂上戴着类似父亲的贝壳臂带(shell armband),父亲的是手工扭制的亮色贝壳臂带,带有编织细节和精美的雕刻,而长子的是亮色贝壳碎片,与母亲罗娜胸前的亮色小贝壳对应,这种亮色贝壳相当于现实中的珍珠、砗磲。三人的配件细节,相当于标识,提示他们是一家人。

黄色羽毛:

而内特亚和洛亚的臂带则是挂上一根红黄二色的羽毛,提示他们是纳提莉的儿子。

注意A1纳提莉的发饰,头部的头发上就绑着一根红黄二色的羽毛,象征纳提莉对杰克的爱,一开始是很难注意到的,藏在头发之中,到二人互生好感后,羽毛变得明显,因为纳提莉的特写镜头变多了,而羽毛的变换也是与纳提莉对应,在灵魂树下,纳提莉换了多根黄色羽毛,到了最后大战,换了一根更大颜色更鲜艳的黄紫二色羽毛。黄紫二色与她的服装对应,上身胸部黄色,下身腿部紫色。

注意色彩关系,黄色的对比色就是紫色,黄色和紫色是补色关系。

注意色彩关系,黄色的对比色就是紫色,黄色和紫色是补色关系。而纳提莉使用的箭,箭的尾部也是黄色羽毛,黄蓝相间。

这个黄色细节也出现在杰克身上,杰克和纳提莉骑着魅影召集部落后,杰克的头发上扎满了黄色的羽毛,而对应的迈尔斯上校做情报汇报时,所有的纳美人以黄红色的点显示,因为魅影身上就有黄红二色。

兽爪:

内特亚脖子上戴着类似纳提莉在A1和A2戴的两种红色项圈,而洛亚戴着一枚蝠魟兽的爪子,提示他完成了蝠魟兽测试,另提示他被视为苏泰的转世,注意苏泰生前佩戴了三枚的蝠魟兽爪子。

绿色:

通过简单的配件区别,与父母辈等人的相似和不同之处,就能快速了解他们的身份和角色设计。而所有人里,最特别是奇莉,她的服装设计提示她从一开始就是独一无二的角色,奇莉披着一件绿色的网格披风,与所有人区分开来。

注意从这里起,奇莉身上的绿色细节变多,并越来越明显,胸前有绿色的水草装饰,奇莉原本生活在满是绿植的丛林,所以她将绿色戴在身上,绿色不断提示她是自然而生的。

服装和造型设计:

A2最复杂的两个服装和造型设计,无疑是这对夫妇,托诺瓦里的脖子上戴着用猛兽牙齿串成的项链套(tooth mantle),来源于一种类似鲨鱼、大白鲨的生物阿库拉(Akula),意味着礁石部落的祖先,成为部落领袖的传奇故事,类似《托鲁克》奥马地卡亚部落的恩图,祖先为了保护部落杀死阿库拉,从猛兽口中拔出牙齿,相当于“虎口拔牙”,最中间是一块骨头,象征祖先杀死阿库拉,在海洋上有立足的强大力量。

腰带上有类似弧形山和海流的折叠曲线图案,提示礁石部落以圣树所在的一座海中山(seamount)为中心,整个形状就是山的形状,中间的十字图案就是圣树的位置,整个图案结构紧凑,象征圣树能将礁石部落所有人团结在一起。

肩膀上的披风,有多彩的羽毛和长长的橙色流苏,和罗娜胸前的橙色网格,都是编制而成的领袖证明物,橙色与他们身体的蓝色是一对对比色,有互补关系。

身上带着巨大而精美的成人证明,用上好的鱼鳞、贝壳及皮革制作而成,带子由树产生的类似亚麻的植物纤维编制而成。带子和橙色流苏都是树纤维,而腰带和腰带流苏是厚皮革制成,和成人证明材料相同。腰带上的海石刀(sea stone blade)也十分精美,用染色的海草作为柄套,刀上有模仿阿库拉牙齿的尖角,而刀刃无比锋利,能够轻易切开最厚的海草,还能剥下鱼薄薄的皮。

手势:

一个搞笑的小动作,内特亚和洛亚向礁石部落的未来领袖安能行礼问好,手指先指向自己的额头,头部前倾,望着对方,再指向敬礼的人,但安能毫无反应,甚至敌视二人。很显然安能和罗素误解了来自丛林的人,将这个手势看作是“我盯着你”(my eyes on you)、“我在监视你”(I am watching you)。

注意这个动作会在A2多次出现,洛亚和内特亚做了错误的示范,是让观众记住这动作,要尊重对方。

这个动作其实来自A1,出现在纳提莉和杰克第一次互打招呼,在伊克兰之路上,纳提莉飞来向测试者们问好,杰克看见了纳提莉立刻回礼,以示尊敬和礼貌。很明显,和他们的父母不同,内特亚和洛亚忘记了向对方微笑,表示友好,因而只得到了安能冷漠的眼光(cold eyes)作为回应。

若看过近期的乔丹·皮尔(Jordan Peele)的科幻惊悚片《不》(Nope),主角海伍德兄妹(Hayward)最后就有一个类似的关键动作,表示互相守护。二人被不明生物追杀,哥哥看着妹妹,两手指指向自己的眼睛,再指向妹妹。妹妹回应,看着哥哥,手指指向自己的眼睛,再用力指向哥哥。兄妹告别,哥哥吸引不明生物,妹妹意识到哥哥可能会死亡,而哥哥不需要妹妹担心,让她快走,妹妹则是用相同的手势,威胁哥哥不要死,“我也盯着你”、“我也监视你”(my eyes on you too)。

在祭司罗娜的不支持下,托诺瓦里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收留他们。而礁石人尊重并支持了领袖的决定,这意味着杰克个人的灾难,变成家庭的灾难,再变成部落的灾难,最后将会由整个部落来承担。

托诺瓦里的决定酝酿了接二连三的危机,贯穿第二幕、第三幕到最后,直接导致了部落遭遇战争灾难,而A3整个部落还要在他的带领下,迎接RDA再次进犯的挑战。

Uturu:

注意一个关键词“uturu”,指一种习俗,规定必须为所有寻求庇护的疲惫旅行者提供庇护,相当于“有求助必答应”、“有求必应”。纳美人崇拜伊娃,他们认为伊娃是保护潘多拉生命平衡的女神。当自己人需要帮助时,视为自己,有难同当。

按照伊娃的意愿,纳美人与他们的环境和谐地生活,只获取生存所需的资源。而纳美人没有资本(capital)的概念,更没有资本主义(capitalism)或资本主义社会,不会争夺资源,不会向自己人发动战争或制造用于战争的武器,更不会政治斗争,严格遵守着“伊娃三律”(The Three Laws of Eywa),又称为“纳美律”(Na’vi Way)。相当于某个理想国家,以和平、友好、绿色生态、和谐的方式发展。

从杰克一家被收留后,时间推进变慢,在杰克和迈尔斯两人之间切换减少,开始聚焦礁石人和孩子们。他们的新生活与A1杰克的部落生活形成对比。

边:

内特亚和洛亚看见了长女斯蕾亚,注意手部的动作,显示礁石人与丛林人的不同,斯蕾亚和所有的礁石人一样,有着更大更扁平的手部和足部。

而最早的礁石人设计,手指之间多了一截薄薄的皮肤,使得手指和手指相连的皮肤更多,后设计更改,手和脚都有这样的边(strake),手臂的称为手边(hand strake)及臂边(arm strake),脚足的称为脚边(foot strake)及腿边(leg strake)。

这个很小的细节说明礁石人适应了环境,原来的设计参考了,现实中的鹅、鸭等动物有趾间蹼(webfoot,webbed foot)帮助它们划水推动身体,礁石人长有指蹼(webhand,webbed hand)和趾蹼也是相通的设计思路。但卡梅隆不喜欢这种模仿生物的设计,而最后的设计只是将手掌脚掌的一侧放大并将边拉长。

进化:

有意思的是,部分生物学家认为,千万年前或数百年年前,生物由于海平面的下降,被迫离开海洋,原始人类从海岸生活到丛林生活后,他们指间蹼和趾间蹼逐渐消失了,手脚掌也变大了,手指变长并且越来越灵活,手腕关节和脚踝关节会从粗变变细,使得手脚更加灵活。

比较明显的对比是,当洛亚的手和斯蕾亚的手放在一起时,他们的手差别非常之大,洛亚的手接近人类,而斯蕾亚的手有一条明显的边。

电影用了相同的思路科学幻想,礁石人有着千万年前人类的手部、臂部、足部、腿部,更为宽大扁平,前臂和小腿要大一圈,有着更粗更结实的手腕关节和脚踝关节,但手指略短和细小一点。他们靠着这一点点的变化,在水里游得更快,腕关节和踝关节上有更多的肌肉组织,更容易捕捉猎物,而有更大得生存机会。

查莫罗纹身及毛利纹身:

现实中在海岸和礁石生存的人,主要是太平洋上的岛国,都有纹身的传统习俗,而且是历史悠久,其中A2重点参考的是密克罗尼西亚人和毛利人,他们有着相似的纹身艺术和发展过程,其中密克罗尼西亚的查莫罗人(Chamorro)会纹上复杂的图案,以显示纹身者的身份地位。

而托诺瓦里的纹面设计,参考的是扮演者柯蒂斯的人种,现实中毛利人的面部文身(Ta Moko,moko是面部的意思,ta是打、击)。

毛利人的纹身历史超过千年,可称为纹身的“鼻祖”或是“起源”,部落中有地位的人,会忍受疼痛让纹身师(Tohunga Ta Moko)在自己的面用刀划开皮肤,将鲨鱼牙齿或动物骨刺固定在木棒上,牙齿或骨刺蘸上深蓝色的染料,染料由栲里松脂(kauri resin)或毛虫(caterpillar)燃烧后所得,用小锤敲击末端将其插入皮肤中,将染料敲进文身者的浅层皮肤里。

虽然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但他们不能喊疼或停止,会被视为软弱。纹身的毛利语tatatau,就是一个拟声词,取自击打的声音,与之相似的tattau,就是击打的意思,也是拟声词。

纹身用途及传承:

纹身由大量的海浪形曲线和几何图案组成,图腾花纹越多越复杂,代表纹身者的身份地位权力越高,其他人看到纹身,能快速获取纹身者的身份信息。这种古老的技艺和文化,至今仍在传承,而纹身师由种族供养着,属于高阶级。

面部(moko)纹身一般分为八个部分:

1.前额的中心称为:ngakaipikirau,表示该人的等级。

2.眉毛下面的区域称为:ngunga,指定了他的位置。

3.他眼睛和鼻子周围的区域:uirere,指定他在部落的等级。

4.太阳穴周围的区域:uma,详细说明了他的婚姻状况,就像他的婚姻数量一样。

5.鼻子下面的区域:raurau,显示了男人的签名,曾经被部落、酋长记住,他们在购买房产,签署契约和裁决订单时使用它。

6.脸颊区域:taiohou,显示了该人的工作性质。

7.下巴区域:wairua,显示了该人的法力或声望。

8. 下颌区域:taitoto,指定一个人的出生状态。

纹身与地位:

现实中每个人的纹身都不同,不会出现相同的图形。而电影设定参考现实,部落纹身是他们完成了成人仪式后接受的,相当于成年标记。每个人的标记方式是不一样的,身体的不同部位,都有着特殊的含义和信息。面部纹身是地位高的人才能纹的,所以除了托诺瓦里外,没有礁石人是满脸都是纹身。

而地位次之的罗娜,额头有满满的纹身图案,额头显示了他们的最高地位,而她下唇至颈部的图案与丈夫对应。而现实中毛利女性纹下唇至下巴,是认为纹身由保持年轻和减少皮肤变老的作用。

身体纹身及参考:

胸部靠近心脏的纹身象征他们受海洋圣树和圣树所在的岛屿庇护,圣树之上的山形和弧形给了礁石人纹身的灵感,将山石的美丽曲线加到自己的身上。

上臂象征守护整片礁石的巨大湖坝及构成湖坝的粗壮树根,将树加到手臂上,赐予他们守护的力量,所以可以见到,不少礁石人在手臂上纹了一大片的图案。而手臂上的图案与粗壮、不断延伸的树根及波浪相似,有大量的曲线、弯角和弧形几何图案。

这个比较常见的设计,参考现实中的毛利水手和航海师会在上臂及前臂纹上复杂的圆形几何或是多种变化的环形纹身,保佑自己和路途安全,纹身相当于随身携带的护身符(amulet)。纹身面积越大,被认为力量越强。纹身会从手臂延伸至肩部,再延伸至背部、胸部、颈部。

纹身含义:

与现实中毛利人用毛虫做燃料类似,礁石人是用海洋生物来制作染料。纹身是视为神的礼物(a gift from god),伊娃给了所有人生命,而纹身象征伊娃赐予他们力量和生命。托诺瓦里的纹身不仅复杂精细而且面积最大,就像是现实中满脸纹身的酋长,让人立刻认出他的领袖身份。托诺瓦里的纹身还有故事性,将过去发生的重要事情画在身上。

画纹及战绘:

但由于现代化,纹身文化也顺应时代有了变化,不再是纹在脸上,而是画在脸上。在表演毛利战舞的时候,毛利人会在脸上画满图案,纹身画、画纹(painted tattoo)使得表演更具有表现力和力量感。

注意在A1就出现过类似的设计,在战争打响前,杰克脸上涂抹了不同颜色的图案,点和线条,源自印地安人及非洲部落,在出战前,将脸部和整个身体涂上颜色和图案,称为战绘(war paint, War-paint),战绘最主要的作用是从视觉上震慑敌人,夸张而扭曲的图案,丰富的色彩,会让敌人害怕。

新生活:

接下来,一家人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学习全新的生活方式。对于卡梅隆而言,就是他和电影行业人的“日常”,因为电影拍摄需要跟着项目换暂住地和取景地,片场附近是剧组暂时的家,适应不同国家不同环境的生活方式。换一个项目,换一种生活方式。

婚姻生活与电影:

这样的角色设计,对应卡梅隆自己在工作与家庭、制片人导演编剧与父亲之间的身份切换。由于行业和电影制作的特殊性,现实中卡梅隆的婚姻是“比较复杂”的,他共离婚过四次,和五任的妻子有五段婚姻,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丈夫,因为他踏入电影行业后,几乎每拍两部电影,就会换一个妻子,由于家庭破裂,而他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很长时间都没有孩子。

直到46岁后,家庭稳定,与现在的妻子爱米斯维持至今,养育四个孩子,卡梅隆才意识到孩子们的重要性,所以设计了A2杰克成为了一个责任感极重的父亲,而纳提莉也是护子女心切。

注意电影里杰克和纳提莉的婚姻、五个孩子与现实的关系,都来自于卡梅隆的家庭和子女,后会提及。

第一段婚姻:

卡梅隆的第一段婚姻是1978年至1984年,1978年卡梅隆制作了他的处女作,一个12分钟电影短片《Xenogenesis》,这个受《沙丘》小说及1977年《星球大战》创作故事中,有后来很多卡梅隆作品的雏形,最明显的是纳提莉的原型就出现了,虽然她与纳提莉的差别非常之大,导演的《终结者》系列T-800的标志性机械手臂,监制的《终结者3》出现的T1,原型也出现了。

《异形2》的故事就脱胎自这个短片,根据这个短片写成一份长片初稿,拓展成了长片制片,若看过《异形2》会发现,结尾异形女王与操作机械服的蕾普利的最后大战,与这个短片用微缩模型拍摄驾驶白蜘蛛与机械人的战斗,几乎“一模一样”。

卡梅隆的第一任妻子是莎拉·威廉斯(Sharon Williams) ,是一家卡车主题酒吧的服务员。

当时卡梅隆18岁,大学辍学在当卡车司机,二人相识不久后就结为夫妇。注意1978年开始的这段婚姻,为卡梅隆的《终结者》系列“开了个头”,电影中女主角莎拉·康纳从事服务员就是现实中妻子的工作,角色原型就是自己的妻子,连名字都一样。

离婚及第二段婚姻:

后来卡梅隆去了“B级片之王”罗杰·科尔曼(Roger Corman)的电影公司历练,制作模型,并幸运地得到了电影长片《食人鱼2》的导演职位,但他干得不怎么样,与制片公司分歧大,他被炒了鱿鱼,他成了挂名的空头导演。

压力很大的卡梅隆甚至做了一个制片人派来杀手干掉自己的梦,这个梦就是《终结者》的原型,一个未来机械人杀手回到过去,杀死男女主角。

到了1984年《终结者》上映,卡梅隆的第一段婚姻结束了,而他的第二任妻子就是《终结者》制片公司,西太平洋制作公司(Pacific Western Productions)的老板,吉尔·安妮·赫德(Gale Anne Hurd),二人之前为科尔曼工作时就认识了,1985年二人结为夫妇。

夫妇二人在数年内合作了两部电影,1986年《异形2》,性格火爆的卡梅隆还是与制片人发生各种冲突,而制片人和制片公司老板还是自己的妻子,工作和家庭绞一起,而到了1898年《深渊》上映前,二人离婚,卡梅隆的第二段婚姻结束了。

第三段婚姻、制片及制片人:

卡梅隆从《深渊》后,下定决心要当制片人,开自己的制片公司,这间公司也就是A1至A5的制片公司,1990年与制片人劳伦斯·卡萨诺弗共同成立的光影风暴娱乐(Lightstorm Entertainment,而这又造就了他的第三段婚姻,1989年,卡梅隆认识了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二人闪电结为夫妇,而不到三年,1991年卡梅隆制片,比格罗导演的《惊爆点》上映,同年二人婚姻破裂,卡梅隆的第三段婚姻结束了。

女儿与第四段婚姻:

而同这一年,1991年《终结者2》上映,这部电影是前妻赫德找回了卡梅隆导演,卡梅隆首次将制片人、导演、编剧三个职位全包,从《终结者2》至A5,只要是他导演的作品,都是牢牢掌握主导权。而因为《终结者》及《终结者2》,合作,卡梅隆与女主角的扮演者琳达·汉密尔顿(Linda Hamilton)在《终结者2》制作中成为了情侣。“所幸的是”,卡梅隆并没有急于结婚,二人保持了多年的情侣关系,1993年,二人有了第一个孩子,女儿约瑟芬·汉密尔顿·卡梅隆(Josephine Hamilton Cameron)。

这个孩子就是奇莉的原型,卡梅隆认为这个女儿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所以电影设计奇莉是自然而生,是神送人的礼物。从约瑟芬出生后,卡梅隆全部精力投入了《泰坦尼克号》制作,而到了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前,卡梅隆结束了爱情长跑,与汉密尔顿结为夫妇。

可惜的是,这段婚姻也没有维持很久,由于1998年开始卡梅隆痴迷日本漫画《统梦》(chòng mèng),打算将这个漫画改编成电影,他花了全部精力去突破技术,几乎都待在工作室而远离家庭,到1999年7月,这段只有18个月的婚姻结束,而卡梅隆与汉密尔顿的离婚成为了好莱坞当时“历史上最昂贵的离婚”,因为汉密尔顿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离婚费。

爱米斯、第五段婚姻:

而不到一年后,2000年6 月 4日,卡梅隆又结婚了,“物极必反”,而他的第五段婚姻,与苏茜·伊丽莎白·爱米斯(Susan Elizabeth Amis)的婚姻是最长久的,因为爱米斯放弃了自己的演员生涯,二人相识于《泰坦尼克号》,注意爱米斯扮演的是罗斯的孙女。

婚后爱米斯成为了卡梅隆的家庭支柱,而从2000年开始,除了《统梦》卡梅隆又将精力投入A1,但也花了更多时间陪伴妻子和养育孩子,卡梅隆与爱米斯共生育了三个孩子,女孩伊丽莎白·罗斯·卡梅隆,男孩奎恩·卡梅隆,女孩克莱尔·卡梅隆。卡梅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父亲与导演的身份都没有放下过其中一个。

家庭:

而总结到A2里,就是杰克一家在新家里的一句话,“苏利一家在一起”(Sully Family stick together)。注意这句话,是前后呼应,在大战过后,苏利一家在图鲲的鳍上围成了一个圈,他们牢牢地抓住彼此的手臂,这个圈的设计在《高空之地》也出现过,是家庭的意思。在A2最后虽然内特亚死了,但活着的家人更加团结在一起,注意A2最后出现的圈,比《高空之地》出现的圈要小,意味着经过考验的家人们,比以前团结和亲密。

惠灵顿:

为了准备《阿2》《阿3》,卡梅隆来到新西兰暂住,这也是制作A1时的方式,在新西兰和美国片场两头走,在原本拍摄《指环王》系列和《霍比特人》系列的新西兰惠灵顿片场,计划将整个片场大改造成全球最大的片场,为《阿2》《阿3》所用,这个计划后来拓展成了A2至A5四部曲的片场。

导演彼得·杰克逊在这里打造了《指环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三部曲的片场办公室,就是卡梅隆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会用多年时间,成为“剧组的家”、“总指挥部”。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但后来卡梅隆考虑到家乡、家庭和孩子,以及在2010年至2012年底卡梅隆影响深的一部电影,又考虑过将一部分的制片搬回了自己的国家加拿大,但后来卡梅隆还是选择孩子们所在的加州。

而这部影响极大的电影,就是著名华人导演李安(Ang Lee)2013年取得第85届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又译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没有这部电影,原本的《阿3》涉及大量的水下3D拍摄,也就是A2,可能无法完成。

因为福斯在投资《阿2》《阿3》前,对于水下3D拍摄和制作有过很大的顾虑,对《派》的投资也有顾虑,李安导演为了说服福斯高层投资,自费制作了一小时的全故事预览(full story pre-vis)给高层们看,高层信任了李安才同意投资(虽然制作费用只有1.2亿,比李安预计的要少五分之一)。最后在投资《派》取得惊人的收益后,福斯扫清了水下3D拍摄和制作的所有顾虑,还是同意投资超高制作费用的《阿3》。

取消中美合拍:

而卡梅隆要幸运得多,在2012年底中美合拍《阿2》《阿3》取消后,福斯还顺带取消了吴宇森(John Woo)导演计划中美合拍的项目,由福斯与某国电影集体联合投资的《华工血泪史》(项目至今没有任何进度)。

吴是为了恩师胡金铨的遗愿而一直留任导演职位,吴与福斯多年合作,也帮助吴成为一段时间内好莱坞最成功的华人导演,吴对中美合作更是十分期待,而福斯也主动提出与中影合作,但《阿2》《阿3》及《华工》,中影采取“沉默策略”(即不向合作方公布具体原因,更不回应合拍方的特殊策略,相当于变 相 绝 交),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取消合拍,吴宇森也被其他导演替换,制片人也没有选定,之后数年福斯与中影都接触过,试图合作,但最后不了了之。

产业发展:

而相反的是,李安要比期待中美合拍的吴宇森幸运,《派》这部电影除了在印度取景拍摄外,李安为了家乡台湾的电影产业发展,将台中的一个废旧机场改建为制片地,获得了台中市政府的全力支持,最后改建成了当时全球最大的3D拍摄片场,能够容纳大量的船体置景,还是拥有最多的人造水池的片场,剧组为3D摄影专门打造的最先进的场地,而李安在福斯影业同意投资后,雇用了台湾的工作人员和演员参与电影拍摄和制作。而有意思的是,电影还有一部分是在卡梅隆的国家拍摄的,在蒙特利尔拍摄了成年派讲故事的部分。

类似李安,为了促进新西兰的电影产业发展,卡梅隆说服了福斯,在自己的“两个家”来回拍摄。

“两个家”:

卡梅隆自己在美国加州的安家,即妻子和孩子们长期所住的加州,在加州洛杉矶曼哈顿海滩(Manhattan Beach)建立巨大的动捕场地,拍摄一部分,加州是卡梅隆的四个孩子成长和生活的地方,卡梅隆也可以随时回家见孩子。

完成这部分拍摄后,再到自己在新西兰惠灵顿的家,在新西兰惠灵顿造景片场拍摄动捕演员和真人演员结合的部分,而孩子们跟自己去生活。加州主要是动捕拍摄,惠林顿是真人拍摄,但由于A2A3再加上A4拍摄的时间非常长,最先拍摄的是男女主角和年轻配角们的部分,要照顾年轻演员们,他们的身体变化较大,尤其是扮演蜘蛛的坎皮恩,电影中他不穿衣服,他的身体要保持相同的状态。在2018年主演们拍摄完成后,到2019年才开始拍摄只有真人演员的部分。

分系统拍摄:

注意A1也是这种分摄像机系统(camera system)的拍摄方式,第一部分是虚拟系统(virtual system)的表演捕捉(performance capture),第二部分是同步系统(simulated system, the simulcam system)的混合拍摄(hybrid),第三部分是实拍系统(practical system)的真人3D实拍(live action 3D)。而A2和A3混合拍摄占了较大的部分,占到了整个拍摄计划一半以上的时间,需要动作捕捉演员在造景里拍摄的比例,比A1更多,而且真人演员与动作捕捉演员同场景(live action with motion capture)出现的比例也更多。

高难度:

同是导演,卡梅隆深知将新人演员、海水、灾难、动物、跨国拍摄、复杂特效全部加在一起的拍摄难度,属于前所未有之难,最关键的是,这部电影是A1后3D电影拍摄和制作的里程碑,在A2和A3前完成度是过去十年最高的。

卡梅隆赞扬李安导演挑战了自己,还运用3D科技到极致,成就了一部不朽巨作(masterpiece)。这坚定了卡梅隆对3D水下拍摄的信心,在A1拍摄前,卡梅隆曾尝试过并测试水下3D,但最后只有水下3D摄像机的研发工作推进了,并未适用于动作捕捉片场,没有水下动捕,也就无法拍摄《阿3》。

深海3D拍摄:

到《派》获得奥斯卡多项大奖提名,最后获得包括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配乐、最佳视觉效果的同一年,卡梅隆也挑战了自己,带着专门为《阿3》研发的水下3D摄像机,下到了挑战者深渊,拍摄了原本会是里程碑的3D纪录片《挑战深渊》(Deepsea Challenge,又译《深海挑战》),由于潜水器漏油故障,导致拍摄计划缩短,原本2小时以上的时长,最后只有91分钟,为了弥补3D纪录片的素材缺少,还加入过去多次卡梅隆的潜水素材作为补充。

但《挑战深渊》还是令人震惊的纪录片,卡梅隆独自一个人,操控3D摄像机配套的操作平台,完成了水下万米的3D拍摄,摄像机和操作设备都没有出现故障,卡梅隆已成为历史第一人。

少年选角:

《派》和《挑战深渊》促成了A2,以及后面的A3A4A5,若对比《派》与A2,会发现多处的“现学现用”和从《派》吸收宝贵经验,再次提升3D拍摄的最高水平。A2对比十年前的《派》都是里程碑,由于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高成本项目会这样要求年轻演员完成水下和水上的表演,卡梅隆、乔恩和选角导演马格里·辛姆金(Margery Simkin)最开始解决的,李安和选角导演艾薇·考夫曼(Avy Kaufman)

面对的难题一样,是选角问题,找到合适的演员非常花时间。李安和考夫曼经过半年的时间,从3000名应征者中,选中了印度德里的17岁男孩苏拉·沙玛(Suraj Sharma),而幸运的是,沙玛当时只是陪着自己的弟弟去参与应征,而沙玛就这样幸运地被李安看中,在应征录像中发现了他。

男孩:

卡梅隆、乔恩和辛姆金在2017年花了近三个季度,才选好了主要的7个孩子的年轻演员,是卡梅隆照着自己的兄弟、孩子和A1演员找的,最先选好的是杰克家的三个男孩。长子内特亚是照着山姆·华盛顿的气质和形象找寻的;而最难选的是次子洛亚,这个未来的主角是照着奎恩·卡梅隆,即卡梅隆和爱米斯家唯一一个男孩来找的。

蜘蛛:

比较特殊是的蜘蛛,是照着前妻汉密尔顿与前夫布鲁斯·保罗·艾勃特(Bruce Paul Abbott)所生的男孩道尔顿·艾勃特(Dalton Abbott)来选的,由于汉密尔顿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卡梅隆和汉密尔顿共处了近十年时间,卡梅隆就跟这个孩子生活了十年,并成为了他的养父。

养子和亲生女儿约瑟夫年纪相近,两个孩子不同家庭,后来卡梅隆和汉密尔顿离婚了,也就有了养子蜘蛛和养女奇莉的角色设计,蜘蛛的灵感就是道尔顿这个养子,若看过《审判日》道尔顿就扮演了小时候的约翰·康纳,现实中的汉密尔顿母子演的就是电影中康纳母子在审判日的梦境一幕,蜘蛛两个家庭的设计,也来自于自己、汉密尔顿、艾勃特两个家庭的关系。

除了气质要像两个家庭的孩子,而另一个要求是演员要与上校的扮演者史蒂芬·朗年轻时的样貌相似,最终选中了杰克·坎皮恩,因为他的面部线条和眼神接近史蒂芬·朗。而这个角色也比较特殊,要求演员锻炼身体和保持形体,因为他的角色在A2是上身赤裸。

女孩:

而三个女孩,首领家族的长女斯蕾亚则是卡梅隆和爱米斯所生的第一个女儿,伊丽莎白·罗斯·卡梅隆,最小的图蒂蕾则是照着他们最小的克莱尔·卡梅隆来寻找。A2里图蒂蕾是最受欢迎的女孩,而现实克莱尔则是受所有人爱护的一个。

约翰-大卫与迈克:

而另外两个礁石男孩,则是卡梅隆的亲兄弟,弟弟约翰-大卫·卡梅隆(John-David Cameron)和另一弟弟迈克·卡梅隆(Mike Cameron)。约翰-大卫是一名退役军人,参与过1991年的海湾战争,当过军事教练、军事顾问、企业家,而迈克是机械工程师、特技员。有意思的是,约翰-大卫还参与了A1训练杰克和诺姆扮演者山姆·华盛顿和乔·大卫·摩尔的军事训练工作,让演员们和退役军人们共同生活和训练,短时间获得当军人的基础技能和军事作战常识,让他们在动捕和真人拍摄时更好进入角色。

而两兄弟早在1988年就合作成立公司Earthship.tv,即出品《深海异形》《深渊幽灵》等纪录片的制片公司Earthship Productions的前身。而三兄弟有着相似的观念,认为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对自身的破坏都很可怕,约翰-大卫还创立了取代香烟的电子烟公司SafeCig,担任首席执行官,而他还是国际非盈利组织,人类健康组织(Human Health Organization, HHO)的首席执行官。

兄弟合作:

而弟弟迈克和卡梅隆合作研发了深海摄像机,能够顶住万米深度的巨大水压,若看过《挑战深渊》,迈克就在片里出现过,两兄弟早于1989年,就合作过有大量水下拍摄场景的《深渊》,迈克帮助了卡梅隆设计一种水下推进用的设备,用于演员在水中移动。有意思的是,A2拍摄时也用到了这个设备的改进版,用来模拟伊鲁在水中游动的安全动力螺旋桨。

对应:

由于三兄弟的父亲对他们管得严,而作为哥哥的詹姆斯,有时候要充当父亲的角色,小时候经常欺负两兄弟,也就变成了电影里礁石部落的孩子们看不起不会游泳的内特亚和洛亚。以及杰克和纳提莉将内特亚当成是部落领袖和祭司来重点培养,使得另外四个孩子有时会觉得内特亚像自己的父母。

而洛亚则是相当于卡梅隆自己,经常被父亲取笑身体太瘦弱和体质不够好,而且卡梅隆还中途辍学过,去当卡车司机运货,后来卡梅隆性格变得特别认真,敢于挑战自己,在电影行业入门一路干到了导演、制片人并建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光影风暴和视觉效果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也有了A2里洛亚的成长故事,洛亚相当于年轻的卡梅隆,从A2到A5他会不断磨练自己,成为英雄,对应现实中一路走高的卡梅隆。

跳水:

内特亚和洛亚及孩子们跳入水中,是剧组最早测试的动捕场景之一,从水上切换到水下,意味着捕捉系统切换到了水下捕捉,是电影拍摄的最重要却是最简单技术之一,拍摄跳水(diving),A2及A3共有上百个跳水、出水的镜头。

兄弟跳水也是致敬了A1杰克被死神兽追杀跳水的一幕,这剧本里一页不到,短短的十来秒钟,花了卡梅隆和维塔的视觉设计师们很长的时间去研究和设计效果,尤其是化身入水到浮起,是全片最难的镜头之一。

A1拍摄水:

在A1拍摄化身入水里,实际上是没有水的,靠的是威亚将演员吊起来再放下去,而入水的瞬间,是特技员被威亚拉动身体的一侧,实现身体的翻转。

下一个镜头是工作人员推着扮演者山姆,山姆坐在移动推车上表演,将他推到道具上面,模拟化身被湍急的水流冲走,捉住一个木头,随后化身爬上去木头喘息。

而A2拍摄则克服了水下拍摄的困难,小演员们闭气跳水后,在水池里表演。而跳水产生的真实气泡,则是被水下多台的摄像机同步纪录下来。

气泡:

注意A1和A2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虚拟光线和亮度。A1杰克入水后,整个画面光线不足,水是浑浊的,全是气泡,由于特技员不是真跳入水中,而是用威亚将身体降到指定高度,再瞬间拉起,观众就是不仔细看,也会发现动作不自然,所以用了大量的气泡来遮盖身体,而降低亮度和光线,让观众更难发现。

入水拍摄及特效:

而A2这个问题是迎刃而解,经过训练的小演员无需特技员替代自己完成动作外,还能够连续长时间闭气表演。早在《阿莉塔》卡梅隆测试了入水效果,通过多台的水下摄像机拍摄了一名潜水替身,专业的自由潜水运动员入水再闭气运动,水中行走,将入水气泡的真实光影用数字特效制作出来。

而到了A2技术非常成熟,取代A1和《阿莉塔》的拍摄方式,维塔能够制作接近真实的头发运动反应和气泡光影,专门为A2升级的粒子特效引擎和光线渲染,也有了远比《阿莉塔》要好的效果,光线像是真的打在了气泡上,光反射而让画面变亮,而透过半透明的气泡能够看见孩子们的身体。

渲染及运算:

与入水相反的是上水、出水的过程,而维塔花很长的时间去渲染《阿莉塔》的水下效果,将阿莉塔从入水到行走到出水的整个接近真实水流和光影的效果做出来,意味着需要大量运算,光线越是复杂越接近真实,意味着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处理器来渲染画面,而水下行走这一幕,用了近30000台处理器来运算。

注意《阿莉塔》还无法达到A2的打光效果,孩子们身上和海底有复杂而不断变换的光波纹,所以《阿莉塔》画面调暗了,减少运算量,而A2能够将光在纳美人身上,对应计算量暴增的。为了渲染过程不跳闸,维塔还专门为A2和A3将电网系统和供电总额度升级了。

出水:

当孩子们浮出水面时,又是维塔的一道大难题,《阿莉塔》制作时有技术限制,所以解决方法是“偷懒”,减少运算和渲染,调暗画面,将亮光源撤掉,拉远摄像机和人物的距离,让观众看到更小的人体露出水面,而暗光也让观众看不清楚细节,人物的动作特别慢,水流和光影的变化也更加少。

而A2的出水特写镜头,由于技术积累和制作费用充裕,能够将湿水的头发和面部水流效果做出了。注意人物的头上有非常强的光,整个天空是又亮又白,真实拍摄是无法用人工制造太阳光或是这样的亮度画面,但有了动作捕捉加上虚拟光渲染,也就达到了接近真实太阳光的效果。

而光影效果变明显了,观众也就能够感受到立体感,背景非常亮和近处的人物阴影,以及明显的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洛亚的头部、图蒂蕾的头部、天空的蝠魟兽,产生了距离感。

打光与灯光:

注意动作捕捉或是水下动作捕捉时,都是不需要为每个画面设计打光的,捕捉场地一直是保持一种光照,悬挂在天花上的灯具和灯光是统一向下,将场地照亮即可,而这是不需要变化的。

对比传统的水下拍摄,灯光放置在水池中,或是水上,都达不到卡梅隆的要求。在A1拍摄时,卡梅隆就认准了未来电影拍摄的方向,动作捕捉的数据,加上特效制作,后期将光特效添加到画面内,能够完胜。演员表演时无需在意光影设计,整个捕捉水地都是他们的表演空间,没有任何的限制,一个90万加仑的水池,足够获取A2和A3的大部分场景的水下动捕数据。

动捕优势:

而另一大的突破,是演员无需化妆,而演员能够省掉大量的化妆、换装时间,专注于表演,传统的化妆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将68岁的韦弗,变成14、15岁的少女奇莉。在水中只需要像地上表演一样,穿着捕捉服和带面部捕捉的头罩。

而且摄像机是不需要对着演员来拍摄的,观众看到的画面,实际上是卡梅隆在拍摄完成后,从虚拟摄像机中,选取的角度和镜头效果。在动捕拍摄的时候,导演无需在意用哪种镜头来拍摄画面,或者构图中的打光问题和瑕疵,更不会出现失焦,而是在后期将设计好的镜头,交给视觉工作站添加特效完成。

动捕拍摄及制作过程:

而A1卡梅隆就是用这种方式与维塔合作,最先是维塔工作室(Weta workshop)制作角色及生物的模型,模型数字化与捕捉点绑定,然后是演员动作捕捉数据,现场确认动作是否达到要求,在全部捕捉完成后,卡梅隆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去选需要的镜头、画面、角度、运动路线,设计剪辑点,将选好的数据交给维塔添加细节。注意卡梅隆这样做,并不是说在造数据,而是用数字时代的方式,去创作电影。

数据记录:

而水下动捕,其实与原来的动捕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数据获取的方式不同了,原来是计算标记点与现场的大量数据记录器之间的距离,而生成了动作捕捉服上的点精确坐标,将一个演员身上所有的点坐标实时记录下来,就组成了一个数字模型所有的捕捉点,一组连续的数据。而面部捕捉也是相同的原理,将面部的标记点和整个面部图像用演员前方的微型摄像头记录下来,这个设备称为“头盔相机”(helmet camera)。

The Volume:

水下动捕就是用新方式来计算距离,原来的计算是光从摄像机发出,到动捕服的标记点,光反射再回到摄像机,这需要上百台的摄像机,A1就用了120台这样的动捕摄像机,经过识别和计算到记录器,最后在屏幕显示出来,计算和记录下所有的空间坐标,就是一个动作捕捉体,而片场内的整个动捕摄影棚称为The Volume。

但光若是从水中发出,这就无法记录了,因为水的分子大,密度比空气要高,原来的记录方式光无法穿透,只能从红外线光(infrared)改为激光(laser)来记录动捕数据,而水下摄像机是帮助导演立刻检查,演员的表演是否符合要求。

反射和折射:

而困难的是演员身体一半在水下,一半在水上的情况,光线遇到水面是会产生反射和折射的,而水面是不同的,会不断地移动,使得记录器无法准确的记录,只能水下和水上分开记录,水上用的是一套原来的记录系统,而水下是另一条记录系统。

球幕:

为了实现两套系统互不干扰、准确地记录,要在水池上放大量的塑料小球来将水上和水下分开来,相当于造了一个白幕背景(white screen),小球使得所有的反射和折射都消失了,光还是会穿过这些小球,而且不会沾到演员的身上。

有意思的是,早于30年前卡梅隆拍摄《深渊》时,就用了相同的思路,在水池上放大量的黑色塑料小球,来营造出一个黑幕(black screen),使得光线全部被挡掉,水下环境昏暗、光线微弱,给人以幽闭恐惧感。区别是30年前用的黑色球,现在用的是白色透光球。

水上与水下拍摄:

拍摄只有人物头部、肩部、上半身在水上的情况,也都是这样处理,小白球除了作为分界,还能够为后期制作添加水波做参考。

水下是记录不到露出水面的身体部分,通过整合数据,可以将上下两部分合并成一个人,所有动作捕捉点都有提供有效的捕捉信息,确保了动捕的准确性。而演员能够在水上直接听到导演的指导和讲解,再继续表演。

最难问题:

而更复杂的情况是短时间从水里出来再进去,或是进水里去再出来,而水还是移动的,或是会撞击动作捕捉者的身体,会对水面上的小球分布有很大的影响,无法覆盖整个水池,出现漏洞的情况。动作越大,对动作捕捉影响就越大,为了解决这个最难的问题,卡梅隆用了18个月的时间来反复测试和如何将影响减少至没有影响。

潜泳:

先是最简单的方法,将原本的游泳设计调整,整体向下移动,改为潜泳(dive),像人类的游泳四种姿势,蝶泳、仰泳、自由泳、蛙泳,就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拍摄,泳姿会快速地连续地拨开水面。而改为长时间的潜泳还能增加礁石人的神秘感,他们拥有类似水下呼吸的能力,能够吸收水中的少量氧气和二氧化碳。

入水:

拍摄洛亚从水上被伊鲁带到水下,则是一名特技驾驶员驾驶特制的动力桨道具,演员坐在特技员身后,拉着驾驶员,两个人一同进入水中,而水面会被瞬间破坏,影响动作捕捉。解决的办法是用特制的水池,类似游泳道的长方形池,从左右及下方一同捕捉演员和驾驶员。

威亚:

而更困难的是拍摄杰克驯服滑翅鱼,以及最后海洋大战中,杰克控制滑翅鱼飞出水面咬向迈尔斯的蝠魟兽,整个人被高速带入和带出水面,则是用到类似A1的威亚,改为水中拉威亚将演员和驾驶员以及道具快速拉入水中和拉出到水面上,做出类似鲨鱼飞出水面捕食的动作。

拍摄顺序:

最困难的镜头则是大量的滑翅鱼在杰克的带领下冲锋、战斗,用了A1的“老办法”,将战争最先拍摄,留给维塔充足的时间制作,添加特效细节,而利用维塔制作时间,卡梅隆再拍摄特效工作量较小的部分,如此类推,最后拍摄特效量最小的真人演员部分。拍完之后,再重头补拍一遍缺少的镜头,或是第一次拍摄不满意的镜头改掉,拍摄新设计的镜头。

前作补拍:

像A1最后杰克、纳提莉和迈尔斯上校驾驶AMP的最后对决,卡梅隆就放弃了原来拍好的素材,重写了更少打斗和动作的剧本。注意A1最后决战有个明显的小漏洞,剧本杰克原本是召唤魅影并骑着魅影去对付AMP的,但重写改为了杰克突然就出现了,让强大的魅影直接消失了,变成是杰克和AMP及迈尔斯的对决,而对决不到1分30秒就结束了,迈尔斯去破坏移动实验室。

原本的设计是反转此前魅影追杰克和纳提莉被丛林挡住,飞不进去,在最后的关键时刻魅影和杰克杀入,拯救纳提莉,补拍后改成了杰克突然出现展开对决,另外补拍了迈尔斯上校上AMP的紧张过程,修改了面罩细节,添加了他衣服臂部着火的细节,而火并不是特效而是真的,演员和特技替身还练习了用手涂上灭火材料徒手灭火的动作。

潜水与蝠鲼:

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奇莉看见两种像蝠鲼(mobula,manta)的海洋生物,设计灵感来自于卡梅隆和乔恩在电影开拍前,带领了杰克一家和托诺瓦里一家等主要演员们去训练,主要是学会接纳大自然和海洋,经过海军陆战队的体能教练和潜水教练的针对性训练后,卡梅隆带着演员们去到真实的海礁和岛屿附近潜水,在海里练习闭气游泳,而A2里还有夜间与伊鲁潜泳剧情,需要韦弗和年轻演员学会夜潜。

而有意思的是,其中一次夜潜,他们遇上了一大群的蝠鲼在游泳,给了卡梅隆和演员们很独特的感受,而68岁的韦弗看见这种海洋生物后,找到了潘多拉海洋的感觉。

原始生活:

注意A1卡梅隆也是这样,带着演员们去热带雨林里体验生活和找感觉,卡梅隆让主要演员去了夏威夷群岛的考爱岛(Kauai),像原始人类一样生活了足足一周,在丛林里演戏、对台词、练习纳美人的动作,如行走、攀爬、狩猎、上山、过树林等等。

而回到动捕片场,演员们就会记忆起在从林中的感觉,他们摸过真实的植物,踩过湿润的土地。这种类似体验派的表演方式,能让演员们在缺少环境时表演更投入,塑造一个不同的自己,活在纳美人的身体里。

A2还要让不同年纪的演员,找到家人的感觉,到拍摄的时候更快进入状态。卡梅隆让孩子们的扮演者分别跟着父母的扮演者,如同两个原始人类家庭在海滩生活一段时间,演员们组成家庭在岸上和海里演戏、排练、对台词,培养亲子感情,就像A1的丛林一周,这对于年轻演员们很有帮助。

A1是找到在丛林中的感觉,而A2则是在海岸、礁石、大海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家的感觉。

海洋天堂:

A2孩子们游泳的场景,像海洋天堂一样美好,观众能通过这一段,感受到大自然最美丽的一面,就像是和孩子们一同潜水,有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的沉浸式体验。

由于卡梅隆潜水爱好者,他早早考取了潜水资格证,因为电影《深渊》和《泰坦尼克号》而逐渐变成了狂热者,累积了数千小时的潜水时间,卡梅隆从搭乘政府的潜艇,到自己会花费数百万美元造潜水器。

为了拍摄电影,他和乔恩去了很多潜水获取灵感,而卡梅隆光是深海潜水就去了八次,去体验完全不同的海底环境,若看过《深海挑战》,片中就展示了多次的深潜经历。而泰坦尼克号的沉船位置和残骸,更是成了卡梅隆“常去的地方”。因为72次的潜水中,有33次是去到泰坦尼克号。对卡梅隆来说,电影和海洋就是他的天堂。

为了拍摄这段和第二三幕的潜水场景,韦弗和年轻演员们经过长时间的训练,都达到了2分钟至4分钟闭气潜水同时完成表演的能力,能够这样“疯狂折磨”的,也就只有卡梅隆,他要演员们体验水下生活,并爱上海洋,而有了这两个基础,他们能够想象自己生活在海洋里,和海洋生物一同畅游海洋。

海洋恐惧:

但更早的时候,卡梅隆表现的海洋是令人恐惧的,认为它是十分危险的,像《深渊》就是讲述潜水员们在海洋中遭遇发光怪物,这种怪物恐惧象征了美苏之间固化的冷战思维,同是人类,因为意识形态不同,只剩下恐惧、怀疑和敌对,用核武器来毁灭未知的对方,而获得所谓的安全感,这是没有任何的人性可言的,对应电影中苏联核潜艇、美方改造苏联核弹、用核弹毁灭深渊。有意思的是,卡梅隆和剧组选中了一个放置核反应堆的巨大坑,改建成电影的主要片场。

而到了《泰坦尼克号》,卡梅隆将一整艘的巨轮“解体”随后被大海完全吞噬,来展示大海的恐怖力量,具有神一般的破环力。而之后的三部纪录片,《重返俾斯麦战舰》(Expedition: Bismarck)德军战舰击沉入海换来一世纪和平,而战争从未停止,到了《深渊幽灵》(Ghosts of the Abyss)还是回顾泰坦尼克号的沉船悲剧,但A1前的《深海异形》(Aliens of the Deep)对于深海的恐惧或悲剧感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深海世界的无尽好奇和美好幻想。而这种对海底世界的美的追求,延续到了A2。

3D生物世界:

这个段落及整个第二幕,也是A2全片里3D效果最为突出的,这些最美丽的水生活(aquatic life)片段,设计参考了《派》中多段为3D效果而特制的片段,最明显的3D效果是一段非常梦幻而奇异的长镜头,从老虎理查德·帕克(Richard Parker)开始,生物起源,到无数生物,整个世界,触发派漂流开始的海底沉船,最后到派的小女友阿南蒂,回到派。而这种不断变化的神奇效果,展示了世界的复杂性和变化性。

非水中鱼:

A2孩子们从入水后,与海洋生物及植物共处,提示了纳美人和他们的世界是一体的(unity),原始纳美人就像是过去的“离水鱼”(fish out of water),原本的意思是“没有水的鱼”、“鱼离不开水”,这里指纳美人曾是水生物(aquatic creature,与aquatic life对应),水是鱼等水中生物赖以生存的,但纳美人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大,适应了新的丛林环境,从海洋离开到陆地生活。但他们的本质没有变过,能够像奇莉一样,回到水中,快速适应水生活。当另外三个的孩子还在被礁石部落的三个孩子带着学习水之道时,奇莉已经游到更深处了。

而卡梅隆和编剧们称呼这个场景的奇莉和孩子们叫“非水中鱼”(unfish in water),这是奇莉第一次在潘多拉的海洋自由地游泳,而卡梅隆特意设计她在水中游,是提示潘多拉所有的生命,都是伊娃创造的,或者说伊娃的造物(Eywa creatures)。注意奇莉独特的出生方式,自然而生、无性生育。

生育轮回:

而A1及更早时间化身的诞生和孕育,就是用人类科技打造的羊水箱模拟自然,达到这样的效果。人类与科技取代了伊娃,成为化身们的创造者、造物主(The Maker)。

但伊娃通过化身发现了人类的这种能力后,又将这种能力用在格蕾丝的化身身上,注意卡梅隆用了转世、轮回的概念,去解释这种生育方式,化身是无性生育形成的,而化身的后代也是同样的生育方式形成的,而A1后格蕾丝化身最后回到了生育她的地方,羊水箱内。

敏感:

注意奇莉的转变,她是所有孩子,乃至所有角色中,最为敏感的一个,对比与其他纳美人在一起,她更喜欢与自然共处。所以她来到礁石部落后,大量陌生人让她感到压抑和焦虑,以及来自礁石人歧视的眼光,令她不愉快。

及后礁石部落的孩子们歧视她、数落她,因此还导致了洛亚和内特亚将礁石部落的四个孩子混战,痛扁了他们一顿,而过程中劝架的奇莉也被打了。

连接:

但在她跳入海洋、畅游后,相当于回到母亲的羊水之中,她感觉到了无比的快乐,她的父亲克鲁卓和母亲格蕾丝都已经死亡,回到造物主伊娃,她感到自己与整个世界是紧密相连的,注意卡梅隆的设计,这种与万物紧密相连的特性,就是克鲁卓、伊娃的特性,植物离不开土地与土地相连,伊娃与万物万事相连,奇莉与生俱来和两者都有着紧密相连的这种天性,即与世界相连(connection of the world)。

而奇莉的一生都在寻找这种感觉,她聆听大自然和所有生物的声音、靠近土地、植物、动物,就是一种连接的方式,而现在她找到了新的连接方式,水之道。

远古生物:

有意思的小彩蛋,图蒂蕾看到一群像飞鱼(flying fish)的小海洋生物,纳美语 tsyal payoang,长有像是一对翅膀的翼状鳍,从图蒂蕾身边游过。

这个生物设计来自卡梅隆对某国古生物的资料搜集,由于《阿2》《阿3》原计划与某国展开合作,卡梅隆要求剧组和维塔工作室对某国的古海洋历史进行非常详细的资料收集,将出现在某国和亚洲海洋的远古生物都尽量地找出来,还原地球的古海洋,作为重要的生物参考和环境参考。

卡梅隆想象的潘多拉的海洋,就如同地球远古海洋,或者说,现在地球海洋的另一种可能,远古生物还存在的世界。

兴义飞鱼:

而现今发现最早的飞鱼化石,就是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义市的兴义飞鱼(Potanichthys xingyiensis),兴义飞鱼化石是发现最早的海面滑翔脊椎动物(sea gliding mammalia)。生活在2.35亿至2.42亿年前的三叠纪中期(Middle Triassic)。身长为153毫米,飞鱼的鱼鳍变长是生物进化的证明,为了躲避捕食者,能够飞出水面,展开鱼鳍,快速滑翔飞行一段距离,飞行目的是与捕食者的距离拉开,体积更大的捕食者无法跟上,飞鱼也就有了逃跑的可能,增加生存的机会。

这种飞鱼与现代的飞鱼相比,在腹部多了一对辅助飞行的鳍,而兴义飞鱼并不是现代飞鱼的直系祖先,而是已灭绝的飞翼鱼类(Thoracopteridae)。

飞鱼:

若看过《派》,就有大群的飞鱼出现的神奇一幕,飞鱼群被大金枪鱼捕食,飞鱼飞出海面,金枪鱼也紧跟着,派的船正好在飞鱼逃亡的方向上,结果十分混乱,飞鱼飞到船附近,要么击中派,要么掉落到船内,老虎十分兴奋,而金枪鱼还掉到了船内,船变成一片狼藉。

飞鱼与滑翅鱼:

《派》大群飞鱼过海这标志性的一幕被A2借鉴用到了最后的大战,开战时需要一个令人印象极其深刻的大场面,A2设计了一种类似巨型飞鱼和旗鱼(sailfish)结合,长有类似沧龙(mosasaur)头部的海洋生物,大群的滑翅鱼就像是放大了的飞鱼一样,从海里飞出来,与骑士们一同高速飞行。

飞鱼是银汉鱼目(Atheriniformes)飞鱼科(Exocoetidae)燕鳐鱼属(Cypselurus)的四十多种鱼类的俗称,分布非常广泛,生活在全球的温暖水域,以独特的海上滑翔飞行而闻名。而A2的滑翅鱼体型巨大,不能像飞鱼这样直接飞出水面,而是要经过加速,到达一定的速度后,翅膀产生了足够的翼地效应,才能将身体和骑士一同抬起。

注意细节,滑翅鱼的腹部有类似兴义飞鱼的辅鳍,而主翅膀下也有另一对的鳍,两对鳍辅助主鳍调整身体姿势,使得滑翅鱼的身体变直,减少飞行阻力。

钳鱼:

海洋生物非常之多,光孩子们附近的就有数十种,洛亚看见的一种长相奇观的鱼,称为钳鱼(pincher fish),设计灵感来源于烟灰蛸(Grimpoteuthis umbellata),淡蓝色的身体上长有多彩斑纹的一对鳍,鳍从背部延伸至身体两侧,靠扇动巨大的鳍来移动。而吸引洛亚的是它巨大的两个钳角(pincher horn),头部像是巨人甲虫(Goliathus)或兜锹,上下颚都长有一个犄角,形成钳子形状,这对角能帮助它捕食猎物,将猎物夹住。

生物设计:

而这样的生物设计在A1也经常出现,有一种独特的拼贴感、错位感。卡梅隆的用意是让观众注意到生物的多样性和变化性,或者说,维塔的生物设计想象力是没有限制的,能够根据现实中的任何生物化为神奇外星生物。

A1像是蝠魟兽和魅影,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鸟类,像一只大鹰,却长有像人的呼吸气管,呼吸孔却长在身上,六对翅膀,却有着类似蜻蜓的半透明翅膀,两对眼睛,其中一对类似山羊的方瞳孔眼睛等等。

思路:

视觉艺术总监尤里·巴托利(Yuri Bartoli)和生物设计师内维尔·佩奇(Neville Page)设计的思路,是结构换位,因为潘多拉是一个“理想地球”,或者说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地球。所以他们设计在一种生物的基础上,将所有的部分,里外都换成是另外的多种生物,重新组合到一起。而这种生物出现时,观众还能从外形上认出它是什么动物,让观众产生联想。但观众仔细去看却发现越来越多的奇怪特征,这种生物不像是真的生物。

海洋生物设计:

而到了A2观众看见海洋生物,更难看出原型,但对熟悉生物学的观众来说,这变成了思维锻炼和彩蛋,原本A1只有一种生物变换身体部位的感觉,变成了多种生物杂交的感觉。

如巨大的图鲲有着座头鲸的体型,却长着双髻鲨的头部,龙虾的尾部,但整体的感觉却是一只巨大的海龟。身体的三部分又与整体给观众的感觉完全不同,也就是在A1的基础上,再将生物分部分设计,而组合出新的生物,这种思路又比A1的生物设计更进一步,而且更加复杂。

伊鲁:

A2礁石人的坐骑伊鲁,是一种长得像是结合海豚(dolphin)与蝠鲼(manta)、海豚(dolphin)特征的海洋生物,它相当于奥马地卡亚部落和丛林人的坐骑,六角马、重铠马(direhorse)。和杰克在A1在纳提莉的指导下学习骑六角马类似,杰克的孩子们也在礁石孩子的指导下熟悉并学习骑伊鲁。

蛇颈龙:

伊鲁的原型是卡梅隆在对某国收集古生物资料时发现的蛇颈龙(plesiosaur, plesiosaurus),和兴义飞鱼类似,化石都出现在某国,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蛇颈龙化石在某国云南省的东北部地区出现,体长4.2米,现藏于浙江省自然博物馆,这个地区和全球各地也发现了不少遗留的蛇颈龙化石,证明蛇颈龙曾在地球上是海洋霸主,而最大的蛇颈龙化石在洛杉矶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体长4.6米。

复活生物:

A2根据这种曾经的海洋霸主,设计了伊鲁,相当于是一种退化了的蛇颈龙,变成了礁石人的坐骑。卡梅隆最开始的想法是《阿2》《阿3》与某国的古生物研究进一步合作,将这些早已灭绝的海洋生物,以潘多拉生物、科学幻想形态“复活”,会出现在“海的故事”中,类似《侏罗纪公园》系列和《侏罗纪世界》系列将各种灭绝的恐龙复活,作为故事中重要的生物登场。

而这两个《侏罗纪》系列也被全球观众所喜爱,《侏罗纪》系列总票房近60亿美元,接近《指环王》系列和《霍比特人》系列的总和,意味着全球观众能接受复活生物。

生物及化石:

卡梅隆考虑与某国合作的主要原因,是某国的化石研究和保存水平是世界顶尖,而且是世界级的发现,在吉尼斯世界纪录中,大量在某国发现的化石,被收纳在世界纪录。

某国全国有13个恐龙国家地质公园,有数量众多的化石群遗址,有专业的恐龙博物馆,其中自贡恐龙博物馆还是世界三大恐龙遗址博物馆之一,有着最为完整的各种类化石标本和化石还原模型,而办展览的素质也是世界级,有能力举办世界上最为完整的、最系统的动物化石展览,而且单展览的化石数量也是非常之多。

而这意味着若是合作成功,这些生活在白垩纪、三叠纪等的远古生物,都有可能以接近现实的方式再次出现,就像是《侏罗纪》系列复活的恐龙们,不再是化石而是以活物的电影形象出现。

伊鲁设计:

生物设定,伊鲁是水生的爬行类动物,头部和脖子远看像蛇颈龙,近看像一条无鳞蛇(scaleless snake),颈长头小,皮肤光滑,有类似原始鱼类的翼状胸鳍,和大多潘多拉生物类似,长有四只眼睛,小的一对是辅眼,它的尾巴像是船舵。

注意细节,伊鲁的神经辫是从头部长出来的,而A1出现的坐骑蝠魟兽和六角马,神经辫都长在这个位置,相当于人类的太阳穴。伊鲁适应了海洋环境,它受光的身体部分是深蓝色,而不受光的部分是白色,这是它用保护色保护自己的方法。

有意思的是,蛇颈龙的皮肤颜色根据古生物研究分析,也是这样变化的,由于更强大更凶猛的沧龙出现,而且苍龙的体积比蛇颈龙巨大得多,蛇颈龙在白垩纪末期将海洋霸主的位置让出,它的生存空间变小了,体长变短,头部和牙齿也变小了,只能捕食更小的软体动物和以及贝壳,蛇颈龙成了被其他捕猎者的目标后,皮肤变成了环境保护色,而伊鲁身上的黄色纹,就是模拟光照到海洋形成的光纹。

海豚:

图蒂蕾能够喂食伊鲁,说明它不害怕人类,它的性格和生物设计还参考现实中的海豚,长着可爱的眼睛和外观,海豚的大脑发达,是智商最高的动物家族之一,能从镜子中认出自己,能够记住人类。

交际:

它们爱互动,性格温和活泼,部分生物学家认为,人类能够与海豚亲近,因为海豚的大脑容量变大,能够理解并分析其他动物的行为。

人类能接近它们并驯养它们,是因为人类和海豚都有跨种族交际的能力,人类会驯养其他动物,而海豚在过去可能也有这样的能力,训练其他海洋动物。

而A2设计是伊鲁为礁石人服务,受到他们的驯养成为坐骑,受训的伊鲁生活在部落的家(Marui)附近,会配合礁石人活动,它们和孩子们也很友好,像奇莉就很轻松地获得了自己的坐骑,奇莉和它成为了朋友。

注意细节,伊鲁会用头部靠近奇莉,动作设计源自海豚会用这种拉近距离的方式,与不同种的生物表示亲密,人类的头部在海豚眼中只是一个模糊的影,但它能够判断到,这是控制整个身体的重要部位,意味着它们的认知中,有头部、身体、四肢的初步概念。

梅兰帕斯:

而剧本和续集铺垫,这一动作有更深的一层含义和解释,伊鲁像蛇一样亲吻奇莉的耳朵,提示奇莉像希腊神话中的梅兰帕斯(Melampus),梅兰帕斯能够听懂所有动物的语言。奇莉的铺垫及后再提。

海豚及神话:

洛亚学习骑伊鲁,以及孩子们骑伊鲁,对应的是现实中较为有争议的骑海豚运动及人类骑海豚的由来。海豚和骑海豚能追溯到古希腊,希腊人看见海豚跃出水面翻起波浪,认为白色波浪是幸运将至,航船会安全行驶,若是有海豚在船后跟着船游动,被视为吉兆。而古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的圣兽,就是美丽的海豚,海豚代表海的宁静以及波塞冬的平和、亲近的神性,与波塞冬的怒是相反的。

dolphin一词是两个古希腊单词合并而成,古希腊文 δελφίς,意思是“海中灵魂”,delphís)和古希腊文 δελφύς意思是“有子宫的”(delphus),dolphin的意思是带有子宫的鱼,学名是delphinidae。

阿里翁:

海豚被古希腊人视为一种精灵,性格温和、友善。而与海豚有关的故事是波塞冬之子阿里翁(Arion) ,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阿里翁传奇》写了海豚救阿里翁,在航船时带着钱财的阿里翁被坏水手抢劫,而水手将阿里翁扔入大海,阿里翁溺亡前唱了一首歌,父亲派海豚去拯救儿子,阿里翁以为是一只海豚被他的歌声打动,而前来拯救阿里翁,最后海豚将他救上岸,而流传最广的就是阿里翁骑着海豚的形象。

救人:

这个著名的海豚救人故事,在A2变成了图鲲救洛亚和另外两个孩子,而现实中海豚是因为超声波感知而会前往发出的声音的位置,人如果落入水中,叫声和在水里动作会被海豚感知到,然后附近的海豚会有到救人的位置,将人救起。

由于早于古希腊人救目睹过很多次海豚救人,久而久之,海豚救人的事迹流传甚广,海豚还成为了善良的海洋天使般的存在。

而A2则是鲸鱼般体型巨大的图鲲拯救洛亚,而洛亚也回报了图鲲,而图鲲被礁石人视为是一种神圣的动物,在RDA来抢孩子时,图鲲听到了求救,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拯救孩子们。

海豚生意:

设计孩子们与伊鲁同游,是对比现实中人类骑海豚,以及导致海豚死亡的悲剧。

由于旅游业发展,生意人将注意打到了海豚这种免费的海洋生物上,将一只海豚抓住,再带到海洋公园内,将它变成供游客玩乐的工具,给观众们表演,利润是可观的。

而无论是骑海豚的游客还是看海豚表演的观众,都是不会在意它们是怎么变成获利工具的,更不会在意它们是怎样死的。实际上,这类用于商业的海豚,死亡率非常之高。

海豚悲剧:

若看过最佳奥斯卡纪录片奖《海豚湾》,就全面地介绍了日本海豚湾的各种悲剧,由于海豚的价格高昂,捕猎变得有利可图,而且海豚还能作为肉食,送上人类的餐桌,每年日本人会捕捉、捕杀大量的海豚,将整个海湾染成血红色。

作为坚定的环保主义者加动物保护主义者,卡梅隆是非常反对这一类捕猎、虐待生物的生意和不道德的敛财方式,或是建设所谓的商业水族馆,实际是长时间虐待生物。真正热爱海洋的人,是像卡梅隆本人,前往海洋勘探,甚至深海探险,而不是将海洋生物带到水族馆及大水池内。而孩子们就像是过去及现在的卡梅隆,带着好奇的眼光看这个美丽的海洋世界,在海洋里畅游。

教育孩子:

虽然电影只是科学幻想,但孩子们与海洋生物的亲近过程,也是现实中,卡梅隆教育自己的孩子认识海洋的方式,亲近海洋。

若看过《挑战深渊》,卡梅隆就让下一代人在自己的引导下爱上海洋,让孩子们知道自己的父亲所做和所爱的事情,而电影里则变成熟悉海洋的孩子引导不熟悉的孩子进入海洋。而妻子爱米斯也全力支持卡梅隆的想法,让孩子们像卡梅隆一样,对大自然充满好奇和爱。

姿势:

注意细节,为了减轻伊鲁的负担,从水面下潜后,骑伊鲁的姿势发生了变换,从骑(riding)变成了滑(gliding),不再是胯部坐在伊鲁的脖子上,而是用一手拉住伊鲁的脖子,一手拉着精神辫,减少水的阻力,让伊鲁游得更轻松。

把手:

注意斯蕾亚的伊鲁身上,有一个穿戴配件装在胸前,是一个固定把手,类似斗牛士骑牛时,绑在牛身上的配件,配有缰绳。纳美语称为säfyep,意思是把手(handle)取自英语词安全(safety),而后三个字母yep发音与紧握、抓紧(grip)类似。

由于伊鲁游动的时候,伊鲁的皮肤光滑,礁石人无法抱紧伊鲁的脖子,礁石人将手固定在把手上,方便伊鲁快速游动,并减少它头部所承受的拉力。

推进器及游泳拍摄:

对比伊鲁及滑翅鱼和礁石人的游泳拍摄,其实是类似的,或者说没有本质区别,都是用了一个特制的推进器,将演员向前推或向前拉。拍摄骑伊鲁和骑滑翅鱼的时候,一位潜水特技驾驶员(dive stunt driver)会操控一个推进器,扮演伊鲁或滑翅鱼,而演员坐在驾驶员身后的座位,拉着驾驶员身上的把手,也就是电影里的säfyep,演员或是在水中浮起,减少阻力。

“鳄泳”:

而拍摄礁石人游泳的时候,注意礁石人的尾部,这个的位置在拍摄的时候,是在演员腰部绑了一个更小的推进器,水池外的工作人员根据水下监视器,控制推进器的移动,演员被推进器制造的推力往前移动,进而按照导演的要求,完成一段游泳表演。而一些更复杂的游泳表演,则是演员自己拿着一个简易的开关,需要前进或停止时,就用开关控制推进器。

这个称为“鳄泳”(crocodile swin)的推进器,相当于飞行用的喷射式背包(jet pack, jetpack),喷气背包一般分为火箭式的带有燃料推进器,或是螺旋桨式的电动推进器,A2用到的是迷你动力螺旋桨,更为安全,不会影响演员的表演或是动作。注意演员表演游泳,要像是鳄鱼摆动尾巴和整个下半身,演员的腰部和下肢都在摇摆,就像是下半身变成了鳄鱼,与鳄鱼不同的是,纳美人是下肢左右摇摆,而鳄鱼是尾部左右摇摆。

水下推进:

有意思的是,这种水下推进用的设备,早用到了卡梅隆的电影拍摄中,弟弟迈克作为工程师为《深渊》就研发了,灵感来源于航天服的太空喷气背包(space suit jetpack),又称为航天员机动装置(Astronaut Maneuvering Unit, AMU),这也是为什么《深渊》的潜水服和水下移动装置设计像航天服,因为灵感就是航天学和太空人(搞笑的是,迈克在片中客串了一具尸体)。

水下推进机械、拍摄:

而迈克研发的推进装置,后来被卡梅隆改进成《深渊幽灵》《挑战深渊》里出现的一种遥控移动的、自带推进器的拍照机械设备,体积很小,但集成在一个方形的相机盒内,即使在泰坦尼克号的沉船海底处受3700米深度的水压,也能正常工作。

水人及尾部:

礁石人是一种独特的设计,他们不算是“适应水人”(water adapted humanoids),也不算是两栖生物(amphibious),只是能一段时间在水中游,但休息时间还是水上,而两栖生物或是其他作品中的“水人”是可以完全在水里生活的。

礁石人明显的变化部位是尾部,如同一条鳗鱼(eel),设计灵感来自于卡梅隆在挑战者深渊发现的一种深海鳗(deepsea eel),这种鳗类似更常见的另一种没有眼部的鳗鱼,盲鳗(hagfish),但身体要扁很多,而它们的游动姿势与盲鳗区别不大。卡梅隆就照着深海鳗高效而优美的游动姿势,设计了礁石人的尾部摆动。

手语:

有意思的是,卡梅隆设计了一个小细节来提示礁石人他们在水下如何有效沟通及正常纳美人与纳美残疾人的沟通方式,就是打纳美手语(Na’vi signals language)。卡梅隆专门为礁石人的手语动作设计,聘请了在好莱坞超过40年工作经验的耳聋演员,CJ·琼斯(CJ Jones)来将A1中的所有纳美词语,转成A2简单的手部动作,通过简单的学习,演员们能快速掌握手语台词的动作。

若对这位老演员比较陌生,他近年在埃德加·莱特《极盗车神》(Baby Driver)里就扮演过主角Baby的照看老人,两个角色就是用手语交流的,这给了电影一份独特的感觉,Baby虽然从事犯罪,但是个心地善良的年轻人。

电影里的纳美手语,源自于水肺潜水手语(scuba diving hand signals)与更常见的聋人手语(signal language)相结合,前一种手语的动作更大,而后一种手语表达更准确,电影里的纳美手语则结合二者的手势,动作大而观众能够理解。

通用语言:

A2与A3都需要用到手语来有效交流,而且不限于纳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动物也能够通过手语理解纳美人,这一点是卡梅隆从训练海豚这一聪明的动物时发现的,海豚能够读懂简单手部动作,并记忆动作的含义。注意洛亚与智慧的图鲲的交流时,就是洛亚给图鲲打一个又一个手语,而使得图鲲能理解洛亚的话。

有意思的是,在A1设定中,“我看见你”(I See You)这句标志性的话,对应一个挥手的小动作,就是卡梅隆自己设计的第一个手语动作,这个手语演变成了纳美人之间打招呼的手势,替代人与人之间的说词,如“你好”、“大家好”,使得纳美人之间多了一份敬意,注意一闪而过的细节,托诺瓦里向杰克和纳提莉夫妇打招呼的时候,就是打一个接一个的“我看见你”手语。

不合理设计:

而图鲲一族能够理解手语,是因为它们的一族与礁石人从过去就是亲如兄弟姐妹的关系,所以过去至今的图鲲,就知道了所有手语的意思。而这免除了其他电影各种各样不合理的交流方式,如近年DC电影《海王》及续集《失落王国》、对标的漫威电影《永远的瓦坎达》,角色们都是直接在水里讲话,而这明显是无效的,因为水不会传播正常的音波到另一个角色的耳朵里,角色说话其他角色是听不见的。

更搞笑的是《正义联盟》的处理方式,在水环境里讲话,角色要制造一个大大空气泡,变成空气传播声音,这种设计的设计师可能是从未想过,可以根据现实中潜水员的动作手势或是聋哑人的常用手语,来设计手语,而《海王》《正义联盟》还是相同的演员,却用的不同的设计,更是令电影间产生断裂感。最为搞笑的是,当荒原狼死死抓住湄拉要她命的时候,还要制造一个气泡,两个角色才能对话。

三种手语:

正确的方式,应该是A2这样提前宣传,告知观众电影里会出现少量的手语,让即使是年纪较小的观众以及身有残疾的少数观众也能理解到几句水下对话。

而除了电影里这一种手语外,注意重组部队在第一幕与杰克一家对战时,也使用了手语,用的是军用手语、军事手语,迈尔斯给重组狙击手打手语,让他侧移寻找合适的狙击点,迈尔斯拖着纳提莉让她分散注意力,然后狙击手趁机瞄准目标纳提莉。

拍摄电影,剧组还专门为水中的演员们及替身们能够与剧组及时交流,设计了简单手语,如电影停止拍摄时,只需要比一个手势,导演卡梅隆和剧组就知道要停拍摄了。他们出现不适状况,也是立刻打手势求助,随时候命的潜水员会去帮助水里的人。

剪辑调整:

院线版的剪辑了蜘蛛和迈尔斯的不少剧情,在孩子们去玩水后,接的按照剧本顺序应该是蜘蛛的酷刑遭遇,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在杰克从克昆南到美卡伊那的时间,他都在被女将军反复折磨,套取杰克的位置信息。

由于蜘蛛并不知道杰克一家去了美卡伊那,也一直没有讲出杰克的信息,意味着所有的折磨都是没有意义的,但蜘蛛的大脑被整个扫描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迈尔斯注意到这是在浪费时间。而院线版削减了女将军用大脑扫描仪器虐待蜘蛛的程度,让这一段剪到了杰克一家离开奥马地卡亚前。

发条橙:

有意思的是,原设计蜘蛛被虐待的一场戏,致敬了斯坦利·库布里克最具有争议性的电影,1971年的《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标志性的一幕,主角阿力克斯(Alex)被科学家们不断虐待,眼皮被长时间撑开不能闭眼,直至他发出非常痛苦的叫声。而《发条橙》是电影历史上著名的禁片,曾在英国禁映了30年,A2的折磨戏只能精简。

而蜘蛛在接受严刑后,是晕过去了一段时间再醒来,院线版并没有蜘蛛晕倒,而是直接跳到了他醒来见到迈尔斯,二人在审讯拘留室的一场戏,迈尔斯与蜘蛛和平交流。

两个迈尔斯、工业区:

随后是迈尔斯带着蜘蛛去机场,同时给观众看见整个桥头的建设现状,这场戏被精简了,原本的作用是介绍整个桥头,让观众对A3有个大致的地理和建筑概念。迈尔斯和重组部队,从行政区(Admin zone)到了附近的机场(Airfield),机场的一圈是多个工业区,包括占地面积最大的核心工业区(Industrial core)和南侧工业区(Southside industrial zone),更远处的工业港区(Industrial habrbor )、北侧工业区(Northside industrial),这些工业区在A3都会被纳美人摧毁。

铺垫:

注意蜘蛛和迈尔斯离开的行政区,并不是RDA在桥头的总部(headquarter,hq),A2的时间,总部尚未建成,只有位于行政区旁边、南部的企业总部未来位置(Future site for corporate HQ),总部尚未建成是A3的一个重要铺垫,院线版精简了这铺垫,因为A3塞弗里奇和卡里娜会出现在桥头总部,这两个角色是相反的,卡里娜相当于替代格蕾丝的人,领导新的生命实验室,而塞弗里奇继续担任RDA的主管,卡里娜、阿德莫和塞弗里奇他们之间的冲突和关系,有明显的轮回设计,类似A1格蕾丝、迈尔斯和塞弗里奇,各执一面,为不同的利益而战。

机场:

注意机场的设计,旁边是码头停泊港(marina),远处的是一列贯穿桥头东西两边的磁悬浮列车,从西侧的门直通到东侧,而另外延伸的两列车,一列连通北侧的工业港和工业区,一列连通南侧的行政区与未来总部,整个轨道网设计非常简单,中间的核心工业区连通东西南北。

机场内能够看见大量的载具,包括龙驱逐舰、山姆逊战机、天蝎战机、越野车、AMP等等。院线版精简为没有交代桥头,直接重组部队从机场离开,前往哈利路亚山附近的丛林。随后是迈尔斯讲话,带领重组部队学习纳美人的生活方式、说纳美语,被蜘蛛当场取笑。

调整平行剪辑:

A2在四人洛亚、杰克、迈尔斯、奇莉之间切换,及三种不同的坐骑之间切换,由于此前洛亚征服蝠魟兽失败以及奇莉与她的蝠魟兽的戏份被删减了,院线版前后是没有呼应的。如蜘蛛第一幕带领孩子们过伊克兰之路,第二幕带重组部队过伊克兰之路的对比等,都是精简了。

“徒手”:

注意蜘蛛的台词和取消迈尔斯,蜘蛛向用麻醉枪准备瞄准射击蝠魟兽的迈尔斯提到,“你遇到的纳美孩子,徒手就能做到”(the Na’vi kids you meet can do this with their bare-hand)。指的是奇莉,她小时候徒手就连接蝠魟兽,她是奥马地卡亚部落乃至历史上,最年轻的蝠魟兽骑士,而且是最快的速度获得坐骑。但院线版里就没有这一重要的对比,而迈尔斯听到蜘蛛的话后,放下麻醉枪,与蝠魟兽“徒手”搏斗,第二幕蜘蛛和重组部队看好戏,类似第一幕杰克一家看洛亚挑战。而《高空之地》则出现了奇莉徒手接近蝠魟兽的亲密一幕。

连续对比:

剧本里原本设计了多个的连续对比,但院线版都精简了,如第一幕奇莉徒手抚摸和连接蝠魟兽,对比第二幕迈尔斯徒手抓蝠魟兽,这两个骑士的连接方式都是“徒手”(bare-handed),但奇莉是与蝠魟兽成为朋友,迈尔斯的则粗暴地对待蝠魟兽。另一对比,洛亚跌落到了一块岩石上,而蜘蛛看见迈尔斯跌入云中,而没有落在岩石上,以为他死了,随后迈尔斯成功制服又飞上了,而洛亚失败后则是杰克和纳提莉飞到岩石上去救洛亚。院线版并没有这样的连续对比。

院线版保留了洛亚骑伊鲁及杰克骑滑翅鱼的失败再成功与迈尔斯骑蝠魟兽的一次成功做对比,但这种对比是铺垫女孩们图蒂蕾和奇莉都是轻松的一次就成功骑伊鲁。

滑翅鱼:

滑翅鱼的学名是Ichthyopterix volans,意思是“飞鱼翅膀”(flying fish-wing),纳威语 Tsurak,最大寿命为20年,体长最大为14.6米。

翼地效应:

这种生物是根据翼地效应(Wing-In-Surface-Effect, WISE)又称为地面效应(Ground-effect, Wing-In-Ground effect,WIG)而设计的。物体在运动时,若贴近地面,地面就会对物体产生空气动力干扰。而飞行器或鸟类飞行靠近地面时,也有干扰产生,但鸟类会利用这样的流体力学效应,贴地飞行时,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气垫出现在鸟和地面之间,这个高压气垫产生了上扬力。而滑翅鱼颜色鲜艳而薄的皮肤和包裹着的有张力的软骨棘,就能够像鸟类翅膀一样,利用这个气垫,从而轻松地将上身体保持在水面之上。

而另一对小的鳍,位于骨盆的鳍就像是飞行器上的水平稳定器,让滑翅鱼能够在离开水面时,依旧保持上身体的平衡。滑翅鱼的脊椎特别长,延伸至尾鳍的末端,它能够不断摆动强而有力的尾鳍来产生前推力。

“肺鳃”:

滑翅鱼是一种充满力量的大型飞鱼,它相当于是地球上的肺鱼(Dipnomorpha),有非常发达的肺部,因而得名“肺鱼”(lungfish)。而它在水里会使用鳃来呼吸,而水上就用肺来呼吸,但在持续飞行过程中,它会通过头部的两个呼吸孔来吸入空气,再从鳃盖呼出。精神辫后面的鳃缝,让它在水下呼吸。而滑翅鱼的鳃和肺是一个器官,称为“肺鳃”(lung-gills, pulmobranchia),这个特殊的器官能够让滑翅鱼在水上下都能顺畅地呼吸。

潜游:

在水下潜游时,鱼鳍向两侧收拢,使滑翅鱼形成类似鱼雷的光滑形状。最大的一对翅膀鳍和尾部的鳍会收起,只留下一对鳍调整游动的方向。

滑翅鱼在水中高速游动时,身体两侧的全部的鳍会收起来,变成流线型体而游得更快,为了快速游动,翅膀会紧贴着摆动的身体而一起摆动,减少阻力。

速度:

由于潘多拉得重力较地球小,空气密度较地球高,它可以把自己身体推出水面,离开海水的特殊方式,就像是飞行,像地球上体型要小得多的飞鱼一样,通过展开的翅膀,获得额外的升力,能滑翔一段距离。而它们的长而有力尾巴在水中不断摆动,让上身体和骑士不断推前,加速至完全离开海水。

滑翅鱼能够以每小时65公里的速度,运动数小时。而最快的速度,达到93公里每小时。礁石部落驯服这些猛兽,来帮助他们捕猎海面下或是深海里体型更大的猎物。而现在杰克制服滑翅鱼是铺垫第三幕滑翅鱼用来帮助他们战斗。

基督蜥蜴、水上行:

有意思的是,在一开始设计滑翅鱼的时候,维塔的生物设计师们参考了鳄鱼在水中的身体姿势,觉得“不太合适”,而调整姿势参考一种称为(Jesus Lizard)的生活在南美洲绿色蜥蜴,这种蜥蜴之所以有这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是因为它非常奇特的移动方式,它能在水面上跑(run on water), 耶稣蜥蜴又叫基督蜥蜴((Jesus Christ lizard),是蜥蜴的一个独特的品种,长有长尾巴和修长的足部。足部提供气垫一样的效果,使得耶稣蜥蜴能踩在水上和不划破水面或跌入水中,长长的尾部能让它保持平衡,而水上行(walk on water)就是耶稣基督最著名的奇观(spectacle)、神迹(miracle)之一。

呼吸:

滑翅鱼是两栖鱼类(amphibious fish),但它既不是鱼,又不是屏气潜水的生物,它们能吸入一大口气来做耗能的运动,如潜游或深潜。而氧气消耗完,又能立刻使用水中的氧气作为补充,延长潜游的时间,能够在水中高速游动更长的一段距离。而骑士是无法像它一样呼吸,只能闭气等待它再一次跃出水面时再呼吸。

牙齿:

滑翅鱼的嘴里长有像是针刺的牙齿,硬度堪比黑曜石。而吻部非常长,就像是鳄鱼,能够将水里的鱼捞起来,而滑翅鱼高速捕食时,鱼会被牙齿刺中无法逃脱。而强而有力的下颚能将猎物死死咬住,生物设计参考了现实中鳄鱼捕食的方式,鳄鱼有非常强大的爆发力,通过尾部快速摆动获得瞬间的加速,扑向猎物而一口咬中目标。

性格:

只有强壮而高超的骑士能够驯服和驾驭这种性格火爆、像巨型飞鱼的生物。但和蝠魟兽与骑士形成永久性精神连接相反的是,滑翅鱼是不会永久地和骑士形成精神连接,它们生性难以连接,会与骑士不断对抗,只要骑士想驾驭它们,就会不断地反抗。

同游:

注意杰克就是没有了解它这种性格而被甩掉,它是野生的捕食者,天性就是不被人骑住。注意杰克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不再将自己的手通过皮带牢牢地绑在把手上,并打上了死结,以防自己再次被甩掉,而是学习与滑翅鱼同游,必须跟随滑翅鱼的速度,滑翅鱼才会承认骑士的强大。

估价:

搞笑的是,视频网站Youtube上有做特效分析的视频账号,曾分析过制作这个打结特写镜头,需要多少钱,他们估价非常高,因为涉及到复杂的流体力学模拟和表面张力模拟,要达到这样没有瑕疵,世界最顶尖的水平,随便报价,都需要六位数,十万美元。而更搞笑的是,他们的视频转发传到推特等的社交平台后,就被扭曲了原意,变成了“视觉特效师估价,这个镜头高达十万美元”。

关系:

滑翅鱼也不会接受人的喂养,即使人给它食物,它也不会靠近,只有滑翅鱼和骑士产生了互相理解,才会接受一点食物,而它们自己会大范围地捕食鱼类,作为主要食物来源。

骑士需要花很多精力和时间,与滑翅鱼维护关系,它们才会忠实地待在部落或回应骑士的呼唤。它们与年轻又强壮骑手在大型捕猎、抵御远洋捕食者或是入侵者时最搭配。杰克经过一番波折后,终于制服了这个猛兽,和它形成了精神连接,获得了托诺瓦里的肯定。

阿凡达:水之道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