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下流与智慧
导演:
编剧:
上映:
2008-02-13
片长:
81分钟
更新:
2023-01-25 00:35:03
状态:
超清
别名:
豆瓣:6.8分
简介:

故事发生在伦敦一所破旧的公寓中,那里住着三个年轻人——AK(尤金·哈茨EugeneHutz饰)、霍利(赫丽·威斯顿HollyWeston饰)和朱丽叶特(薇琪·麦克卢尔VickyMcClure饰)。AK拥有着成为摇滚巨星的梦想,同时,醉心于霍利的他希望某一日能够得到后者的垂青,而热爱芭蕾舞的霍利一心做着进入皇家芭蕾舞团成为职业舞者的美梦。朱丽叶特则希望有一天能够远赴非洲,帮助那里的贫困儿童。  梦想是美好的,生活是残酷的,真相是,AK是一名SM俱乐部的异装女王,霍利是一名钢管舞女郎,朱丽叶特是药店的售货员,作为三个社会里的底层人物,他们会如何跨越现实和梦想之间的鸿沟呢?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蓝光1
HD

剧情简介

《下流与智慧》电影由麦当娜执导,麦当娜编剧,Ade,GogolBordello,主演的剧情,喜剧,爱情,音乐,电影。 该片讲述了:故事发生在伦敦一所破旧的公寓中,那里住着三个年轻人——AK(尤金·哈茨EugeneHutz饰)、霍利(赫丽·威斯顿HollyWeston饰)和朱丽叶特(薇琪·麦克卢尔VickyMcClure饰)。AK拥有着成为摇滚巨星的梦想,同时,醉心于霍利的他希望某一日能够得到后者的垂青,而热爱芭蕾舞的霍利一心做着进入皇家芭蕾舞团成为职业舞者的美梦。朱丽叶特则希望有一天能够远赴非洲,帮助那里的贫困儿童。  梦想是美好的,生活是残酷的,真相是,AK是一名SM俱乐部的异装女王,霍利是一名钢管舞女郎,朱丽叶特是药店的售货员,作为三个社会里的底层人物,他们会如何跨越现实和梦想之间的鸿沟呢?

《下流与智慧》别名:污秽与智慧。 又名:Filth and Wisdom,该片于2008-02-13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英国。该片时长共81分钟,语言对白英语,最新状态超清。该片评分6.8分,评分人数650人。

下流与智慧

主演明星

演员
斯蒂芬·格拉汉姆
斯蒂芬·格拉汉姆
演员
奥莱加·费多罗
奥莱加·费多罗

剧照

长影评

《下流与智慧》- 下流与智慧

很可惜不是我的神来之笔,看了作者的简历后折服,还是先看吧。


下流与智慧 《时尚先生》王峰

    这么好的题目可不是我想出来的。美国的流行文化英雄们经常像参透人生的大师,说话做事总是石破天惊。比如麦当娜,继今年2月带着她的电影《下流与智慧》参加柏林电影节后,5月她又带着这部电影走上了嘎纳的红地毯。“我一直受到戈达尔,维斯康蒂,费里尼的电影的启发。积聚了30年,”麦姐说,“现在我决定把自己的钱花在我的嘴巴上。”

  在这部令人惊骇的电影中,人们看到了这位女皇前半生:三个蜗居在伦敦公寓的年轻人各自怀有伟大的梦想:AK想带领Gogol Bordello乐队成为摇滚巨星;Holly梦想进入皇家芭蕾舞团,朱丽叶致力于慈善事业,想去非洲借助(资助?)那里的贫困儿童。但现实与梦想之间的距离如此残酷:Holly为了生计做了钢管舞女,朱丽叶只是一个药店售货员,忍受着老板的性骚扰,时不时从店里顺点药;AK赚钱的途径不是音乐,而是异装扮演女王为客人提供SM服务。他同时还是个业余哲学家,经常直接跳出来对观众宣讲自己的哲学观点:“下流与智慧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没有下流,就没有智慧”,——这像极了麦姐自己对这部电影的标榜:“下流污秽的道路往往引向充满智慧的终点。”

  在一个道德感深重的文化里,要理会这句话还真有点犯忌。“下流”指代一切淫邪、低劣的东西,从来为人不齿;而智慧则是人生追逐的高尚目标,冰清玉洁。下流和智慧,云泥之别,地狱天堂,何以轮转?

  而世事的精妙,可能正在这翻云覆雨柳暗花明的纠结之中。就像禁忌总伴随着快感,绝境引发挑战;就像从来没有没有背面的硬币,下流和智慧在很多时候互为表里互为依存。

  捷克小说家米兰·昆德拉有篇小说叫《无知》,讲述了一个流亡与回乡的故事。主人公约瑟夫离开捷克20年后回到祖国,痛苦的发现母语对自己已全然陌生。每句话都听得懂,但声调音色毫无感情,完全无法唤醒一位流亡者对祖国的思念。直到有一天遇到伊莱娜,一个他没什么感觉的女人。在旅馆,伊莱娜突然用捷克语说了一句脏话,约瑟夫如雷灌耳,彻底被激越(发?)了。20年来他第一次听到捷克语说出来的脏话,那些粗糙、肮脏的字眼只有用捷克语说出来才对他发生作用,那语言像根一样,是埋在心底里的性欲,从其生命的源头,向他灌注养分和激情,约瑟夫顿时兴奋异常,在短短的数十秒时间内,开始做爱了。

  这一段看得让人瞠目结舌。它如此下流,又隐含有高智商的审美。在此之前从没想过,下流的脏话在词源学上还有这样深刻地蕴藏,它在语义的本源,凝聚着一个民族母语最初始最充沛的原动力,在然后的百年千年里,唤起一代又一代人的冲动和激情。由此看,可能每一个民族语言的智慧都是从“下流”开始的。难怪一代大儒辜鸿铭曾经戏言:骂我吧,让我感受到汉字的神秘之美。

  语言学上有个常识,当人们聚在一起,越放松,讲话中咒骂的成分就越多。语言的一大功能就是调节人与人关系的交际手段,如同一根烟或一杯酒能拉近男人之间的距离。美国黑人饶舌音乐,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RAP,那些歌基本上就是脏话集锦,除了节奏感强烈以外,脏话也是RAP听起来很带劲的重要原因,时髦的说法叫“原生态”。杰克逊有一首歌叫bad,bad当然是坏的意思,但是这首歌翻译过来叫做“真棒”。因为这首歌的流行,you are bad成了一种口头禅。这真是一句天才的翻译,下流属性的“坏”轻松地完成了一个跨文化的审美转换,智慧指数不可谓不高。

  世界文学史上,诗人眼里似乎只有春天和上帝,妓女无疑是被人唾弃的卑微角色。可终有大诗人将这貌似不可跨越的鸿沟填平。犹太妓女,末流演员,贫瘠的混血少女,正是这些“下流”社会的女人们,成就了波特莱尔《恶之花》的审美标高。惠特曼更有一首诗直接《给妓女》:“只要太阳不排斥你,我也不排斥你……。”这不是充满道德优越感的无聊标榜,而是“体现人类良知”的诗人,在下流和智慧之间构筑起的平等和悲悯。

  世事的复杂性还在于,关于下流和智慧,究竟谁高谁下,谁真谁假,谁比谁更有意义更接近生命本身,还真雌雄难辨。下流就注定下流?智慧就果真智慧?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聊天,很开眼界。他说,事业上再大的成就,在生活的成就面前都不堪一击。我问他什么是“生活的成就”,他说,就是健康,快乐,善良和愚蠢。他说自己前半辈子一直在追求智慧,现在想通了,回过头来追求愚蠢。他越来越羡慕那种没有智慧,放纵本能的生活,“我现在很注重感官享受,鼓励自己沉迷于味觉,视觉,幻觉,……还有性,”好象都是些“下流”的东西。他已经不瘦了,可他不能忍受嘴馋,经常暴饮暴食。他说现在太多人有太多智慧,太把智慧当回事,最后花费极高的智慧成本抵达愚蠢,然后假high。他在说自己吗?我被他绕晕了,不过他的意思我是明白的。凭心而论,我对他的前景并不看好,在我看来,以他的阐释,人由蠢变智慧相对容易,由智慧变蠢满难的。

  有些人选择智慧,最终却不可遏止地下流;有些人选择了下流,最终却抵达智慧;其间的因果轮换,是非纠缠,哪里说得清。麦当娜到底是麦当娜,头脑和身体一样优异,还是她的一句话醒人耳目:如果我们能够接触到我们内心邪恶的话,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找到心灵的平静和快乐。

这篇影评有剧透

下流与智慧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